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寡妇种田记 > 比声音大啊
    杜若:“铁匠大哥您看这么着成不,您回去试试看看,做不出来就算了,要能做出来,工钱料钱都算我的。”

    冯铁匠点点头:“那成,我家去试试,要是能做出来我就给您送上来。”

    杜若:“那就多谢铁匠大哥了。”

    杜若这一句一个铁匠大哥叫的冯铁匠一张黑脸都有些红,一个劲儿摆手说不用谢,杜若暗笑,果然不管什么时候嘴甜点儿就好办事儿。

    二喜从怀来掏出一个钱袋子递给杜若:“姐姐的金簪子金耳坠儿,我瞧着是好东西,若是典到当铺有些可惜,就去首饰铺子里寻了个相熟的兄弟,统共卖了十二两银子,置办姐姐要的这些东西使了一两,这儿还剩下十一两银子,怕姐姐使的不方便,我都换成了散碎的还有一包铜钱,都放在这个袋子里了,姐姐收起来吧。”

    杜若估摸着那两样首饰能当些银子,毕竟是金的做工也过得去,只是没想到这么一大车东西才一两银子,这也太便宜了,却想起自己曾经看过一个讨论古代民生的节目上说,古代人虽是银本位,但老百姓能见着银子的却不多,大多使的是铜钱,就算散碎银子也是富贵人家才使的起,所以一两银子买这么一车生活用品才正常。

    杜若从袋子里拿出一块大些的银子:“这个二喜兄弟拿去吃酒吧,也是姐姐的一点心意。”

    二喜忙道:“这个二喜可不能要。”

    杜若:“二喜兄弟要是不拿着,以后姐姐哪好意思让你跑腿儿呢。”说着不由分说塞给了他。

    二喜也就假意推辞推辞,真金白银的谁不稀罕啊,这一塞到自己手里,也就拿着了:“大管家让小的留在山下的庄子上了,以后我常往山上来跑两趟,姐姐要想买什么东西,就跟小的说,山下村子里要是没有,小的就去镇子,反正也离着不远,来去也就五十里地,小的搭辆车半天就能打个来回。”

    杜若:“你不是在陆府外院当差吗,怎么留这儿了?”

    二喜:“这不快清明了吗,大爷得来上坟,每年大爷一来都要在山下的庄子上住个十天半月的,这边庄子上人少不够使的,大管家这才把小的留了下来,备着大爷来了好使唤呢。”

    杜若点点头:“那你可辛苦了。”

    二喜:“不瞒姐姐,小的倒乐意在庄子上当差,这边儿人少,规矩也没府里大,平常没什么事儿还能四处走走,倒是比在府里当差自在,小的心里盼着大爷一气儿住上半年一年的才好呢。”

    杜若笑了:“自在就好。”

    二喜是个勤快小子,不禁送了东西过来,一听说杜若要种菜,干脆拉着冯铁匠把菜畦都分了出来,菜籽儿种上,水缸都挑满可,还把破棚子上盖了一层稻草,好歹是不漏雨了,干了一通活儿才跟冯铁匠走了。

    杜若四下看了看,别说这地儿还就得收拾,这么稍微一收拾瞧着就有些样儿了,哑婆已经把锅瓦瓢盆都归置到了棚子里,杜若过去简单的做了饭,吃了,去屋里倒腾那匹蓝粗布。

    杜若让二喜买粗布是为了给自己做身合穿的衣裳,哪有穿着绸缎衣裳干活儿的,再说也不舒服,只不过布是买来了,怎么做衣裳却成了难题。

    杜若拿着剪子在布上比划了半天也没敢下剪子,这做衣裳真不是凭想就能干的,万一剪坏了不是糟蹋布吗,目前在自己没找到持续稳妥的进项前,日子还得省着过才行。

    觉得自己没这技能,只得求助哑婆,跟哑婆比划着说了自己想身衣裳,哑婆点点头,接过剪子没几下就裁好了,找出针线,只一下午就成了,褂子掩襟的领口,没有盘扣在侧面用带子系住,下面的裤子有些肥肥大大的,杜若穿上试了试,长短大小正恰好,到院子里对着水盆照了照,吓了一跳。

    虽说杜若心里接受成了别人,可记忆却还停留在上一世自己的样子,蓦然看见一个陌生女孩脸真吓了一跳,过了一回儿才渐渐接受,水盆里映的这张脸就是自己。

    接受了,便仔细看了看,水盆中的女孩年纪不大,瞧着也就十六七的样儿,眉梢眼角尚有些稚嫩,眉眼弯弯,皮肤白皙,虽不是什么绝世大美女也算一枚清秀小佳人,骨架小,人又瘦看起来有些我见犹怜的味道,跟自己前世完全不是一个类型,只有在那一双晶亮的眼睛里才能看出自己的影子,但杜若得承认自己赚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回到十六七的,尤其她还有三十的灵魂。

    杜若记得曾跟闺蜜讨论过,女人什么时候最完美,她们一致认为,如果有十六七的年纪,三十左右的智商情商阅历,便是最完美的了,所以,她这次真是赚了。

    只不过也太瘦了,怪不得没力气呢,杜若琢磨着怎么能在有限的条件内给自己加点儿营养,不止自己还有哑婆,上了年纪,又天天干体力活儿,总吃素可扛不住。

    只是怎么增加营养是个大问题,不过这问题很快便解决了,没过几天,冯铁匠就来了,手里提着杜若说的那个捕猎夹子。

    杜若对冯铁匠的手艺由衷佩服,一个村子里的铁匠,只是随便画了个四不像的样子就能做出如此地道的捕猎夹子,实在厉害,怪不得都说高手在民间呢。

    冯铁匠人虽憨实倒也有些心眼儿,杜若给他钱他不要,吱吱呜呜说了半天,杜若才明白,是想问自己他能不能做这东西卖。

    杜若颇为感慨,还是古代人朴实,这时候便已经有了知识产权的意识,不过人家是老实,自己若是趁机讹诈就不厚道了,再说这山上山下的勉强也算邻居,弄得太市侩了不好,想到此便道:“若是能卖就卖吧,多赚几个钱也能贴补家用。”

    冯铁匠欢喜的不行:“那,谢谢二奶奶了,以后二奶奶还想做啥就跟我说一声。”

    杜若:“行,那我就不跟铁匠大哥客气了,铁匠大哥再帮我做把锯子吧?”

    冯铁匠挠挠头:“那锯子是做木匠活儿使唤的,二奶奶要这个做啥?”

    杜若:“我就是做木匠活儿,我想做个板凳桌子什么的。”虽说目前自己还不知怎么做,总要把家伙什备齐了,反正有的是时间,慢慢研究呗,这东西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会的。

    冯铁匠虽不理解这位二奶奶,但还是点头应了。

    等冯铁匠走了,杜若把夹子跟柴刀丢进竹篓里,准备上山,她得找个合适的地儿下夹子顺道砍些柴背下来,哑婆要跟着被杜若拒绝了:“哑婆,我自己上山就好,您还是收拾那些秧苗吧,好些都钻出来了,而且,这夹子您也不知怎么使?”哑婆这才点了点头。

    杜若背起竹篓沿着古旧的山道拾级而上,因这座山是私产,没有山民上来砍柴打猎,山道也少有人行,加之气候湿润,两边灌木疯长起来,支愣到了山道上,难怪哑婆每次上山一趟,身上的衣裳都会破烂许多,想是被横在山道上的灌木挂的。

    杜若把柴刀拿出来,把支到山道上的灌木枝子砍断,拢在一边儿,等回头再来弄下去当柴烧,收拾好,听见水声渐大,杜若顺着上去,便瞧见一道山溪顺着山势蜿蜒而下,因上头山壁上有一块突出的石头,溪水从上面落下,成了一个小巧的瀑布,水声也大了许多。

    杜若虽走的路不远可山道难行,还砍了许多灌木枝子,又累又热又渴,见那山溪清澈,索性把背篓卸下来,走过去,寻了个块水边儿石头落脚,伸手捧了些溪水喝了两口,甘甜清凉,又撩了些水拍了拍脸颊,顿觉凉快了许多,忽瞧见水中有鱼,在鹅卵石中来回穿梭嬉戏,不禁玩心大起,把鞋袜褪了搁在旁边的石头上,挽起裤腿下去抓鱼。

    那些鱼终日在山涧中穿梭,灵敏非常,哪是杜若能抓住的,杜若费了半天力气一条都没抓着,那些小鱼反倒开始戏弄杜若,故意在她脚边儿游来游去,时不时的啄一下她,弄得杜若有些痒,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清脆,惊了水中的小鱼,纷纷散开,有的跑了有的干脆多在石头下面不出来了。

    杜若只得上岸,脚刚踩在石头上,就听一个男人的声音:“你是谁?”

    杜若哪想到这荒山野岭的会有人,吓的脚下一滑,险些栽进了山溪里,忙伸手抓住旁边的藤蔓方才站住,抬头见上头站了个男人,男人背光而立,一时看不清长相,只是觉得异常高大。

    杜若眯了眯眼终于看清楚了,男人生的浓眉大眼很是魁梧,一手拿着弓一手提着一只野兔子,兔子身上还插着一支箭,杜若恍然明白过来,就说这么大一片山林没人看守,总会有胆大来偷猎的,果然让自己猜着了,这男人肯定是山下的猎户,遣进来偷猎的。

    不过既然是偷猎,还这么理直气壮的问自己,这人脸皮真厚,比声音大谁不会啊,想到此,杜若一叉腰哼了一声:“你管我是谁呢,我可跟你说这一片山都是陆家的私产,旁人是不能进来的,你偷着遣进来打猎,若被陆家知道送到官府挨一顿板子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