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四百六十二章主殿
    他们属于什么?

    顶级荒兽,在往前面一步,就能化身为人,成为玄兽。

    可眼前的一个天人境的小修士居然敢让他们闭嘴,这无疑触动了他的威严,气势拔张,怒火冲天,仿佛想要把林昊撕碎一般。

    就连伍韵也瞪大了双眼,万万没想到林昊居然敢如此说话,如果只是一头顶级荒兽那也就罢了,可眼前拥有足足九头,岂是他们能够对抗的?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荒兽即将动手之际,林昊再次开口说道:“三翼黑火蚁前辈正在对抗天道宗的修士,而你们却还在争论这些问题,难道想要见到三翼黑火蚁死亡吗?按照我们的修为,根本不是三翼黑火蚁的对手,既然能够来到这里,显然是它默认的,让我们来求援,可你们却眼睁睁的看着三翼黑火蚁被斩杀?”

    林昊这一番话说的十分快速,根本没有给予九头荒兽思考的时间,脱口而道。

    九头荒兽听到这番话,顿时沉浸了下来,略微一想,心里便是一惊,随后魔虫开口说道:“不错,吾等当初奉余罪大人的命令镇守此地,觉不可能放任老黑死亡,看来这人类说的没错,事不宜迟,再晚去一点,说不一定老黑已经遭遇毒手了。”

    “不错,晾他也不敢欺骗吾等!”

    眨眼时间,前一秒还在发怒的九头荒兽,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化为一道流光,快速的朝着三翼黑火蚁而去。

    林昊松了一口气,他在让九头荒兽闭嘴的时候,也是心惊胆战,不过也是因为如此,才让他的谎言看上去更加的真实。

    林昊敢冒着承受九头荒兽的怒火毅然开口怒喝,显然是真心在乎三翼黑火蚁的生命。

    也是因为如此,九头荒兽才快速的赶去。

    林昊吐出一口气,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面对九头荒兽的威势,他也心惊胆战,毕竟他只有天人境的修为,稍微不注意,就会被斩杀。

    “快些走,等它们反应过来,就是我们的死期。”林昊急忙的说道,拉着伍韵的玉手就朝着前方快速的纵去。

    身影消逝,化为一道道残影,在空中飘过。

    荒凉的沙漠很快便走完,一个祭坛出现在二人的眼中。

    这祭坛便是七罪桃源的传送阵,只要走上传送阵就能离开此地,就算其他的九头荒兽回过神来,也无济于事。

    伍韵看着传送阵,脸上并未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反而十分凝重,露出一丝死灰之色。

    在传送阵的外面,同样有着屏障的保护,也就是说,想要进入传送阵,需要鲜血祭炼。

    林昊与伍韵走上祭坛,传送阵之外还放着两个展台,两件中品道器便放在展台之上,一缕缕的道蕴出现在道器之上,足以引诱任何人的贪婪。

    可如今,林昊与伍韵都没有看一眼中品道器,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时间去破解屏障,在生命安危的面前,任何的天才地宝都是虚幻。

    “现在该如何?”伍韵语气有些焦急,额头冒出一丝丝的香汗,双眸焦距,六神无主的模样。

    林昊沉吟一番,噬魂枪瞬间出现在手中。

    伍韵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还以为林昊想要动手击杀她,可随即便想起,林昊的修为不过天人境,如何能够斩杀她?

    难道杀了林昊,独自逃生?

    伍韵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但随即便抛之脑后,如果不是林昊,她根本走不到如今,更何况,林昊还是伍娘看中之人,她更加不敢轻易动手。

    难道命该如此?

    伍韵有些悲哀的想着,随即,便双眸坚定的朝着林昊看去。

    “还是我去吧。”伍韵轻轻的开口说道,语气之中带着留恋。

    显然,伍韵想要放弃自己的性命让林昊离开。

    而林昊听到这番话,十分震惊的看着伍韵,万万没想到,在这生死存亡之际,伍韵居然想要成全他?

    不过,林昊却摇了摇头,脸上带着笑容,其实,破解这屏障,根本不需要伍韵付出性命。

    一个人的精血只有那么多,实力越高,精血越多,如果只是伍韵一个人,的确会死亡,但如果加上林昊呢?

    “一同释放血液祭炼,凭你我二人的鲜血,根本不会让人死亡才能破开屏障。”林昊开口说道。

    伍韵眼睛一亮,但随即就暗淡了下来,摇了摇头,说道:“就算如此,能够苟延残喘保住一条性命,但那时可会十分虚弱。到时候十头顶级荒兽解决了沈万谷,便会来到此地,那时连反抗能力都没有,还不如舍弃我一个人的性命,足以让你逃生。”

    林昊闻言,嘴角一翘,轻轻的喝了一声:“蠢女人,你可别忘记我的手段。”

    伍韵听到林昊的骂声,瘪了瘪嘴,也没有去争吵,却忽然想起生命之力。

    顿时,伍韵眼睛一亮。

    “快些行动,不然荒兽到来,你我二人都不可能存活。”林昊开口说道,随即噬魂枪光芒一闪,伤口便出现在手掌之中,随即一掌朝着屏障拍了下去。

    呼呼!

    顿时,屏障仿佛海绵一般,疯狂的吸收着林昊的鲜血,林昊的脸色逐渐的苍白了起来。

    伍韵看到这一幕,伸出手指朝着手掌一划,也如同林昊一般,手掌放在屏障之上。

    屏障的吸收速度奇快无比,林昊能够感觉到体内的鲜血正在快速的减少,心神一动,通天葫芦之中的生命之力源源不断的释放而出。

    在生命之力的帮助下,体内流失的鲜血正在快速的增长,快速的恢复着被屏障吸收的血液。

    林昊转过头,发现伍韵也同样脸色苍白,伸出手拍在伍韵的香肩之上,一股股精纯的生命之力涌出。

    随着鲜血的流逝,屏障越来越淡薄,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一般,这种情况让林昊与伍韵都露出了笑容,可就在这时,风云转变。

    轰隆隆。

    天空之间忽然响起雷鸣之音,整个天空都暗淡了下来,磅礴的气势冲天而起,仿似要撕破天空一般。

    “该死的人类,居然敢欺骗与吾!”

    还未见到其身影,但声音却传了出来,一股股强悍的气势压在林昊与伍韵的身上,顿时便让他们明白,这气势的主人是谁!

    十头顶级荒兽!

    没想到,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十头逆天境的荒兽突然而至,也就是说,沈万谷已经死在他们的手中。

    “加快速度!”林昊喷出一口鲜血,双眸之中带着坚定之色。

    没有任何人能够夺走我的性命!

    就算老天也不行!

    林昊咬着牙齿,生命之力快速的涌出,鲜血犹如不要钱一般,朝着屏障而去。

    轰隆隆。

    咔擦。

    就在这时,屏障突然轰然破碎,传出一道轻微的响声,但让林昊与伍韵二人欣喜若狂。

    一道磅礴而狂暴的力量朝着林昊席卷而来。

    “想跑!?”

    “去死吧!”

    轰然之间,强悍至极的力量朝着二人打来,还未接近,林昊便喷出一口鲜血,伍韵的实力虽然比林昊强,但也同样不好受。

    “走!”

    突然之间,伍韵咬了咬牙,抽身而出,对着林昊轰然便是一掌打来。

    砰!

    林昊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顿时飞在了传送阵之上,随即光芒一闪,林昊便消失在原地。

    七罪大殿,主殿。

    林昊的身影出现在主殿之中,脸色十分苍白,睁开双眼朝着四周看了看,顿时脸色一变。

    “该死的,伍韵!”林昊怒喝一声,转过头,却发现背后是一尊庞大的大门。

    法力运转,林昊身上冒出一股股的气势。

    天玄气劲,第九层,十倍之力!

    轰隆隆。

    一拳之威,强大致斯,可仍然不能损坏大门一丝分毫。

    林昊停了下来,呆愣的站在原地,之前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十头顶级荒兽降临,伍韵一掌把他推进了传送阵,之后便来到了七罪大殿的主殿之中。

    也就是说,伍韵放弃了生命,让林昊逃脱了危险。

    林昊握紧了拳头,满脸冰冷,实力,纵然头脑聪明,算计无双,可到头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根本无济于事。

    如果伍韵没有把他推入传送阵,想必眨眼之间,他就会被十头顶级荒兽撕成碎片。

    毕竟,从一开始,便是林昊在欺骗他们,所以怒火头上的十头顶级荒兽,对林昊恨之入骨。

    原本二人都能够逃离,可最后依然功亏一篑,只有他苟延残喘的活了下来。

    “啊啊啊!”林昊顿时怒吼了起来,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整个主殿,任谁都能够听出林昊的愤怒。

    他居然在一次的被一个女人相救!

    之前在天域的时候,便是因为伍娘,他才能够活下来,虽然当时他知晓伍娘并未死去,依然有再见的时候。

    可如今,同样的情况,依然与伍娘有着关系的伍韵,再次为了他,失去了性命。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林昊忽然看见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身旁,人影出现之时,喷出一口鲜血,随即便朝着地面倒去。

    林昊看见这道倩影,顿时心里一愣,随后连忙反应过来,接住即将倒在地上的伍韵。

    伍韵没死!

    林昊看着怀中的伍韵,心里一阵惊喜,虽然此时的伍韵身怀重伤,体内经脉寸断,但依然没有死亡,还存在这弥留之气。

    林昊脸色一喜,通天葫芦内的生命之力快速的涌出,灌入伍韵的身体之中。

    看着伍韵苍白的俏脸,林昊脸色有些焦急,但随着体内的伤势逐渐平稳,林昊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此时伍韵昏迷着,但至少,脱离了生命危险。

    她究竟是如何从十头荒兽手中逃生?

    虽然传送阵近在迟尺,但十头逆天境的荒兽岂会给她机会?

    无论伍韵如何逃出,但两人都已经安全,也不想多想。

    而沈万谷与李玄显然不可能如此好运了,经历了林昊这件事情的十头荒兽,绝对不会再次给予李玄同样的机会。

    沈万谷已经被三翼黑火蚁击杀,陨落在七罪桃源之内,而李玄的身影虽然没有出现,但在林昊的想法之中,如果李玄不想死的话,便会一辈子呆在七罪桃源之内,除非实力能够突破通灵境,不然不可能斩杀十头顶级荒兽。

    但想要突破通灵境,绝无可能!

    因为此地,拥有禁制!

    就连荒兽都不能突破,更何况是李玄。

    伍韵没有了生命危险,林昊的目光才朝着主殿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