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五百七十八章张家
    十五万灵晶!

    顿时,四周一肃,朝着三十三号房间看了过去,根本不知道是何人叫出的这价格。

    “二十万灵晶!”

    对于许多修士而言,一件下品神器,足以让他们提升至少一半的存活几率,而灵晶,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能够获得下品神器,付出再多的丽灵晶也是值得的。

    叫出如此价格的之人,居然是一名女修士,虽然不见其人,但声音却极其好听,犹如婴灵鸷鸟一般的声音。

    洛神宫!

    洛神宫的修士。

    叫出二十万灵晶的修士居然是洛神宫的修士,不过这些人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便再次恢复平静。

    这洛神拍卖会虽然是洛神宫建立的,但其中的物品,纵然是洛神宫也不能直接霸占,想要得到,也必须如同其他人那般,进行争夺。

    “既然是洛神宫的凌薇仙子,那我便放弃这次的争夺。”三十三号房间内的声音传了出来。

    凌薇仙子?

    林昊听到这称呼,他对洛神宫根本不了解,至于凌薇仙子是谁,更加不清楚。

    “没想到是洛神宫的长老,听说她的其中一个弟子与张家好像要联姻?”

    “我也听说了,不过好似前两年来了一个胖子,想要带走凌薇仙子的徒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没有了音讯。”

    “嘘,小声一点,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出来,难道你不怕张家的报复?”

    “难道……”

    林昊皱起了眉头,虽然整个会场有些吵杂,但许多的声音还是落入了林昊的耳朵内。

    前两年来了一个胖子?

    为了凌薇仙子的弟子?

    并且,凌薇仙子意欲与张家联姻?

    难道是**?

    林昊听到这里,便想起那性格有些豪爽胖子**。

    对啊,**原本就是来洛神宫的,难道遭遇了不测?

    虽然林昊与**并不熟悉,但**还十分对林昊的胃口,听到这消息,紧皱着眉头。

    如果**突然消失,那么最有嫌疑的便是洛神宫与张家。

    而洛神宫也许因为凌薇仙子的弟子缘故不会难为**,但张家就有可能了。

    虽然**也姓张,但与神女城内的张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如今,他也得罪了张凡,想必张家也绝对不会放过他,原本他打算得到星辰炉之后便离开神女城,躲避一番,但如今遇见这种事情,看来并不能直接离开。

    但张家虽然只是神女城的修士家族,但综合起来的实力也完全碾压林昊,该如何才能抵挡呢?

    林昊有些头疼,他虽然是天道宗的修士,但天道宗还管不到此处来,只能另寻其他的办法来抵挡。

    袁凯?

    林昊眯了眯双眼,暗自思考了起来。

    这下品神器大地之铠在由凌薇仙子出手之后,其他的修士都没有继续在争夺下去。

    开什么玩笑,神女城都是洛神宫的,与洛神宫争锋相对,岂不是找死的行为,识趣一点直接发放弃,也许还能得到洛神宫的人情。

    进行了一天的拍卖会也因为最后一件神器而导致结束,但众人仿佛都没有过瘾一般。

    “太精彩了,这次的拍卖会比以往精彩多了。”

    “不错,居然有人让张凡吃瘪,哼,早就看他不爽。”

    “嘘,小声一点,谁叫别人有一个好爹呢,作为神女城的四大家族,可不是我们这些小修士能够抵挡的。”

    “快走快走,也许等会儿张凡就会发难,以免惹祸上身。”

    林昊坐在雅间之内,并未离开,没一会儿,老者便走了进来。

    王方看着端坐的林昊,脸上丝毫没有担忧的神情,也没有奇怪,虽然得罪了张家,但张家最多在神女城作威作福,与天道宗相比,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小友,不负使命,您委托的拍卖物扣去其他,一共拥有三万的灵晶,然后由于您购买了星辰炉与其他一些灵草,最后只剩下四千灵晶左右。”王方笑着说道,随即便拿出一个百宝囊,其中便放着星辰炉与剩余的灵晶。

    林昊接过百宝囊心神朝着里面扫视一番,随即便放进了通天葫芦之内。

    “有劳了。”林昊笑着说道。

    王方看了看林昊,迟疑一下,才开口说道:“小友虽然是天道宗的弟子,但此地却是神女城,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招惹了张家,小友还是小心为妙。”

    林昊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他也不会太过于惧怕,他只不过孤身一人,而张家庞大一个家族,纵然张凡想要杀了他,张家也不敢动手。

    只因为,他是天道宗的修士。

    没错,林昊虽然不能利用这个身份让天道宗对张家下手,但也因为这个身份,张家不敢随意动林昊。

    当然,如果神不知鬼不觉便另当别论。

    说到底,林昊还是天道宗的修士,如果张家知晓这个身份,依然对林昊出手,到时候让天道宗知晓,这便是挑衅,一个小小的家族居然敢挑衅顶级宗门,岂不是找死的行为?

    “不碍事,小友如今大可放心,老朽先前已经警告过张凡一次,想必他也不敢如此猖狂。不过,日后小友就要小心了,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王方笑着说道。

    林昊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王方来提醒林昊,甚至还不忘警告张凡,为的是什么,不过是林昊的身份,林昊如此年纪便达到如今的修为,在天道宗的身份也不会太低,只要随着时间过去,林昊实力提升,地位便会越来越高,如今不过是多说几句话,如果林昊以后记得这个恩情,他便赚大了。

    如果不记得,他也不会亏损什么,何乐而不为?

    此时,神女城城主府内。

    袁凯坐在主位之下,在他下方坐着一名中年男子,看其模样与张凡有些相像,平静着脸,但威严之气却扑面而来。

    “张族长,如今你可明白了?”袁凯笑着说道,看上去笑容满脸,但给予张族长一股莫大的压力。

    “城主放心,我不会做出对张家不利的事情。”张族长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袁凯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如此便好,切莫搞些小动作,不然的话,到时候洛神宫也不能保住张家,毕竟此人在神女城陨落,便是对天道宗的挑衅。”

    “我省的,如果城主没事,那么,我便先离开了。”张族长面色不变,但语气有些阴沉,随即拱了拱手,也不等袁凯答话,直接便离开了城主大殿。

    “哼!”袁凯看着张族长离去的身影,脸上带着一丝冷意,顿了顿,冷冷的说道:“难道以为一场联姻就能让洛神宫彻底导向你?痴人做梦,就算攀上凌薇仙子又能如何?张家也只是神女城的张家,也不过是洛神宫的一条狗。”

    张族长如此不给袁凯面子,让他有些恼火,但也不会因为这番态度直接对张家出手,毕竟他也只是洛神宫派遣出来的城主罢了。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林昊的身份居然会如此。”袁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众神墓地,只要是中州的修士,基本上都知晓,但许多散修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而袁凯显然便是知道更多的人。

    林昊居然从众神墓地活着回来,还进入了第十层,就凭这个本事,在天道宗的地位必然很高,虽然身份上来看,依旧只是道长的身份,但在李常风的心里,地位远远不是普通弟子能够相比的。

    天道宗的天才修士,受到无比的重视,如果死在神女城内,究竟会如何?

    如果只是普通的弟子,如果被天道宗知晓,也不过会当成对天道宗的挑衅,覆灭张家便可。

    但如果是林昊就不一样了,林昊只要死在神女城,也许连洛神宫都会遭受牵连。

    毕竟能够从众神墓地内活着出来的修士,可不是普通弟子那么简单的。

    “不行,这张家阳奉阴违,以免到时候闹得不可开交,连洛神宫都要受到牵连,还是先将此事禀告与洛神宫,到时候便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袁凯想了想,随即拿出玉简,传讯而去。

    他在林昊与张凡争锋相对的时候,便已经得知了这件事情,当然,是由王方传讯而来。

    不然的话,也不会立刻将张族长召集过来,便是为了警告一番。

    他的话意思很简单,别闹事,林昊的身份他可是知道的,如果林昊陨落在神女城内,无论是不是张家所做,都会算在他的头上。

    而林昊此时正在思考如何面对张家的危险,根本不知道有人已经帮他解决。

    回到住所之内,林昊便迫不及待的回到房间。

    ……

    在神女城内,一共有四个家族,张家、李家、王家、赵家。

    四个家族的实力比三流宗门差上一些,但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在神女城属于一手遮天的家族。

    此时,张家府邸之内。

    张家族长张天凌从城主府阴沉着脸回到家族内。

    “让张凡这个逆子来见我。”随即,张天凌对着下属吩咐了一句,便直接朝着书房而去。

    没过多久,张凡满脸气愤的走进了书房。

    张凡看见张天凌坐在书房的椅子上,还未等地方开口,便直接满脸愤怒的说道:“父亲,今日有人居然敢当众辱骂我张家……”

    “住嘴!”张天凌顿时一喝,眼中闪烁着冷光,朝着张凡看了过来。

    张凡顿时一愣,被这道喝声吓得身体猛然一颤,随即不解的看着张天凌。

    “你这个逆子,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拍卖会内的事情?管家已经原封不动的告知与我,虽然此人挑衅在先,但你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威胁他?平日里我对你的教导难道忘了?哼,如果忘了,给我滚回去面壁一年。”张天凌冷哼一声,勃然大怒。

    张凡有些发愣,这是怎么回事?以往纵然张凡招惹了人,张天凌也不会如此发怒,并且直接解决了得罪他的人,而如今,张天凌为何会发出滔天怒火?

    “父亲,此人如果辱骂孩儿,我也不会如此气愤,但此人却连整个张家都骂了进去,孩儿才会如此气愤。”张凡顿时开口说道。

    “哼!”张天凌冷哼了一声,随即微微叹了叹气,开口说道:“凡儿,你可知晓林昊的身份?”

    “林昊?”张凡微微一愣,很快便明白过来,显然张天凌连‘那人’的身份已经得知,旋即带着一丝兴奋,开口说道:“父亲,他能有什么身份,在神女城内,难道张家一句话下去,还有人岂敢反抗不成?”

    “逆子!”张天凌猛然拍了拍桌子,顿时将木桌拍的四分五裂,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开口说道:“平日里我教导你谋定而后动,切记不可因为愤怒而扰乱了心境,如今你是怎么做的?”

    “哼,不光连对方的身份不知晓,甚至连对方叫什么都不清楚。”张天凌冷冷的说道。

    张凡闻言,连忙开口:“父亲,我当然知晓这人的身份,但这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