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寡妇种田记 > 免费的长工
    杜若先去看了捕猎夹子,想是下雨的缘故并无所获,虽有些失望倒也在意料之中,又往竹林边儿上看了看,没瞧见猎户大哥,也不知是没来还是往别处找猎物去了。

    杜若摇摇头,管他呢,这位猎户大哥有些怪异,不来也好,省的自己还得费心思跟他沟通。

    杜若去林子里踩了半篓黄油蘑,其实还有别的蘑菇,不认得也不敢采,万一采到毒蘑菇吃了可玩完了,又挖了不少笋,把竹篓装的满满当当,又用柴刀割了一把艾蒿,这东西晒干了熏屋子杀菌避虫还是纯天然的。

    把艾蒿扎成捆困在竹篓上,抹了把汗,干了半天活儿又热又累又渴,把竹篓倚在山道边儿上,小心的抓着山道边儿的藤蔓到下面的山溪中,挽起袖子洗了洗手撩起溪水在脸上拍了拍,顿时凉快了许多。

    脸上凉快了,忽觉头皮有些痒,杜若看了看清澈的山溪,倒不如把头发洗了,省的还得往下头提水,哑婆走了,自己不会用扁担,挑水就成了大问题,好在哑婆走的时候把水缸挑满了,要不然自己一桶一桶的往山下提可费劲儿了。

    所以,这水以后还得省着些用,想到此,伸手把辫子散开,头发太长了,她只能脱了鞋站在水里,侧着身子洗,洗发水就别想了,只能用手搓搓,洗个头发跟打了一回仗似的。

    杜若异常怀念自己利落的短发,时髦还好打理,每周去发型工作室修一下就好,修一下,杜若忽的灵机一动,对啊,干嘛非留这么长的头发,剪短了不就好了。

    想到此,甩了甩头发,上去从竹篓里拿出柴刀,比量了比量,正犹豫着是从肩膀处削还是再短些,依着她自然是越短越好,剃个板寸才利落呢,就是怕吓到人,虽说这山里平常没什么人来,可二喜冯铁匠隔些日子便会来一趟,陆安也会来,还有古怪的猎户大哥,这些人肯定不会接受太时尚的发型。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长些好了,想着正要从肩膀削,忽听一声厉喝:“你做什么?”杜若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石子飞了过来正打在她握柴刀的手上,疼的她手一松,柴刀掉到了地上。

    杜若抬头,见自己以为不会来的猎户大哥,正站在自己跟前儿,一般抓住了她的手腕冷声道:“你要自尽?”

    杜若愣了愣一把甩开他:“谁要自尽了,我是想把头发削短。”

    削头发?猎户大哥目光扫了她一眼,头发散开披在身后,刚洗过还滴着水,把身上都打湿了,衣裳贴在身上,显出女子柔媚的曲线。

    忍不住想起刚才她在山溪中洗头发的样子,竟觉有些心猿意马,不免别开头:“光天化日,披头散发成何体统。”

    杜若噗嗤乐了:“这还是我听你说过最长的一句话呢,我倒是想知道,谁规定白天不能披头散发的,而且这荒郊野岭的能活下去就不错,谁还管什么体统,再说不散开怎么削。”说着弯腰去捡柴刀,却被他拦住:“不许。”

    杜若耐心用尽,翻了白眼:“不许,你算哪根葱,管的着我削自己的头发吗。”

    猎户皱眉看了她一会儿 ,忽然一脚把柴刀踢到山涧下头去了,杜若愕然半晌方回过神来,气的脸色都变了,怒起来,也不管他是谁,一顿拳打脚踢:“你有病啊,怎么把我的柴刀踢山涧里去了,你赔我的柴刀。”

    杜若很快发现被打的人毫无感觉,反倒是自己扛不住了,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直喘气。

    这人是猎户还会功夫,皮糙肉厚,身子跟铁塔似的,自己这花拳绣腿,打在他身上跟挠痒痒差不多,他没事儿,自己反倒累的够呛。

    杜若揉了揉自己的手,刚被他的石头打了一下,这又捶了一顿铁皮,生疼生疼的,揉着手瞪着猎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把我的柴刀丢山涧里去了,打算怎么赔?”

    猎户只是看着她一声不吭,杜若猜到就是这个结果,目光闪了闪:“你不说,我倒有个提议,好歹咱们也算朋友,有话好说,我这柴刀是用来砍柴的,现在被你丢到山涧去了,就没法砍柴了,所以,再你没赔我柴刀之前,都得帮我砍柴,这个提议算合理吧。”

    杜若本来以为他不会有反应了谁知他点了下头,杜若心中的暗喜,一把柴刀若能换一个能干的劳力自己可赚大了。

    还有些不信自己的好运,又求证了一句:“你答应了?”猎户大哥没理她,而是从腰里抽出一把寒光烁烁的短刀,去林子里不一会儿就砍了好几捆柴,砍了一根青竹串在一起,连带杜若的竹篓往肩上一担从山道下去了。

    杜若愣了一会儿,才回神忙把头发草草绑起来跟了过去。

    到了山下,杜若去屋里把湿衣裳换了,忽听外头有声音,探头从窗子看了一眼,就见猎户正举着斧子在院子里劈柴呢,手法纯属,不一会儿就劈了一堆,拢到了一边儿,接着便挑了桶上山了,看意思是挑水去了。

    杜若出来看着那个山道上铁塔一样的身影,暗道,这一把柴刀也太值了,这猎户大哥虽说性子有些古怪,人还是不错的,最重要有力气能干活儿,就不知道会不会什么手艺一类的。

    猎户大哥非常勤快,把水缸挑满之后,又去收拾鸡窝鸭笼子,勤快的杜若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倒了碗水端了过去:“猎户大哥先喝口水,我这就做饭。”

    猎户大哥接了碗一仰脖喝了,把空碗递还给她,看了杜若一眼,又去干活了。

    还有一些风干的兔子肉,杜若拿出来跟黄油菇一起炖了,下头水塘边儿上长了好些野生水芹,杜若去揪了一把回来,咬了咬牙,打了四个山鸡蛋炒了,做了个油焖笋,拌野菜,还把上回的酒拿了出来,有酒有肉有菜,在这山里也算相当丰盛了。

    准备好了,杜若招呼猎户大哥过来吃饭,拿了个空碗给他倒了一碗酒:“山里头也没什么招待的,好在有酒,猎户大哥就着菜喝碗酒也能解解乏,猎户大哥看着做什么,快喝吧,是难得的好酒。”

    猎户这才喝了,看向杜若:“这酒……”

    杜若:“没骗你是好酒吧,这是陆家上坟的酒,给他们祖宗喝的能不好吗。”说着忍不住笑了一声:“猎户大哥你喝了酒就成了陆家的祖宗了,哎,这么好的酒你怎么不喝了。”

    猎户看了她一会儿:“有事儿说。”

    杜若笑了,这人还真上道,就知道自己有事儿求他,眨眨眼:“猎户大哥,你会不会做竹榻?”

    竹榻?猎户愣了愣。

    杜若:“不瞒猎户大哥,这屋里没床,我就想着做个竹榻,竹子上回山下的冯铁匠帮忙弄下来了,可我研究了好些日子也没成,今儿看猎户大哥什么都会,好不厉害,就想问问会不会做竹榻?”说着一脸崇拜期盼的望着猎户。

    猎户沉默了一会儿,微微点了下头。

    杜若大喜:“猎户大哥要是会,能不能帮我做一个,竹子是现成的,都在屋里放着呢。”见猎户又点了下头,杜若心里踏实了,这可是真是意外之喜,一把柴刀换来个有技术的力量型长工,这买卖太值了。

    只不过猎户吃了饭,就下山了,杜若以为他回家拿工具去了,谁想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第一天不见人,杜若猜测兴许家里有事儿耽搁了,第二天,杜若勉强说服自己,或许家里的事儿有些麻烦,可连着三天不见人影儿,杜若睡上竹榻的希望基本就算破灭了。

    杜若猜想猎户大哥不来是不是因为好面子,明明不会木工活,却为了面子硬着皮答应了自己,怕丢了面子所以干脆不来了。

    想到此,杜若后悔的肠子都清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让他做什么竹榻了,至少还能赚个能干的长工,如今倒好,竹榻没希望了,长工也跑了,真是得不偿失,而且山上的捕猎夹子这几天也毫无收获。

    弄得杜若心情都不好了,这天杜若正一脸不爽的从山上下来,还没进院,在山道上就瞧见那个铁塔般的身影,正在院子里咔嚓咔嚓的锯竹子呢,杜若一愣之下笑了起来,快速跑了下去。

    进了院子,便道:“我以为猎户大哥不来了呢?”

    猎户看了她一眼:“有些事儿耽搁了。”然后接着锯竹子。

    杜若见他锯的颇有章法,不禁道:“原来猎户大哥真会做竹榻啊,这可好了,以后就不用睡地上了,你忙着,我去做饭。”

    杜若进了棚子准备做饭,却见里头挂着一条五花肉,一些菜蔬瓜果,还有一个酒坛子,杜若抬头看了院子里的人一眼笑了,这人不爱说话,倒是有心。

    杜若一边儿做饭一边琢磨着,等他做好了竹榻还让他干点儿啥,这免费的长工不用白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