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六百五十九章 诉说
    “神庭?”

    王威微微一愣,若有所思的模样。

    “是啊,尊上,虽然先前那人实力强大,纵然是尊上也需要全力以赴,但如何强大也不是神庭打我对手呀。”一名手下开口说道。

    王威听到这话顿时皱起了眉头,不错,洪荒内最为强大的还是神庭,纵然那嗜血雷鹰强悍至极,修为通天,达到了渡劫镜八重,但神庭内也不是没有如此强大之人,如今,这林昊如此藐视神庭,他只需在旁边煽风点火,神庭必然会出手。

    想到这里,王威脸上带着冷意,毕竟林昊之前太过嚣张,丝毫没有把神庭放在眼里,当着如此多妖族的面,狠狠将神庭贬的一文不值,足以出手对付他了。

    虽然这翻话有些歪曲事实,但他属于神庭之人,难道还会相信林昊的话?

    以为拥有渡劫镜的修为就奈何不了你了?

    “走!”想到这里,王威立刻开口说道。

    “尊上,去哪儿?”

    许多手下不解的看着王威。

    王威冷笑一声,开口说道:“还能去哪儿?当然是神庭!”

    ………………

    金雕城内。

    林昊盘膝坐在房间内,并未使用天妖九变,而是原本的模样,太多妖族看见他从嗜血雷鹰变幻成这般模样,早就将林昊当成神兽,全然不会以为他本就是人族。

    而林昊便是利用如此弱点,也不需要在变幻成妖族模样。

    林昊并未将方紫衣放出来,如今还不是时机,因为一旦方紫衣暴露出来,必然会被妖族发现,虽然有他在,也许不会出现问题,但只要存在一丝危险,林昊也不会去冒,毕竟不想拿着方紫衣的性命开玩笑。

    好在方紫衣也没有无理取闹,待在通天空间内没有吵着要出来,也避免了林昊去解释。

    林昊正在修炼之中,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听到这声音,林昊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终于来了。

    这住所本就是金雕安排的,如今过去三日,这金雕还未来寻找他,现在正在处理金雕城的事情,亦或者在观望林昊的态度。

    三日时间,林昊都没前去找他的麻烦,显然并不会为难他,也是因为如此,他才敢来找林昊。

    “尊上。”金雕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称之为强者的称呼都叫做尊上,毕竟强者强者喜欢自称为本尊,而上便是大的意思,是以称之为尊上。

    林昊听到声音,随即面色恢复淡然,开口说道:“进来吧。”

    金雕推门而入,朝着蒲团上的林昊看来,心里更为的恭敬,依然看不透林昊打我修为,犹如浩瀚星海,看不见深底,平淡的双眸就像星辰那般,耀眼无比,转瞬又十分普通。

    “何事?”林昊朝着金雕扫视了一眼,淡淡的问道。

    听到这话,金雕连忙说道:“尊上,晚辈这几日突然发现洪荒内的人族突然变多了起来,不知到底怎么回事。”

    林昊微微一愣,人族变多了起来,随即便明白,自从数千万修士今日封印之地,也就是妖族口中的洪荒之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甚至越来越多,随着时间过去,想必整个妖族都会疯狂,毕竟人族修士太多了。

    这时候还看不出问题,要不了多久,陨落的修士便会增多,甚至最终无人能够活着离开封印之地。

    林昊笑了笑,随即对着金雕说道:“无需理会,本尊闭关数千年,也是最近感觉到洪荒内煞气冲天,才会结束闭关,当初的封印破开了一些,才会导致人族进入洪荒内。”

    金雕听到这话,忽然脸色出现好奇,随即开口问道:“难道人族成熟不了荒凉之地的坏境,如今更是发现洪荒封印出现问题,才会来到洪荒之中?”

    林昊闻言怔了怔,忽然想起封印之地内的妖族以为人族当初是被他们封印的,才会如此了解。

    林昊摇了摇头,为了将他属于妖族强者的谎言更为的真实,更为的神秘,随即开口说道:“你认为人族当初是被妖族敢到荒凉之地并且封印的?”

    金雕愣了愣,听林昊的语气,好像不是?

    林昊继续说道:“尔等不明白实属正常,今日本尊便告知于你,当初并不是人族被妖族封印,而是吾等妖族被人族封印在这洪荒内。”

    什么!?

    金雕顿时震惊了起来,这与他上千年的认知全然不符,他可是从出生便听闻人族被封印,怎么到了林昊的口中却变成了,妖族被封印!?

    是真是假?

    林昊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可知道本尊为何会突然结束闭关?”

    金雕迷茫的摇了摇头,显然还没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妖族居然会被封印?怎么可能!

    “本尊当初正在闭关,忽然之际便感受到一股冲天的煞气,不得已才结束闭关,前来查探,如果洪荒封印被迫,到时候洪荒必然死伤无数。”林昊开口说道。

    这翻话林昊没有任何的虚假,他所说的不错,这封印之地如同清虚界一样,利用大神通之力在时空夹缝内开辟的一处秘境罢了。

    挺骚这话,金雕更是不解,林昊的话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仍然满脸不信,喃喃自语说道:“怎么可能!?”

    金雕有这表情也不奇怪,毕竟修炼到如此境界,这说法早就在心里定型。如果不是林昊说出这番话,他甚至会直接反驳,乃至动手斩杀。

    毕竟太过于可怕了!

    林昊笑了笑开口说道:“如果这煞气将封印破坏,渡劫镜之上的妖族也许不会有事,但渡劫镜之下的妖族就会遭受空间之力的撕扯,必然有死无生。”

    “再者说了,虽然本尊不问世事太久,对神庭也不甚了解,但人族被封印的话必然是神庭说出来的吧。”

    金雕点了点头,这番话本就是神庭放出来的,久而久之之下,变成了事实,任何人都没有去怀疑。

    金雕到吸了一口凉气,更加恭敬的看着林昊,凭林昊的身份绝对不可能说谎,既然没有说谎,那必然属于事实,而林昊却知之甚详,实力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这些人族突然出现在洪荒内的目的,本尊也知晓。”

    金雕微微一愣,随即脱口道:“什么目的?”

    林昊笑着说道:“天心石。”

    嗯?

    金雕皱了皱眉,不解的朝林昊看了过来,开口说道:“尊上,晚辈十分不解,这天心石对人族有何用?在晚辈的认知中,天心石好像只有妖族才能使用吧?”

    林昊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不错,但洪荒的封印便是天心石起了作用,也是因为如此,妖族才不能穿过封印进入人族之地,而人族却能进入洪荒的关键,也是修复封印最关键的东西。”

    “尊上的意思是,人族来到洪荒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天心石弥补封印?”

    林昊点点头,开口说道:“不错,不光是人族,就连本尊也是如此的想法,不过本尊的实力早就使用不到天心石,在走出闭关之地的时候,发现洪荒内的天心石消失殆尽?”

    说到这里,林昊继续皱了皱眉,喃喃自语的说道:“如果没有天心石,就无法弥补封印,到时候洪荒内的数百亿族人就会遭逢大难,本尊于心不忍。”

    金雕满脸佩服的看着林昊,能够如此心怀妖族,必然是德高望重的妖族大圣,更为的恭敬。

    林昊看到这一幕,心里满意至极,他不光将寻找天心石的目的说了出来,并且没有引起金雕的怀疑,甚至还让金雕更为恭敬,他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尊上所言不错,如今天心石越来越稀少,就算是神庭也没有几块,但这煞气既然是神庭搞出来的,必然不会拿出天心石,事情有些难办了。”金雕皱了皱眉。

    林昊闻言思索了起来,他不过只是试探之语,没想到居然是真的,那王威的手下是如何化形成人族的?

    这让他有些不解了起来。

    难道不是依靠天心石变幻的?如果不是依靠天心石变幻,那是利用什么手段?

    虽然林昊心里十分好奇,但他却不能问出来,就连玄兽都能变幻成人形,绝对属于常识,而林昊连常识都不知道,岂不是暴露了身份。、

    也许有人会说,可以说成闭关太久不知道此事,但如果林昊属于妖族的大圣,岂会连这些事情都不曾知晓么?

    也是因为如此,林昊才没有开口。

    而金雕如今也是晕乎乎一片,他从来没有想到,居然有如此慌缪的事情,神庭居然能够将此事瞒了数万年。

    其实这也正常,神庭作为最为强大的势力,从洪荒被封印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基本上可以说成是神庭一家说的算。

    也许在最开始的几千年之中不会有人相信,但随着时间过去,数万年的时间,就算是谎话,如果天天说,也会变成真实的情况,也是因为如此,除了存活太久太久的妖族之外,如今数百亿的妖族,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就算是眼前的金雕,也不过千年的时光,千年的时光也一度让他认为,人族是被妖族封印的,虽然不知道为何封印。

    但如今林昊说出这番话,才让他震惊了起来。

    林昊看着金雕的模样,顿时笑了笑,随即摆了摆手,让金雕先行下去,只不过在离开之前,还是吩咐了一句,让他留意天心石的存在。

    毕竟林昊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天心石,虽然林昊认为金雕能够得到的机会不大。

    神庭利用煞气损坏了封印,根本没有将许多妖族放在眼里,死了也就死了,既然能够如此的心肠,那洪荒内的天心石必然都被神庭掌控,也就是说,洪荒内已经没有了天心石,想要找到,只有在神庭之中寻找。

    而纵然是神庭之内的妖族,也许都不知道此事,只有实力强大的妖族才能掌控。

    林昊有些头疼了起来,毕竟进入这洪荒内的人族虽然众多,达到了数千万之多,但没有一个人的实力超过了渡劫境。

    而封印之地内,随随便便走出来一名妖族,都是渡劫境的修为,我由此可见其中的差距。

    也就是说,人族想要得到天心石,那可是千难万难。

    不过,纵然如此,林昊也必须找到天机石,不然的话,封印十年之内就会损坏,到时候妖族必然会降临中州。

    虽然没有数百亿之多,但渡劫境的强者如何算,也应该拥有几十万吧?

    能够存活几十万的渡劫境强者,如果流落到中州内,必然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到时候陨落的人族绝对超过了林昊的想象。

    想到这里,林昊面色微微凝重了起来,这神庭纵然太难闯,他也必须去闯一闯,不过,前提是想一个好办法,纵然急迫,也不能将自身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