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六百二十六章人性的冷漠
    这些雪花无孔不入,就算不能沾染在修士的身上,也能在法力形成的光幕之中,疯狂的吸取着光幕之上的法力,导致修士的法力极具消耗。

    如果法力耗尽,无法利用法力形成光幕阻挡雪花,那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被腐蚀,甚至吞噬,成为这些雪花玄兽的血食。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啊,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玄兽,遍地都是,随处可见,这可是无穷无尽啊。”

    “这雪花,如果我们没有注意,一瞬间就会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站在最前面的强大修士面色也十分凝重,虽然他们的修士十分强大,法力也充足,但面对这无穷无尽的玄兽,也感觉到了头疼。

    虽然他们能够坚持的时间很长很长,但总会被消耗的一天,而此地根本无法补充法力。

    必须要想一个办法解决这些玄兽!

    “蠹虫,这是雪蠹虫!”

    “该死的,这里怎么会存在雪蠹虫?“

    雪蠹虫,那是什么东西?

    突然之间听到的惊喝,所有的修士都不解了起来,朝着那人看了过去。

    那人修为处于半神境,此时知晓了这雪花玄兽的真实面目,脸色极其苍白,双眸之中充斥着惊恐。

    “不知道各位听过冰雪神殿吗?”这修士咽了咽口水,才开口解释了起来。

    冰雪神殿?

    林昊有些纳闷,他从未听到这些称呼,仿佛不在他的认知之中一般,就连修仙笔记上都没有记载。

    “冰雪神殿?”

    “你说的可是万年前的冰雪神殿?”

    那人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不错,万年前突然出现的冰雪神殿,其中冰寒至极,里面便存在着一只强悍至极的雪蠹虫王,不似眼前这般渺小,甚至修为达到了渡劫境,连同二十三个大宗门一同进入的强者,十不存一,只有一名强者存活了下来。”

    “虽然我不知道其中的战斗如此,但仅仅凭着一只雪蠹虫王便将如此之多的强者留下,足以可见这雪蠹虫的恐怖。”

    “雪蠹虫在没有修士入侵的时候,就如同雪花一般,安静的潜伏在地面之上,一旦有修士侵入,就会瞬间产生活力,朝着四周任何生命发动攻击。”

    林昊听到这些解释,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这些雪蠹虫的手段十分简单,只是撕咬与腐蚀,但就算如此,也让众人惊恐不已,因为雪蠹虫实在太多太多,根本无法想象。

    想要将此地的雪蠹虫全部斩杀,根本不可能!

    而此地更是不知道有多么的庞大,想要走出这片区域,不知体内的法力能够撑住。

    林昊查看了一下体内的法力,紧皱着眉头,短短时间内,他的法力再次消耗了一成,如今只剩下了六成的法力。

    “有什么办法消灭这些蠹虫吗?”林昊皱了皱眉,法力一阵,将依附在光幕之上的蠹虫震散,随即对着四周的修士开口说道。

    “想要消灭?开什么玩笑,纵然我们的实力能够将蠹虫斩杀,但你可别忘记,此地是什么地方。”

    林昊微微皱眉,感受了一番,四周并没有冰冷的气息,也就是说,这些雪花并不是真正的雪花,这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一点冰冷,是以,在众人眼中的白雪,全部都是雪蠹虫。

    数亿?

    远远不止,因为眼前根本看不到边,无穷无尽的蠹虫到底拥有多少,无人得知。

    “这蠹虫的数量不是我们能够斩杀的,纵然清理了一片区域出来,但消耗的法力更为的浓厚,而蠹虫却能再次席卷上来,根本与清理之前无异,平白浪费法力。”

    “再者,能不能全部击杀所有的蠹虫,根本无从得知。”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突然数道惊呼的声音传来,让四周的修士顿时脸色剧变。

    “不好,我的法力快要消耗尽了。”

    “我的也是!”

    “怎么办?”

    一个个修为略微低下的修士惊呼了起来,甚至,有些出窍境与化龙境的修士也紧跟着脸色苍白,因为他们的法力也不多。

    之前便经历了凄惨的战斗,无论是伤势还是法力都没有全部恢复过来,而后清虚界便已经开启,根本没有给他们恢复法力的机会。

    这一段路程下来,纵然他们原本法力强大,但奈何根本没有恢复过来。

    “啊啊啊!”

    顿时,一个个修士疯狂狰狞的叫了起来,脸上的血肉直接一块块被撕裂,仿佛一只大手在作怪一般,浑身布满了蠹虫,轻微的挪动,眨眼之间,许多修士便化为一缕缕枯骨。

    这可是凝神境的强者,只是眨眼之间,便被无穷无尽的蠹虫吞噬,纵然一只蠹虫的实力不强,就连逆天境的修士都能解决,但奈何数量太多余庞大。

    “啊啊啊,给我去死!”感受到体内法力逐渐枯竭,这些修士也不继续坐以待命,纷纷朝着四周的蠹虫轰击而去。

    轰隆隆。

    恐怖的能量朝着四周动荡而去,横扫方圆百里之内的蠹虫,遭受恐怖攻击的蠹虫眨眼之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朝着远处飞逝而去。

    这些消失的蠹虫并不是被斩杀,而因为恐怖的余威将其掀飞,朝着远处飞去。

    甚至,因为身躯太过于渺小,纵然四周的修士武技恐怖,但仍然没有伤其分毫,只是将其击飞。

    纵然击飞了许多的蠹虫,但四周的蠹虫何其多,眨眼之间便再次围聚而上,笼罩了修士。

    “啊啊啊!”

    被蠹虫沾染,浑身被腐蚀,剧烈的痛苦直接让这些修士叫唤了起来。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被蠹虫腐蚀而亡的修士达到了数千名,何其恐怖。

    每一个修士脸上都带着恐惧之色,纵然站在最为前面的数十名通灵境九重强者,也仍然感觉到恐怖。

    一个个鸡皮疙瘩冒了出来,许多修士咽了咽口中,难以忍受这恐惧的降临,精神直接崩溃,再也不管不顾,浑身法力尽数施展而出,疯狂的朝着四周而去。

    与其提心吊胆的等待死亡,还不如疯狂一把。

    这些修士一个个精神崩溃,朝着蠹虫斩杀而去,但犹如疯狂,连四周的修士也不管不顾,疯狂的攻击。

    这一幕,顿时让许多还未反应过来的修士脸色一愣,直接被武技轰击而上,身躯直接炸裂开来。

    “找死!”

    “你怎么向我出手!”

    “去死吧,都去死吧,哈哈哈。”

    精神一直处于压抑,并且伴随着修士逐渐陨落,导致让这些修士再也坚持不住,纷纷崩溃,无论是蠹虫,还是修士,都是他们攻击的范围。

    这些修士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双眸之中带着无尽的疯狂,看上去犹如地狱爬出的恶魔一般。

    恐怖!

    林昊噬魂枪朝着旁边一名修士抵挡而去,这一道变故发生的十分快速,根本让许多人措手不及。

    而林昊身旁崩溃的修士实力并不高,只有出窍境,顿时便被林昊抵挡了下来,随即,林昊脸色微微一冷。

    这些修士的心性居然如此之差,非但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帮助,还在托他们的后腿。

    林昊根本没有留手,法力一动,噬魂枪瞬间出笼,一枪刺穿对方的胸口。

    如果对方还保持着理智,也许他根本不会如此轻易的击杀对方,但奈何对方精神早已崩溃,十成的实力只能发挥出五成,如何是林昊的对手。

    这一幕,出现在数万修士的人群之中,纷纷出手斩杀这些害群之马。

    许多人脸色十分难看,在清虚界外本就经历了战斗,法力还未恢复,如今,这些心性太差的修士居然再次发难,就算他们抵挡了这些修士的攻击,并且斩杀,法力也会极具消耗,如何对抗蠹虫的存在?

    想到这里,一个个脸色极其冰冷,但如今,他们纵然不想战斗,也不得不战斗,因为这些修士疯了。

    轰隆隆。

    一道道恐怖的气浪朝着四周席卷而去,随着时间过去,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拖得越久,对法力的消耗便越大。

    顿时,通灵境九重的强者也许是看不下去了,直接出手,一道道掠过的光影直接将这些修士斩杀。

    战斗并未持续多久,仅仅只是一刻钟的时间,但这一刻钟之内,陨落的修士达到了五千名。

    暂且避免了危机,但法力的消耗却在众人的心口仿佛压下了一块巨石。

    林昊微微吐出一口气,噬魂枪收了回去,脸上带着一丝苦笑,体内的法力只剩下了四成。

    虽然他能够进入通天空间之内恢复法力,但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便会落在众人的后面,这清虚界如此恐怖,如果他一个人面对的话,岂不是有死无生?

    再者,此时众人都保持着警惕,他的身影如果贸然消失,必然会被发现,不到万不得已,还是放弃这个想法。

    林昊略微皱起眉头,此时只剩下了两万多名的修士。

    数十名通灵九重的修士看了看身后的修士,随即聚在一起商量了起来,没多久,一名修士便飞身而起,朝着四周的修士扫视了一眼。

    “如此下去,吾等不知何时才能走出这蠹虫的领地,如此,吾等通灵境八重与九重的强者一同出手,将四周的蠹虫尽数扫除,各位必须跟进我们的脚步,如果有人脱离了队伍,可别怪吾等没有救你。”此人说话,便直接飞会最前面,随即,数十名修士点了点头,轰然之间,浑身法力迸溅而出,各自拿出法宝,朝着四周的蠹虫横扫而去。

    他们并未击杀蠹虫,只是将蠹虫掀飞,并不会消耗多大的法力。

    许多修士看到这一幕,脸上带着感激之色,随即紧紧的跟在身后。

    林昊听到这话,顿时就明白过来,这数十名强大的修士本就可以直接抛弃他们离开,但他们并没有如此做,很显然有另外的打算。

    这打算是什么,稍微一想便能明白过来。

    他们不过刚刚踏入清虚界,便遭遇如此的危机,而后的路程不知道有多长,留着他们也许还有作用。

    不过,虽然林昊知道他们的想法,但目前为止,并未对他们出后,也没有人去揭穿,毕竟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先将此时的危机解除才行。

    一个个法力动荡而出,快速的朝着前方奔袭而去。

    这地方到底有多么的宽阔,众人都不知道,但也只能朝着前方而去。

    噗嗤!

    猛然之间,站在林昊不远处的两名修士脸色一白,随即法力圈消失不见,顿时便被无边的蠹虫吞噬。

    众人都没有停留,甚至只是扫视了一眼,根本没有人施以援手。

    这种情况很正常,基本上每十息便会出现如此的情况,久而久之之下,便没有在会出手,毕竟纵然出手也救不了他们的命,还不如直接朝着前方而去。

    “救我……”一名被蠹虫吞噬的奄奄一息的修士,艰难的伸出手,朝着林昊这方看了过来,双眸之中带着期望。

    林昊看了一眼,随即转过头,跟在众人的身后。

    这一刻,人性的冷漠暴露无遗。

    就算是林昊,也不会在自己面临生命危险之际去救别人。

    别人的命没有他的重要!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