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寡妇种田记 > 天然的稻田
    福贵胡说什么?大管家呵斥了一声,把人送到这儿来就是不想丑事外扬,府里如今可是提都不许提这事儿,福贵这小子是活腻歪了不成,更何况这位再怎这着也占着二奶奶的名头呢。

    杜若看了陆安一眼,这大管家分明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嘴里喊着自己二奶奶,心里根本没把自己当回事儿,这位二奶奶好歹也算个主子,能混到这份儿上也是奇葩了。

    不过这样也不错,要是老天爷真把自己弄到什么深宅大院里头去勾心斗角,依着自己的脾气不疯了就得把那大宅门一把火点了,所以还是这里好,没有勾心斗角,风景还棒,生活条件差些,也是可以改变的,至于如何改变杜若已经大致有了想法,而这些想法的实现就得指望这位陆家大管家了。

    想到此,杜若看了陆安一眼:“不瞒大管家,我这病了一场,前头的事不大记得了,甚至连我自己是谁叫什么都忘了,所以这位小兄弟说的,什么大爷二爷的我还真不知道。”

    陆安微愣了愣,暗暗打量杜若的神色,心道,这位怎么瞧着不一样了呢,模样儿还是那个模样,可这架势却不像那个不言不语的二奶奶,从刚才这位就说病了一场不记得了,是真不记得了,还是又想出什么幺蛾子,虽说这位前头在府里还算老实,可要是真老实能干出勾引大伯子的事儿吗。

    陆安目光一闪:“二奶奶想说什么?”

    杜若:“虽说前头的事儿我都不记得了,有些事却想不通,能否请大管家帮我解解惑让我也明白明白?”

    陆安:”二奶奶请说?”

    杜若:“若依着这位小哥的话,我犯了了不得大错,不是应该休弃吗,怎会在这儿?”

    陆安微微皱了皱眉心说这位是故意的不成,勾引大伯的丑事若宣扬出去,陆家成了什么,自然得掩盖住才行,所以才把她送到这边儿来,说是给二爷守墓,其实就是让她一死百了,大家心照不宣也就是了,这位非要问出来,这样的事让自己怎么回答。

    只得道:“大爷说二爷下葬一年多,想是惦记二奶奶了,故此把二奶奶送过来陪陪二爷。”

    杜若在心里骂了句娘,这什么狗屁理由,明摆着是想把自己搁在这儿自生自灭,却打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幌子。

    杜若点点头:“这么说我是来给自己丈夫守墓的,不是来送死的。”

    陆安:“二奶奶此话何意?”

    杜若:“大管家莫介意,我说的可是大实话,大管家瞧瞧这破屋子,四处撒气漏风,亏得是春天,若是到了冬底下,这会儿说不准早冻挺了,虽是来守墓的,到底我也是个大活人,得吃得喝,这里无粮无米,又不许下山,这是要活活饿死我吗,我饿死了倒是小事,就怕此事传出去,陆家落个不厚道的名声,岂非我的罪过。”

    陆安目光闪了闪:“二奶奶想如何?”

    杜若心说这才对吗,身为大管家就得机灵点儿,一点就透才行,想到此开口道:“我也不难为大管家,只要送些米粮过来,让我跟哑婆不至于饿死即可。”

    陆安:“这个倒不难,回头我就叫人送过来,只不过有一事还需禀告二奶奶,过几日清明家主过来祭扫,二奶奶既病体未愈不若就在屋里歇养着。”

    杜若哪会不明白陆安是让自己回避,估计是怕自己又去勾引他家大爷,她可没那么想不开,遂痛快的点点头:“行,等你那位大爷来了,我就在屋里歇着。”

    陆安:“二奶奶若无其他吩咐,陆安告退了。”

    等陆安几人走了,杜若暗道,闹半天这位大管家跑来就是为了看自己死没死的,若是死了一了百了,没死就得让自己知道好歹,万不能再去勾引那什么大爷。

    陆安走了也就一个时辰,便来了小厮,送了些米粮菜蔬,言道大管家吩咐过了,以后每月都会送过来。

    杜若心说跟这样上道的人打交道,就是痛快。

    杜若看了那小厮一眼瞧年纪也就十二三的样儿,瞧着甚是机灵,不禁笑眯眯的道:“小哥也是府里的?怎么以前没见过?”

    小厮:“小的是在外院里扫地打杂的,不能进后院,故此二奶奶没见过小的。”

    杜若:“这倒怪不得了,那以后是不是都是你来送粮食?”

    二喜点点头:“大管家是这么吩咐的。”

    杜若:“这可好了,我正好有件事儿想求小哥帮忙?”

    二喜:“小的二喜,二奶奶直接称呼小的名儿就成了。”

    杜若:“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二喜儿你看我在这儿守墓,这些首饰也没用了,倒不如典当了换些银子还实用些,只是你也知道,我不能下山,就劳烦你帮我跑一趟,典了银子帮我置办几样东西,不着急,等你得空了再送过来就行。”

    二喜是陆家外院打杂的小厮,并不知内院发生的事儿,只是听说二爷托了梦想二奶奶了,因此大爷叫人把二奶奶送到这边儿来给二爷守墓,虽说二奶奶是主子,可落到这个份儿上也怪可怜的,反正帮她跑一趟也不叫什么事儿,便点头应了,接了杜若手里的簪子跟耳坠,问杜若要置办什么东西?

    杜若道:“就是农家干活过日子的家伙什儿,斧子锄头什么的,还有如果有菜籽儿不拘是萝卜白菜的都买一些,对了,还有锅瓦瓢盆这些也要,不要好的,能使唤就行,再要一匹粗布。”

    二喜愕然:“二奶奶您,您要这些东西干啥?”

    杜若:“我在这儿也不能喝风啊,得吃喝拉撒,没这些东西怎么过日子。”

    二喜不禁看了看周围,这荒山野岭的,二奶奶这是打算在这儿待一辈子不成,不过这不干他的事儿,反正也得往这儿跑,多送几样也没什么,况且这簪子跟坠子可都是赤金的,这一趟典当置办,怎么也得落些好处,管二奶奶买什么呢,想到此点点头,拿着首饰走了。

    杜若琢磨着,也不知那金簪子跟耳坠能当多少银子,说起来这个二奶奶混的真够衰的,好歹一个大宅门的主子,身上就这两样还算值钱的东西。

    杜若站起来,看了看周围,地都是现成的,就是种什么得费些心思,这里虽没人却是块风水宝地,只要自己规划的好,应该很快就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小日子。

    杜若觉得,侧面那片地可以种稻子,这边儿可以种些蔬菜,以后就不愁粮食了,即便陆家不送,自己跟哑婆也不至于饿死。

    不管如何,先得吃顿饱饭,再吃那没滋味的菜粥,自己就疯了,想到此撸了撸袖子,找了个瓦罐把二喜刚送来的米舀了一些,淘洗了几遍,走了过去,哑婆愣了愣要接她手里的瓦罐,杜若摇摇头示意自己来。

    杜若添了柴火,柴是哑婆弄来的,连个砍柴的斧子都没有,也不知哑婆怎么弄回来的。

    杜若把瓦罐架在上面开始煮饭,快熟的时候把切好的蔬菜跟盐放进去搅拌一下,再煮一会儿便是最简易的蔬菜饭。

    这是懒人的煮饭方法,以前工作忙起来的时候,杜若几乎天天都吃这个,简单营养,当然通常她还会放些腊肉腊肠什么的进去,煮出来的饭更香,如今连这米都是自己厚着脸皮要来的,就别想什么腊肉腊肠了,或许可以考虑养些鸡鸭。

    饭煮好了,杜若装了一大碗递给哑婆,哑婆看着杜若发呆,杜若:“哑婆,这里以后就是你我相依为命了,就算咱们不沾亲带故的,也是家人,家人呢就得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有活儿一块儿干,有饭一块儿吃,所以,吃吧。”

    不知是不是哑婆听懂了,接过杜若手里的饭吃了起来,杜若笑了,哑婆也不是不能交流吗。

    一瓦罐蔬菜饭,两人吃了个精光,杜若摸了摸肚子打了饱嗝,终于吃了顿饱饭,哑婆倒了碗水递给她,杜若喝了两口放下:“哑婆,既然咱们娘俩得相依为命,就必须为以后的日子打算,想来哑婆也知道,我这个二奶奶的名头一点儿用都没有,陆家把我丢这儿来就是想我自生自灭,咱们能靠的只有自己,有句话说的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所以,我准备在这边儿种上稻子,那边儿种菜……”

    杜若连比划带说的,把自己的想法跟哑婆说了一遍之后看着哑婆,也不知哑婆明不明白,等了一会儿,哑婆点了点头,站起来往杜若说要种稻子的地走了过去,弯下腰开始整地。

    杜若眨了眨眼,看起来哑婆虽哑却并不聋,能听的见自己说什么,那以后就更好沟通了。

    杜若收拾了碗筷,也过去帮忙,杜若并没干过农活,但这个世上哪有人生下来就什么都会的,杜若相信只要肯学,没有学不会的事儿。

    整地其实就是把地里的什么石头子儿土坷垃都捡出去,让地里平整起来,而这里是块洼地,只要把周围的缺口封起来,等下雨的时候存了雨水,便是天然的稻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