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三百六十六章闻仲的计划
    可林昊只不过风火境,与他一模一样,他连对方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害,一瞬间,他那骄傲的心性直接被打破。

    从未遇见过如此打击的他,顿时呆愣了起来,双眸迷茫,他是天才?

    萧逸尘从地上站了起来,双眸犹如死水,看了看手中的长剑,凄凉一笑,随手扬了长剑,顿时,长剑化为一道流光插在地面上,剑身入土半截。

    连对方一根毫毛都不能伤害,这剑不要也罢!

    连对方衣角都碰不到,这修炼,不修也罢!

    萧逸尘浑身散发着颓废的气息,仿佛接受不了打击一般,犹如行尸走肉,看也没看众人一眼,双目迷茫的拖着身体缓缓前行,看上去十分孤寂。

    “师兄,这小子会不会太过了?”李九看着萧逸尘的模样,有些担忧,皱了皱眉,对着身旁的闻仲看了过去。

    闻仲眼中闪烁着光芒,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他连这道坎都不能过去,就不配作为枫林阁的弟子。”

    “去吧,这小子果然不同,让他来大殿找我。”闻仲说完这番话之后,身影飘然而逝,消失在原地。

    李九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没有开口说话。

    四周的枫林阁弟子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万万不敢相信眼中所看见的一切,甚至还用手揉了揉双眼。

    这怎么可能!

    林昊的实力居然如此强大,萧逸尘可是风火境的强者,在枫林阁的天赋可谓是顶尖,却在林昊的面前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这还是人吗?

    同样身为顶尖天才,但这之中的差距居然如此之大?

    纵然许多人不相信,但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萧逸尘败了,败的毫无反抗能力。

    林昊也没有理会萧逸尘,更加没有理会枫林阁的弟子,走到镇魂铃与长剑的旁边,脸上闪过满意的神色,大手一挥,两件中品宝器就被他收进了通天葫芦之内。

    他不过是一名打工的,既然是闻仲的要求,他岂有不满足之礼,至于萧逸尘是否能够从这打击之中醒悟过来,这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刷!

    就在林昊收起中品宝器之后,一道身影直接出现在他的眼前,林昊转过头,朝着李九忘了过去。

    哟,萧逸尘刚刚失败,这正主就出来了。

    林昊微微一笑,眼珠转了转,笑道:“李九,你可没看见,你们枫林阁居然有一个弟子居然如此天才,年纪轻轻就达到了风火境,让我佩服万分吶。”

    李九虽然拥有人藏八重的实力,对于林昊的称呼也没有在意,这可是他要求的,不过在听到林昊的话之后,顿时翻了翻白眼,就算是傻子都能听出林昊语气之中的挤兑。

    就算在天才又能如何,不是一样败在你的手中。

    “林昊兄弟,走吧,师兄要见你。”李九正色的说道,说实话,李九平时都是嬉皮笑脸的,从未有如此的正视,显然师兄在他心里的地位十分之重。

    林昊点了点头,没有多说,缓缓的跟着李九的身后,朝着大殿而去。

    无论是之前李九把他逼近龙域,亦或者之后的事情,这李九口中的师兄,都对他了如指掌。

    枫林阁的这人,到底有多么强大的本事?

    林昊有一种感觉,这人绝对比敖广还要难缠。

    很快,林昊便跟着李九的身后,来到了枫林阁的大殿,此时,闻仲一人坐在大殿的主位上,在他的下方,两杯热茶徐徐而生。

    林昊朝着主位上的人看了过去,仔细的大量了起来。

    虽然当时十大仙道宗门的长老齐聚天剑城,但并不是全部人藏九重的强者都到达天剑城,林昊眼前这人,当时就并未前往天剑城,而是枫林阁的另外一个强者。

    面色坚毅,约莫四十岁左右,浑身充斥这一副不怒自威的气势,眼中时不时闪过精光,显然十分聪明。

    一个实力强大的老狐狸。

    林昊给予眼前这人的定位。

    “想必这就是太玄门的天才,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林昊吧,吾乃枫林阁长老,闻仲。坐。”闻仲指了指他身下的位置,语气洪亮。

    林昊闻言,脸上带着谦虚的笑容,说道:“当不得长老夸赞,林某有几分实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依靠的不过是一些小聪明罢了,不上台面。”

    见鬼说鬼话,见人说人话,林昊深得此韵。

    “哈哈,小兄弟果然风趣,枫林阁可是千盼万盼,想要请小兄弟来枫林阁一次,如今,终于有了机会。”闻仲笑着说道,语气十分热情,仿佛对待同等级的强者一般,一点儿也没有小瞧林昊。

    但越是如此,林昊心里变越加的警惕,事出反常必有妖,强者都有强者的骄傲,而闻仲居然如此行径,显然心里早就有了打算。

    林昊看了看李九,坐在位置上,轻轻的喝了一口热茶,并未开口说道。

    闻仲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给予了李九一个眼神,示意他先出去。

    李九撇了撇嘴,轻哼了一声,死没良心的,居然想要把我赶出去,但李九也知晓,师兄绝对要跟林昊谈论一些事情,也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幽怨的看了看林昊,便转身走了出去。

    林昊浑身打了打寒颤,被李九一个眼神看着,让他浑身不自在,不过此时李九已经走出了大殿。

    随即,林昊朝着闻仲看了过去。

    “不知前辈叫晚辈来,是为何事?”林昊语气带着一丝恭敬,虽然闻仲对他的语气仿佛在对同等级的强者一般,但林昊却不能顺着闻仲的话,只能降低自己的身份,不然绝对会引起闻仲的不满。

    嘴上虽然十分热情,但心里却肯定从未把他放在眼里,他也不能顺着闻仲的杆就往上爬。

    果然,闻仲眼中闪过一道赞赏。

    “哦?不知你是否询问的,我为何把你逼近龙域之内?”闻仲笑着说道,丝毫没有否认。

    看见闻仲这么痛快的承认,让林昊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之中,许多人在被人质问的时候,都会找借口掩饰,比如什么这是为你好,或者,这是给予你的历练。

    那闻仲会有什么样的说法呢?

    “很简单。”闻仲伸出一根手指,开口说道:“第一,我想测试一下龙域的态度,毕竟枫林城就在龙域的旁边,不得不防。”

    “第二,我便想要看看你是否能够活下来。”

    “很不错,这两条我都已经得知。”

    林昊皱了皱眉,朝着闻仲看了过去,不解他为何要这么做。

    闻仲站起身来,看着林昊满脸不解,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走下主位,开口说道:“此时,我们进入天域差不多三年了,不知道,你是否发现了一些不同之处?”

    嗯?

    林昊虽然不太明白闻仲的意思,但对方绝对不会无故问出这番话,不同之处?是表示这一切背后有人插手?

    “前辈所指的是?”林昊小心翼翼的问道。

    闻仲指了指林昊,失笑了摇了摇头,果然是小滑头。

    “敖广!”闻仲吐出一个名字,随即朝着林昊看了过来。

    林昊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这闻仲果然猜到了一些什么东西。

    “仙道并不是傻子,不然你认为我们如何能够屹立在这大夏王朝上万年?”闻仲脸上带着微微的不屑。

    林昊听到这番话,心里有些恍然,从闻仲的话中,他就能听出一些蛛丝马迹,好像仙道宗门都知晓了这件事情?

    不过,这也正常,他一个小小的弟子都能从中猜测出许多不对劲的地方,而身为仙道十大宗门,屹立在大夏王朝上万年,岂会看不出来。

    如果这样还不能看出来,这仙道十大宗门就有些名不其实了,早就被消灭了。

    “无论是你太玄门,亦或者枫林阁,还是其他的仙道宗门,各有自己的猜测,但众人都能嗅到这其中的阴谋味道,自从……敖广出现之后,他的所作所为与平时与众不同,直到,他前往龙域,便更加让我明白了过来,他绝对有问题。”闻仲看着林昊,开口解释的说道。

    林昊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不解,张了张嘴,也没有开口说话。

    闻仲时刻注意着林昊的表情,在看见林昊脸上依旧不解的时候,心里也在思考,他是否选择错了。

    “你依旧不解?”闻仲开口询问道。

    林昊看着闻仲,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晚辈了解你口中的意思,但晚辈的不解的,便是前辈为何会对晚辈诉说这些。”

    闻仲诧异的看了一眼林昊,他原本还以为林昊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却没想到,林昊居然想到了这里。

    “因为仙道十大宗门有了一个计划,而你,便是这计划之中的关键人物。”闻仲说了一句,随即坐回了原本的位置之上。

    “我?”林昊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闻仲,论实力,他虽然拥有风火境,但人藏七重与人藏八重的比比皆是,论才智,许多人更加完爆他几条街,真正让林昊自信的,便是天赋,可天赋有什么用。

    “不错,你的实力并不是最强,头脑也不是最聪明的,但你却是最适合的一个。”闻仲开口说道。

    “众观你从一介普通人修炼如今,也不过区区五年的时间,期间遇到了许多的生死之战,但却都能在关键的时候脱离危险,这是别人不曾拥有的,也是因为如此,你才最适合。”闻仲看着林昊,笑着说道,心里也在暗自羡慕,这混沌的命格果然与众不同。

    林昊当然知晓闻仲诉说的一切,他这一身修为,都是经历了无数的危险才有如今的地位,每每都能化险为夷,显然是他的命格极其混沌,不可预测。

    但也是因为如此命格,才让林昊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化险为夷。

    混沌的命格十分稀少,甚至万年难见,便让许多强者都十分羡慕,也是因为如此,久而久之之下,混沌的命格便成为一种神秘的存在,仿佛拥有这个命格,前途不可限量。

    但林昊却明白,这不过是一个传一个,逐渐的变得神秘,才能让他在许多时候被强者看重,结个善缘。

    “什么计划?”林昊朝着闻仲看了过来,虽然他心里也有些不愿,毕竟能够让十大宗门都承认的计划,绝对危险无比,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除了一些实力较低的弟子之外,众所周知,背后有一个手在操纵着这一切,那么,我们的计划,便是让你进入这个组织内。”闻仲开口说道。

    什么!?

    林昊震惊的站了起来,开什么玩笑,进入这个组织内,这不是找死的行为吗?

    林昊皱了皱眉,开口说道:“那前辈可知这个‘组织’身在何处,叫什么?有哪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