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六百八十章一定会的
    在如此自爆之下还能存活下来,甚至,听其语气好似一直就在此地一般,连他们都没有丝毫的察觉,这人的实力。

    顿时,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警惕的看着到来的人影。

    林昊看了看眼前这人,唯一存活下来的妖族强者。

    不得不说,眼前这人一张秃鹰脸,眼中时不时透出阴冷与警惕的神光,一眼就能明白,此人必定贪生怕死与心肠歹毒。

    林昊之所以现身,也是不想让眼前这人逃走。

    虽然林昊根本没有露面,但如果让此人离开,必然会传出去,到时候地狱花凭空消失,将熔岩巨兽一族带入万劫不复之地的他就会引起好奇。

    封印之地大能如此之多,万一被查出,岂不是给予自身带来麻烦。

    能够在此地解决了这人,就不会有人透露出去,因为根本没有人活着。

    虽然此人拥有渡劫境一重的修为,但对于林昊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因为此人已经油尽灯枯。

    “地狱花是你偷走的?”此人一脸阴霾的看着林昊,虽然只是疑问,但眼中的神色仿佛已经认定了是林昊一般。

    林昊微微一笑,没有开口承认。

    “可惜,你不该来到金陵城。”林昊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那名妖族强者瞳孔一缩,显然明白了林昊的打算,正欲逃走。

    忽然之中,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眨眼便来到他的眼前,随即,一道恐怖的威力在他身上轰然而开,顿时犹如风筝一般朝着身后猛然飞去,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一道身影浮现在他的眼前,可随即,眼前一黑,便失去了任何的声息。

    金雕甩了甩手,将手中的血液甩掉,看了一眼已经陨落的妖族强者,随即来到了林昊的身边。

    “尊上。”金雕恭敬的叫道。

    林昊摆了摆手,满脸笑意,如果让他去斩杀这油尽灯枯的妖族强者,也许还会费一番功夫,但在金雕的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眨眼便被斩杀。

    至此,知晓这件事情的只有他与金雕,当然,方紫衣与通天空间内的韵灵兽并不算。

    方紫衣绝对不会说出去,而韵灵兽,也要有这个机会才行。

    而金雕,在他的身份彻底暴露的时候,金雕不敢有任何的想法,只能老老实实的遵从他的命令,也不用放在心上。

    虽然这地狱花并不强大,但能够兑换黑龙令,显然在封印之地内属于宝物,他也不想被其他人惦记着。

    而金雕也是聪明人,虽然知晓地狱花被林昊收取,但却没有开口,仿佛不在意地狱花一般。

    金雕岂会不在意这地狱花,毕竟这是能够兑换黑龙令的东西,而黑龙令,在封印之地内,不亚于一件顶级的宝物。

    如果地狱花在别人的手中,金雕必定会花尽心思也得到这件宝物,但在林昊的手中,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有任何的坏心思。

    再者,林昊本就是妖族大圣,虽然如今夺舍在人族的躯壳之上,但总有一天会恢复以往的修为,而跟随妖族大圣的他,岂会连一点好处都不能得到?

    林昊看了金雕一眼,随即开口说道:“先离开此地,本尊附身在你身上,不用太过于惊讶。”

    金雕还没有弄明白林昊的意思,但忽然看见林昊的身影消失不见,精神力一扫,方圆百里之内没有林昊任何的气息,微微震惊,这就是尊上的本事?先前在夺取地狱花的时候,他也没有发现林昊究竟是如何夺取的,这本事还真是诡异啊。

    不过,既然林昊如此吩咐,金雕也没有犹豫,顿时飞身而起,可随即就停了下来。

    额!

    金雕愣了愣神,好像林昊并未吩咐去什么地方啊?

    想到这里,金雕也只能随便找一个方向快速的飞去。

    在金雕离开并没有多久,许许多多的妖族朝着金陵城而来,短短五个时辰之内,数十万的妖族齐聚金陵城,显然都是来讨伐熔岩巨兽一族的,但看见此处的无数大坑和消失的金陵城之后,所有的妖族都傻眼了,这怎么回事?

    金陵城呢?

    熔岩巨兽一族了?

    来晚了?

    顿时,许多妖族叹息一声,又让熔岩巨兽一族跑了。

    进入通天空间之内,林昊便朝着方紫衣看了过去,此时,方紫衣正抱着小韵灵兽蹂躏,看上去美极了。

    小韵灵兽十分惊恐的缩在方紫衣的怀中,浑身微微颤抖,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才从狼穴逃走,如今,他根本不敢反抗,害怕就被斩杀,说白了,这小韵灵兽已经被下破了胆。

    进入通天空间内的韵灵兽只有区区一百多名,而其他的韵灵兽基本上全部陨落,本来,韵灵兽就比其他的妖族更难生育,封印之地如此多年以来,也只有区区数千的韵灵兽,便可得知韵灵兽的生育难度。

    其他的妖族动不动就是数万名数十万名族人,而韵灵兽只有几千。

    此时,这上百名的韵灵兽都待在原地,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甚至不敢离开,呆呆傻傻的站着,看见林昊到来,双眸微微一颤,显然有些不安。

    这也正常,徒然之间便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当然会让他们感到不安。

    林昊精神力释放而出,缓缓的放在上百名韵灵兽的身躯之上,并未利用气势,就仿佛一只温暖的大手抚摸一般,让许多韵灵兽都舒服的半眯着双眼。

    随即,林昊才开口说道:“此地乃是通天空间,虽然本尊能够自由进出,但本尊也不能彻底的掌控,是以,不能够将尔等释放出去,但在此地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没有天敌,此地十分安全,不用担忧生命遇到危险。”

    听到这话,原本许多回过神来的韵灵兽都议论了起来,叽叽喳喳的炒成一片。

    这些韵灵兽的实力都不强,最强大的一名也只有超凡境,如果战斗起来,也许能够跟方紫衣打成平手,由此可见,韵灵兽的战斗能力到底有多么的孱弱了。

    好在,林昊并不需要韵灵兽帮他战斗,只是让他们培育灵草罢了。

    “尊,尊上,我们真的能永远的待在这里?”作为最强大的韵灵兽,超凡境的存在,势必成为了这群韵灵兽的首领,此时正颤颤巍巍的看着林昊,开口说道。

    林昊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当然,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虽然此地没有任何的危险,足够让尔等休养生息,但需要付出的条件便是培育灵草。”

    如果是还未遇到大难的韵灵兽一族,听到林昊的这番话,当然立刻就会反对,凭什么帮你培育灵草。

    但此时,全族只剩下了一百多名的族人,他们更是被下破了胆子,一点也不想在过着以往担惊受怕的日子,顿时,一个个喜上眉梢。

    林昊微微一愣,原本他以为这些韵灵兽会有硬骨头,不会答应他的条件,他都已经准备心狠震慑这些韵灵兽一番了,可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顺利,这些韵灵兽仿佛还占了便宜一半,脸上带着喜色。

    不过,这样也好,林昊也懒得浪费口舌,随即对着那名超凡境的韵灵兽开口说道:“你可有名字?”

    超凡境的韵灵兽顿时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尊上,小的叫做灵白。”

    林昊扫视了一眼,随即开口说道:“既然如此,这一百多族人就由你来统领,如今韵灵兽一族遭逢大难,只剩下一百多的族人,我可不希望你们自相残杀。”

    “是!”

    林昊点了点头,如今这通天空间随着他的修为逐渐的扩大,如今也有足足数十万里的宽度,其中又有灵气的存在,足以让这些韵灵兽在此地生活。

    林昊带着一丝笑意,有了这些韵灵兽,只要他找到的天才地宝,便能够很容易的培育出来。

    如今他已经属于地阶炼丹师,但这并不够,林昊看了看方紫衣,心里一片温暖,更为的坚定了起来。

    至少需要圣阶炼丹师的级别。

    不光如此,修为也必须达到渡劫境,唯有如此,才能正大光明的迎娶方紫衣。

    虽然如今林昊能够将方紫衣带走,但这无疑会破坏方紫衣的名声,也许方紫衣并不会在意,但他不想这么做。

    实力、身份,缺一不可。

    不过,林昊如今还没有彻底的准备好,想要迎娶方紫衣,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办到的,在林昊的想法之中,单单成为渡劫境与圣阶炼丹师,并没有多少说话的能力。

    毕竟,渡劫境的强者在中州并不稀少,甚至在方家之中,更是寻常人物,最重要的还是后台……

    至于林昊的后台天道宗?

    根本无法相比,要知道,他只不过是天道宗李常风的真传弟子罢了,就算在天道宗,也不是李常风一个人说的算。

    林昊笑了笑,甩掉脑中的想法,随即便来到方紫衣的身旁,至于其他的韵灵兽,林昊并未束缚,毕竟他们只能在通天空间内活动。

    看见林昊到来,小韵灵兽慢慢的睁开双眼,圆嘟嘟的眼睛中透着祈求,好像让林昊将他解救出来一般。

    林昊有些好笑,方紫衣并未伤害韵灵兽,只是将其抱在怀中,轻轻的抚摸,但就算如此,也让小韵灵兽感到害怕。

    林昊摇了摇头,这小韵灵兽的胆子居然如此之小,林昊并未理会小韵灵兽的祈求,反正方紫衣待在通天空间内也是无聊,如今有小韵灵兽的陪伴岂不是更好,要不了多久,想必小韵灵兽便会接受方紫衣吧。

    “如今得到了彼岸花,最主要的便是找到黑龙使者兑换黑龙令,只要能够进入黑龙渊,也许就能得到天心石,我们也能离开封印之地了。”林昊笑着说道。

    方紫衣闻言,微微一愣,看了看林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很快便展露笑颜,开口说道:“可你知道黑龙使者在什么地方吗?再者,黑龙渊能从老爷子的口中说出来,显然并不是寻常的地方,必然十分危险,甚至可能一去不回,你不怕吗?”

    林昊躺在地上,看着白茫茫一片的天空,在通天空间内,并没有太阳的存在,只是白茫茫一片,也没有白天与黑夜的区分。

    林昊叹息一声,开口说道:“怕,怎么不怕,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纵然是跪着,也要走完。”随即,林昊握住方紫衣的玉手,看着精致的脸庞,坚定的说道:“我答应过你,必然会成为中州最为顶尖的几人之一,我当然会做到,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方紫衣闻言,眼中闪烁光芒,看了看林昊,开口说道:“好啊,到时候本姑娘等着你架着七彩祥云,穿着金甲圣衣来娶我。”

    林昊笑了笑,以往的方紫衣给予一种十分清冷的感觉,但此时,了解越多,其中的俏皮也偶然露了出来,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小女人的想法。

    “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