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七百三十七章季狂钟
    季狂钟如何都想不到,天道宗派来的弟子居然是林昊!

    看见林昊的身影之后,季狂钟直接呆愣的站在原地,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之色,天道宗内拥有数千万的弟子,并且都属于内门弟子,并不是人藏境的蝼蚁,数千万分之一的几率让他碰到,这让季狂钟十分难以接受。

    虽然他十分嫉恨林昊,但如今,他早就打消了找林昊麻烦,毕竟如今的林昊可是天道宗的修士。

    季狂钟朝着林昊扫视了一眼,眼中满是不敢相信,林昊的实力居然连他都无法看出来。

    难道林昊在这短短几年的时间内达到了渡劫境?

    这怎么可能?

    虽然季狂钟没有亲自前往西州,只是派遣了灵身前往,而灵身陨落之后,记忆便会传回来,也让他明白在太玄门内的一切事情。

    可当初的林昊只有人藏境的修为,如今,虽然过去很多年了,但也不会直接跨越一个大阶层达到渡劫境吧?

    “很惊讶吧。”林昊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朝着季狂钟看了过来,眯了眯双眼。

    “我来到中州如此长的时间,都未见到你来寻我,原本还小心警惕,没想到你居然是神斧门的宗主,还真是让我有些吃惊了。”林昊笑着说道。

    季狂钟面色难看之极,林昊的嘲讽话语让他听得一清二楚,语气之中更是带着浓浓的不屑。

    什么时候,一个蝼蚁也敢在他的面前猖狂了?

    他根本不相信林昊的实力达到了渡劫境,就算林昊的天赋十分强大,也根本可能,必然是身上有隐藏气息的法宝罢了。

    接收了灵身的记忆,季狂钟对林昊十分了解,当初矿区上的那名蝼蚁,随后便可斩杀,虽然当初让他有机会成为太玄门的弟子,无法斩杀。

    但在季狂钟的心里,这林昊一直都是一名蝼蚁。

    而如今,蝼蚁居然嘲讽与他,这让他如何不恼火。

    不过,季狂钟想到林昊属于天道宗的弟子,纵然对方的实力不如他,他也根本不敢动手,不然的话,就算斩杀了林昊,也必然会被天道宗追杀,付出这条性命。

    季狂钟深吸了一口气,他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拿得起也放得下,如今不是与林昊硬拼的时候。

    想到这里,季狂钟将愤怒压了下去。

    “原来是天道宗的林师兄,不知林师兄来到神斧门,是否为了不久前得到的天才弟子呢?”季狂钟笑着说道,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愤怒。

    林昊微微点头,赞扬的看了一眼季狂钟,他如何看不出季狂钟的顾及,显然是顾及他身后的宗门。

    但既然李常风派他来到此地,显然有李常风的用意,绝对不可能是为了收取天才弟子,不然的话,随便找一个宗门弟子就能够办到。

    “哦?以前的高傲的季狂钟去哪儿了?怎么如今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林昊笑着说道,脸上带着一缕缕笑意,仿佛是在调侃一般。

    季狂钟脸色一怒,随即压下怒气,道:“林师兄说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宗门的宗主罢了,怎么敢在天道宗面前猖狂。”

    林昊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是吗?那之前的事情该如何解决呢?我可是清晰的记得你在太玄门对我的照顾呢。”

    季狂钟面色一冷,沉默不语,随即,咬着牙齿,沉声的说道:“当初不过是灵身所做的事情,再者,林师兄不是没有受伤吗?”

    林昊微微一笑,朝着季狂钟看了过来,开口说道:“没有受伤?哼,如果不是我福大命大,早就已经陨落,如今你想要将此时冰释前嫌,哪有这么简单的道理?”

    “那林师兄想要如何?”季狂钟冷冷的说道。

    林昊闻言,笑了笑,朝着四周的弟子看了过去,开口说道:“很简单,你只需要跪下来道歉,此事便了了。”

    恩?

    季狂钟脸色一冷,冷冽的气息从身躯上迸溅而出,咬牙切齿的说道:“林师兄这么做是否太过了一些。”

    “太过?”林昊笑了笑,开口说道:“不不不,我并没有这种感觉,今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当着神斧门弟子的面,给本尊跪下。第二,便抗争到底。我到要看看,今日神斧门是否还能存在。”

    季狂钟面色冰冷无比,眼中闪烁着寒芒,林昊的威胁让他十分难堪,并且四周还有许多的神斧门弟子,如果他真的给林昊跪下,那他的威严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整个神斧门都会蒙羞,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一定要这么做么?”季狂钟冷冷的说道。

    林昊冷哼一声,噬魂枪出现在手中,开口而道:“不错,只有前日追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既然当初的恩怨无法解决,那么,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季狂钟冷冷的看着林昊,随即大手一挥,一柄大斧便出现在手中,气势升腾而起。

    想要他下跪,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就看看谁的本事够强了。

    刷刷。

    就在此时,七道身影快速的从神斧门内激射而出,眨眼之间便来到了季狂钟的身旁。

    “宗主。”顿时,七名弟子恭敬的开口叫道。

    林昊眯了眯双眼,这七人的修为都达到了超凡境,与林昊一模一样,只有季狂钟的修为达到了长生境。

    七人到来之后,面色警惕,法宝便出现在手中,凝重的看着林昊,显然他们也知晓了这件事情。

    林昊毕竟是天道宗的弟子,这让他们十分难以平静下来。

    季狂钟冷冷一笑,朝着林昊看了过来,说道:“既然你要赶尽杀绝,那也别怪我无情,纵然你是天道宗的修士又能如何,今日将你斩杀,到时候躲避一段时间,我可不相信天道宗会为了你一个区区的弟子将中州翻遍。”

    之前季狂钟不敢动手,也是因为不想放弃这神斧门的一切,甚至不想东躲西藏,但如今林昊逼到这份儿上了,如果还不出手,岂不是敢在他的头上拉屎拉尿?

    刷!

    顿时,从神斧门内激射出来许多的弟子,团团的将林昊围住,而季狂钟与其他的七名弟子也出现在林昊的不远处。

    “以多欺负人少?”林昊朝着季狂钟看了过去。

    季狂钟还以为林昊害怕了,顿时笑了起来,开口说道:“既然敢来神斧门闹事,就要做好这个打算。”

    林昊笑了笑,顿时伸出一根手指,朝着季狂钟看了过去,开口说道:“给你一个机会,如果单打独斗能够战胜我,我就放你离开,如果你输了,整个神斧门都必将陪葬。”

    季狂钟听到这话,犹如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了起来,目光朝着林昊看了过来:“虽然我看不出你的修为,但如此短短几年的时间,你绝对不可能突破渡劫境,而我,如今拥有长生境的修为,岂会是我的对手,再者,如今的你根本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要知道,你的性命随时掌控在我手中!”

    “哦?就凭这些烂番薯?”林昊指了指四周的神斧门弟子,笑着说道。

    听到林昊这话,四周的弟子顿时面色一怒,纷纷叫嚣连起来:“宗主,跟他废什么话,直接将他斩杀。”

    “是啊,此人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必须斩杀。”

    林昊掏了掏耳朵,随即笑了起来,朝着季狂钟看了过去,说道:“你是否觉得,已经吃定我了?”

    恩?

    季狂钟微微一愣,他属于神斧门的宗主,根本不似之前灵身那般毫无眼界,林昊如今被他们包围,却仍然没有害怕的模样,难道还有底牌,亦或者,四周还有天道宗的修士?

    “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是否与我公平一战?”林昊笑着说道。

    季狂钟目光放在林昊的身上,来回的徘徊,到底是有底牌,还是虚张声势?

    季狂钟看不出来,不过,如今的他根本没有选择。

    “哼,如今的你插翅难飞,本尊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季狂钟冷笑了起来。

    听到这话,林昊哈哈大笑,冷然的说道:“既然给你机会,你自己不珍惜,那么就别怪我了。”

    随即,林昊打手一挥,冥天火凤鸟顿时出现在天空之中,狂暴的气势轰然降临。

    噗嗤!

    冥天火凤鸟的实力多么强大,达到了渡劫境六重,而神斧门许多弟子的修为只是在人藏境,岂能抵挡冥天火凤鸟的气势。

    眨眼之间,许多修士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在这股气势的压迫之下,直接身受重伤。

    就算是围在林昊身边不远处的通灵境弟子,也十分难以承受。

    好恐怖的气息。

    林昊微微一笑,顿时命令了起来。

    “将除了季狂钟以外,其他的修士全部斩杀,一个不留!”林昊冷哼一声。

    季狂钟的实力在长生境,足以让他测试如今的实力,而其他的修士,对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帮助,留在此地也没有作用。

    既然季狂钟选择人多欺负人少,那么,林昊也不介意将冥天火凤鸟释放出来。

    怎么可能!?

    季狂钟脸色顿时一变,极其苍白,这气势,必然是渡劫境强者才拥有的。

    也就是说,眼前的这只巨鸟属于渡劫境的修为?

    季狂钟如何也想不到,林昊居然还拥有渡劫境的妖族。

    轰隆隆。

    顿时,冥天火凤鸟嘴里喷出一团团的火焰,这没一团火焰都达到了六昧真火的地步,远远不是这些低阶修士能够抵挡的。

    “快跑啊!”

    一个个修士都疯狂了起来,光是气势便将他重伤,更别说与之战斗了。

    就连最开始围住林昊的修士也一个瑟瑟发抖,没有丝毫的战斗之心。

    林昊皱了皱眉,看着四周逃跑的修士,他既然说出摧毁神斧门,那么绝对不能食言,如果有人逃跑,林昊当然不会放过。

    随即,林昊再次一挥手,数千名妖族属下便从林昊的通天空间内走了出来,快速的朝着四周的修士斩杀而去。

    “人多欺负人少?哼!”林昊顿时朝着季狂钟看了过去。

    随即,林昊笑了笑,开口说道:“你不用担心,之前本尊给你的提议依旧作数,只要你能打败我,那么,我就放你安全的离开,当然,如果你不是我的对手,今日便会死在这里。”

    季狂钟心里充满了愤怒,甚至满是不可置信,林昊什么时候拥有如此之多的妖族手下。

    他心里十分后悔,后悔当初灵身招惹了林昊,如果当初就没有招惹林昊,也就不会为神斧门带来杀身之祸。

    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可卖,想要活命,只有战胜林昊了。

    神斧门已经不复存在,在数千名妖族的轰击之下,除了没有在宗门的弟子都被林昊的妖族手下斩杀。

    当然,没有在神斧门内的弟子占大多数,毕竟许多弟子可不会常年待在宗门在之中。

    神斧门的宗门直接被摧毁,四周鲜血遍地,残肢断臂比比皆是。

    唯有季狂钟一人还存活着,这些妖族属下十分听从林昊的命令,都没有对季狂钟出手。

    林昊噬魂枪出现在手中,朝着季狂钟看了过来。

    季狂钟突然老了许多岁一般,十分的颓废,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缓缓的说道:“命运还真是奇妙,当初灵身原本有机会直接将你斩杀,而你不过只是一名奴隶,但万万没想到,之前的奴隶如今居然能够掌控我的命运,还真是奇妙啊。不过,纵然你如今身份不同,但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