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七百九十章 能拿出聘礼吗?
    方家之前因为风雷宗的提亲,导致许多渡劫境强者都能进入其中,而林昊与凤清舞二人便早就进入了大殿。

    凤清舞属于半步大帝之境,纵然只是轻易的改biàn一下模yàng,也没有人能够发现出来。

    而林昊施展天妖九变,并且拥有隐玉,也不是其他人能够发现的。

    原本,他在步临风拿出聘礼的时候,他就准备出现,但没想到之后廉招出现,更让林昊惊yà的,古族居然也跑来凑热闹。

    三个远古家族啊,这让林昊十分郁闷。

    他想要将方紫衣带走,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这三个远古家族都已经让林昊压力恒生。

    但纵然如此,林昊也只能走出来,方紫衣绝对不能嫁给别人。

    想到这里,林昊看着寂静的大堂,突然开口说道。

    “好热闹啊!”

    林昊缓缓从位置上走了出来,凤清舞跟在身后,随即方白拱了拱手,笑着说道:“既然这么热闹,不知道小子能够参加呢?”

    也许是之前有古风教xùn,散修强者都没有开口嘲讽,眼中带着戏谑之色,这方家要怎么做呢?

    “你是?”方白朝着林昊看了过来,还以为又来了一名远古家族的族人,连忙开口问道。

    林昊朝着四周看了一眼,随即微微一笑,伸手在脸上一抹,顿时恢复了原本模yàng,开口说道:“小子林昊,见过各位前辈。”

    “林昊!”

    “他是林昊!?”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下有好戏看了,林昊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不知道天道宗的古元是否会出手。”

    “不过,林昊这方家做什么?难道他也想要插一手?”

    “对了,本尊好像突然想起,当初初始之地封印出现问题,林昊可是与方紫衣一起行动的,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哼,纵然他们两情相悦又能如何,方家可是顶级家族,而他呢?不过只是天道宗的叛徒,身份便相差十万八千里,再者,在三大远古家族的面前,他能掀起任何的浪花?”

    林昊面色平静的站在原地,没有开口说话,任凭四周的修士议论。

    而坐在位置上的古元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微微叹息一声,随即拍案而起。

    “林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好胆!”古元身形一动,狂暴的法力从身躯之上被迸溅而出,顿时消失不见,眨眼便来到林昊都面前,手中法力十分恐怖,猛然朝着林昊拍来。

    林昊面色平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犹如吓傻了一般。

    “他居然不躲!?”

    “这还怎么躲?就算他躲避,岂是古元的对shǒu?”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只洁白的玉手出现从林昊眼前穿过,直接将古元的大手抓住,犹如钳子一般,死死的将古元抓住,任凭古元如何施展法力,都不能挣扎开来。

    猛然之间,凤清舞脚下一动,一道惊恐的气息瞬间降临在古元的身上,光芒乍现。

    “等等!”林昊突然开口说道。

    凤清舞看了一眼林昊,随即光芒消失,气势隐藏起来,化为了平静。

    “你走吧。”林昊平静的看着古元。

    古元心里一阵惊骇,他能够感受到这女修士的恐怖,只是一出手便让他毫无反抗之力,先前那一道攻击,他有一种感觉,如果打在他的身上,必然有死无生。

    如果不是林昊开口,想必,他已经陨落。

    古元一脸复杂的看着林昊,此刻他也不能将天道宗的计划告知林昊。

    “哼!”古元冷哼了一声,随即冰冷的看了林昊一眼,转身朝着门口而去。

    他丢尽了脸面,岂能继续安稳的待在天道宗,不过在走到林昊身旁的身后,一道声音突然传入耳朵之中。

    “告诉李常风,你们的计划破绽太多了。”

    恩?

    古元微微一愣,随即走出了方家大殿,心里一阵疑惑,难道被林昊看出来了?

    不会吧?这计划完美无缺,根本没有人泄露,林昊是如何知晓的?但如何林昊没有看出来,岂会放过他的性命。

    真是妖孽啊!

    “不知道,各位是否也想要提着本人的脑袋前去天道宗邀赏?”林昊平静的扫视了一下四周。

    听到这话,众人都沉默了起来,就连古元都不是此人的对shǒu,何况还是他们?

    一个个沉默不语,都没有开口说话。

    虽然三大远古家族的老者都属于大帝之境,但岂能动手,规矩他们也是明白的,如果触犯,谁也保不了他们,再者,欺负一个晚辈,他们还丢不下这个脸面。

    方白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一道奇异之色,他虽然没有见过林昊,但也知晓林昊的存在。

    他并不是从天道宗那里知晓的,而是从方紫衣处了解到的。

    方紫衣以死相逼,也不想嫁给步临风,便是因为此人的缘故,他原本以为林昊已经陨落,方紫衣也会死心,但没想到,林昊居然还出现了。

    不过,纵然林昊出现,也无法改biàn他的想法。

    林昊的身份岂能与这三人相比,林昊只是一个天道宗的弃徒罢了,有什么资格娶走方紫衣?

    不过,这话当然不能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不然的话,必然会让人引起诟病。

    “林昊?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如此年纪便达到了雷动境巅峰,假以时日必定能够成为强者。”方白夸赞的说道,随后便顿了顿,随即笑着说道:“本尊对女儿从小就十分疼爱,见不得受一丝苦难,但你……”

    林昊嘴角一翘,接着方白的话继续说了下去:“但我是天道宗的弃徒,并且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陨落,不想让方紫衣跟着我受苦,是么?”

    方白脸色一怔,有些尴尬,但随即消失不见,笑着说道:“虎毒不食子,作为父亲,自然想要让女儿过得幸福。”

    林昊早就知晓方白的性格,但没想到居然如此狡诈,随即指了指步临风,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你居然还让方紫衣嫁给他?你不一样将女儿推入火坑?”

    “哼,不知好歹!”方白冷哼了一声,他已经好言相劝,可没想到林昊居然还是不领情。

    步临风看着林昊指向他,眼中闪过一道阴狠的目光。

    “紫衣无论嫁给谁,都比你强上太多,自古以来,门当户对,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凭你的身份岂敢染指方家大小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步临风冷哼一声,随即开口说道。

    林昊微微一笑,并不在乎步临风的讽刺,随即开口说道:“如果你不是步家的族人,你也同样一无是处,难道堂堂的步家只能扯虎皮拉大旗?”

    林昊的话音刚落,廉招便开口说道:“这位兄弟说的不错,如果没有步家在其身后,你步临风只不过是一介废物罢了。”

    “你找死!”步临风顿时寒芒闪烁,冷声而道。

    廉招不屑一笑,开口说道:“找死?就凭你?就算不成才的我,实力也比你强大,你能奈我何?”

    “你!”步临风气极而笑,冷冷的看着廉招。

    古风看了一眼林昊,眼中闪过一丝赞赏,随即笑着说道:“纵然自古以来遵从门当户对,但也不是没有破例的情况,吾等几人都是前来提亲,难道方家主因为身份便将人拒之门外?被人知晓,徒增耻笑!”

    林昊听到这话,朝着古风看了一眼,眼中出现一丝诧异之色,对其笑了笑。

    方白听到这话,心里纵然有些不满,但古风已经如此开口,他不得不重视,随即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既然古风贤侄如此说了,本尊也不是不讲情面之人,只要你能够拿出聘礼,本尊也会酌情考lǜ。”

    聘礼?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暗笑不已,这方白果真是见钱眼开,任谁都知晓这是为难林昊。

    步临风作为步家少主,其父乃是步家家主,势力通天,随手便能毁天灭地,聘礼也十分丰厚。

    廉招纵然不是家主之子,也是一名长老的儿子,并且与族长也有血脉关xì,甚至十分亲近。

    古风作为古族的族人,家族实力更为庞大,仙器随意而赠,从此处就能看出来,聘礼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但林昊呢?

    之前也许还有一个天道宗宗主真传弟子的身份,但如今已经成为了弃徒,也不是远古家族的子嗣,单凭他的本事,如何能够拿出与之相提并论的聘礼?

    这说成方白为难林昊并不为过。

    林昊面色微微一变,不错,他根本拿不出相应的聘礼,就算是步临风的聘礼,他都比不过,更何况其他人的聘礼。

    不过,林昊虽然拿不出仙器,但并不代表拿不出其他的东西。

    随即,林昊从怀中掏出数十凭丹药,开口而道:“上品神阶丹药四十三瓶!”

    听到这话,众人顿时传来嗤笑之声,如果是平时,四十三凭丹药已经十分珍guì了,但此时,根本就没有被放在心上。

    区区四十三瓶神阶丹药就想要当成聘礼?

    可笑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