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六百三十章恐怖
    一道道恐怖的光芒化为一道流光,朝着四周激射而去。

    凡是被流光击中的修士直接从天空跌落而下,身躯化为一摊烂肉,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跑!快跑!”

    所有的修士都疯了,慌不择路的朝着四周分散而去。

    但数万道的恐怖攻击,蔓延了整个方圆千里之内,其实那么容易逃离的。

    噗嗤!

    噗嗤!

    一道道被击中的声音瞬间响起,随后直接落在地上。

    这只不过是中天境,便直接陨落了数万名的修士,如此恐怖,看的林昊心惊胆战,到底还要不要进入羡天境。

    如今,剩余的修士直接从七千多名只剩下了数百名。、

    甚至,这数百名的修士身上带着极其恐怖的伤势,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数十名通灵境九重的强者我,只有区区的八名存活了下来。

    四周的地面被毁于一旦,看上去极其凄惨。

    这一招十分恐怖,但同样的,玄铁金翅颩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五只玄铁金翅颩自爆,这伤害,让众多修士感觉到胆寒。

    “如果在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进入清虚界!”

    “没想到,经历了重重困难,依然没有陨落,依然没有将我打倒,却要死在这清虚界之内,吾不甘心啊!”

    许多修士躺在地上,浑身遭受重创,法力全无,此时还遗留着一丝弥留之气,满脸不甘的看着天空。

    整整七百多名的修士,便有三百多名修士坚持不住,彻底的失去了声息。

    剩余的修士,修为最低也在半神境,浑身伤势严重,就连通灵境九重的修士也是如此。

    林昊在通天葫芦内看到这一幕,顿时摇了摇头,随即,伸出一掌猛然朝着自己胸口轰击而来。

    噗嗤!

    林昊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极其苍白,气息紊乱。

    原本,他并未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只不过法力消耗过多,但如果他走出通天空间,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如果没有一点伤势,绝对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要知道,这些人之中,可拥有通灵境九重的强者。

    如果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别说进入羡天境,他都会死在这些人的手中。

    毕竟,全部都受了重伤,唯有林昊一个人毫发无伤,岂不是太过于突兀。

    悄无声息的,林昊便走出了通天空间,躺在地上。

    如今,这玄铁金翅颩已经陨落,虽然不知道与雪蠹虫王战斗的玄铁金翅颩是否陨落,但此时,也容不得他们多想,纷纷盘膝坐在地上恢复法力,调息伤势。

    纵然其他的玄铁金翅颩过来,他们也没有了任何的办法,纵然此地十分危险,他们也只能在原地恢复修为。

    林昊看到这一幕,也盘膝坐在地上,运转太上帝经,快速的恢复了起来。

    虽然他的伤势并不是特别的眼中,但法力也只剩下了一成,对于修士而言,如果浑身没有法力,便没有安全感,一旦遇到危险,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时间缓缓而逝,眨眼便过去一天的时间,一天之中,众人都提心吊胆,害怕玄铁金翅颩出现。

    但一天的时间过去,却没有一只玄铁金翅颩的出现,才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也许,那数十只玄铁金翅颩已经被雪蠹虫王斩杀了呢。

    众人看到这一幕,才纷纷的松了一口气,恢复着伤势。

    对于此次进入清虚界,林昊并没有报多大的希望,纵然是通灵境九重的强者也无法彻底的存活,足以可见其中危险。

    剩余的八名通灵境强者盘膝坐在一起,恢复着伤势。

    时间很快便过去十天的时间。

    众人都没有离开此地半步,快速的调息,经过十天的恢复,林昊的伤势与法力全部恢复了过来,气息更为的浓厚,显然略有精进。

    但其他的修士法力并未全部恢复,就连伤势也不过只是好了六七成。

    从这一点来看,生命之力占据着强大的地位。

    如果林昊不是因为生命之力的缘故,也不会如此快速的恢复过来。

    众人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一道好奇之色,难道他的修为恢复了?

    虽然看见林昊站起身来,心里十分好奇,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转而继续进入调息之中。

    林昊看了看眼前的光幕,一道道紫色的光芒在光幕之上流转,随即,林昊缓慢的来到光幕旁边。

    似乎,这光幕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原本,光幕上的气息更为的浓厚,如今看上去消散了许多,林昊站在原地,没有去触碰光幕,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很快便过去几个时辰,林昊一直注视着这光幕的变化。

    “有什么情况吗?”就在此时,一道温和的声音出现在林昊的耳边,笑着说道。

    林昊转过头朝着此人看了过去,一缕白袍,脸色十分温和,虽然看上去有些苍白,但显然并不碍事,修为在化龙境。

    恩?

    化龙境?

    林昊朝着对方看了过去,要知道,就算是通灵境九重的强者在先前恐怖的攻击之中都不能存活,而眼前这人居然只是化龙境?

    并且,还存活了下来,看上去伤势并不严重。

    就在林昊好奇的看着他的时候,对方心里也是同样的惊讶,他只是拥有底牌,才能够存活下来,而看林昊如今表现出来的修为,与他差不多,居然也存活了下来,让他十分好奇。

    也是因为如此,在看见林昊来到光幕面前站着的时候,才会上前搭讪。

    “是否感觉这光幕在发生变化?”对方看见林昊没有开口,随即继续说道。

    林昊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开口说道:“你也发现了?”

    白袍修士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光幕是阻挡我们进入羡天境的门户,这相当于一种阵法,只不过是以另外一种情况表现出来,无论是阵法还是环境,都有独特的一种解法,会随着时间与空间的维度而发生改变,这光幕便是如此的情况,九为极数,而我们来到此地已经过去了十二天时间,也就是说,还有六天时间,这光幕便是最为孱弱的时候,到时候就能直接进入羡天境。”

    恩?

    林昊朝着白袍修士看了过去,心里十分惊讶,他好像对着光幕十分了解,不,甚至对这清虚界十分了解?

    “你以前来过清虚界?”林昊脱口而道,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林昊就后悔了起来,对方怎么可能来过这清虚界,凭他的修为只是化龙境,而清虚界不知道封印了多久,想必当时他还没有出生呢。

    果然,白袍男子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有,我只不过对清虚界有些了解罢了,得知了一些清虚界的隐秘事情。”

    “这清虚界一共分为九重天,属于妖族的驻地,在上古时期,这九重天的范围更为的庞大,其中的玄兽、神兽比比皆是,没一重天内都住着上千万的妖族,但犹如当初太过于庞大,遭受人族联手在破损如此,如今剩余的妖族也没有多少,不然的话,我们早就死了。”白袍男子笑着说道。

    林昊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一丝光芒,此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如今隐秘的事情,纵然是通灵境九重的修士都不曾知晓,而他却能轻易的说出来,身份绝对不同。

    “这九重天,第一重天叫做中天境,然后便是羡天境、从天境、更天境、睟天境、廓天境、咸天境、沈天境、成天境。”白袍男子笑着说道。

    林昊点了点头,虽然猜想之中对方的身份绝对不同,但对方既然没有散发出恶意,甚至与林昊解释了如此之多,显然带着好意。

    既然带着好意,林昊便笑着说道:“林昊。”

    林昊并未说出自己属于天道宗的修士,并不是他想要扮猪吃虎,甚至隐藏着‘高贵’的身份,只不过他如今虽然加入了天道宗,但心里依然没有承认自己属于天道宗的弟子罢了。

    在他的心中,他只属于太玄门的弟子。

    白袍男子笑了笑,也开口说道:“龙鸣。”

    姓龙?

    林昊皱了皱眉,心里思索了起来,在他的脑中,根本没有姓龙的顶级宗门。

    等等,这人不是来自那里吧?

    林昊朝着对方看了看,眼中闪过思索之色,但也没有去揭穿。

    这中州大陆并不是想象之中那般简单,二**宗门便是唯一,其中的水深着呢,如果林昊不是拥有修仙笔记,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但纵然是修仙笔记上,也只是稍微的记载了一点点,凤毛麟角,根本不知道全部。

    并且,林昊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当初便已经发现,那便是修仙笔记有许多页无法打开,根本不知道这些书页只能记载了什么。

    “林兄,你难道就是从众神墓地存活回来的天道宗修士?对了,你好像还掌控了紫色火种。”龙鸣微微一想,便对着林昊好奇的问道。

    林昊闻言就是一愣,随即也没有在意,笑着说道:“能从众神墓地回来,那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龙鸣闻言,没有说话,笑了笑。

    虽然不知道龙鸣从什么地方得知的情况,知道这光幕还需要六天才能进入,但如今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站在原地继续等待。

    不知道是否因为之前许多修士去夺取玄铁的缘故,导致让他们损失惨重,这数千名修士之中还存活下来的修士顿时便被孤立。

    甚至,害怕会因为这些蠢货导致让他们全部陨落,许多修士纷纷联合了起来,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看来是准备打算进入第二重天之后便分头行动。

    很多修士根本没有听到龙鸣的话,显然不知道如何进入羡天境,便查看了起来,研究如何进入其中。

    其他的修士最少也是数十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庞大的实力,但根本没有人来找林昊与龙鸣,林昊此时表现出来的修为只有出窍境巅峰,而龙鸣也只是化龙境中期的样子。

    虽然存活了下来,但众人都认为这只不过是狗屎运,如此低下的修为,纵然与他们联手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是以,数百名修士之中,只有林昊与龙鸣站在一起。

    林昊也没有在意,如果不是因为龙鸣的缘故,他也想一个人前进。

    他一个人的手但比起这些人来说,更为的安全。

    林昊没有在意,龙鸣当然更加不会在意,与林昊盘膝坐在地上,没有理会那些去研究如何进入羡天境的光幕。

    时间缓缓而逝,此地的玄铁金翅颩想必都已经陨落,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之长的时间也没有赶来。

    也是因为如此,林昊等人便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等待了起来。

    龙鸣扫视了一下四周,眼中带着讥讽的笑容,随即不屑的摇了摇头。

    林昊当然注意到他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