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六百章走出迷雾森林
    在雷电闪烁之后,无尽的迷雾被劈散,露出一丝丝贫瘠的地面,而此时,无数的龙卷风朝着四周席卷而来,地面直接裂出无数道裂缝。

    林昊连忙飞身而起,四周的雷电虽然没有攻击他,但如今通天空间内的情况正发生着巨大的转变。

    地面破损不堪,四周空间仿佛即将被劈碎一般。

    林昊心里顿时一凛,他突然想起,此时待在紫金晶晴兽的肚子内,难道是因为时间太久,胃液长时间的腐蚀通天葫芦,纵然通天葫芦属于神器,也承受不了这恐怖的腐蚀?

    难道通天葫芦即将破碎?

    想到这里,林昊在看了看通天空间的情况,脸色顿时一变,好像还真有这个可能。

    先前林昊突破化龙境的喜色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通天葫芦损坏,到时候他就会出现在紫金晶晴兽的肚子之内,四周的胃液瞬间就会将他化为脓水。

    纵然他突破化龙境,纵然他拥有很多的生命之力,也无济于事。

    生命之力虽然十分强大,但并不是万能,如果有实力能够将林昊瞬间斩杀,那生命之力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胃液便能将林昊瞬间化为脓水!

    该死的!

    林昊脸色极其难看,通天空间内的地面仍然在裂开,天空中的雷电劈斩不停,仿佛将整个通天空间的宽度拉长一般。

    就在林昊焦躁不安的时候,突然一道金光直接印入林昊的脑袋之中,顿时,便让林昊呆愣的站在原地。

    四周的雷电尽数消失,而撕裂而开的裂缝也逐渐的化为一条条干涸的河流,只不过因为其中没有任何的河水罢了,原本只有一万里的通天空间在这恐怖的力量之下,直接撕扯导致拥有了十万里的范围。

    而林昊得到的信息,也就是之前那一道金光,让林昊有些欣喜若狂。

    通天葫芦第四层封印解开!

    通天葫芦的第四层封印解开之后,并没有得到其他新的能力,只是在通天空间的基础上发生了改变。

    而这改变,却比任何的新能力还要让林昊欣喜若狂。

    这通天空间原本没有任何的灵气,除非达到不用呼吸的境界,不然的话进入其中便会缺少空气而死亡。

    但如今,因为林昊突破化龙境,导致第四层封印解开,得到的能力不光让通天空间的范围增加了十倍,还能从四周吸收天地灵气将通天空间化为一片秘境之地。

    也就是说,这通天空间也会存在灵气,甚至还能在通天空间内种植灵草。

    这无疑对林昊有着巨大的作用。

    就在此时,一道道恐怖的灵气从四面八方快速的涌入其中,快速的补充着这通天空间内的灵气。

    这是通天葫芦解开第四层封印之后便会突然出现的情况,疯狂的吸收着任何能够吸收的天地灵气,无论是花草树木,亦或者精怪妖兽,只要存在灵气,都会被如今的通天葫芦吸收。

    这种情况很容易解释,就如同一个饿了很久的人,只要能够吃的,无论是什么东西,都会饥不择食。

    在林昊的眼中,带着震惊之色。

    因为,他原本待在紫金晶晴兽的体内,而此时,紫金晶晴兽的胃壁正快速的缩小,枯萎。

    不错,就是枯萎。

    仿佛花草树木被掠夺了精华一般,直接开始枯萎了起来。

    吼!

    一道恐怖的怒吼声音响起,突然之间,胃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看上去充满了动乱。

    “怎么回事!?”

    “吾的法力怎么会消失?”

    “生命之力也在快速的消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道道声音出现在林昊的耳朵之内,显然便是之前将林昊吞进肚子之中的紫金晶晴兽。

    通天葫芦解开封印,疯狂的掠夺四周的天地灵气,而距离通天葫芦最近的便是这紫金晶晴兽,显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直接从紫金晶晴兽的身躯之内开始掠夺。

    不光如此,就连山谷内的灵气也在快速的被通天葫芦吞噬。

    吼!

    “我的灵气也在被你吞噬,怎么回事!?”另外一道声音响起,显然便是那只雌性的紫金晶晴兽。

    “走!”

    山谷内。

    紫金晶晴兽趴在地上,顿时大喝一声,身躯以诡异的速度正在枯萎,而山谷内,也风起云涌,就算接近这紫金晶晴兽,也会被通天葫芦掠夺灵气。

    听到它的话,另外一大一小两只紫金晶晴兽眼中带着不知所措,但也明白,如果继续待在此地,必然会如同它一样,成为一具干尸。

    不错,如今吞下林昊的紫金晶晴兽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彻底的失去了任何的生命气息。

    在法力被吞噬完毕之后,只要存在灵气的东西,都会被通天葫芦吞噬。

    而身躯内的精血也包囊其中。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通天葫芦仿佛雁过拔毛一般,原本看上去十分祥的山谷眨眼变成一片枯萎之地。

    四周的灵草与花草树木尽数枯萎,就连地面都变得枯黄了起来,恐怖的灵气形成了一道漩涡快速的涌入已经死亡的紫金晶晴兽体内。

    当然,进入体内之后,便被通天葫芦吸收。

    林昊惊骇至极的看着四周,这通天葫芦居然如此恐怖,整个山谷拥有千里的范围,但千里内,灵气消失的无影无踪,空气中连一点灵气都不存在。

    虽然不知道通天葫芦的掠夺到底拥有多大的范围,但此处已经变成死地,虽然会随着时间过去,逐渐的恢复过来,但想要恢复到原本的模样,根本不可能。

    幸亏此时处于迷雾森林之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片山谷,导致根本没有人发现这诡异的一幕。

    而另外的两只一大一小的紫金晶晴兽此时早已离开,根本不敢再原地逗留,毕竟死亡的紫金晶晴兽模样太过于恐怖。

    一个时辰!

    足足一个时辰,这恐怖的掠夺能力才消失不见。

    虽然不知道是因为四周的灵气被全部吸收,导致没有灵气的缘故,还是因为通天空间内的灵气已经开始饱和。

    林昊此时待在通天空间内,四周早已涌入了许多的灵气,但因为通天葫芦只是吸收了方圆千里的距离,而通天空间拥有十万里的距离,导致其中的灵气并不浓厚,差不多与太玄门的太昊仙峰相比。

    但于天道宗的太昊殿相比就差的太多了。

    林昊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山谷之内,四周的浓雾不知道是否因为灵气被掠夺的缘故,导致略微稀薄,让林昊看的有些清楚。

    一颗颗枯萎的花草失去了任何活力,耸搭的倒在地上,地面一片枯黄之色,让林昊摇了摇头。

    随即,林昊便走出了山谷。

    走出山谷之后,林昊才感觉到一丝丝的灵气,而通天葫芦此时也正在逐渐的吸收四周的天地灵气,只不过没有之前那么恐怖罢了。

    看到这一幕,林昊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如果这通天葫芦一直都是如此恐怖的吸收,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虽然如今也有灵气被林昊吸收,不过没有那么恐怖罢了。

    林昊看了看方向,转身朝着前方而去。

    刘勋与叶开等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但他也没有在意,毕竟相识不久。

    幸亏这通天葫芦解开了第四层封印,不然的话,他也不知道会在紫金晶晴兽的体内待多久。

    第四层便让通天空间内拥有灵气,可以在其中修炼,那解开第五层封印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

    林昊猜不到,也不想去猜,虽然他不知道修为要到达多高才能解开第五层,但至少需要渡劫境。

    林昊摇了摇头,原本他本来放弃了紫龙果,没想到最后还是到手,就连实力也跟着突破,这一趟不虚此行。

    林昊缓慢的朝着前方而去,这迷雾森林他并不知道有多大的范围,但至少会有头。

    林昊行走在迷雾森林之中,由于视线减低到一米之内,精神力被压制,导致迷雾森林内拥有许多的灵草与灵根。

    林昊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毕竟通天空间因为灵气的缘故,适合灵草的种植,便缓慢的摘取灵草然后移植到通天空间内。

    虽然通天空间内的灵气并不多,甚至不浓厚,但林昊拥有生命之力,足以让灵草成长起来。

    大部分都是低阶灵草,只有少部分是中阶与高阶的灵草,低阶灵草之发现了几种。

    林昊缓慢的朝着前方而去,其他人根本不在乎的低阶、中阶、高阶灵草在他眼中却十分的珍贵,毕竟能够种植。

    时间缓缓的过去,在林昊收集灵草的过程中,虽然拥有玄兽的存在,但只要实力没有超过化龙境的玄兽,林昊都没有放在眼里。

    而迷雾森林十分庞大,纵然修士众多,但七天以来,却仍然没有遇见一个修士的存在。

    林昊看了看眼前的雾气,顿时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在他眼中的雾气处于一个诡异的角度飘散,看上去十分的诡异,仿佛中间被斩断了一般,十分的突兀。

    看到这雾气的动静,便让林昊明白了过来,如果继续往前走,必然会遇到阵法。

    虽然林昊并不会阵法,但时间久了,也能看出一丝端倪。

    这迷雾森林,好像有些奇怪啊?

    林昊皱起了眉头,这迷雾森林内虽然拥有许多的玄兽存在,但阵法也有许多,这些阵法都存在了许久,仿佛很早之前就存在一般。

    并且,这迷雾森林内的雾气好似并不是天然存在的,而是人为的,就连这阵法也是如此。

    看到这种情况,林昊便有些奇怪,这迷雾森林,就像是一个宗门的外围,阻止修士进入其中的考验。

    许多宗门在收弟子的时候,便会设下许多的考验心境的阵法,这迷雾森林就好似这种阵法一般。

    当然,这不过只是林昊的猜测罢了。

    毕竟这迷雾之地出现如此之久,却仍然没有人发现这种情况,那么很有可能,便是他猜测错误罢了。

    如果真的是一个宗门的外围,如此之多的修士,也不是全部都是傻子,必然会猜测出来。

    林昊摇了摇头,抛开这些杂念,小心翼翼的将地上的一株高阶灵草收入通天葫芦之内,便继续朝着前方而去。

    雾气逐渐的稀薄了起来,看上去就好像是要走出了迷雾森林一般。

    林昊看到如此的情况,略微的松了一口气,毕竟精神力被压制了如此之久,让他十分不习惯。

    不过,在林昊走出迷雾森林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感到十分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