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八百三十章 阳帝
    虽然他们已经走过了黄泉路,但仍然心有余悸,那漫天的黄泉花粉让他们如今都还闪烁着恐惧之色,此时只有区区三十几人通过了黄泉路,并不是每一个修士都有护身的法宝存在,这些修士没有护身法宝,光凭自身法力凝聚的光幕无法阻挡黄泉花粉的袭击,最终法力耗尽导致成为黄泉花的养料。(?八〈[一(网

    “想必进入桃花源的修士已经出去了吧,虽然不能得到宝物,但能够保住性命,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也不知道后面我们还会面对什么危险。”

    “是啊,一想到之前的黄泉路,现在都忍不住打了打寒颤,这也太恐怖了,比起中州的危险之地来说,这众神墓地,果然墓地啊。”

    “不错,不过吾等既然已经到达这里,凭我们最低只有渡劫境七重的修为,难道还不能得到宝物,最算无法领悟空间法则与得到万兽图,但其他的仙器也许会存在吧。”

    “也对,毕竟这空间法则与万兽图我十万年没有人得到过,而进入众神墓地的修士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既然没有得到,凭吾等的本事,也没有多大的希望。”

    虽然这些人正在交谈,但没一个人都带着警惕之色,能够存活下来的修士,无一不是强者之中的强者,并且还有许多的底牌,至于林昊?

    哼,他们可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报名的手段和在这里不能出手,他们早就斩杀林昊了。

    既然都是强者,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修士,必然拥有傲气,而这傲气便让他们不会低头,纵然对方的实力比他们强悍,也是如此,这宝物最终谁能得到,只看个人的实力与智慧。

    无论是谁,对自己的实力都充满了自信,亦或者说是侥幸,万一,以往的修士没能得到万兽图,但他们偏偏运气好,得到了呢?

    都抱着这个侥幸。

    林昊朝着眼前看了一眼,一件件的石室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而淋淋洒洒的石室便屹立在此地。

    一道光芒闪现,清晰无比的画面便在众人眼中呈现而出。

    恩?

    &lt;&gt;&lt;/&gt;    “这不是刘天道友吗?他之前不是进入了桃花源吗?”

    “咦,这里难道就是桃花源?”

    从光幕上呈现出一道极为清晰的画面,上百名修士躺在地上,身躯正在逐渐的腐烂,四周开满了桃花,但这些桃花好似十分诡异,居然在吸收这些尸体上的养料。

    “等等,这一百多名修士难道就是之前进入桃花源的修士?”

    “不会吧!”

    一个个修士震惊不已,满脸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

    “桃花源难道不安全?甚至比黄泉路安全?这只是一个骗局,给吾等一条路走,但吾等有没有这个胆识。”

    “不错,本尊也是这么想的,这阳帝作为最为强大的大帝之境强者之一,必然不会喜欢贪生怕死之徒,设下这黄泉路与桃花源必然是为了考验吾等,这两条路都不安全,充满了危险。”

    “但是,黄泉路属于九死一生,而看似安全的桃花源却是十死无生。”

    嘶!

    众人一个个庆幸了起来,吐出一口气,如果不是他们聪明,想必此事也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好狠的手段,既然已经放弃了争夺,为何还要将这些修士斩杀?”

    林昊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放弃了争夺?

    一旦进入逆阳殿,可就不是你想放弃就能放弃的,毕竟阳帝想要寻找一个传承之人,既然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那么必然要承受如此强大的危险,这是相对的。

    如果他们没有进入逆阳殿,想必也不会有事,但这里可是逆阳殿,生死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看你的选择和能力。

    林昊扫视一眼,并未开口说话,朝着眼前的石室看了过去。

    这石室难道与十三层的石室一样,其内空间无比巨大,同样是战胜分身?

    林昊想到这里,顿时摇了摇头,抛开这想法,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必然有其他的考验。

    “恭喜各位来到逆阳殿,本尊当年独占天下,斩杀妖族无数,奈何福祸相依,本尊也最终没有踏入那一道门坎,最终陨落,这逆阳殿内,有本尊遗留下来的法则之珠与万兽图,只有通过本尊考验之人,便能得到传承。”

    一道浑厚的声音顿时响起在众人的耳旁,声音之中充满了威严之气,更是霸道至极,仿佛话语之中掌控了亿万生灵的生死存亡一般。

    阳帝?

    难道阳帝没死?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一脸惊骇,但无论是之前的蛮风,还是现在的阳帝,都已经承认陨落,但这声音?

    众人眼中闪烁着奇异的目光,朝着四周扫视了一番。

    “不用惊讶,本尊早已陨落,现在不过只是一道真灵,只要尔等能够通过考验,到时候就能获得本尊传承。”阳帝的声音依旧响起,仿佛知晓众人的想法一般。

    林昊皱起了眉头,心里略微有些担忧,如果这阳帝的声音没有出现,他到不会如此,但也是因为这声音的缘故,让他十分担忧。

    这其中难道会有其他的变数?

    纵然如今阳帝已经陨落,但作为远古时期最为强悍至极的大帝之一,岂会如此就消失的干干净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阳帝已经陨落,也不能小窥。

    林昊心里之所以担忧,也是因为害怕这阳帝另有图谋。

    林昊扫视了一眼其他的修士,现他们此时脸上带着振奋之色,一片自信,仿佛他们能够得到这宝物与传承一般。

    林昊微微摇摇头,十万年没有人能够得到这空间法则与万兽图,必然有其他的原因,但这原因到底是什么,林昊并不知晓。

    不过,林昊也有一些猜测,对于已经陨落的阳帝来说,什么东西最为重要,很简单,那便是复活。

    此时,这阳帝存留的只不过是一缕残魂意志,并没有真灵的存在,想要复活,根本不可能。

    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让阳帝复活,那就是轮回草。

    “看见尔等面前的石室没有,这石室的考验很简单,承受住灵魂威压,一个修士精神力可能有强有弱,就连灵魂也是如此,有些修士实力强悍至极,到达大帝之境,但灵魂却十分孱弱,这石室便是考验灵魂强度的东西。”阳帝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么简单?”

    “是不是只要承受住灵魂威压就能通过?”

    “这也太简单了一点吧?”

    数名修士小声的议论着,但大多数修士都面色凝重,显然想到了必然不会如此简单。

    “石室会自动检验一个人的灵魂,只要能够承受过自身十倍的修士,都能得到一件上品仙器,当然,这名额只有二十名,就算第二十一名修士也能承受,也算失败。”

    “在逆阳殿,失败的唯一定律,那便是陨落,所以,尔等众人只能存活二十人,抓紧时间。”

    什么?

    众人听到这话,面色一愣。

    就在此时,林昊身影突然消失,直接朝着石室而去。

    看到这一幕的修士顿时也反应了过来,马不停蹄的进入石室之中,要知道,能够存活下来的修士只有二十名,而此时,剩下的修士一共拥有三十九名。

    这也表示,会有十九人陨落在这里,当然会加快度。

    林昊走进石室,顿时心里浮现出一道信息。

    一倍!

    林昊能够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的压力,这压力并未加诸在身躯之上,而是直接作用到灵魂之上,就算林昊施展精神力,也无能为力。

    林昊皱了皱眉,按照他如今灵魂的凝聚度来看,十倍的灵魂威压也许能够撑过去。

    轰隆隆。

    两倍。

    林昊感觉自身十分压抑,仿佛什么东西压在心头,却又看不见,十分的烦躁。

    两倍的灵魂威压,并未感受到太过于恐怖的压力。

    林昊皱了皱眉,只有二十人可以存活下去,如此缓慢当然不行。

    “直接释放七倍压力。”

    林昊轻声说道,虽然他不知道是否能够改变,但也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方式来。

    轰隆隆。

    在林昊的话音刚落,一道毁天灭地的压力席卷在他的心头,他能够感受到来自灵魂的颤栗,仿佛即将破碎一般,直接让林昊喷出一口鲜血。

    林昊面色苍白,这恐怖的灵魂威压直接差点让他的灵魂破碎,拍了拍胸口,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

    虽然这压力十分庞大,但林昊并不是无法承受,而是他还未适应这种压力,便突然到来,让他措不及手,才会猛然喷出一口血。

    这道理很简单,打个比方。

    将一只青蛙扔进沸腾的水中,必然会因为烫而跳出来。

    但如果将一只青蛙放在冷水之中,逐渐的升温,这青蛙就会死在其中,这就是温水煮青蛙。

    林昊一来就释放七倍的灵魂威压,当然会适应不过来。

    好在,他也是没有直接释放八倍,不然的话,此时想必已经已经破碎。

    林昊面色凝重,盘膝坐在地上,大周天星斗神诀修炼了起来。

    灵魂与精神力有着密切的联系,精神力增长,灵魂的凝聚度也会增长,而灵魂更为的强大,精神力也同样增长,相辅相成。

    在林昊运行大周天星斗神诀之际,体内的七颗星辰便仿佛受到了牵引一般,快的旋转了起来,一道道莫名的光芒连接着七颗星辰,仿佛想要勾搭出一条关联七颗星辰的通道。

    哗啦啦。

    随着林昊的修炼,顿时便现加诸在灵魂之上的威压减轻了许多,灵魂金丹也逐渐的稳固了下来。

    一道道光芒作用在灵魂金丹之上,让灵魂金丹的颜色更为的浓郁。

    轰隆隆。

    八倍灵魂威压!

    林昊运转的大周天星斗神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精神力快的增长。

    九倍灵魂威压!

    轰隆隆。

    此时,其他的数十间石室之中,已经有三名修士躺在地上毫无声息,他们还未承受住十倍的灵魂威压,便已经让灵魂金丹破碎,灵魂的崩溃便已经陨落。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眨眼之间便过去三天的时间,此时,一间石室轰然而开。

    踏踏踏。

    一道身穿蓝色蟒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身躯之上气息凝重,一脸淡然,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上去十分除尘。

    这修士便是缥缈!

    缥缈朝着四周看了一眼,眼中带着一丝满意,作为踏仙境的强者,灵魂本就十分凝实,看见属于第一个出来之人,脸上带着略微的笑意。

    咔擦。

    就在缥缈出来没多久,常设予也紧跟着走了出来,在看见缥缈已经走出石室的时候,眼中带着一丝不甘,他以为他必定是属于第一个走出来的,没想到这缥缈才是第一名。

    两人站在原地,没有开口说话,紧紧的盯着眼前还关着的石室看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缥缈顿时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清虚怎么还没有出来?”缥缈与清虚二人在私下里深交,两者修为都差不多,但他已经出来几个时辰,清虚仍然没有一丝动静,让他奇怪不已。

    常设予面容冷然,仿佛时间万物与他无关一般,听到缥缈的话,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开口而道:“清虚在心魔殿便差点坠入魔道,灵魂本就孱弱,不用多说,想必已经死在里面。”

    “你!”缥缈冷哼一声,朝着常设予看了一眼。

    哼。

    常设予没有开口,冷哼一声不在搭理缥缈。

    咔擦。

    此时,第三道石门突然打开,缥缈立刻朝着此人看了过去,顿时脸上带着一丝失望之色。

    因为此人并不是清虚,而是一名真神境巅峰的修士,脸色有些苍白,摇摇晃晃的从石室内走出,看见缥缈与常设予之后,脸上带着一丝喜色,他居然是第三个走出来的?

    随着第三个人走出石室,一个个修士也紧跟走了出来,但始终没有清虚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