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四百七十九章 突破失败
    “先天之体,先天资质!”

    王安石震惊的看着林昊,这一番摸索,顿时让林昊的资质暴露在他的眼中。

    到达林昊这种境界,如果不是特意的观察,根本不知晓他的资质如何。

    而原本王安石想要看看林昊的资质,毕竟机缘巧合之下让七宗罪武技圆满,这项武技的威力,他可是很明白的,却没想到,林昊的资质居然会如此的逆天。

    不光西州分资质不同,就连中州也是如此。

    三品、二品、一品、先天。

    而林昊便是最为强大的资质,先天资质。

    所谓先天资质在前文就提过,一千牛之力突破血魄境,这便是先天资质。

    纵然九百九十九牛之力,也不过是一品,唯有最后的一牛之力,才属于先天。

    每个人的资质并不是注定的,但随着修炼,资质就会凸显而出,甚至,功法也会影响每个人的资质,但毫无例外,基本上都没有人拥有先天资质。

    纵然百年内的天才,也不过一品资质。

    整个天元大陆,数亿万万的人口,而能够拥有先天资质的修士,一只手都能数过来,由此可见,这先天资质有多么的恐怖。

    王安石心里都忍不住嫉妒了起来,他当初的资质在宗门内也算是天才级别,足足达到了六百九十八牛才突破血魄境。

    而这种资质,在中州大陆虽然不是很常见,但各个宗门基本上都会存在,凭他的资质能够突破渡劫境,那林昊的资质能够支持他突破到什么境界?

    连王安石都不敢想象。

    不行,此子未来绝对不同凡响,只要中途没有夭折,必然成为大陆的天才,但如果此子加入天道宗,必然会受到天道宗的庇护,绝对不可能中途陨落。

    必须收入宗门!

    王安石下定了决心,但好歹属于顶级宗门的十长老,纵然遇见了让他欣喜若狂的天才,也不会拉下脸来求着林昊加入。

    再者,凭天道宗在中州的地位,到时候等夺宝比试结束,必然会欣然接受。

    当然,就算林昊没有成为前十名也没关系,他的资质,足以让他加入天道宗。

    “前辈?”林昊不解的看着王安石,不知道为何他的脸色会突然变幻莫定,顿时开口提醒了起来。

    王安石回过神来,好歹也是渡劫境的强者,就算在中州,也是强大无比,纵然林昊的天赋强大,也只是天赋而已。

    “你对天道宗有何看法?”王安石微微一笑,突然和蔼和亲的看着林昊,眼中带着一丝丝的慈祥,仿佛人畜无害。

    但林昊可没有被这表情迷惑,笑着说道:“天道宗作为中州顶级宗门,实力强大。”

    王安石点了点头,抚了抚须,笑着说道:“不错不错。”

    ……

    房间内,林昊一人坐在蒲团之上,眼中闪烁着闪烁之色,这王安石的话,让他有些疑惑,为何说了如此之多。

    王安石已经离开,带着笑容离开,显然相信了林昊的话,本源之力并没有在他的身上。

    但似乎,王安石的话,太暧昧了一些。

    加入天道宗?

    林昊微微一笑,思考了起来,天道宗在他的眼中实力强大,至于名声亦或者是否摧毁了七罪宗,他没有太多的感想。

    虽然如今的修为,都是依靠七罪宗才有如此强大,但林昊在冥冥之中感觉到,余罪与王婆在计划着更加不为人知的计划。

    而林昊就是这计划中的一员,毕竟林昊遇见的事情是在太巧了,巧到让林昊都产生了怀疑之心。

    是以,在没有彻底弄明白余罪与王婆的计划之前,他根本没有彻底的相信七罪宗,天道宗也同样如此。

    对于加入天道宗,林昊的心里,并不是那么抗拒。

    不过,如今说这些为时过早,最主要的便是获得夺宝比试的前十名。

    虽然他不在乎下品道器的攻击法宝,但防御性的法宝,却还是在意的,足以让林昊保命。

    翌日。

    艳阳高照,嘘嘘袅袅的白烟缥缈,笼罩了天道宗,仿佛仙境一般,此时的道场之内,人头涌动,就算是比试失败的修士也都没有离开,战斗依旧继续。

    自从昨日一名修士进入第二轮比试,获得百连胜,便陆陆续续的出现十几名的修士也成功成为百连胜。

    “屠夫来了!”

    “快看,那杀人狂魔又来了。”

    林昊的到来,让许多的修士都感到心惊,虽然他们并未与林昊战斗,但仍然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位置。

    毕竟短短十天之内,便有六十名修士死在他的手中,无一活口。

    也是因为如此,早就了他的赫赫威名,只要他一出现,便会引起骚动。

    林昊也没有在意,死在他手中的修士,他并未后悔,虽然许多时候都可以放弃别人一条性命,但随着他斩杀的修士越多,这些修士在上台之后,便全力施展,出手就是杀招,想要斩杀林昊。

    林昊也知晓,这些人使出全力,不过是为了想要在林昊还未反应过来之前斩杀他,但最终都依靠强大的实力缓了过来。

    林昊来到擂台上,闭目养神,对于四周指指点点的修士,他没有放在心上。

    时间流逝,眨眼五天时间过去。

    随着‘砰’的一声,一名逆天境修士躺在擂台之上,林昊微微吐出一口气,平复了一番沸腾的法力,稍微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八十人!

    如今的他,已经斩杀了八十人。

    随着陨落的人越来越多,他便感觉越来越吃力,如今,上台的修士都有两把刷子,让林昊也不好受。

    这只不过是逆天境的修为罢了,还未到达巅峰,但随着如此长的时间过去,遭遇巅峰的强者,遇见要不了多久了。

    一百八十三人!

    如今五天时间过去,一百八十三人成功进入第二轮,也就意味着,道场内,消失了一百十三个擂台。

    擂台的数量越来越稀少,为了争夺擂台资格,进入第二轮,纵然林昊此处擂台碰之即死,但也有人上台。

    不久之前,他斩杀的修士,一身法则诡异难测,最后好不容易才斩杀了对方。

    王安石坐在座椅之上,抚了抚胡须,眼中带着丝丝的赞赏。

    “十长老,此子嗜杀成性,上台八十余人,尽数死亡,甚至有些修士根本不用斩杀,但此子却没有放过,足以可见心狠手辣。并且,这些修士死在天道宗内,对天道宗的声誉有些影响,不如……毁了吧!”其中一名长老看见林昊如此的动作,眼中带着丝丝的杀机。

    而其他的长老却没有开口说话。

    王安石听到这番话,朝着长老看了过去,微微一笑,说道:“无碍,修士逆天修行,披荆斩棘,既然想要获得胜利,就必须付出代价,不用理会。”

    “十长老!”长老略有不甘,再次说道:“这可是关于天道宗的……”

    话还未说完,王安石便摆了摆手,开口说道:“不必多说,堂堂天道宗,岂会惧怕这些小宗门,如果事事顾忌,还有顶级宗门的尊严吗?”

    王安石根本就没有斩杀林昊的心思,不过对于林昊这一番斩杀,也没有任何的不妥,纵然斩杀八百人,王安石也能保住林昊,他如今早就准备妥当,在危机的时候救下林昊。

    林昊的实力虽然不错,但只是逆天境的修为,并未到达巅峰,如果遇见了巅峰境的强者,可不会如此的好过。

    杀一人是罪,屠万人是雄,屠的九百万,方位雄中雄。

    王安石虽然看上去面容慈祥,与世无争,人畜无害,但心里,却充斥着不屈与傲物,凡是不听者,尽数斩杀。

    天道宗需要听话的傀偶,而不是唱反调的小宗门。

    至于长老劝他,不用想他也明白怎么回事,这也是天道宗的潜规则惹的祸。

    许多道长弟子为了获得灵晶与道器,支援许多逆天境修士道器,而随着这些修士陨落,也就意味着,林昊身上拥有足足八十件下品道器,甚至还有许多的灵丹妙药。

    如果庞大的道器基数,当然让失去法宝的道长感到不安,甚至想要击杀林昊抢回法宝。

    但奈何宗门命令,他们根本不敢动手,也才禀报到长老这里。

    这可是八十件的下品道器,可不是一件两件,足以让长老心里产生微妙的想法。

    但这些长老可不知道,林昊在王安石的心里,已然成为了他的弟子。

    想要动林昊,却无可能。

    就算这些长老禀告宗主也无所谓,他只要将林昊的资质告诉宗主,势必更加引起天道宗的注意。

    但王安石并未诉说,甚至禀告,而是悄悄的隐瞒了下来,也是因为,他想收林昊为徒,到时候事成定局,就算宗主知晓,也无法阻碍了。

    强大的师尊难寻,但拥有逆天资质的弟子也同样难寻。

    至于林昊以往是谁的徒弟,亦或者是太玄门的弟子,他根本没有在意。这根本属于小宗门,并且还属于天道宗管辖,根本不叫叛离宗门。

    八十一场!

    八十二场!

    逆天境中期的修士,陨落!

    八十三场!

    八十四场!

    越来越多的强大修士进入第二轮,擂台资格的位置也越来越少,纵然许多人心惊林昊的手段,却依然抵挡不住诱惑,走上擂台。

    但无一例外,林昊的修为轻松碾压。

    八十五场!

    九十场!

    一场场的战斗过去,林昊的经验越来越丰富,虽然修为没有提升,但此时的他,比起之前,强大了至少两倍。

    技巧,经验让他纯属无比。

    此时,林昊盘膝坐在房门内。

    一团团的元气从四周而来,随即,一滴滴灵液快速涌入林昊的身体之中。

    顿时,房门内风云突变,一股股庞大的气机在房门内形成,扫荡着四周。

    轰隆隆。

    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四处拍打。

    林昊试图突破巅峰!

    随着太上帝经的运转,体内的法力游荡,奇经八脉,林昊努力的感悟着,想要将法则镶嵌进入领域之内。

    领域,这股神奇的力量在昨日,他便感觉到了一丝,而如今,只要将法则融入领域,就能进入巅峰。

    可只是这么一丝,让林昊十分艰难。

    砰!

    哼!

    林昊闷哼一声,脸色一阵苍白,气息有些紊乱,连忙运转太上帝经,开始调息。

    眨眼之间,林昊便睁开了双眼,眼中带着浓厚的失望,因为,他失败了。

    “怎么会失败?”

    “法则与领域的重合,却突然遇到莫名的能量侵袭,如果没有这股能量的阻挡,必然能够让法则融入。”

    “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