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寡妇种田记 > 陆安又来了
    春天万物生发,地里的庄稼一天一个样儿,转眼儿秧苗就窜了起来,菜籽也出来了,杜若方看出是小白菜,嫩黄嫩黄的菜叶伸开腰在日头下,瞧着就高兴,还有小葱蒜头跟萝卜,也都出了苗,青郁郁的喜人,杜若心里踏实了许多,有了这些最起码不会饿肚子了。

    杜若刚踏实,就瞧见陆家的马车从道上行来,不禁皱了皱眉,暗道这陆安又来做什么,那个什么大爷不都走了吗。

    陆安也不想来,他虽不是善人可也不想把事情做绝了,要不然当日也不会把哑婆遣过来,就是想给这位留条活路,别管什么时候活着总比死了强,谁知这位运道不济,大爷来上了一回坟不知怎么想起这位来了,昨儿说了句,守墓还要人服侍,是哪家的规矩,自己只能来把哑婆带回去,至于没了哑婆,二奶奶怎么在这荒郊野岭过日子,可就不是自己能管的了。

    陆安一下车有些愣了,这才几天就大变样了,茅屋外头扎了篱笆围成了个小院,篱笆下面的稻田里青绿的秧苗已经窜了半尺高,菜畦上一颗颗嫩黄的小白菜,萝卜苗,小葱蒜苗,排的整整齐齐的,院子里的茅屋跟棚子也重新整修过,棚子下头还挂着几张兔子皮跟獾子皮。

    陆安推开篱笆门,就听见咯咯咯嘎嘎嘎的声音,棚子旁边搭了个鸡窝,里头养了两只色彩斑斓的山鸡,鸡窝一边儿是鸭笼子,扣着十来只鸭崽子,这日子过得,陆安瞅着都有些眼热。

    杜若正在喂那两只山鸡,本来杜若想把山鸡宰着吃了,谁知后来又捉了一只母的,放到笼子里,先头那只公的倒老实了,两只鸡相处和谐,没两天,那只母的下了一窝蛋,杜若倒有些不舍得宰它们了,而且现在也不缺肉吃,索性就当成下蛋鸡养着。

    反正也好养,下头水塘里捞些水草或是苔藓丢都能吃的异常欢快,杜若刚把手里的水草丢进鸡窝,陆安就来了。

    陆安躬身:“二奶奶安好。”

    杜若拍了拍手:“大管家客气了,大管家今儿怎么这样闲,莫非大爷又要来上坟。”

    陆安咳嗽了一声:“二奶奶说笑了,这清明节过去了,哪里还有上坟的。”

    杜若:“这么说不是大爷来上坟喽,那大管家来此是?”

    陆安:“不瞒二奶奶,府里近日事忙,人手有些凑不上,老奴来是带哑婆回府的。”

    杜若不禁看了眼那边儿菜地里浇水的哑婆,虽说相处的日子不长,可哑婆却是自己穿过来第一个见到的人,而且杜若一直以为以后她会跟哑婆相依为命了,不想才一个月的光景儿,哑婆就得走了

    从心里说杜若是不希望哑婆走的,可她却知道对于哑婆来说,回陆府或许比在这里强的多,自己喜欢过这样归园田居的日子,哑婆不一定愿意,且,哑婆是陆府的家奴,去留也并非自己能说了算的。

    她这个二奶奶就是个摆设,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不过陆安说什么人手不够,杜若一个字都不信,就瞧那天来上坟的排场,也知道陆府是个大宅门,下人怎么也得上百,哑婆一个粗使的婆子,能做的什么,少了她一个就不凑手了,当自己傻啊,会信这样荒唐的借口。

    不过这陆安倒是厚道人,大约是顾及自己的面子,不好直接说要把人带走,才寻了个托词,自己应该领情。

    想到此点点头:“既然府里人手不够,哑婆就跟大管家回去吧。”

    陆安叫小厮喊了哑婆回来,说了带她回府的事儿,哑婆先是一愣继而担心的看向杜若,杜若笑道:“哑婆,府里人手不够,你回去也能帮帮忙,我这儿你不用担心,稻子跟菜都种上了,还有这些鸡鸭,以后什么都不用愁了,回头等府里忙过去,腾出身子再回来也一样。”其实杜若心知肚明,哑婆这一走只怕以后就见不着了。

    大管家在旁边听着都有些心酸,这位二奶奶在府里这些年统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不想这一说倒说的人心里怪酸的。

    大管家:“二奶奶放心,以后二喜会按月送东西过来,断不会忘了。”

    杜若:“那就多谢大管家照应了。”

    哑婆收拾了东西跟着陆安下山了,杜若站在院子里望着马车没了影儿,也没进屋,直到天色暗了下来,淅淅沥沥的开始下雨,杜若才忙着收拾用油布把鸭笼子鸡窝盖上,就着还有些亮儿把晌午剩下的笋片粥热了热吃了,草草洗漱便进屋躺下了。

    竹榻她是没研究出来,只能把在下面多垫了几层稻草,铺盖也是二喜新买回来的,比之前舒服了许多,但想着哑婆杜若仍是睡不着,哑婆能跟着自己上这儿来,就说明在府里不受待见,怎么就忽然想起哑婆来了,不用想也知道把哑婆弄走是想挤兑自己。

    杜若想起刚穿过来的情形,这个二奶奶莫非在陆府得罪过什么人,才如此赶尽杀绝,杜若很清楚,若不是换了自己这个芯子,把这位二奶奶丢在这里自生自灭,估摸早活不成了。

    想这些做什么,反正自己也不回陆府,就算有人看自己不顺眼,想赶尽杀绝,能想出的阴招儿也就是把哑婆弄回去罢了,以为自己一个人就活不下去吗,她偏要过得比谁都滋润。

    想到此,闭上眼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转天雨仍未停,杜若便在屋里做针线,她的针线水平虽跟哑婆没法比,但也算突飞猛进,日常简单的衣裳都能缝补,只是鞋子还不会做,想起哑婆临走交给自己的针线笸箩,或许里头有鞋样子,自己比着学学,没准就能做出来。

    想着放下手里的针线,翻出哑婆的针线笸箩,见里面有一双新做好的鞋,杜若对着自己的脚比量比量,正是自己的尺寸,也不知哑婆什么时候做的。

    杜若拿着鞋愣了许久,人与人之间的情份很是奇怪,人在跟前儿的时候,不觉得如何,一旦走了便总是撂不下。

    杜若叹了口气忽听外头的山鸡叫了起来,这两只山鸡异常机灵,只要有人进来,便会咯咯的叫,这也是杜若不舍得宰了它们的另一个原因,能当看门狗使唤。

    杜若抬头往外头看了看,见好像是猎户大哥站在篱笆门外,杜若愣了楞,忙放下鞋子走了出去:“猎户大哥怎么来了?”

    猎户站在篱笆门外看了杜若一会儿低声道:“你没上山?”

    杜若:“下雨了,上山做什么。”见雨水把他身上的衣裳都淋透了,忙道:“猎户大哥要不先进来避避雨吧”杜若把他让进了院里,却不好让他进屋,搬了个竹凳子让他坐了,竹凳子是冯铁匠上回做的,虽不好看但结实。

    杜若点了泥灶烧开水倒了一碗给他:“喝口热水暖暖身子吧,这样的雨天,山里的野兽都不出来,猎户大哥来了也是白跑。”见他身上的衣裳都滴着水,不禁道:“这么着可要病了,要不你往炉子这边儿来吧,也烤烤你身上的衣裳。”

    猎户大哥果然挪了挪,杜若又往炉子里添了一把柴,把火挑的旺些,便准备做晌午饭,煮了一锅米饭,做了个烧笋子,野菜汤,放到桌子上,桌子就是屋里原先那个树根,是哑婆从山上捡回来的,杜若用锯子把面锯平了,搬到棚子里既当案板也当桌子。

    杜若盛了饭把筷子递给猎户:“山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猎户大哥将就着吃吧,总比饿着强些。”

    猎户扫了眼桌上的饭菜,看了看杜若,方接过筷子吃了起来,杜若早上吃了两碗粥,这会儿还不饿呢,就吃了半碗饭就饱了,一边儿端着碗喝汤,一边儿看对面的男人,不一会儿功夫,一锅米饭菜汤都吃了个精光。

    杜若愕然看着他,这饭量还真是惊人,怪不得要进山偷猎呢,这样的饭量寻常人家非让他吃穷了不行。

    杜若收拾了碗筷洗了,见外头雨仍没有停的意思,不禁看猎户一眼,雨不停,自己也不好赶他走,自己要在这棚子里陪他枯坐多久啊。

    正为难,忽瞧见鸡窝上搭的油布,有了主意,进屋把前儿哑婆用油布缝的披风拿了出来,递给他:“这是油布的不怕雨,你披上下山就淋不着了。”

    猎户接过披风,往肩上一搭,看了杜若一眼,抬脚走了,从篱笆门出去,没下山反而往山上去了 ,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山道上。

    杜若琢磨,莫非山上有通往山下的捷径,还是说他艺高人胆大,有好走的路不走,偏偏就喜欢走悬崖峭壁,忽想起他刚问自己怎么没上山,他不是特意在山上等着自己呢吧?

    杜若摇摇头,怎么可能,大下雨的谁会这么无聊。

    夜里雨停了,转天是个难得大晴天,杜若喂了鸡鸭,便背着竹篓上山了,雨后笋子好挖,蘑菇也多,她的多弄些回去,吃不了的晒成干,别看如今还是春天一转眼就是冬了,不囤足了吃食,如何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