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成为天道宗弟子
    轰隆隆。

    擂台上,战斗恐怖,情况急转而下,一个个修士拿出强悍的实力,碰之既伤。

    不过短短的三息时间,便有两名逆天境巅峰的修士陨落,死在了擂台之上。

    而王动,如今手持雪白长刀,挥舞的虎虎生威,一道道武技从长刀内施展而出,带着恐怖的能量席卷而去。

    十息时间短短过去。

    擂台上的战斗愈演愈烈,如今,只剩下三足鼎立。

    王动、干瘦的修士与一名中年修士。

    三人身上都带着伤势,十分凄凉,一个个气息不稳,想必体内身受重伤。

    而其他的六人,除了一人逃出擂台之外,都被斩杀在擂台之上。

    就算逃走的那位,也是缺胳膊断腿。

    毕竟擂台的区域不大,一旦逆天境强者施展而出,瞬间能够将整个擂台囊括进去,根本无处可藏,想要不受伤,根本不可能。并且,这还是混战,比一对一的战斗恐怖了太多太多。

    林昊眼中带着戏谑之色,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些人争夺,对于他们的死亡,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虽然王动三人都身受重伤,但林昊依旧没有出去,这些人已经让她逃进通天空间内,如果不能一网打尽,如何让林昊心安?

    打吧,打吧,最好两败俱伤,到时候林昊只需要出去收拾残局才行。

    说实话,这混战对于林昊而言,更具有优势,只要往通天葫芦内一躲,然后等待他们结束战斗,在出来收拾残局。

    一个法力消耗过度,身受重伤的修士,如何能够与他相对抗?

    轰隆隆。

    在林昊思考的时候,擂台上的战斗并未因此结束,反而只剩下三人,战斗也越来越猛烈。

    噗嗤!

    随着一道刀芒,中年修士顿时被王动劈成了两截,鲜血横流,死的不能再死。

    凄惨!

    不光王动这番擂台如此凄惨,其他的擂台也同样如此。

    能够进入第二轮的修士,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并且前十名得到的奖励足以让他们疯狂,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需要出手抢夺。

    没有人愿意退出!

    当然,珍惜生命的除外。

    王动挥手而出,刀芒一闪,瞬间朝着干瘦修士而去。

    干瘦修士不闪不避,也朝着王动而来。

    显然,想要一招定胜负。

    就看命运站在谁这边!

    砰!

    王动冷冷一笑,长刀诡异的改变着方式,武技层层跌出,锋利的光芒遍布整个擂台。

    砰!

    随着一道轻微的碰撞声,干瘦修士双眸带着不甘,缓缓的倒了下去。

    王动胜利!

    噗嗤。

    虽然王动斩杀了干瘦修士,但浑身也不好受,体内的伤势已经十分严重,如果不是干瘦修士陨落,那他也十分危险。

    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最后,他胜利了,而干瘦修士死了。

    拥有这个结果就足够了。

    想到这里,王动嘴角带着一丝丝的微笑,长刀立于擂台之上,支撑着虚弱的身躯。

    啪啪啪。

    就在此时,一道巴掌声音响起,顿时让王动抬起了头,眼中带着不可置信之色,随即,便是一阵苍白。

    “林,林昊?”王动结结巴巴的说出这番话。

    随即,便是一阵不敢相信的话语:“怎么可能,这擂台内根本没有你藏身之处,你怎么可能还在擂台上。”

    林昊微微一笑,此时的他,便从通天葫芦内收拾战场而来。

    “多么精彩的战斗,可惜,最后胜利的不是你,而是我!”林昊笑着说道。

    顿时,王动脸色铁青,脸上带着犹豫不决。

    此时的他,身受重伤,法力枯竭,根本不是林昊的对手,如果还继续战斗,无疑是找死的行为。

    想到这里,王动正要投降,可随即一道穿透的声音传来。

    噗嗤。

    王动瞪大了双眼,眼珠差点掉了出来,难以相信的朝着胸口看了过去,在胸口之上,一柄长枪刺穿了他的心脏。

    “你……”王动艰难的吐出一个字,便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林昊抽出刺穿王动心脏的噬魂枪,笑了笑,说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做出的事情,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显然,林昊也看出来王动想要投降,在王动还未说出来之前,便直接斩杀了对方。

    虽然王动如果投降,他也能够斩杀,但这会落人口实,毕竟这只是夺宝比试,而不是生死之战。

    林昊当然不会给予落人口实的机会,便直接出手斩杀了王动。

    看了看其他的擂台,除了他这一处擂台之外,其他的擂台上的战斗依旧继续,根本没有停止。

    而第二轮的比试比第一轮更加的血腥,这一个个能够成为西州大陆上任何宗门的顶级强者,就犹如开天之境的修士一般,仿佛小人物,一个接着一个的陨落,如果被西州的许多修士知晓,绝对会心惊胆战。

    这可是在西州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顶级强者,就算时任何宗门,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强者啊!

    可如今,却如同死狗一般,随意的躺在地上,了无生息。

    中州,果然是通灵境多如狗,逆天境满地走的地方。

    林昊是第一个进入第三轮的修士!

    众人都十分惊异的看着林昊,林昊之前修士,可在这九人战斗结束之后,便再次出现,这到底是能力还是武技?

    这也太恐怖了一些,能够轻而易举的瞒过逆天境巅峰的强者,这种本事,足以自傲。

    甚至,许多人都忍不住打了打寒颤,凭着林昊的这个隐藏气息隐藏身形的本事,绝对能够杀人于无形,不能得罪。

    可他们不知晓,林昊根本不是隐身,而是进入了通天空间。

    王安石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眼中露出好奇的神色,这擂台上根本没有林昊的气息,也就是说。先前林昊根本没有在擂台之上,可随后却突然的出现,这到底是什么本事?

    看来,这林昊的底牌还真多,如此看来,也许还能够成为‘那件事’的人选之一。

    嗯,值得考虑!

    胜利的修士,被数万名修士崇拜,甚至仰慕,根本没有人在意他们是否手段卑劣,是否心狠手辣。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纵然陨落之人生前实力强悍至极,可在死后,无人问津。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中州的现状。

    混战远远比一对一的战斗快上太多,就在林昊结束战斗之后,许多修士也紧跟着结束了战斗。

    一个时辰转瞬而逝,三百名修士,足足陨落了一大半,至少有两百名的强者陨落,而存活下来的修士,也身受重伤。

    三百名修士,在残酷而凄惨的混战之下,只有三十名修士进入第三轮。

    而林昊便是其中之一,也是三十名修士之内唯一一名毫发无伤的修士。

    妖娆修士饶有兴趣的朝着林昊看去,虽然她如今的气息也十分紊乱,但对林昊的兴趣却越来越浓,忍不住伸出性感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幽梦,怎么?对这小子有兴趣了?”在女修士的旁边,一名壮汉笑着说道,语气之中带着调侃之意。

    幽梦闻言,脸色顿时一冷,犹如蛇瞳一般的双眸朝着壮汉看了过去,冷幽幽的说道:“盖盛,如果不想死,就管好你的嘴。”

    被称之为盖盛的修士耸了耸肩,笑着对一旁满脸淡然的清瘦修士小声的说道:“李奕辰,你说呢?”

    李奕辰平淡的转过头,开口说道:“你们的事情可别扯上我,只不过这人的修为不同凡响,底牌也众多,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前十必然有此人一个尊位,但我们也不会太差。”

    盖盛满脸无奈,开口说道:“算了,还是回去调息伤势,等待第三轮比试,你们二人,一个是骚货,一个是傻子,还真让人头疼。”

    听到这番话,幽梦眯了眯双眼,开口说道:“看来你不见棺材不掉泪?”

    李奕辰平淡的说道:“别扯上我。”

    第二轮比试结束。

    三十名逆天境巅峰的强者,却是从足足数万名修士之内脱颖而出,实力绝对冠古绝今,当然,这是在逆天境的境界上。

    也可以说,这三十人的真实实力,堪比半步通灵境,甚至初窥通灵境的实力。

    就算放在任何的宗门,也属于天才。

    接下来的第三轮,并不是今日开始。

    而是在七日之后。

    从三十名修士内选出十名最强者,然后才能进入第四轮。

    三人混战?

    林昊坐在房间内,喝着从西州带来的茶水,面色淡然。

    在他的面前是一处木桌,其上茶杯嘘嘘袅袅,而放在茶杯旁边的事物让林昊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天道宗道长的道袍与身份玉牌,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防御中品道器与一个百宝囊。

    在百宝囊内,整整齐齐的放着一百枚灵晶。

    林昊从百宝囊内拿出一枚灵晶。

    六菱形的模样,体外呈紫色,一道道光华在灵晶内流转,其内透明状。

    林昊捏住一枚灵晶,运转太上帝经,其中的灵气便源源不断的被林昊吸收。

    舒服!

    林昊忍不住的**而出,这其中的灵气可谓是磅礴至极,比元气高上了一个等次。

    灵气与元气的区别。

    眨眼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如果按照灵石的吸收程度,林昊短短一刻钟便会吸收超过五十万斤的灵石,甚至还远远达不到灵晶所提供的能量。

    而灵晶,不过消耗了十分之一。

    灵晶果然不同,远远不是灵石能够相比的。

    这一刻钟的修炼,可相当于林昊凭空吸收元气的七天。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修炼速度,难怪灵晶能够让这么多修士趋之若鹜。

    随即,林昊便把百宝囊内的灵晶放在了通天葫芦内,而百宝囊也随意的扔了进去。

    林昊拿起桌上的宝甲,道蕴在其上流转,赫然便是一件中品道器,并且还是防御性法宝,比起之前的太昊甲不知强上了多少倍。

    想到这里,林昊便开始祭炼了起来,虽然只有真正的神器才会滴血认主,只要主人没有死,其他人也夺不走。当然,如果一个修士的心神强大到一种程度,便可抹去神器内的神识。

    而中品道器,对于林昊而言,已经是最为强大的法宝了。

    随后,林昊清点了一番之后,便将道袍放入了通天葫芦之内,如今的他,虽然已经是天道宗的弟子了。

    但仍然还不能穿这道袍。

    因为他还在夺宝比试之中,而天道宗的规矩便是天道宗的弟子不能参加。

    如果他穿着道袍前去比试,必然会引起显然大波,甚至还会因为此事,而退出比试,这可不是林昊想要的。

    转眼,七天时间转瞬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