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七百九十一章 谁说本尊徒孙没聘礼?
    如果是在步临风等人将聘礼拿出来之前,这四十三瓶的神阶丹药必然属于珍guì之物,并且还是属于上品丹药。

    但如今,这聘礼就连步临风的都比不上,更何况廉招的聘礼了,三人之中,唯有古风的聘礼最为厚重,但是那一件中品仙器都能将神阶丹药比下去,更何况还是五柄。

    “噗嗤,小小的神阶丹药居然就是聘礼?真是可笑至极。”

    “不错不错,连聘礼都拿不出来居然还想要死缠烂打,无耻至极。”

    “这也正常,林昊的身份岂能与他们三人相比,如今的林昊也不过只是一介散修,能够拿出神阶丹药已经算是天大的福源了,难道你们还期望他能够拿出仙器?”

    “也对,如果是我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脸面继续呆在这里,徒增笑料。”

    “所言有理,天xià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就算这方家大小姐倾国倾城,难道世间还少了?”

    “真是傻子!”

    看见林昊拿出来的聘礼,一个个修士都嘲xiào了起来,并不是他们不在乎神阶丹药,相反,他们十分在乎,如果是平时,看见神阶丹药必然会引起腥风血雨,但如今,他们的眼界提高,在中品仙器,下品仙器上miàn,这神阶丹药根本就不够看。

    “这就是你的聘礼?”步临风脸上闪过一声嗤笑,不屑的看着林昊,眼中满是鄙夷。

    就连方白的脸色也同样如此,林昊这么做,难道是在戏弄方家?

    堂堂方家岂是你一个小修士能够戏弄的?

    方白脸色十分不好看,看待林昊的目光也闪烁不定,任谁都能够看出他心里的不满。

    林昊扫视了一眼,将众人的目光收入眼中,嘴角带着一丝微xiào,大多数的散修都是墙头草,并且,如今林昊处于劣势,无论是聘礼,还是身份,都无法与其他人相提并论,自然而言的,便成为了嘲讽的对xiàng。

    就连方紫衣的父亲方白也同样如此,他可是想要借助方紫衣搭上布家的关xì,岂能容忍林昊来捣乱。

    至于廉招与古风,盖因身份高贵,他也不能轻易得罪,是以,如今只是一介散修的林昊正好成了他的出气筒。

    “这便是我的聘礼,也可以算成不是我的聘礼。”林昊平静的开口说道。

    从修liàn之初,他便经lì了多少的不屑和嘲讽,如今早就面不改色,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听到林昊这话,众人都有所不解了起来,这什么意思?

    “之所以说成是聘礼,便是因为我本来就是这个打算。但为何也能算成不是聘礼呢?”林昊轻轻的看口说道,顿了顿,扫视一眼之后,才继续说道:“那是因为,这四十三瓶上品神阶丹药是我炼制的。”

    静!

    众人听到这话,都愣了愣,随即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昊。

    这丹药是林昊炼制的?

    这怎么可能?

    纵然他们此时看不上神阶丹药,但如果这丹药是林昊炼制的,那情况可就不同了。

    如果这丹药是林昊炼制,那么,他如今便是神阶炼丹师,以后想要炼制多少就能炼制多少。

    原来如此,这四十三瓶的神阶丹药聘礼便是如此原因。

    一旦林昊成为方家的女婿,到时候想要炼制神阶丹药岂不是很简单?

    这就是他笃定的地方?

    就连方白都惊yà了起来,眼中闪烁着精光,他可是知晓神阶炼丹师的稀少,就算是堂堂的方家,也不过只有圣阶炼丹师,至于神阶,那根本不可能存在。

    神阶炼丹师,就算是远古家族也不会轻易得罪,并且还是如此年轻的神阶炼丹师,无yí说明了林昊的天fù十分强大,一旦等林昊成长起来,岂不是能够炼制仙阶丹药?

    嘶!

    众多修士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不敢在继续想下去。

    那可是仙阶炼丹师,每一个仙阶炼丹师都能够炼制起死回生的丹药,纵然是修为被废,灵魂被禁锢,都能救回来。

    就算是远古家族中,也没有仙阶炼丹师的存在!

    原来,林昊的底气在这里!

    纵然如今林昊拿出来的聘礼无法与其他的三人相比,但拥有神阶炼丹师这个能力在,纵然林昊不是天道宗的修士,也会被许多修士以礼相待。

    这可是神阶丹药啊!

    而不是圣阶!

    就连渡劫境的强者都不可能得到一枚神阶丹药,盖因太过于珍guì了。

    没想到林昊居然能够炼制!?

    廉招与古风都十分惊yà的看了一眼林昊,眼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们家族中虽然也有神阶炼丹师,但都是消耗了巨大的资源才培养出来的,而林昊如此年纪便是神阶炼丹师?

    方白心里微微叹息,如果他没有找到步家,甚至步家还未来提亲,一旦林昊露出这个身份,他是绝对不会阻止的。

    一旦方家内拥有一名神阶炼丹师,那结果都会不同。

    但如今说什么也晚了,纵然林昊如今属于神阶炼丹师的身份,方白也不可能选zé林昊,不说他无法承shòu步家的怒火,更是因为,神阶炼丹师在步家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能够搭上步家这条船,远远比林昊得到的好处大多了。

    想到这里,方白开口说道:“纵然你属于神阶炼丹师也与方家无关,但如今,紫衣出阁,本尊所要看重的便是诚意,比起其他的三人来说,区区四十三凭神阶丹药显得略有不足。”

    不错,既然是提亲,那么就要显示出诚意,纵然林昊日后能够炼制出神阶丹药,但那又如何?

    现如今,便是聘礼的原因。

    林昊面色微微阴沉,方白的这番话让林昊十分不满,这显然并不是针对聘礼的缘故,而是针对他。

    针对他的身份,针对他如今只是一介散修,纵然有一个神阶炼丹师的身份,也无法与方家相提并论。

    看来,这方白铁了心要将方紫衣嫁给眼前这三人了。

    林昊眯了眯双眼,如果不行,大不了将方紫衣带走,有通天空间在,难道他还会惧怕方家不成?

    但这是万不得已的计策,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无yí就会得罪方家,得罪步家、甚至就连廉家与古族都会生出怒意。

    除非林昊一辈子呆在通天空间内,不然的话,必然会遭受报复。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也就罢了,报复也就报复了,他根本不会惧怕,但他可不想方紫衣跟着他受苦。

    当初,他便答应了方紫衣,会明媒正娶的将她带走,而不是悄然私奔。

    林昊面色有些难看,他能够依靠的只是这神阶炼丹师的身份。

    至于仙器,他根本不可能拿出来。

    再者,这三家所下的聘礼,都不单单只是仙器,还有灵晶,虽然林昊如今灵晶也十分之多,但想要拿出数亿灵晶,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方白看到这一幕,冷笑一声,他根本就没有看中林昊,纵然林昊的天fù十分强大,如此年纪就到达渡劫境,但天才也是需要时间成长的,并且,带着不确定性,鬼知道什么时候,天才陨落?

    如果到时候方家将宝压在林昊的身上,一旦林昊陨落,到时候可便是血本无归。

    而眼前的三人便不同,每一个都出身远古家族,势力庞大至极,都能给方家带来巨大的好处,远不是林昊能够相比的。

    如果不是因为之前方白早就与步家商议,此刻他都想要改biàn主意将方紫衣嫁给古风。

    但想要嫁给步临风,搭上步家这条船,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方白也有些头疼,廉家与古族都不是好招惹的存在,并且之前方白并未放出消息已经与步家商议好,那么,此刻就算是一头猪都有资格提亲。

    如果他早早的放出消息,纵然是廉家与古族,也不可能如此无理取闹。

    失算了。

    原本方白想要给方家留一张脸面,便让步临风前来提亲,到时候他在答应,这样便不会显得是方家想要投靠步家,吃相也不会那么难看。

    但也是想要保住脸面,导致让古族与廉家钻了空子。

    方白揉了揉头,随即看了一眼还站在大堂内的林昊,皱了皱眉,开口说道:“林昊,如果不能拿出相等的聘礼,那么,就只能请你离开了。”

    虽然此刻听着方白的话语就好像是一个贪财之人一般,但众人都知晓,方白这是想让林昊知难而退,而不是被他轰出方家大堂,一旦将林昊轰出大堂,便会让方家看上去不懂礼数。

    林昊面色微冷,心思急转,心里咒骂一声:“老不死的,怎么还没来?”

    林昊之所以能够如此淡定,也是因为老不死的一番话,如果不是因为太玄真人的话语,他也不可能如此淡定。

    既然太玄真人作为他的后盾,显然不可能临时拉下不管。

    “谁说本尊徒孙不能拿出相应的聘礼?”就在此时,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后,身影便直接出现在大殿之内。

    林昊听到这声音,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这老不死的终于来了。

    太玄真人走进大殿,朝着四周扫视了一眼,顿时笑着说道:“哟,连廉家与古族都来凑热闹了。”

    说完这话,太玄真人看了一眼方白,轻哼一声,眼中带着一股气势,顿时便方白心惊肉跳,这老家伙的实力好强。

    太玄真人离开太玄门早已万年,并且成为凤族的客卿,如果实力不强,岂能成为凤族的客卿。

    “下品仙器五件,中品仙器五件,不知可否?”太玄真人挥了挥手,随即,十炳仙器漂浮在空中。

    众人看见太玄真人的到来,都十分疑惑,一个个十分不解。

    “这老家伙是谁?”

    “有些眼熟,好像是凤族的客卿,当初我有幸见过一面,轻而易举的便斩杀了一尊魔道大帝。”

    “难道林昊是凤族弟子?”

    “不是,这前辈叫做太玄真人,属于太玄门的创始人,而林昊是从太玄门出来的,显然这前辈是林昊的老祖。”

    “原来如此,不过,没想到小小的一个太玄门居然有如此的强者。”

    许多散修不认识太玄真人,但其他三家的老者与方白当然认识,就算不认识,也听说过这个名zì。

    方白脸色有些尴尬,这太玄真人看上去十分和气,但从以往的情报来看,这老家伙脾气十分暴躁,说杀就杀,当初那魔道大帝招惹到太玄真人,挥手之间便化为飞灰。

    足以可见,太玄真人的实力如何强大。

    而他也没有想到,太玄真人会为林昊准备聘礼。

    就在方白骑虎难下的时候,顿时,一道沧桑的声音响起在大殿之内,声音落入众人的耳朵之中,如同在耳边述说一般,人影还未到,声音便先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