<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寡妇种田记 > 不是猎户
    陆安带着人一走,杜若又过回了之前的日子,早上上山挖笋采蘑菇,回来喂鸡放鸭子,跟哑婆一起收拾稻田跟菜园子,吃了晌午饭,回屋在竹榻上睡个午觉起来,收拾收拾晒的笋干蘑菇干,吃了晚饭,坐在桃花树下的摇椅上,欣赏欣赏夕阳余晖下的青山绿水,便洗漱睡下,转天依旧如此。

    这样的日子,杜若一点儿不觉得腻烦,只是有时候躺在竹榻上或坐在摇椅上的时候,偶尔回想起猎户大哥,毕竟人家给自己当了好些日子的免费长工,如今自己有这样熨帖的日子,猎户大哥功不可没。

    日子就这么悠闲的过去了,就在杜若快忘了猎户大哥的时候,他又来了。

    昨儿陆安来了,说大爷见哑婆家的小子年纪不小了,配了个媳妇儿,虽是庄子上的粗使丫头,性子倒勤快,赐了银子跟办事儿的东西,就等着哑婆下去摆上两桌酒便成了。”

    杜若这才知道原来哑婆并不是孤身一人,有丈夫有儿子,如今儿子娶媳妇,当婆婆的自然得去,回屋在包袱里翻了翻,把自己的金簪子翻了出来,寻了块红绸子裹了塞给哑婆:“哑婆别推辞,也别嫌少,好歹是我的一点心意。”

    哑婆这才接了金簪子,跟陆安下山去了。

    如今山溪引了下来,不用挑水,哑婆不在也无妨了,吃了晌午饭,睡了个午觉起来,杜若忽想起,今儿早上上山的时候在林边儿发现了一棵野茶树,本想着明儿挖下来,种在院子里,以后可以摘了嫩嫩的芽叶泡茶,也不用天天都喝竹叶茶了。

    想到此,便有些等不得明儿了,索性背起竹篓拿着家伙什上山挖野茶树去了。野茶树有半人高,根扎的有些深,杜若费了老大的功夫才挖了出来,怕伤了根,裹上土放在竹篓里,收拾好打算背起来,却被人先一步提了起来。

    杜若抬头竟是消失了一个月的猎户大哥,杜若愣了一会儿,琢磨这厮一个月连鬼影子都不见,忽然又冒出来是什么意思,是那种毛病治好了,还是当长工上瘾,不干活就浑身难受。

    杜若还没开口呢,猎户倒先说话了:“这不是桃树,不开花?”

    杜若翻了白眼:“我当然知道不是桃树,这是野茶树,我打算种在院子里,以后摘了嫩叶泡茶喝的。”

    猎户点点头提着竹篓往下走,走了几步站下,回头看了杜若一眼,杜若迈脚跟了下去,两人一前一后在山道上走,谁也没说话,但杜若却想好了,既然这厮有当免费长工的瘾,自己就成全他呗,有人帮着干活儿多好。

    想好了,以后就把他当长工看,进了院便指使他去种野茶树,种好了让他收拾鸡屎鸭粪,扫院子,然后和泥脱坯烧砖。

    烧砖是杜若想盖个茅厕,如厕问题是杜若穿到这儿来最不能适应的,她想了很久,觉得既然能把山溪顺利的引到院子里,做个可以冲水的厕所应该也不难。

    杜若打算把厕所建在房后,从房后可以挖暗沟通向菜园子边儿上,然后挖一个沤肥的池子,也算废物利用。

    最难的是茅厕里的便器,杜若琢磨坐便就别想了,蹲便应该可以实现,就是不知道这里烧制陶瓷的技术如何,能不能烧制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杜若拿了纸笔在院子里画了一个蹲便器,抬起头往旁边看了一眼,却见免费长工并未如自己所想卖力的干活儿,是站在二喜搭的土砖窑跟前儿发愣。

    杜若放下纸笔走了过去:“猎户大哥不会烧砖吗,不用烧的很好,能使唤就成。”

    猎户看向她:“烧砖做什么?”

    杜若:“垒茅厕。”

    猎户点点头,这才动手,显然猎户大哥虽然能做出竹榻摇椅,甚至全套的竹制家具,对脱坯烧砖并不在行,不过却相当聪明,一开始脱的坯子都不成形,后来倒是有模有样。

    杜若也不去理会他,反正他就想干活儿吗,不过饭还是得管,多喂好料,马儿才能跑得快,这个道理杜若还是知道的。

    晚饭杜若做了四菜一汤,吃了饭收拾收拾天就黑了,杜若进屋洗漱了躺在竹榻上睡觉,夜里杜若便感觉有人盯着自己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杜若假装不知道,她如今倒是放心的很,前头自己都那么勾引了都没成功,还怕什么,他乐意看就看,反正多看几眼也不会少块肉。

    免费长工还是相当能干的,没几天就把砖烧好了,又过了几天,茅厕也垒好了,杜若把手里的图纸交给他,让他下山帮自己找个烧陶的作坊,看看能不能烧出自己画的这东西?”

    猎户大哥拿着图纸看了一会儿:“这是什么?”

    杜若:“这个我说猎户大哥也不明白,等拿回来安上,猎户大哥就知道是做什么的了。”

    猎户把图纸放进怀里,却没走,而是开口道:“我不是猎户。”

    杜若愣了愣:“不是猎户,那你是山下镇子里的。”

    猎户:“离这里大约五十里是骑营,上次下山正好赶上营里有急事。”

    骑营?杜若:“你是说你是骑营里的。”见猎户点了点头,杜若目光闪了闪,琢磨这厮跟自己说这些是想解释上回不辞而别吗,他是骑营里的人,是当兵的还是个小头目?

    杜若不禁打量了他一遭,自己竟然一直没主意,猎户怎会穿这样的衣裳,不过,以杜若对这个世界的陌生,也着实看不出去这厮到底是什么职位,索性直接问:“你是大头兵还是小头目?”

    男人沉默不语只是看着杜若,杜若摆摆手:“好,我知道了,你是头目,是军爷。”

    男人:“你不信?”

    杜若:“信,我怎么不信。”

    杜若忽想起一件事儿来,猎户大哥要是军爷的话,也算穿官衣的,不是有句话叫民不与官斗吗,听陆安的话头,陆家也就是个地主富户,若是有人肯替自己出头,她是不是有希望脱离陆家寡妇的身份,虽说目前来说陆家寡妇的身份对自己并未造成太大影响,但终究受人所制,不如自由自在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