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三百八十章下一个目标
    踏踏踏。

    林昊朝着龙卫山谷的内而去,不光只有他一人,在他四周,同样拥有许许多多的暗卫朝着山谷内走去。

    林昊有些奇怪,不知道此时召集安慰前一百名修士做什么。

    “难道又有行动了?我记得上次行动才过去三个月,没想到这么快又开始了。”

    “应该是这样,不知道这次尊上对付的是什么宗门,每一次行动都让我迫不及待,只要斩杀一个城池的修士,得到的资源尊上都不会理会。”

    “是啊,你看我现在手中的下品宝器,就是从一名法相境的修士手中得到的。”

    “嘿嘿,又可以大干一场了。”

    林昊听到四周的议论声,稍微了解了一些,从他们的言语中,林昊能够明白,龙卫准备朝一个城池下手了。

    如果林昊猜测不错,清虚宗云峰城也是被龙卫毁灭的,最后嫁祸给太玄门,而龙卫之所以能够轻易的毁灭云峰城,让对方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也是因为敖广的存在。

    而这次,神话天魔宗长老的花满楼,龙卫的龙一,究竟会对哪一个宗门下手呢?

    很快,林昊便跟随众人来到一处宽阔的地方,此时,不光暗卫前一百名的修士全部到来,就连龙卫也足足来了几十名。

    龙一、龙二、龙四。

    皆是人藏九重的存在,而龙一是天魔宗的长老花满楼,龙二是太乙剑门的长老雪暗天,龙三是清虚宗的长老敖广,那么龙四是谁呢?

    林昊朝着对方看了过去,是一名女人,一名美丽至极的女人,虽然林昊看不见对方的面孔,但从对方玲珑娇小的身躯看去,绝对是一个美人,身上散发的气质让林昊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也许是感觉到了林昊的注视,带着面具的龙四转过头来,让林昊感觉到,似乎,对方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林昊摇了摇头,再次朝着对方看去,笑意已经消失不见,但林昊却明白,对方的的确确朝他笑了笑。

    对方好像也认识他?

    站在此地的人,加上龙一等人,龙卫足足来了三十余人,除非三人是人藏九重的存在,其他的二十七名龙卫,皆是人藏八重的存在,从初期到巅峰比比皆是。

    “众所周知,聚集大家而来,便是因为另有行动,此次的行动,便是摧毁一座城池,如往常一般,得到的任何资源,龙卫并不会占有一丝一毫,而此次的目标,便是天妖门的蚩尤城。”龙一缓缓的开口说道。

    “天妖门?”

    “我还以为是仙道宗门,没想到尊上居然对妖道下手了。”

    “下手就下手呗,反正我们并不是宗门弟子,斩杀他们,没有任何的心软。”

    “没错没错。”

    “为龙卫的宏图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龙一仿佛十分满意众人的态度,微微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开口说道:“既然如此,各位准备一番,随我一同离开山谷。”

    龙一说完此话,从百宝囊内拿出一个面具,带在了脸上。

    于此同时,其他的暗卫也纷纷拿出面具带上,林昊也没有奇怪,他在加入暗卫的时候,也分发了一个面具,以前还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现在却明白了过来,只是行动的时候,为了掩人耳目。

    林昊带上面具,朝着龙四看了过去,至始至终,他都感觉对方身上的气息让他十分熟悉。

    仿佛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却始终想不起来。

    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呢?

    林昊皱了皱眉,摇了摇头,也不在多想,到时候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晓。

    龙卫山谷外,一百三十名修士聚集,最低修为都在人藏六重。

    暗卫五十名之后便是整整五十名的风火境修为,前五十名,便是法相境的修为,而龙卫,最低便是人藏八重的修为,这一股力量无论放在什么地方,都会让人惊恐万分。

    虽然每一个宗门进入天域内都不单单只是一个人藏九重的强者,就连太玄门也是拥有四个人藏九重的强者,但并未聚集在一起,而是分开守卫城池。

    而此时,龙卫却派出三名人藏九重的强者,只要能够打破一个城池的阵法,便能轻而易举的斩杀对方,这就是龙卫的实力。

    而此次龙卫的目标便是天妖门的蚩尤城,拥有一名人藏九重的强者,十名人藏八重,数十名人藏七重,并且还拥有数千名的弟子。

    别看天妖门人数众多,但高端的实力太过稀少,只要龙一三人联手斩杀了蚩尤城的九重强者,对方便会土鸡瓦狗。

    “林昊,小心一些,第一次行动,可不要死在林昊,如果遇见什么危险,尽快逃离,切记,以保住性命为前提,明白么?”就在这时,雪暗天朝着林昊走了过来,小声的嘱咐着,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关心之意,仿佛他真是太乙剑门派来的奸细一般,对林昊亲热有加。

    “多谢尊上关心,属下明白。”林昊恭敬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不用太拘谨!”

    林昊看着雪暗天离开的背影,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如果他不是知晓对方有意如此,他还真会相信雪暗天在关心他,虽然他不知道雪暗天的目的,但他也没有去揭穿。

    此时,他必须按照对方给予的路线,好好的走下去,不能引起他们的怀疑,不然的话,绝对会死无葬生之地。

    虽然这次龙卫行动,突袭天妖门,但林昊心里没有任何的愧疚,对方本就是妖道,并且还是与林昊有仇的天妖门,说到底,心里还有些雀跃。

    龙一大手一挥,随即朝着前方快速的纵去,在他身后,龙二等人也快速的跟上。

    就在龙四纵过林昊身旁的时候,对方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便朝着前方而去。

    一阵香风飘过,带着一丝丝的桃花花瓣味道。

    桃花花瓣?

    林昊眼睛一眯,随即,跟着众多暗卫快速的朝着前方而去。

    龙一并未使用全力,一百多名的强者化为一道道残影,穿梭在森林之间,不留一丝一毫的痕迹。

    从龙卫山谷出来,距离蚩尤城拥有两万里的距离,如果按照众人的速度前进,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到达。

    当然,这还是全力赶路的情况下。

    众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专注的朝着前方赶路,途中如果遇见巡逻的弟子,皆是没有打扰,避开了他们,以免引起波澜。

    时间缓缓过去,天色逐渐的暗淡了下来,再过不久,天空中就会升起无边无际的幽魂,仿佛,这些人根本不害怕?

    林昊朝着身旁的暗卫看了过去,根本没有从他们的气息感觉到一丝惧怕的意味。

    就在黑暗降临之时,龙一手中便出现一道符篆,随即法力涌出,符篆散发光芒,把众人笼罩了下来。

    护城符篆!

    林昊微微一愣,随即也没有多言。

    就算龙一不使用这符篆,他也不会被幽魂攻击。

    “桀桀。”

    “桀桀。”

    四周传来幽魂的狰狞笑声,但因为有符篆的缘故,根本没有接近林昊等人,只是徘徊在四周,放肆的狰狞。

    众人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幽魂,也没有在意,对于幽魂这点小小的迷惑,都没有放在心上,快速的朝着前方赶路。

    林昊估摸了一番,从早晨便开始赶路,按照众人的速度,也差不多该到了蚩尤城了。

    果然,在林昊的想法落下不久,龙一便停止了行动,因为蚩尤城此时距离他们并不远,只有区区一百里的范围。

    “先停下来恢复消耗的法力。”龙一吩咐了一番,在城外,根本没有任何的元气补充,连续赶路,众人的法力早就消耗了许多,如果此时贸然进攻,实属不智。

    众人也没有反对,在他们的百宝囊之中,都有灵石的存在,纷纷拿出盘膝而坐。

    就在林昊也同样如此的时候,耳边便响起一道声音。

    “暗五十!”龙一对着林昊挥了挥手,示意他走过去。

    林昊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龙一的想法,但也朝着龙一而去。

    “尊上。”林昊恭敬的说道,语气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仿佛十分忠诚于龙卫一般。

    龙一微微一笑,他可不相信林昊忠诚龙卫,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就会进攻蚩尤城,你可知晓,我为何叫你前来?”龙一开口询问道。

    林昊有些郁闷,他发现龙一说话,都会反问一句,让林昊去猜测,虽然有些烦躁,但林昊依然恭敬的说道:“不知。”

    龙一深深的看了林昊一眼,才开口说道:“吞灵蛇。”

    林昊闻言,诧异的看了一眼龙一,随即便回过神来,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林昊能够变幻成吞灵蛇,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尊上,恕我多嘴,前不久摧毁云峰城并没有属下的存在,也同样能够破开阵法,为何此次需要属下变幻成吞灵蛇?”林昊不解的问道。

    龙一闻言,看了林昊一眼,冷哼一声,说道:“无需多言,只需要按照吩咐办事便成。”

    “是!”

    林昊点了点头,也不在多话,虽然他心里有猜测,是因为敖广的缘故,但也想询问一番,既然龙一不想回答,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时间一息一息的过去,一个时辰转瞬而逝,众人的法力在灵石的帮助下,尽数的恢复了过来。

    看到众人恢复了法力,龙一才再次朝着蚩尤城而去,此时,很快,众人便来到了蚩尤城的城门之下。

    在城墙上,有着几名修士守卫,但由于是夜晚,天妖门弟子根本不会认为有人会在此时偷袭蚩尤城,毕竟城外有无边无际的幽魂阻挡,所以都没有在意。

    龙一朝着林昊看了一眼,示意了一番,便没有了任何的动作。

    林昊当然明白龙一的意思,随即,法力涌动,天妖九变施展而出,一条吞灵蛇便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此时,林昊的实力也就达到风火境,变幻而出的吞灵蛇远远比当初只有阴阳镜时候强大了许多,也是因为如此,吞噬阵法的速度也快加快了许多。

    林昊并未前往阵法,而是朝着龙一看了过去,这番模样过去,就算天妖门的弟子没有仔细守卫也能够发现林昊的存在。

    龙一看到这一幕,也没有多言,手中快速的掐动着手势,随即,一块块的灵石从手中激射而去,落在地面上,每一块灵石落地的位置,都十分的诡异。

    刷!

    就在灵石落地过后,一道迷雾闪过,随即,林昊的身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并未存在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