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寡妇种田记 > 杜若的十字箴言
    男人:“你是陆家人?”

    杜若:“那当然,不然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来偷猎的吗。”说着目光在他手里的野兔身上溜了一圈:“其实这么大一座山,野兔野鸡的还不多了去了,被人猎几只也没什么,咱们既然在这碰上了也算缘分,不如咱们做个买卖如何?”

    男人看了她一会儿:“买卖?”

    杜若:“把你手里的兔子送我,你别觉着亏得慌,你这次分给我一半,以后你尽管来打猎,便我瞧见了也装没看见,这山里猎物多的是,你以后要是常来,别说野兔野鸡就是野猪没准儿都猎的到,那可赚大了。”

    杜若说完见男人皱眉看着自己,不说话也不表态,琢磨这人既然偷着遣进山里肯定冒了风险,这都下半晌儿了,才猎到一只兔子,说明运气不怎么好,要是给了自己,岂不要空手而归,自己拿了他的兔子有些不落忍,倒不如让他帮忙做些苦力更实际些,反正这男人膀大腰圆的一看就有使不完的力气。

    想到此,杜若嘿嘿一笑:“我刚跟你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放心,你猎的兔子我不要,我也不会说出去,但是你得帮我砍些柴作为交换。”

    说着不等男人答应,便上来套了鞋袜,收拾好一抬头见男人背过了身子,不禁好笑,看起来真是个老实汉子。

    杜若走过去把柴刀塞到他手里:“你帮我砍好了打成捆放到一边儿就成,记得砍些粗的,那些细树枝子不禁烧,砍啊,愣什么神儿,还是说你宁愿送我兔子。”

    男人在杜若的催促下,抡起柴刀咔咔的砍起柴来,男人力气奇大,碗口粗的小树,抡起柴刀一下就砍成了两截儿,不一会儿就打了好几捆堆在地上。

    杜若心道,这些应该够烧一阵子的了,忽瞧见上边好像有片绿油油的竹林子,杜若琢磨这有竹子就有笋,开春正是吃笋的时节,那鲜美的滋味儿,只要吃过一回就忘不了。”

    想着忍不住吞了下口水:“多谢猎户大哥了,你忙你的去吧,我上去看看。”说着从男人手里拿了柴刀沿着山道往上走去。

    走不远就瞧见一片野生的竹林子,没人打理,虽有些杂乱却长得极高,绿森森的,一阵山风吹过来,沙沙的响,挖笋杜若虽不是行家好在体验过,知道得找冒出头一丁点儿的,这片竹林没人采挖,又正当时节,并不难找。

    不一会儿杜若就找见了一个,刚冒出黄黄的小笋尖儿,杜若拿着柴刀挖了起来,谁知这柴刀砍柴行,挖笋子却不合适,费了半天劲儿,好容易挖了一半出来,用手一拔断了,杜若拿着半截笋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挖笋真是个体力活儿,这一个还没挖出来呢,就累的她快脱力了。

    摸了摸额头的汗,发现猎户跟了过来,不禁道:“猎户大哥你还没走呢?”

    猎户:“你这是,挖笋?”

    杜若心说这位猎户大哥还真是惜言如金,说话这么简练,点点头:“不挖笋,我费这劲儿干啥?”说着想起猎户大哥刚砍柴的勇猛,顿时有了主意:“猎户大哥你要是不忙的话,帮我挖几颗笋子成不?”虽是问话,可柴刀已经塞到了人家手里。

    猎户看了看手里的柴刀,又看了看杜若。

    杜若:“猎户大哥,我力气实在小,你就帮我挖两颗,两颗就好,拜托拜托。”在职场混了这么多年,杜若深谙求人的技巧,总结出的十字箴言是嘴甜脸皮厚便宜吃个够,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此十字箴言百试百灵屡试不爽。

    果然猎户大哥也很吃这一套,虽说脸色瞧着有些不大情愿但还是帮杜若挖了几颗笋出来。

    既然有竹林,杜若计划着回头还得找冯铁匠打个专门挖笋子的工具,以后随时都能有新鲜的笋子吃了,油焖笋,油焖笋,好吃的油焖笋……

    杜若脑子里划过一盘一盘的油焖笋,顿觉有些饥肠辘辘的,抬头看了看,天色快暗了,得赶紧些,山上可没灯,一旦黑下来就黑的不见五指,到时候就麻烦了。

    想到此,把背篓里的捕猎夹子拿了出来,左右看了看却不知下到哪儿合适,忽想起不是个现成的行家吗,遂抬起头冲男人笑了笑:“猎户大哥,你是行家,你说我这捕猎的夹子下到哪儿合适?”

    捕猎夹子?男人目光落在她手上的铁家伙上:“这是捕猎的?”

    杜若点点头:“是啊,你看这个夹子是活的,只要下在合适的位置,一旦踩在这个夹子上就会被夹住,想跑都跑不了。”

    男人看了那夹子一会儿目光又转在杜若身上:“这个是你做的?”

    杜若:“拜托,这可是铁的,我哪儿做得出来,是山下村子里的铁匠做的,你要是想要可以去他家买,猎户大哥你快说这夹子下到哪儿,天快黑了,下好了夹子也好下山?”

    男人伸手提起夹子,放到了山道边儿的草丛里,杜若:“下在这儿就能捕到猎物?”

    男人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杜若也不知他这摇头是不知道还是不确定,这人实在有些不好沟通,冲他笑了笑:“今儿多谢猎户大哥了,回头有机会请猎户大哥来家吃饭,我先走了。”沿着山道往下走,下了两个石阶,想起什么,杜若停脚转身:“这山里平日里没人,猎户大哥来就来了,可近些日子猎户大哥还是避一避的好。”

    男人挑了挑眉:“为何?”

    杜若:“这里是陆家的私产,陆家的坟茔地就在下面,过几日便是清明,陆家人会来山上祭扫,说不准哪位爷兴致一来就来山上打些野味儿,若碰巧撞上猎户大哥,可就不妙了,反正陆家人一年才来这一回,等他们走了猎户大哥再来也一样。”说完挥挥手费力的背起一捆柴,慢慢往山下走,不一会儿小小的身影便隐没在山路间。

    杜若回来天已经黑了下来,哑婆正等着她呢,看见杜若神色一送,过来接了杜若身上的柴捆,用手比划着问杜若怎么去了这么久?

    杜若:“我见山上有片竹林子,就挖了几颗笋回来,晚上也能添个菜,只可惜没油,不然那做个油焖鲜笋可好吃呢。”

    说着把背篓拿下来,伸手想把里头的笋子拿出来,不想却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杜若一愣,提了起来笑了,是那只兔子,猎户大哥虽不大好沟通,人还是不错的,这兔子自己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进来的。

    见哑婆疑惑的看着自己,杜若自然不能说碰上猎户的事,咳嗽了一声编了瞎话:“今儿运气好,我砍柴的时候,正碰上一只兔子不知怎么回事儿一头撞到了树上,正好让我捡了个便宜,哑婆,今儿晚上咱们吃竹笋炖兔子。”

    兔子是哑婆收拾的,剥下的皮毛收拾干净,挂在棚子边儿上晾着,兔子肉交给了杜若。

    其实竹笋烧兔丁最好吃,但没有香料,只能用炖的,杜若把兔子切成块,焯了水,放在火上,等差不多熟了把剥开切好的笋放进去,再煮一会儿,笋子好了肉也熟了。

    大约因食材新鲜的缘故,即便如此简单的烹调方法,却依然鲜美无比,一只兔子四颗笋炖了一锅,杜若跟哑婆一顿便吃了个精光,仍觉意犹未尽。

    杜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真是好久没有这种饱足的感觉了,这么这过日子才有意思啊,琢磨着明儿一早就上山看看,那夹子是不是捕到了什么。

    只可惜计划不如变化,杜若打算的再好,也架不住变化,天刚亮,杜若起来正准备上山看看那捕猎夹子的成果,不想一出屋就看见了陆安。

    杜若挺佩服这位陆府大管家的,不管心里怎么不屑自己,面儿上却一点儿不漏,且自己都落到这份上,仍是礼数周到,躬着身子见礼:“陆安给二奶奶请安。”

    杜若一见他就知道,自己今儿的计划泡汤了,陆安既然来了肯定是那个大爷要来上坟,他提前过来订场,顺便再警告自己一遍,不能出屋,以免再去勾引他们那位大爷。

    杜若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前身这位怎么瞧着也不像会去勾引大伯子的,难道是人不可貌相,瞧着正经骨子里却是个色女?见陆安奇怪的盯着自己看不禁道:“大管家这么看我做什么?”

    陆安掩饰的咳嗽了一声:“不敢,是老奴疏忽了,明儿就让二喜送了二奶奶的衣裳过来?”

    杜若这才明白过来,陆安是觉得自己穿的太过寒酸,低头看了看自己,挺好的,简单实用,比绸缎衣裳舒服多了,不过陆安的好意杜若也不会拒绝,毕竟绸缎衣裳虽不实用却能换银子,有了银子就能置办东西,日子才能过的舒服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