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悄然离去
    尸傀偶**强悍,至少拥有中品仙器的地步,比林昊如今的**还要强悍,到达如今的**强度,想要提升一层,可谓是千难万难,况且这些尸傀偶的实力也不弱,足足达到了闻道境的实力,而在众的修士最强也不过踏仙境。

    虽然如今这些修士的天赋都不错,能够被选到进入遗迹内探寻,天赋至少也在六百牛以上,加上自己的底牌,实力也许能够超过闻道境,但也只是超越闻道境,并不能够稳稳的战胜闻道境的强者,再者,如今剩余的十九名修士都貌合神离,都不想将自己的实力全部暴露出来,自然而然的实力便下降了许多,无法发挥出闻道境的实力,如果是这尸傀偶的对手,也是因为如此,足足过去了半刻钟的时间,非但没有斩杀尸傀偶,反而是被尸傀偶压制着打。

    林昊噬魂枪挥舞的赫赫生威,一道道光芒从噬魂枪内激射而出,伴随着时空之力与七罪之力,每一道攻击都十分的恐怖,普通的踏仙境强者都无法轻易的接下,但如今面对的敌人可不是踏仙境的小修士,而是闻道境的尸傀偶,是以,即便是击中了尸傀偶,也根本无济于事,只是让众人稍有安慰的便是,这尸傀偶居然不知道闪躲,任由攻击落在他们的身上。

    林昊所施展的时空之力,当然无法与空间裂痕当中的时空之力相提并论,空间裂痕内的时空之力能够轻而易举的撕裂闻道境、悟道境的强者,但林昊所施展的时空之力,连眼前的尸傀偶都无法奈何,档次下降的不止一层,毕竟空间裂痕内的时空之力实在太恐怖了,即便是达到上品仙器的**强度,也无法承受,可不是林昊如今的领悟能够释放出来的。

    林昊噬魂枪闪耀莫名的光芒,一道道锋利而庞大的光芒激射而出,轰击在尸傀偶的身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铿锵之声四处响起,火光四溅,许多修士都没有将全部的实力拿出来,顿时便被尸傀偶压制,一道道磅礴的血气从尸傀偶身上迸溅而出,顿时压制了许多的修士。

    噗嗤!

    噗嗤!

    随着两道鲜血喷溅而出的声音响起,赫然之间,两道身影猛然的撞向了身后的墙壁,脸色极为的苍白,但墙壁却没有任何的事情,显然这墙壁的坚硬度也十分的恐怖,被尸傀偶击中的修士面色苍白,身躯上的衣袍破碎,显然是遭受了重创。

    林昊看到这一幕,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的笑容,事到如今了,居然还在隐藏自己的实力,本身实力就不强悍,还在极力的隐藏,当然被会尸傀偶击伤,毕竟这里的修士谁也不是如同林昊这般强悍,即便是没有施展出最强悍的实力,也仍然能够与尸傀偶战斗的不落下风。

    胡天宇与陈煜也同样没有施展出全部的实力,虽然看似战斗的十分艰难,法则之力快速的涌动,攻击也很是恐怖,但凭他们二人的修为,远远不止能够释放出这点的威力,想来都是因为这些修士都属于敌对势力,都不想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出来,以免被其他的修士知晓。

    别看如今修士都努力的战斗尸傀偶,一道道声音激荡而出,无数的余威朝着四周激射而出,但无论是谁,都留了一个心眼,正在观察其他修士的实力,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只是如今有些愚蠢了,面前的敌人还未战胜,就想要保留实力,岂不是是傻子的行为。

    随着两名修士的受伤,原本就落于下风的战场更是激荡不已,尸傀偶每一次释放出来的威力都十分的恐怖,不由得让他们逐渐施展出全力来抵挡,不然的话,连自己都会受伤,毕竟有着前车之鉴。

    “全力攻击,先将这尸傀偶解决在说!”顿时,一名修士忽然开口叫道,想必是因为之前修士受伤,导致无力战斗,而如今更是感受到尸傀偶的压力猛然提升,如果如今都还继续保存实力,岂不是给与尸傀偶逐个斩杀的机会,但又不能独自施展全部的实力,只能让众人一同施展全力,先击杀了尸傀偶在说。

    “好!”

    “全力攻击!”

    轰隆隆。

    这番话,顿时便引起了四周修士的同意,毕竟如今情况摆在这里,既然都将全部的实力施展而出,那各位都知晓其他人的实力,即便是自己将底牌暴露了出来,只要能够看见其他人的底牌,也不算吃亏,既然如此,全力进攻又如何?

    顿时,一道道轰鸣的声音出现,空气中弥漫着极为惊恐的气息,空间好似都震荡了起来,即将破碎一般,但边界之地的空间壁障原本就比其他的地方强悍,除非是施展空间法则,不然的话,需要极为强大的实力才能将空间破坏,凭如今这里的修士,根本无法办到。

    “断海一刀!”

    “混沌法则!”

    “音之法则!”

    “领域!”

    一个个修士将全部的修为迸溅而出,可以遇见的,这气势绝对是恐怖至极,一道道风浪在青铜殿内出现,形成了一股股旋风,锋利的光芒朝着尸傀偶轰击而去,极为强大攻击落在尸傀偶的身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吼!

    “擅自闯入青铜门者,杀无赦!”

    砰!

    林昊双眼一眯,与陈煜等人联手,狂暴而连绵不绝的实力冲击而出,空间震荡不已,将尸傀偶的四面八方顿时包裹了起来,犹如波浪一般,尸傀偶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一直处于被动的挨打,而这尸傀偶又不知道闪躲,无数的攻击落下,顿时将身躯之上的金鳞破碎,轰然之间化为了碎片。

    林昊四人面对的尸傀偶还未将所有的话语全部迸溅而出,便直接被众人狂暴的力量撕成了碎片,在众人将全部的实力施展而出的时候,这实力早就超过了闻道境的威力,这尸傀偶岂能抵挡?

    虽然林昊没有施展意志威能,但如今凭他先天圆满的天赋,即便是随手一击,也恐怖至极,与陈煜等人的实力比较起来,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只要众人联手,很轻易的便能将这尸傀偶斩杀,毕竟尸傀偶沉睡万年,实力跌落至闻道境,并不是特别的强悍。

    如果他们早在几万年前进入这遗迹,想必这尸傀偶的实力还处于临道境,那可不是他们能够战胜的。不过,如果是几万年之前,林昊都还没有出生呢,如何能够进入遗迹当中而来,只要给与他时间,即便是临道境的尸傀偶,他也不会惧怕。

    林昊将噬魂枪收入了体内,如今只是下品仙器的噬魂枪已经让林昊感觉到有些无力,看来是时候让噬魂枪晋级为中品仙器了,不过,如今他所掌控的材料无法将噬魂枪提升,虽然之前在纯阳宫获得了极为多的炼器材料,但仍然不够,还需要更多的材料亦或者仙器才能让噬魂枪晋级。

    在林昊四人将尸傀偶斩杀之后,其他的三名尸傀偶也没有坚持多长的时间,顿时便斩杀在这青铜殿当中,毫无反抗之力,只要都将全部的实力施展而出,这尸傀偶早就能够被斩杀,可惜,人心不齐,事到如今了,才将全部的实力施展而出。

    虽然尸傀偶的实力不错,但众人也而不是蝼蚁,面对这四名尸傀偶,众人都没有陨落,只是有几名修士遭受重创罢了,只要没有陨落,没有失去本源,在重的伤势对于他们而言都不算什么,只有有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虽然并未战斗多久,但林昊消耗的法力也达到了三成,众人也没有贸然前进,纷纷盘膝做在地上开始恢复自己的法力与伤势,顿时,青铜殿内便陷入了安静之中。

    尸虫镇压、魔幻迷宫拦路、尸傀偶挡门,如今已经渡过了三个考验,想必根本没有其他的危险了吧?

    他们是从正门进入这尸门殿的,当然会遇见当初尸门殿设置下的考验,如果他们是从另外的地方进入,也许能够直接进入尸门殿的内围,亦或者宝库之中,不过,能够从正门进入也已经是极为艰难了,何况还是从其他的地方进入。

    寂静的青铜殿内,众人都在恢复法力当中,但就在此时,一名修士突然睁开了双眼,脸上带着嘲讽的神色,悄然的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朝着青铜殿后的道路走了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好似没有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一般。

    在这名修士离开之后,林昊与陈煜顿时睁开了双眼,朝着那修士的身影若有所思了起来,陈煜更是带着一丝冷笑,虽然这修士十分隐秘,根本没有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但无论是林昊还是陈煜,都并未陷入深度的修炼之中,如何不能发现此人的离开。

    不用猜,林昊与陈煜都知晓此人的想法,如今看着已经渡过了三个考验,想必以为后面已经没有了考验,只要没有了考验,那便是存放宝物的尸门殿内围了,毕竟在众多的修士眼中,都明白,事不过三,想必考验也只有三个。

    林昊没有去阻止,是因为他知晓陈煜也发现了此人的动作,既然陈煜都没有任何的动作,显然其后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虽然之前陈煜就说过,他也只是知晓前两个考验的情况,但陈煜比他们都了解尸门殿,即便是不知道后面的情况,也必定知晓不会安全。

    是以,林昊也没有去阻止,这修士显然是想要趁着众人还在调息当中,悄然离去,将所有的宝物占为己有,然后趁机离开这尸门殿。但他却没有下想过,这尸门殿如何离去,其后是否还继续拥有危险。

    想要在这遗迹内存活下去,但凭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修士独自的离去,必然是寻死的行为,临走之前居然还露出嘲讽的笑容,也不知道是在嘲讽众人不知行动,还是嘲讽自己的找死行为,嘲讽自己的无知。

    很快,便过去三天的时间,即便是如今伤势还没有全部恢复的修士,也都睁开了双眼,三天的调息时间已经是极限,毕竟众人都不会等待他们将伤势全部恢复过来,毕竟此地乃是遗迹,众人的法力都已经恢复,难道独独等待他们三人?

    众人睁开双眼,很快就发现少了一名修士,顿时众人都是一愣,很快便明白了过来,想必此人已经在他们调息的时候进入了密道之中,众人想到这里都不由得着急了起来,毕竟如今渡过了如此之多的难关,如果让此人将宝物全部带走,那他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灵殿绝天!”

    “离开的修士是灵殿的绝天!”

    原本十九人之中只有三名属于灵殿的修士,但如今却只剩下了两名,显而易见的,离开的便是灵殿的绝天。

    其他的两名灵殿修士面色铁青,毕竟绝天离去并未告知他们,而是悄然离去,想要一个人将宝物独吞,根本就没有通知他们,要知道,他们可是属于同一个势力的修士,连自己势力的修士都没有通知,足以可见这绝天的心思,如何不让他们面色铁青。

    看见众人焦急的模样,陈煜顿时冷笑了一声,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开口说道:“放心吧,虽然我不知道这尸门殿内是否还存在危险,但这尸门殿既然作为远古时期十分危险的宗门,即便是对待自己宗门的弟子都十分的残忍,那这尸门殿就没有任何安全的地方,如今那绝天一人离去,必然不会有好下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