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五百七十五章拍卖场 二
    顶级宗门拥有数十个一流宗门的附属实力,而一流宗门拥有数百个二流宗门的附属实力。

    如此算来,光是洛神宫便拥有数百的二流宗门附属实力,二流宗门的实力比西州的太玄门强上至少十倍,毕竟将太玄门放在中州来说,只能算三流宗门,甚至还是最为差劲的三流宗门。

    光是太玄门宗门内弟子便达到了千万之数,虽然大部分都是奴隶,但外门弟子也有百万以上。

    这只不过是三流宗门的实力,二流宗门门下的弟子必然拥有数千万,而洛神宫掌控数百个二流宗门,实力到底该有多强?

    一流宗门林昊虽然接触的不多,甚至没有接触过,但从未小窥一流宗门,其他的通灵境强者数不胜数,就连渡劫境的强者也拥有许多,可谓是通灵满地走,渡劫不如狗的情况。

    光是一流宗门都如此强悍,更别说二十六个顶级宗门了,能够成为顶级宗门,无论是底蕴还是实力都是一流宗门拍马都比不上的。

    打个比方说,如果顶级宗门想要摧毁一流宗门,根本不废摧毁之力。

    如今,这洛神拍卖行内,能够坐在二楼的修士,除了像林昊这种委托贩卖珍贵物品的人之外,便是其他三流、二流以及强大家族的弟子,并且位高权重,亦或者是长老。

    坐在大殿内的数十万散修,一般都属于实力低下,身份不高,没有后台的修士,只不过是走个过场,一般出钱的人都在二楼。

    林昊看了看名单上的物品,奇珍异宝数不胜数,有些珍贵,有些并不是很珍贵。

    其中法宝便占据了六成,丹药占据三成,只有一成属于奇珍异宝,类似美杜莎之眼这种奇特的天才地宝。

    而林昊的目光便放在天才地宝之上,灵草,如今是林昊最为稀缺的,想要成为炼丹师,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并且还需要伴随着炼制丹药,这其中消耗的灵草可谓是恐怖至极。

    换个说法,一个普通的修士想要成为炼丹师可谓是难上加难,毕竟全身上下灵晶数量及其稀少,甚至还不够本身修炼,更别提用来购买草药。

    虽然丹药的价值比灵草高上许多,但也架不住极低的成功率,根本入不敷出。

    好在林昊并没有这种丹药,炼化紫色火种,成功率便提升了七成,也就是说,就算他从未炼制一种丹药,也有七成的成功率。

    并且,一旦炼制一回,林昊就能驾轻就熟,甚至在算上丹炉的加成,足以让丹药的炼制成为百分之百的成功。

    当然,这世界上并没有百分之百成功的几率,但林昊炼制一百炉,最多能够损坏一炉的丹药。

    很快,拍卖会便开始了。

    一个美丽的修士从后台走了上来,身上并不是穿着所谓的修炼衣袍,而是一种来日凡间皇朝内的旗袍,看上去凭空增添了些许的气质,嘴角呡着一丝微笑,端庄贤淑。

    “各位同道,各位前辈,我是本次的司仪露雅,欢迎在百忙之中来到洛神拍卖会,我代表本会致以诚挚的感谢。”

    “想必各位前辈等待已经不耐烦了,那露雅便不耽误大家的时间,拍卖会开始。”

    林昊微微的点点头,洛神宫建立的拍卖会果然与其他的拍卖会不同,说话滴水不漏,并且这露雅的实力还达到了出窍巅峰,却仍然当成晚辈来开口。

    “第一件物品千年云杉木,云杉木生长于万丈悬崖之上,耸立如云,生长千年也不过只有五寸大小,极其坚硬,作为炼制下品道器最为可靠的材料,底价一枚灵晶,现在开始!”

    洛神拍卖会所拍卖的物品都是以一枚灵晶开始,随意叫价,但从未有一块宝物是以一块灵晶拍卖出去。

    “三块!”

    “五块!”

    灵晶的作用只要是修士,都能够明白,并且极为难以炼制,一件下品道器不过价值百枚灵晶,是以这能够炼制下品道器的云杉木,根本无法拍卖出太高的价格,并没多久,便以十二块灵晶的价格卖掉。

    如今,出手的皆是大殿内的散修,坐在二楼的修士都没有开口,哪怕是一个人,显然,这种东西都看不上眼。

    不过也对,能够坐在二楼的修士,岂会在意一件下品道器,更何况这云杉木只是炼制下品道器的材料。

    林昊也没有开口,他并不需要炼器的材料,如果出现灵草,到还可以争一争。

    拍卖的速度很快,眨眼便过去数百件物品,但二楼的修士都没有出手,全是散修进行争夺,看上去十分的热闹。

    “接下来拍卖的便是这枚灵草,龙须草,属于高阶草药,生长于玄兽地龙旁,作为炼制高阶丹药龙须丹的主药之一。”

    露雅的话音刚落,大殿内便开始叫价而起我。

    “五块灵晶!”

    “十枚灵晶。”

    “十一枚!”

    龙须草,只是高阶灵草并不是特别的珍贵,不过林昊来这里的目的便是为了灵草与丹炉,如今看见灵草,岂会不出手?

    “二十枚灵晶。”林昊开口叫道。

    在林昊开口之际,顿时现场寂静了下来,随后,吵杂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这龙须草并不是特别的珍贵,居然连二楼的修士都出手了?”

    “是啊是啊,以往的拍卖会,二楼的修士一般都是在最后出手,怎么才拍卖几百件就忍不住了?”

    不光大殿的修士在议论,二楼的雅间之内,也有许多修士皱起了眉头。

    自掉身价!

    能够在二楼雅间的修士,身份岂会不高,居然与一些凡夫俗子争夺高阶草药,这让他们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你丢的起脸,我们丢不起。

    不过,别人想要争夺灵草,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万一别人真的需要这龙须草呢。

    露雅也诧异的看了看,随即开口说了起来:“二十枚一次,二十枚两次!”

    林昊开始了叫价,纵然有几名散修想要争夺,但掂量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份,还是放弃了争夺,毕竟为了一株灵草而得罪了强者,可就不好了。

    林昊看到如此情况,嘿嘿一笑,他根本没有在意什么身份。

    拍卖会继续。

    “接下来拍卖的是天云草,作为一个高阶灵草……”露雅正开口介绍着灵草的你作用与珍贵性,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一道声音直接打断。

    “二十枚灵晶。”

    声音是从十五号房间内传来,赫然便是林昊所处于的房间。

    “怎么又是他!”

    “是啊,只是一株高阶灵草,居然如此不要脸皮!”

    而其他二楼的修士听到这话,脸色直接便是一黑,如果之前林昊争夺龙须草还能情有可原,但如今继续争夺天云草,便显得有些不要脸皮了。

    一个身份高贵,坐在二楼的修士,居然与一群散修争夺,说出去都显得丢人。

    一个个脸色有些难看。

    露雅皱了皱眉,难道安排错房间了?坐在十五号房间内的修士是一个散修?

    不然的话,岂会与这些散修争夺小小的灵草?

    虽然露雅心里有这些疑问,但也没有开口,王方的安排还轮不到她来质疑。

    很快,灵草便被林昊得到。

    “二十枚灵晶!”

    ……

    “二十枚灵晶!”

    随着时间过去,林昊频繁开口,只要是灵草,无论中阶还是高阶,开口便是二十枚灵晶。

    整个洛神拍卖会都安静了下来,仿佛成为林昊一人的舞台,只要灵草的出现,必然会叫价。

    散修们越来越不懂,而二楼的修士却越来越黑,显然被林昊如此不要脸的行径搞得有些烦躁。

    短短半个时辰,林昊便出手获得了十二株灵草,虽然都只是高阶灵草,并不珍贵。

    “接下来拍卖是鬼草,属于地阶草药,能够炼制地阶丹药曾灵丹,作为提升精神力的最佳丹药之一。”

    林昊看到这灵草,随即直接开口:“二十枚灵晶!”

    所有人都对这番话免疫,只要有灵草的出现,林昊都会叫价。

    而此时,二楼的修士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在三号房间内,一名年轻人满脸怒意,冷哼了一声:“这人是谁?居然如此不要脸皮,与他一同坐在二楼雅间,岂不是掉了我们的身份!哼。”

    再次听到林昊叫价,此人脸色更黑,忍不住心里的烦躁,直接开口说道:“一百枚灵晶。”

    话音刚落,散修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声叫价直接超过了鬼草的本身价值。

    “哼,你不是想要灵草吗?有种就从我手中夺走!”年轻人轻哼了一声,声音传遍整个大殿。

    显然,林昊这一举措终于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林昊微微一愣,随即皱起了眉头,一百枚灵晶可早就超过了鬼草的价值。

    “两百枚!”林昊开口说道。

    “三百枚!”

    听到对方立刻回答的话,林昊没有任何的犹豫:“四百枚!”

    顿时,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是足足四百枚的灵晶,而不是四十枚,满打满算,这鬼草最多价值六十枚灵晶,居然超过了六倍还多。

    不过,众人都充满了兴奋,他们也不是笨蛋,当然看出来有人不满,想要针对十五号房间内的修士。

    “五百枚灵晶,我到要看看,你能出多少!”年轻人愤怒的叫了出来,双眸有些猩红,为了争夺一个面子,居然直接叫价五百枚灵晶。

    林昊闻言,随即摇了摇头,随即开口说了起来,声音传遍整个大殿:“你当我是傻子,还是你是傻子?一株鬼草最多值六十枚灵晶,你如今已经叫到五百枚,除非我是傻子,才会继续跟你争夺。”

    静!

    大殿无比的安静。

    听到这话,陷入了一个短暂的寂静,随即便突然传来一阵阵大笑的声音。

    显然都被林昊的这番话给逗笑了,林昊说的不错,谁购买了这鬼草,谁才是傻子。

    但如今此人已经叫出了五百枚的灵晶,根本不容他反悔。

    顿时,年轻人犹如吃了苍蝇一半恶心不已,身躯颤抖了起来,脸色微微苍白,一株地阶灵草居然花费了他五百枚的灵晶。

    灵晶并不算什么,但居然还被林昊如此平静的嘲讽,这让他如何不愤怒。

    但拍卖依旧继续。

    “五百枚灵晶一次!”

    “五百枚灵晶两次!”

    最终,这鬼草便由此人以五百枚灵晶得到。

    此时,房间内。

    年轻人满脸怒火,直接怒吼了起来:“该死的,不管你是谁,只要走出了拍卖行,我要你的命!”

    看到年轻人如此愤怒,在他一旁的老者连忙劝解了起来:“少爷,不要着急,能够坐在二楼的修士,都有一些身份,等到老奴查明了此人的身份,在动手不迟。”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