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四百九十七章 进入姜家
    林昊并未上前,因为距离最后的日子还长着。

    如今来到这座城池的修士,大多数都是浑水摸鱼之人,当然,也有实力高强之辈。

    但越是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信心,相信自己能够救治姜成,便越是晚来。

    距离姜家开始救治之日,还有三天。

    而林昊打算掐着最为关键的时间前往,甚至,他也不会直接嚣张的说他能够救治,毕竟,他的年纪摆在这里。

    只有当姜家走投无路的时候,才是他出场的时候,前提是,他别玩彪了,万一被别人救治,他的任务可就算失败了。

    想到这里,林昊的身影消失在酒楼之上。

    深夜。

    姜家府邸。

    两道庞大的大门处挂着两处灯笼,门口两边站着许许多多的下人。

    这些下人,一般都赐予了姜姓,但却不是本族人,只是实力到达,可以加入姜家罢了,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的子孙能够彻底的并入姜家。

    而他们,也为此奋斗者,时常去勾搭姜家的年轻纯真少女……

    咳咳。

    此时,络绎不绝的修士来到姜家的门口,递上拜帖,无论你修为如何低下,只要不是疯子,都能进入姜家,等待三日之后的救治。

    遍地撒网,就地捕鱼。

    这一招,姜家可是玩的炉火纯青。

    此时,庞大的主殿之中,身为家主的姜澜正来回的迈步,脸色有些焦急。

    姜澜看上去犹如中年人一般,不过四十岁出头,但如今的年纪也达到了一千多岁。

    如今的他脸色有些焦急,因为姜成的伤势越来越严重了,但此时进入姜家的修士,不过都是一些歪瓜裂枣,想要救治姜成,多半是没有任何可能性。

    虽然姜成的实力不高,对于姜家来说,多一个渡劫境的强者不多,少一个渡劫境的强者不少,但奈何姜成的地位很高啊。

    作为活了一个四千多岁的太上长老,在姜家的地位实在太庞大了,根系坚固,他麾下的直系亲属便数不胜数,他纵然是姜家的家主,也不敢放弃姜成的姓名,不然,第二天绝对会被弹劾,从家主之位走下来。

    是以,姜成不能救,也必须救,救也必须救。

    无论如何,姜成不能死,但如今姜成的伤势越来越重,他如何不担忧。

    如果姜成真的死亡,他这个家族可是需要付很大的责任。

    虽然家主家主,一家之主,但在这种顶级家族内,家主并不是最大的,甚至,家主的位置还十分烫手,但也有许多人趋之若鹜。

    无论是家族内的老祖亦或者太上长老,都不是他一个家主能够随意抵抗的。

    “唉。”姜澜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继续来回的踏步。

    早在半个月之前,他便对各个顶级宗门发布了任务,甚至许多重金送去,光是灵晶就已经达到了五万之数,这可是多么一笔丰厚的资源。

    但如今这么多天都过去了,居然各大宗门的人还没有前来。

    而如今前来的,不过都是一些散修或者一流宗门的修士罢了。

    在姜澜的心中,他们根本只不过是凑数的,根本没有任何的的作用。

    “家主,并不用太过于的担忧,姜家作为中州顶级家族,许多人都想攀上这颗大树,想必真正有德之士很快就会到来。”

    在姜澜的旁边,是一名老者,白发苍苍,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语气恭恭敬敬。

    此人便是姜家的老管家,姜风。

    姜澜看了看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管家,微微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吾也知晓,但吾心里没有底,毕竟生命之力,可不多见,纵然拥有生命之花这般奇物,但谁愿意拿出来?纵然愿意拿出来,姜家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唉,吾只是在叹息,众神墓地居然还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开启,虽然太上长老能够称上一年,但绝对撑不到众神墓地关闭啊。”

    众神墓地内,灵草遍地,纵然是生命之花这种圣阶的草药也有许多,但姜成根本撑不到那个时候。

    “家主,放心吧,想必到时候族人不会怪罪你的。”姜风开口说道。

    “但愿如此。”姜澜点了点头,坐回了主位之上,随即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对着管家开口说道:“对了,听说方家最近有些蠢蠢欲动?”

    姜风思索一番,恭敬的说道:“回禀家主,确有此事,根据姜家的情报得知,方家似乎想要将方家小公主嫁给风雷宗少宗主。”

    “方家小公主?是否是那个才从偏远之地回来的小丫头?”姜澜听到这番话,开口问道。

    姜风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家主,这丫头好像当时被送入了西州太玄门,如今,想要与风雷宗联姻。”

    姜澜听到这里,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难道方家忘记了五家的约定?堂堂顶级家族,居然想要攀附一个宗门?难道不怕引起我们四家的愤怒,哼。亏他想的出来,当初将大公主嫁给了铁血门,吾等四家没有开口,如今想要得寸进尺,在也风雷宗拉上关系?难道想要将吾等四家灭了?”

    姜风闻言,没有开口,眼观鼻,鼻观心,毕竟这属于家族的大事,他虽然是管家,位高权重,但也没有达到能够随便议论姜家的事情地位。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姜澜也知晓这些事情与管家商议并不妥,便挥了挥手,让姜风下去。

    “是!”姜风恭敬的施礼,随即,便走出了主殿。

    顿时,主殿内便只剩下姜澜一人。

    姜澜双眼闪烁着精光,冷哼一声:“方家啊方家,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充血,居然做出如此莽撞的事情,你让吾等四家如何去想?难道还想让我们忍下去?这怎么可能,虽然如今一场战斗会牵一而发动全身,但也不能任由你这般下去。”

    “方紫衣?多美的小姑娘!”姜澜微微一笑。

    ……

    眨眼之间,三日时间转瞬而逝。

    随着治疗的日子到来,天罚城内的修士越来越多,基本上其他顶级宗门的修士也尽数赶来,但都没有进入姜家,而是随意找到一家酒楼便住了下来。

    艳阳高照,阳光照在天罚城内显得灼灼生辉,看上去充满了人气。

    林昊从客栈走了出来,遮了遮从头顶照耀而下的阳光,眯了眯双眼,抬腿便朝着姜家而去。

    此时,姜家打开方便之门,允许任何人进入,但此时的姜家方位更加严谨,基本上三步一哨,坚守着姜家,以免有人在此闹事。

    死人事小,丢脸事大。

    林昊来到姜家的门口,庞大的府邸瞬间让林昊呆了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这居然只是一个家族,一个家族居然能够发展成如此庞大的势力,这姜家还真是可怕啊。

    “土包子。”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华丽长袍,手中拿着一柄长扇,看上去偏偏若想,正人君子的模样,但由于满脸阴节,略微的苍白,甚至鄙视的看着林昊,随即,转身离开,朝着姜家而去。

    林昊皱了皱眉,他能够肯定,这三个字是对着他说的。

    年纪轻轻的,居然如此之傲。

    林昊微微摇了摇头,如今的他,虽然依旧血气方刚,但更加的内敛。

    林昊来到姜家的门口,四周的守卫并未理会他,只是盯了一眼,便再次恢复面无表情的模样。

    林昊看到这一幕,微微摇了摇头,果然是急病乱投医啊。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姜成的伤势有多么的严重了。

    走进方家,便有一名下人走了过来。

    “前辈可是来姜家救治长老的?”下人对着林昊恭恭敬敬的说道。

    林昊闻言,看了看这位下人,随即笑着点了点头。

    “请跟我来。”下人微微一笑,便带着林昊朝着前面而去。

    身为姜家,纵然只是一个下人,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羞辱的,也是因为如此的缘故,并没有多少人会羞辱下人。

    而林昊,却也更加的不会了,他本就是奴隶出身,比起这位下人的身份还略微不如,岂会羞辱。

    跟在下人的身后,朝着一条走廊而去,走廊两侧鲜花遍地,蝴蝶翩翩起舞,看上去犹如人间仙境。

    走廊上,不光只有林昊一人,还有其他的修士也同样前来。

    不过,林昊突然发现,有些人看向他的目光有些诡异。

    虽然林昊不解,但也没有去在意,毕竟同行是敌人,都是前来治疗伤势的,都不想给予别人机会。

    林昊想到这里,便释然开来。

    这条走廊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刻钟的时间,林昊便走出了这条走廊。

    走过走廊,便看见前方石墩之上刻着几个大字。

    练武场。

    怎么来练武场了?

    林昊皱了皱眉,不过也没有开口,随即走了进去。

    眼前一片开阔,作为姜家的练武场,可不是小宗门的练武场,整个练武场十分巨大,如今,练武场上站着许多的人,去分为了两拨。

    一拨人数众多,掺差不齐,而另外一波,却只有区区的数十人,各个看上去十分光鲜,而之前嘲讽林昊土包子的年轻修士,也站在这少许人群之中。

    林昊微微一愣,这到底怎么回事?该走进什么地方?

    下人也看见了林昊的疑惑,开口笑道:“请问前辈属于哪个宗门的修士?”

    林昊闻言,开口说道:“天道宗。”

    下人听到这番话,语气更为恭敬,腰也弯的更深,开口说道:“前辈既然是天道宗的修士,便跟我来。”

    在下人的带领之下,林昊便来到少数人那一群之内。

    看见林昊的到来,之前那名嘲讽林昊的年轻修士便是微微一愣,冲着林昊看了看,随即,冷哼了一声,不满的对下人说道:“姜家这么做可不地道,什么阿猫阿狗都配与我们站在一起?”

    “说不得,到时候我需要向姜家好好的反映反映了。”

    众人听到年轻修士的话,都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并不是对年轻修士不满,而是对下人不满,显然,他们也以为林昊不过是一个散修,居然与他们站在一起,岂不是平白丢了他们的身份。

    要知道,他们可是顶级宗门的修士,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不是散修可以相比的。

    而姜家如此做,难道是藐视所有的顶级宗门?

    下人听到这番话,连忙开口说道:“各位前辈误会了,这位前辈属于天道宗的修士。”

    天道宗?

    众人朝着林昊看来,皱着的眉头纷纷松开,既然是天道宗的修士,与他们站在一起,也就没有了任何的异议。

    可那名年轻修士依旧不满,如果此地不是姜家,他甚至都会破口大骂。

    “难道他说自己是天道宗的修士,那他就是吗?按照这个道理,我岂不是天道宗的长老了?”年轻修士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