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第七层
    林昊并不知道最后人族与妖族究竟如何了。【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是否存活,还是苟且偷生。

    但在紫霄无极雷之下,纵然是大陆,也分崩离析,绝对不可能存在,既然连大陆都破碎,那这些依靠大陆生存的修士于妖族,必定难以存活。

    不过,林昊思考这些都为时过早,这些辛密,都不是他这种修为能够了解的,纵然知晓人族劣势,也只能干瞪眼,实力不足,纵然是幻境内随便走出一头妖族,都能轻而易举的斩杀他。

    幻境破碎,林昊便清醒了过来,眯了眯双眼,看向四周,镇天树依旧躺在地上,而其他的四人朝着他看了过来,眼中带着好奇之色,显然他们并不知道幻境内发生的一切。

    是巧合,还是偶然?

    两次都是林昊解决,如此强悍的镇天树,纵然是渡劫境也不能斩断吧,但却巧合的出现,看上去仿佛在难为他们,但好似算准了一般,算准林昊能够斩断镇天树。

    算准了林昊能够登上白玉梯,这两个幻境内的一切,仿佛在一个人的算计之下,让林昊一个人观看,而其他的人,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也就是说,他通天葫芦的存在,应该被这暗中的人知晓。

    林昊心里一凛,因为这镇天树的缘故,才让林昊升起了警觉之心,但他却不知,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但既然只是试探他,并没有对他不利,反而似乎还在帮助他,林昊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目前而言,无论这众神墓地到底是如何的存在,目前他还是安全的。

    林昊吐出一口气,没有在意其他四人的眼光,随即,大手一挥,那石碑便开始变幻,逐渐形成一块玉佩,来到林昊的手中,。

    Y之玉佩,并没有其他的效果,只是打开传送门的两件物品之一罢了。

    林昊没有查看,随手放在通天葫芦内,便直接来到广寒宫的面前。

    冷。

    冰冷至极。、

    纵然拥有阳之玉佩的光幕存在,但触碰到广寒宫的大门时,一股Y冷至极的能量进入身体之中,林昊仿佛即将被冻僵了一般,但很快,这股能量便消失不见。

    Y之法则,契合度为零,不能传承。

    林昊也没有意外,如果他能够传承Y之法则,那阳之法则也必然可行。

    因为这两种法则,只得其一,便能获取两种法则,合二为一的时候,便属于Y阳法则。

    但林昊都没能得到。

    其他的四人也走了过来,不出意料,他们的契合度与阳之法则的契合度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

    向天鸣等人满脸失望,随即便摇了摇头,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如今,第六层众神墓地被遮天蔽日的镇天树砸碎,四周传来一股股的空间撕扯之力,很显然,这处空间已经不能多待了。

    随即,林昊便朝着中心位置而去。

    向天鸣等人虽然没有得到传承,但此时,已经不合适待在第六层,便跟在林昊的身后。

    他们的心里都十分好奇,林昊先前呆愣了一会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亦或者,石碑向着林昊透露了什么事情。

    众人心里十分好奇,但都没有开口去询问。

    从林昊的态度便可得知,纵然他们询问,林昊也不会告诉他,难道他们还能运用武力相*?

    如今的林昊可不是刚刚进入众神墓地时候的林昊,如今的他,纵然他们四人联手,也不可能将林昊拿下,既然如此,还不如不开口。

    五天时间过去,林昊等人便来到了传送门之前。

    如今,他们只剩下了七个月。

    只要七个月时间一到,传送门就会出现。给予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

    但这还只是第六层,而后还有三层,至于第十层,如今的他们,已经没有报多大的希望。

    神尸身体中,纵然拥有法则之珠,但他们能否在七个月之内到达第十层还很难说。

    林昊走上前,随即,将两块玉佩放在凹槽之上,顿时,普通的传送门散发着光华,透出一丝丝玄奥的气息。

    林昊看到这里,直接朝着传送门内走了进去,身影便消失在第六层之内。

    刷。

    众神墓地第七层。

    林昊站在原地,朝着四周看了过去,顿时便警惕了起来,浑身绷紧,稳固心神,没有一丝的动作。

    而后,向天鸣等人进入之后,也如同林昊一般,稳固心神,不敢有丝毫的分心。

    但四周根本没有一只玄兽的存在,似乎安安静静?

    纵然方圆百里之内,犹如平原,风和日丽,看上去好似世外桃源,微风袭来,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危险。

    但林昊五人脸上的凝重仍然没有消散。

    四周传来淡薄的精神压力,仿佛在诱导众人一般。

    幻境!

    凭林昊如今的精神力,一眼便看出这是幻境,如果不小心沉浸在幻境内,想要清醒过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也是因为幻境,林昊等人才会面容凝重,没有一丝放松。

    不过,第七层便是一个幻境的空间,每一处都被幻境覆盖,根本没有轻松的地方,也没有安全的地方,只要待在第七层内,便会受到幻境的影响。

    幻境,有许多种。

    困人、诱导。

    但无论是哪一种,都非常的恐怖,而众多的修士,最为害怕的便是幻阵。

    “走!”林昊轻喝一声,便直接朝着前方飞身而去。

    虽然飞身天空之上,但心神并未收回,依然紧守灵台,避免被四周传来的幻阵迷惑。

    贪婪、贪欲、美色、权力、法宝……

    这便是幻阵之内最为常见的存在,但更为高级一些的幻阵,能够唤起修士心底那柔软的地方,有可能是亲人,有可能是爱人。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很难挣扎而出。

    林昊当初便遇见过如此的幻阵,如果那时林昊的心神不够坚毅,也不能够挣脱而出。

    飞在天空中,下方便出现了一处森林,树木林立,花草树木随处可见,其内,并没有看见任何的玄兽。

    向天鸣等人朝着四周警惕的看去,在这幻境之下,如果还有玄兽来捣乱,必然会影响到他们的心神。

    呜呜呜~

    呜呜呜~

    这时,一道仿似女人的哭声传来,幽怨而哀鸣,仿佛在诉说着悲伤的事情,一道道气息扑面而来,不由得,就连林昊在内,面容变得多愁善感,仿佛被这股声音吸引了进去。

    究竟遇见了什么事情,会如此的悲伤?

    五人的心里闪过这个念头,随即便朝着森林内看了过去,没有任何的身影,但这声音,却从四面八方而来,仿佛凭空出现。

    “小心。”林昊皱了皱眉,轻喝了一声,这股声音居然能够将如此强悍的精神力都能迷惑,绝对不能小窥。

    呜呜呜~

    声音依旧持续,随着林昊等人继续前进,这哀怨的声音越来越多。

    如果紧紧只是一道,那林昊等人虽然会十分警惕,但也不会艰难,但声音越多,给予他们的压力越大。

    如果沉浸进去,也许一辈子都不能清醒过来。

    “下去!”林昊思考一番,冷声说道。

    继续飞在天空上,仿佛根本甩不开这声音一般,而声音虽然从四面八方而来,但必然与这森林有这巨大的关系,如果不能解决这充满悲鸣之音的声音,最终必然会沉浸进去。

    众人都没有反驳,听到林昊这番话,便直接降落而下。

    森林内,虽然茂密,但阳光也能从细缝之内穿透而入,是以,这森林内并不黑暗。

    林昊扫视了一圈,地面上没有任何的枯叶,这让他十分奇怪。

    这森林绝对不普通。

    纵然是灵根树木,也会掉落树叶,久而久之,无人而来的森林内便会充满了枯叶,但这森林内,连一片枯叶都没有。

    恩?

    林昊皱了皱眉,眼中带着疑惑之色。

    “林师兄,这,这声音好像是从树上散发而出的啊。”凌冰惊讶的说道。

    林昊点了点头,他之所以皱眉,也是因为发现了这件事情。

    “从未听说有任何的树木能够发出如此悲鸣的声音,连一个人的情绪都能影响。”邱枫开口说道。

    杨轩冷哼一声,长刀出现,法力涌动,开口喝道:“管他什么树木,既然找到了正主,只要斩断这些树木,这声音就能直接消失。”

    随即,杨轩一刀猛然朝着四周劈了过来,数十丈的刀气瞬间透体而出,朝着四周的树木挥斩而去。

    哗啦啦。

    一颗颗树木被这刀气挥斩,顿时数百颗树木直接轰然破碎,倒在地上。

    杨轩脸上还未露出得意的神色,便突然惊讶了起来。

    四周被他斩断的树木,在半空中化为光芒,随即,再次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之上。

    没有任何的效果!

    杨轩这恐怖的一击,并没有让四周的树木斩断,反而轻而易举的恢复了过来。

    “难道这些树木都拥有生命之力?”杨轩诧异的开口说道,之前便遇见过镇天树,如今,再次看见树木能够直接恢复过来,直接认为这些树木也如同镇天树一般。

    “不。”林昊顿时摇了摇头,感知了一番,随即开口说道:“这些树木,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但让我有些怪异……”

    林昊皱了皱眉,思考着这怪异的感觉。

    “这树木,好像并不存在似得。”向天鸣听到林昊的话,转而朝着四周看去,精神力扫过之下,仿佛这些树木并不存在。

    林昊闻言,顿时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的说道:“不错,就是这种感觉,这些树木上没有任何生命气息,连死物都不算,却如此清晰的在我们的眼前,这绝对有古怪。”

    呜呜呜呜~

    在众人思考之际,四面八方仍然有许多的呜呜之音传来,听到这呜呜的叫声,林昊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丝的危险感觉。

    似乎,此地十分危险。

    顿时,林昊脸色一变,他感觉,他们仿佛被什么东西盯着,但是,却根本发现不了到底是什么东西盯着他们。

    危险!

    十分危险!

    林昊心神一跳,随即朝着天空飞身而去,正要松一口气,但心里的危险感觉,依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浓厚。

    没有效果!

    四周没有玄兽!

    那这股危险到底是怎么来的?

    林昊满头大汗,朝着四周看了过去。

    呜呜~

    呜呜~

    似乎,除了这悲鸣的哀悼声音,四周一片寂静。

    在林昊旁边的四人看见林昊如此紧张,虽然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都警惕了起来。

    “不,不对!”林昊突然惊骇的叫了起来。

    随即,朝着四周看了过去,嘴里吐出一句话,却让其他的几人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