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四百六十三章恐怖的本源之力
    四条巨大的神龙通火柱屹立,主位上摆放了一张金碧辉煌的龙头椅,四周的墙壁上镶嵌着冥王石,散发着光芒。

    整个大殿一片寂静,在主位的旁边,有一尊雕像,是一名男子。

    不是余罪!

    林昊朝着雕像看了过去,这雕像并不是七罪宗宗主余罪的雕像,而是一个林昊并不认识的男子。

    这雕像如同真人一般,翔翔如生,就连衣袍与神韵都完美的保存,如果不注意看,还真会以为这雕像便是真人。

    只是可惜雕像上没有任何的气机,只是一个死物。

    但纵然是死物,雕像上也带着浓厚的威严,仿佛君临天下,带着强悍的气势。

    睥睨万物,仿佛整个天下紧握于手。

    雕像双手摊平,在雕像的手中放着一团光芒,带着一股股诱惑,仿佛让林昊前往。

    本源之力?

    林昊朝着雕像手中看去,难道这就是本源之力?

    无论是王婆还是老狐狸,都对本源之力十分热心,甚至之前的十头顶级荒兽都对本源之力重视,认为林昊等人便是为了得到这本源之力的。

    那本源之力究竟是什么东西?

    从最开始,林昊便以为本源之力就是七罪之力,能够让武技圆满的力量,但随着时间过去,越发的觉得本源之力充满了神秘。

    林昊放下伍韵,缓缓的朝着主位而去。

    很快,林昊便来到主位之上,看着眼前充斥着无尽威严的雕像,林昊犹豫了一番,正要伸手去抓本源之力。

    刷!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主位之上。

    身影的出现顿时让林昊心里一惊,犹如虚幻一般,仿佛透明。

    林昊朝着身影看了过去,赫然便是在天域之中遇见的余罪。

    “余罪前辈?”林昊轻轻的说道,林昊知晓,这便是当初余罪在七罪大殿留下的精神种子,虽然没有灵身那般的实用,但也足够了。

    余罪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眼中带着一丝丝的惊讶,虽然他只是一枚精神种子,但整个七罪大殿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来到主殿。

    随即,余罪朝着林昊望来,近乎透明的手冲着林昊轻轻一挥,顿时手中便出现了一条项链。

    林昊满脸惊讶,心里十分警惕,原本以为这精神种子的实力并不高,可没想到只是一挥手,七罪之匙便出现在余罪的手中。

    “七罪之匙?”余罪看见手中的项链,眼中闪烁着光芒,朝着林昊看了过来,说道:“既然你拥有七罪之匙,必然是本体赐予你的。”

    林昊诧异的看了一眼余罪,当初七罪桃源的荒兽根本不会相信林昊,而余罪的精神种子在看见七罪之匙的时候,便仿佛认定了一般。

    “你的目的我已经知晓,可是为了本源之力而来?”余罪轻声的问道,犹如凡间的儒士一般,看上去淡然温雅,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一股如沫春风的感觉,给予林昊不同的感觉。

    天域之内的余罪,浑身上下充斥着绝对的威严,仿佛不容受到挑衅,万物尽在手中一般,睥睨天下。

    而眼前的余罪,温文儒雅,洁白如玉,给人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

    “是的,晚辈修炼七宗罪的武技,却并未圆满,似乎需要本源之力!”林昊恭敬的说道,无论眼前的余罪是否是精神种子,但凭他的实力,足以让林昊尊敬。

    “唔。”余罪点了点头,双眼闪烁着光芒,仿佛在思考什么事情一般,但随即点了点头。

    林昊也看见了余罪眼中的光芒,虽然不解,但也没有做声,心里却猜测了起来,难道并不是这样?

    七宗罪武技,并不是需要本源之力就能圆满的?

    “你可知晓七罪宗的史记?”余罪微微一笑,坐在主位上,温和的说道。

    史记?

    也就是七罪宗什么时候开宗立派和什么时候被摧毁的?

    林昊摇了摇头,虽然知晓一二,但具体的情况,还真是不知晓。

    余罪看到这一幕,点了点头,缓慢的开口说道:“从大陆的出现开始,分为远古、上古、中古与近古时期,远古时期的大陆充斥着漫天的妖兽、荒兽、玄兽,一个个实力十分强大,挥手之间山崩地灭,但奈何大陆无边无际,就连如今,都无人走到头。”

    “在中古接近近古时期,有一名修士,原本属于凡人,不过是如今中州大陆中一座城池的奴隶,却凭着一本残缺的修炼法诀踏入了修士行列,修行近几千年,修为通天,属于当时首屈一指的顶级强者,就连灵兽都要退避锋芒。”

    林昊听着余罪的诉说,不用想,余罪口中之人绝对是七罪宗的创宗之人,如同太玄门的太玄真人一般。

    “而这名修士,原本叫做噘,有一天,一直庞大的神兽突然降临,浑身充斥着无边的负面能量,凡是被这头神兽感染者,都会变得嗜血如命,贪婪至极,而这头神兽的名字叫做七罪妖。”

    林昊听到这里,仔细的聆听了起来,心里也十分惊讶,妖兽的分级也十分简单,妖兽、荒兽、玄兽、灵兽、神兽。

    玄兽便是通灵境的妖兽,而灵兽便是渡劫境的荒兽,更何况还是神兽。

    并且,这只神兽叫做七罪妖,难道与七罪宗有关联?

    果然,余罪下面的话便证实了林昊的猜想。

    “这个大陆充斥着许许多多的能量,譬如生命之力、锐金之力,力量不分好坏。但这只七罪妖的实力可谓是冠古绝今,可谓是当时修士的一场灾难,仿佛陷入了死地一般,凡是七罪妖所过之处,根本没有人能够抵挡七罪妖身上的力量。”

    “贪婪、暴怒、饕餮、**、妒忌、懒惰、傲慢。这七种力量便属于七罪妖的天赋,凡是修为低于七罪妖的修士,尽数被这些力量反噬,导致心性大变。”

    “最后,噘横空出世,拯救大陆与水火,与七罪妖大战三年,终于凭借着天赋,创出能够消磨七罪妖的武技,这便是七宗罪。凭着七宗罪的武技,噘也因为这一战,导致南北大陆消失,只剩下中州、西州、与南州大陆。斩杀了七罪妖,从而改名为七罪,创立七罪宗。”余罪缓缓的说道。

    林昊听到这里,心里十分震惊,当初便知晓南北两片大陆消失,可没想到居然是七罪宗的祖师与七罪妖大战导致大陆消失,这究竟需要多么恐怖的力量才能完成?

    渡劫?登仙?

    林昊摇了摇头,不敢想象。

    “而这座雕像,便是祖师噘,也是七罪。你可知晓他手中捧着的本源之力是什么?”余罪开口问道。

    林昊听到此话,正要摇头,可随即一想,余罪告诉他如此之多的隐秘之事,又想到七罪妖,难道这本源之力就是七罪妖?

    林昊想到这里,都不自觉地满脸震惊,这怎么可能?

    余罪看着林昊震惊的脸庞,仿佛知晓林昊的猜测一般,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便是七罪妖死后留下的本源之力,也叫做七罪之力。七罪宗之所以会被天道宗摧毁,也是因为这本源之力的缘故,因为天道宗想要得到的东西,便是本源之力。”

    “别看此时的本源之力十分温顺,没有任何的威胁。也是因为本源之力如今被束缚着。”原罪指了指本源之力,随即,在本源之力外出现了一道屏障,但很快便消失。

    “如果是没有修炼七宗罪武技的修士遇见本源之力,瞬间就会被其中的七种情绪诱导,导致心神尽毁。”

    林昊看了看本源之力,咽了咽口水,如果没有余罪,先前他就已经伸手去触碰了。

    这可是神兽死后留下的东西啊!

    “不过,我看你身上有着七宗罪的印记,也不是那么容易受到本源之力的诱导。”余罪看了看林昊,随后一挥手,那屏障便直接破碎。

    顿时,林昊便感觉到一股股奇异的能量扑面而来。

    贪婪、暴怒、饕餮……

    七种情绪仿佛加诸其身一般,让林昊的脸色变幻莫名。

    余罪看到如此,微微一笑,这本源之力,便是七罪宗最为珍贵之物,只要是修炼七宗罪武技之人,都必须经历本源之力的洗涤,才能彻底的领悟精髓,达到圆满,并且随着实力越高,武技的威力越来越强大,也是因为如此,导致七宗罪武技根本没有品级。

    可就在这时,本源之力突然跳动了起来,一股股幽火出现在本源之力之上,一瞬间,本源之力仿佛拥有灵智一般,‘唆’的一声便莫入林昊的脑海之中。

    “怎么可能!”余罪看到这一幕,直接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原本温和的脸上带着震惊之色,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昊。

    这本源之力怎么回事?

    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

    从古至今,凡是领悟本源之力的修士,都没有遇见如此的情况,可如今,这本源之力却直接莫入了林昊的脑中之中。

    本源之力怎么可能暴动?

    余罪满脸惊慌了起来,按照他的心性,遇见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可如今,却也惊慌。

    本源之力,光是距离稍微相近一些,都会被七种情绪笼罩,更何况没入了林昊的脑海之中?

    余罪面色微变,这可与他预想的不一样,他原本会让林昊带着本源之力离开,毕竟本源之力关乎着后面的大计,可如今,该如何是好?

    他倒不是担心本源之力消失,因为从近古到现在,从来没有人能够让它消失,他只不过在担心林昊承受不住七种情绪,导致心神尽毁,到时候,本体的计划就不能实施了。

    余罪紧张的朝着林昊望去,此时的林昊脸色一团黑、一团青,时而狰狞,时而贪婪。

    林昊此时虽然紧守灵台,但一股股情绪从心里升起,任凭他心神如何坚毅,也不可能抵挡。

    贪婪!

    无边的贪婪!

    林昊双眸赤红,带着贪婪之色,心神转变,一切都是我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

    显然,本源之力内的第一个力量开始影响着林昊的心性。

    虽然林昊知晓这是本源之力在影响他,但他根本无法挣扎,因为心里无时无刻都在冒出贪婪的情绪,让他根本摆脱不了。

    可随即,林昊怒火上涌,仿佛遇见了什么气愤的事情一般,满脸怒火。

    “该死,都该死!”

    “你彻底惹怒我了。”

    情绪依然在翻腾,以往不顺心,亦或者能够让林昊发怒的事情仿佛清晰了一百倍,一万倍,这种怒火让林昊心神逐渐的迷失。

    “吃了你们!吃了你们!”

    一股股情绪突然涌出,林昊还未摆脱第一种情绪的降临,随后的情绪一股脑而来,让林昊措手不及,此时他的心神,已经危在旦夕,越来越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