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八百九十六章 土行孙的夸赞
    “待本尊将龙脉融合之后,晋升小千世界,掌控世界之力,便是尔等陨落之时,今日之仇,来日再报,哈哈哈哈。”

    众人眼神冰冷的看着飘散而出的画面,这男子无疑就是无始老祖,但无始老祖的这番话,让他们都皱起了眉头。

    没想到,在如此算计之下,已经形成翁仲作别之势,但仍然让无始老祖逃走,但他们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知晓无始老祖得到了龙脉。

    龙脉就在无始老祖的手中,只是眼前的情况让他们有些不能接受,因为无始老祖逃了,在众目睽睽之下逃了,原本他们以为将无始老祖*上了绝路,龙脉即将到手,但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无始老祖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众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任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一个个铁青着脸,没有开口说话。

    在远处,林昊看到这一幕,顿时惊骇莫名,眼中的惊讶许久没有停歇,这怎么可能?

    难道魔道疆域内拥有两道龙脉,并不是单单只有一道?

    他得到的不过是其中一道,而无始老祖得到了另外一道?

    这让他皱起了眉头,龙脉的形成可谓是千难万难,但为何无始老祖能够得到一道龙脉呢?

    难道这无始老祖撒谎?

    不可能,众人已经将他宗门摧毁,对众人而言,便是生死大仇,根本不会撒如此的谎来欺骗他们。

    毕竟,当初龙脉被谁得到都不知道,是以,导致中州虽然暗潮涌动,但表现上却十分平静,但如今,无始老祖将这事挑出来,显然是承认了龙脉在他身上,一旦锁定了某个人,到时候恐怕整个中州的修士都会寻找他,就算将中州翻遍,也同样如此,无始老祖岂会给自己找不痛快?

    既然无始老祖这么说,那么,他真的得到了龙脉?

    林昊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闪烁着光芒,他十分不解,其中处处透着诡异,但却让他想不明白。

    如果,这一切都是土行孙的算计,有谁会将生死置之度外,承认自己拥有龙脉?

    要知道,一旦承认龙脉在身上,如果不交出,必然会陨落,纵然多么强悍的修士,难道岂会是中州所有修士的对手?

    林昊摇了摇头,亦或者说这无始老祖是假扮的?

    但这更不可能了,无始老祖至始至终都在他们的眼中,甚至,无始老祖的实力在登仙境二重,岂是寻常人能够斩杀的。

    但林昊想着土行孙的笑容,他始终认定,这件事情与土行孙脱不了关系,甚至,其中有土行孙的影子存在。

    原本,林昊以为龙脉在他身上,土行孙到时候的谋划便会被怀疑,甚至会被揭穿。

    不错,情况原本是按照这情况上走的,但忽然之间,原本对土行孙不利的情况,忽然便好了起来。

    这法阵果真能够找到龙脉的所在?

    还真是头疼。

    林昊揉了揉头,没有在继续深想下去,无始老祖也不是傻子,更加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能够让无始老祖说出这番话,显然已经十分气愤,不然的话也不会承认龙脉在他身上。

    只是,如今无始老祖藏在何处?

    林昊不知道,就算是龙敖等人也不知晓,一个个沉默着脸,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林昊看到这一幕,也知晓,这群修士已经朝着冥王宗而去,毕竟如今无始老祖已经逃离,回到冥王宗好能够质问土行孙。

    毕竟,这法阵是土行孙布置的,当初能够侦查出黑魔老祖等人的位置,但为何在无始老祖身上却失去了效果。

    既然龙敖等人已经离开,林昊也没有久留,随即便朝着冥王宗而去。

    在众人离开之后,这座城池内的修士才满脸惊骇,先前那一道光幕可没有隐瞒他们,是以,他们都能够清晰的听见无始老祖的话语,一个个震惊不已。

    “果然是真的,魔道疆域内真的出现了龙脉。”

    “是啊,原本我也以为是误传,毕竟从古到今,从未有人得到龙脉。”

    “想不到,想不到居然是黑魔宫的无始老祖将龙脉夺走,可惜了。”

    “可惜什么,纵然如今黑魔宫被摧毁,但如果无始老祖将龙脉融合,晋升小千世界,岂会是小小黑魔宫的价值能够相比的?”

    “不错,既然已经知晓龙脉在无始老祖身上,必然不能让他得到,纵然吾等的实力较低,但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

    “的确,就算得不到龙脉,只要找到无始老祖的位置,到时候也能邀功,远古势力随意赏赐一些东西,都能让吾等受益无穷。”

    ……

    并未多久,这消息便渐渐的传来,逐渐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越来越多的修士都知晓,龙脉居然被黑魔宫的无始老祖得到,如今正在逃离。

    一个个修士热血沸腾了起来,认为自己稍微有些实力的修士都带着贪婪之色,足以可见龙脉的珍贵程度。

    在林昊回到冥王宗的时候,龙敖等人已经在质问土行孙了。

    “为何无始老祖能够发现吾等的踪迹,在吾等包围的时候逃离?”

    “不错,就算此时,为何这客栈内依然还显示出无始老祖的方位?”

    听到一句句质问,土行孙皱了皱眉,随即微微叹息一声,开口说道:“各位道友,这法阵虽然能够寻找到触碰龙脉之人,但也不是万能的,如果对方的修为达到登仙境四重,这法阵也没有任何的效果,当然,这无始老祖的修士并没有达到登仙境四重,但如果拥有其他的本领,能够屏蔽这法阵也说不一定。”

    听到这话,众多修士都皱了皱眉,脸色十分不好看,实力越强的修士,底牌便越强,他们也不知道无始老祖究竟有什么底牌,居然能够将这法阵隔绝,甚至还戏耍了他们一番。

    将上百登仙境强者当成猴子戏耍,从未遭受过如此的屈辱,不,自从成为大帝之境的强者之后,在任何地方都受人尊敬,如今却被无始老祖戏耍,如何不让他们愤怒。

    但愤怒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找到无始老祖所在的位置。

    “难道就这么让无始老祖逃了?”

    “哼,无始老祖纵然得到龙脉,想要融合进入秘境,让秘境成为小千世界,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至少需要数十年的时间,只不过,终究是个祸患。”

    “不错,如今吾等将黑魔宫毁灭,这无始老祖显然是记仇之人,日后必然会形成祸患。”

    “无论如何,不管是为了得到龙脉,还是为了日后的麻烦,都必须将无始老祖找死,就地斩杀。”

    “谈何容易,无始老祖能够将法阵隔绝,只要躲起来,中州如此之大,甚至还有天外之界,如何能够找到?”

    “不错。”

    土行孙听见这群修士的议论,暗自一笑,随即开口说道:“各位道友不必担心,纵然这无始老祖能够隔绝这法阵的探查,但这法阵可是八级阵法,岂会是那么容易被隔绝的,想必无始老祖付出的代价也十分巨大,再者,本尊觉得,这无始老祖根本无法隔绝多久,就会再次暴露在吾等的眼前。”

    众人闻言,思索了一番,顿时皱起眉头,随后便点了点头。

    土行孙说的不错,八级阵法的探视岂是那么容易被隔绝的,必定会付出较大的代价,纵然隔绝,也只是一时。

    “不错,只是不知何时才会得到无始老祖的踪迹,如果逃到外界可就惨了。”

    “不必担心,一旦无始老祖朝着外界而去,到时候必然会被吾等发现。”

    “哼,暂且饶他一命,本尊到要看看,他能够猖狂到几时。”

    林昊站在原地,静静的听着众人的话语,纵然在众人的眼中属于远古家族的弟子,身旁更是拥有八名登仙境强者守护,但他自身修为不强,根本没有资格与他们商议。

    林昊冷眼旁观,仔细的观察土行孙的神情,想要从他脸上发出一些端倪。

    好似土行孙也注意到林昊的目光,转过头来,眼睛对着林昊,嘴角微微一翘,十分隐秘,眨眼而逝,仿佛正在嘲笑林昊一般。

    林昊神情一凝,他绝对不会看错,土行孙露出的笑容便是在嘲讽他,好似,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一般,并不像隐瞒他。

    这让林昊心里有些愤怒,土行孙对他使出的眼神便无疑表明了此事与他有牵连,但他却没有任何的证据,显然,土行孙也是知晓的,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嘲讽与他。

    该死!

    林昊心里暗骂一句,他根本不认识土行孙,甚至今日属于第一次见面,但为何这土行孙好似与他有仇一般?

    林昊也想不明白,从土行孙隐晦的目光能够知晓,仿佛这土行孙是在争对他?

    林昊眯了眯双眼,面无表情,并未声张,既然土行孙敢如此对他嘲讽,显然也知晓如今的情况。

    纵然林昊如今开口说出这一件件的事情乃是土行孙策划,但必定不会被人相信,甚至还会让人怀疑他的目的,毕竟之前可是有人通知了黑魔宫。

    毕竟无始老祖已经承认龙脉在他身上,难道他的话,比无始老祖亲自承认还有威慑力?

    林昊当然有自知之明,是以,才沉默不语。

    土行孙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道隐晦的不屑,随即转过头。

    “各位道友,只能让各位等待一些时间了,毕竟就算是本尊也不知道法阵什么时候能够探查出无始老祖的所在位置,但是,如果一旦发现无始老祖,本尊必然会立刻通知各位。”土行孙笑着说道。

    众人点了点头,他们这次让土行孙出手,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然的话,土行孙为何能够如此大度的将法阵布置出来,甚至帮他们寻找龙脉?

    “土道友客气了。”

    “不碍事,区区时间,对于吾等来说,不过眨眼罢了。”

    土行孙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如此便好。”

    说完这番话之后,土行孙朝着林昊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在丑陋的脸上显得十分恶心,犹如蜈蚣一般,狰狞无比,好似地狱恶魔。

    “想必道友就是威名传入中州,年轻一辈最为强大,最有天赋的林昊了吧?在下土行孙。”土行孙笑呵呵的开口说道,语气十分温和,眼中满是赞赏之意,仿佛十分看重林昊一般。

    众人听到这话,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神色有些不满。

    年轻一辈最强者?

    这番话不光让许多登仙境强者后辈感到不满,就算是登仙境强者也同样如此。

    林昊不过区区真君境修为,如何属于年轻一辈的最强者?

    林昊眯了眯双眼,朝着土行孙看了过去,没想到这土行孙果真对他有意见,看似夸赞的话,任谁都能听出这属于捧杀,想给林昊带来一些麻烦,让其他修士对林昊不满。

    林昊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土前辈缪赞,晚辈天赋有限,如此年纪在达到真君境,岂能成为年轻一辈最强者?就算是在场的许多同龄道友,无论是实力还是天赋,都比晚辈强,这显然是无稽之谈。”

    土行孙立刻摇了摇头,一副我不认同的模样,开口说道:“林道友谦虚了,在雷动境的时候便能斩杀大罗境的修士,这实力岂能小窥?”

    “再者,就算是踏仙境的强者进入众神墓地,也九死一生,但林道友却能活着回来,无疑便证明林道友的天赋,不必自谦。”

    林昊脸色微冷,朝着土行孙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