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荡天魔到来
    道场。

    天道宗道场。

    数万名修士齐聚,人头涌动,但却为有一丝一毫的气息泄露而出,这里属于天道宗的地盘,没有任何一个修士敢释放自己的气息,因为这属于挑衅。

    林昊站在人群之中,朝着四周一眼望去。

    嘘嘘袅袅飘烟流过,犹如人间仙境,在道场的四周,盘踞着许多的玄兽雕像,游龙戏珠。

    道场巨大无比,数万名修士站在其中,却为感觉到拥挤,就算在多来一倍的人数,也不能将整个道场填满。

    这些人都是来自各大宗门的修士。

    中州大陆无限大,广阔无垠,无数的三流宗门,二流宗门比比皆是,数以百万记,每日被摧毁的宗门数不胜数,但同样的,建立而起的宗门也比比皆是,形成了一种奇妙的生物链。

    三流宗门依靠二流宗门,二流宗门依靠一流宗门,一流宗门依靠顶级宗门,层层叠叠之下,天道宗所掌控的宗门便达到了数十万。

    并且,派遣而来的修士,修为最低的便是天人境,并不是宗门内最为强大的修士。

    不入流的宗门,只需宗门内拥有一名天人境即可,当然,就算没有也无所谓,毕竟麻雀大小的宗门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摧毁。

    拥有通灵境修为的宗门才能称之为三流宗门,比如太玄门便属于三流宗门,当然,这是在中州上的划分,如果在西州,太玄门属于顶级。

    二流宗门至少门内需要一名通灵九重的强者。

    而一流宗门内必须要拥有一名渡劫境的强者,而天道宗,便不是林昊可以想象的,至少渡劫境的强者不止一名。

    渡劫境多么强大?

    移山填海,翻江倒海,无所不能,能够称之为仙。

    而此地道场内的修士,不光有中州内的宗门派遣而来,也有东西两块大陆上的宗门派遣而来。

    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边是进献。

    林昊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火热,光是太玄门的进献便是一件道器与五千万斤灵石,而这里一共拥有数万名的修士,岂不是表明数万件道器与上百亿斤的灵石。

    难怪顶级宗门是顶级宗门,纵然一流宗门与顶级宗门只是相差了一个级别,但有着天差地别的概念,也是以为如此,天才一般都出现在顶级宗门之内。

    光是天道宗就是如此,那其他的顶级宗门想必也是如此,与天道宗同等地位的方家,在如今林昊的眼前,犹如庞然大物,难以撼动一丝一毫。

    是以,想要迎娶方紫衣,任重而道远。

    王明玄在把宗门带到道场之时,便已经离开,他的任务便是如此,任务完成,便去交付任务,得到奖励而去。

    数万名的修士,纵然都屏蔽了气息,但仍然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无论认识亦或者不认识,都仿佛打开眼界,闲聊了起来。

    不多久。

    一道恐怖至极的气息降临,猛然压在众人的头顶,气息出现的一刹那,数万名修士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颅,任凭心里不愿意,也无法反抗。

    林昊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没有看见到底是谁,但如此恐怖的气势,直接压着数万名的修士不能抬头,至少是通灵境的强者,并且还是问通灵境五重以上的强者。

    待到气息溃散,众人才能抬起头,朝着天空的一道身影忘了过去。

    是一名老者。

    青色道袍,雕刻奇妙符文,道风仙骨,白茫茫的长须随风而飘,一眼望去,便是德高望重之人。

    如果不是之前的气息,任谁都会怀疑,这人便是之前压着他们不能抬头的强者?

    老者望着下方数万名的修士,干枯手掌抚了抚胡须,满脸微笑,嘴巴微张,声音便传入众人的耳朵之内,不多不少,声音一致。

    “今日是天道宗百年一次的进献,各位都是来自不同宗门的修士,切记在这段时间不可妄动冰刃,不然……”老者说道这里,忽然冷哼了一声,狂暴的气息再次降临,比之前的气势再次增强了至少两倍以上。

    这一股气势下来,天人境的修士直接趴在了地上,纵然林昊属于逆天境的修为,在这股气势之下,双腿也在打颤,咬着牙不让自己跪下。

    渡劫境!

    绝对是渡劫境的强者!

    先前林昊猜测的通灵境五重以上,现在看来,远远不止如此的修为,因为这气势太恐怖了,并不是争对他一人,而是在场数万名修士,但仍然让他感觉到死亡的气息。

    如果气势单独争对他一人,绝对会瞬间心神被摧毁,强大到无可匹敌。

    随即,气势一松,林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有余悸的朝着天空的老者望去。

    老者看到这一幕,仿佛十分满意,再次开口说道:“当然,天道宗属于平和宗门,如果有人敢挑衅,便可向天道宗禀告,自会有人清理。自我介绍一番,吾乃天道宗十长老,王安石。”

    众人听到此话,纷纷惊诧的朝着老者看了过去。

    十长老!

    没想到眼前这老者居然是天道宗十大长老之一。

    难怪修为会如此的强大!

    林昊看了看四周,许多修士脸色有些苍白,在也没有了之前那般的傲气,仿佛天老大,他老二的模样。都被王安石的气势震惊,这也让许多修士明白天道宗的强大之处,天道宗也亮了亮拳头,让众人明白,天道宗是不可匹敌的,切勿有任何的坏心思。

    “想必大家都明白了规矩,那么老朽也不在话多,进献开始。”

    进献,属于天道宗管辖的宗门的进贡,没百年一次,虽然时隔很长,但需要准备的事物却庞大无比,数万名修士聚集而来,这资源足以让任何一个人铤而走险。

    如果利益超过了危险一倍,那么此人必然会心生歹意,如果超过十倍,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搏一搏。如果超过百倍,纵然上刀山下火海,也有人甘愿前往。

    而数万名修士聚集而来的资源,到底有多少,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眼馋,甚至疯狂。

    “找死!”就在此时,王安石突然怒喝一声,朝着远方望了过去,气势凭空而涨。

    王安石的话音刚落,天空逐渐暗淡下来,一道道恐怖的气息朝着四周席卷而来,仿佛充斥着无边的魔气,随即,便是一道狰狞的声音。

    “哈哈哈,天道宗的小道士居然开始了百年一次的进献,这一趟吾荡天魔来的正是时候。”

    随着狰狞的声音响起,一道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凭空而立,出现在道场之上。

    “好胆,我道是谁,原来不过是一条被追杀的可怜狗而已,居然敢来天道宗放肆,既然来了,今日就休想离开。”王安石朝着荡天魔忘了过去,眼中充斥着冰冷之意,如此重大的进献,天道宗上下早就密密麻麻的安排了许多的弟子守卫,虽然能够抵挡许多心怀诡异之人,但荡天魔的实力,还不是这些弟子能够抵挡的。

    “哈哈,大话谁不会说,当初吾横扫凤凰谷之时,也无人敢让吾留下,就凭你小小的一个十长老?”荡天魔哈哈大笑了起来,猖狂至极,魔焰滔天。

    在荡天魔之外,仿佛有奇妙的气息笼罩,根本无法看穿他的模样,但凭着狂暴而猖狂的气势,便明白,此人绝非小人物。

    “怎么可能,没想到居然是荡天魔!”

    “是啊,他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许多道场内的修士都震惊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朝着天空的魔头看了过去,发出不可思议的感叹。

    这里的修士,大部分都是中州的人,对荡天魔的情况也知晓一些,才会发出如此的惊呼。

    而林昊却摸不着头脑,便转头朝着旁边脸色惊讶的修士问道:“敢问道友,此人是谁?”

    修士听到林昊的话,转头看了过来,开口说道:“你是从西洲大陆来的修士吧,难怪连这件事情都不知道。”

    林昊也没有在意修士的话,只是盯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这件事情已经发生在一百多年前,荡天魔的具体名字,早就无人提及,百年前,荡天魔还不是如此这般,而是一个一流宗门的天才弟子,与凤凰谷的琼华仙子相恋,但好景不长。虽然荡天魔的天赋不错,但实力太过于弱小,被凤凰谷反对。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但听说琼华仙子便死在凤凰谷的手中,也是因为如此,荡天魔才从一个天赋绝顶的天才入魔,变成如今的模样。”

    “但如果只是如此,也不会让许多宗门闻风色变,自从荡天魔入魔之后,性情大变,修为提升的更加快速,并未多久便拥有了通灵境九重的实力,找上了凤凰谷的麻烦,整整十年。荡天魔凭着诡异的能力,斩杀了无数凤凰谷的修士,最后听说凤凰谷出动了太上长老才斩杀了荡天魔,可没想到,如今再次出现了。”

    “似乎,修为更加强大了。”

    林昊听到这里,微微摇了摇头,又是一个可怜人,但可怜之处必有可恨之处,无论凤凰谷错与对,但如今,荡天魔已经成为了魔头。

    王安石听到荡天魔的话,脸色也有些难看,不错,他的修为虽然在渡劫一重,但同样的,荡天魔的修为也是如此,而此地属于天道宗的地盘,如果大战,便会导致天道宗毁之一旦,这绝对是不允许的,为什么护山大阵没有开启?任由荡天魔闯入天道宗?

    “今日,如果你交出一半进献之物,我便自会离去,如若不然,那天道宗的宗门,今日便摧毁了罢。”荡天魔眯了眯双眼,朝着王安石威胁的说道。

    如果只是寻常的一流宗门,他直接就已经动手,根本不会废如此多的话,但天道宗作为顶级宗门,其内修为强大者,连他都必须退避三分,如果今日他把天道宗的宗门摧毁,想必他在中州之内,必然混不下去,被天道宗追得东躲西藏。

    他虽然心性大变,但人不傻,能不打,就不打,荡天魔心里十分清楚。

    “休想!”不出意外,王安石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荡天魔的提议,一半的进献,十分巨大,根本不可能答应。

    “这么说,想要天道宗被摧毁了?”荡天魔眯了眯双眼,透出一丝丝的杀气,大不了摧毁了天道宗,往东西大陆一躲,难道天道宗还能追杀过来吗?

    “你!”王安石十分气愤,浑身气势不受控制,导致衣袍乱飞,白色的长须随风飘扬,怒火中烧的怒吼了一声。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平和的气息降临道场,随后便响起一道声音。

    “十长老,稍安勿躁。”

    话音刚落,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影便出现在天空之中,此人双眸仿佛装进了无边的星辰,显得一场深邃,又如同普通人一般,毫无修为,但凭空站在此地,却异常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