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三百五十五章敖广终到
    林昊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破解余罪的封印,而余罪想要破解封印而出,必须要他付出性命,除此之外,便只有敖广与玄天机能够破解了。

    敖广能够暴力破除封印,而玄天机在此地镇守如此多年,绝对有办法破解封印。

    可玄天机根本没有这么做!

    并且,玄天机言语之中并不像破解封印,释放余罪!

    那么,林昊想要救出余罪,只能依靠敖广!

    如何利用敖广破解封印呢,只要能够让敖广破解封印,到时候余罪出现,必然能够擒住敖广,两全其美,但必须要让玄天机不能阻止才行!

    看玄天机的态度就能知晓,玄天机绝对不会让林昊得逞,甚至不会让他释放余罪出来。

    这让林昊有些郁闷,难道这七罪宗的修士都有病?

    之前林昊遇见的向问天,明明有实力,却自愿待在山谷内,没有离开天妖门地域,这已经让他十分疑惑了。

    在之后,便遇见了王婆,装神弄鬼的待在死海外,阴测测的,不知道在密谋什么。

    如今,眼看着七罪宗的宗主余罪被封印在龙域内,而身为七罪宗弟子的玄天机却不闻不问,甚至还不想解开封印。

    林昊才不相信玄天机听闻他这番话,依然不相信奢于炎就是余罪!

    但从玄天机的语气,他就能够明白,这玄天机已经相信了林昊的话,却仍然一意孤行。

    真是让人看不透的一个宗门啊!

    不过,也因为这一点,更加让林昊惊悚了起来,实力强大,挥手之间就能灭掉通灵境的强者,灭杀玄兽轻而易举的七罪宗,如今却沦落到如此的境地,甚至,还不敢反抗。

    从这里便可看出,毁灭七罪宗的天道宗是如何的强大!

    天道?

    果真是恐怖啊!

    不过,这一些都与林昊没有多大的关系,实力太低,远不是他能够插手的,虽然他不知道天道宗的实力究竟有多么的强大,但想必,只要走出一名弟子,就能挥挥手把他灭了。

    想到如此,林昊暗自惆怅起来,实力越高,能够看见的东西便更加不同。

    还在矿区当矿工的时候,林昊以为突破脉轮九重就能成为外门弟子,以为脉轮九重已经十分强大了。

    当他进入脉轮九重,甚至开天之境的时候才明白,在太玄门开天之境只是入门,连外门弟子的资格都不能获得。

    那时,林昊便以成为外门弟子为目标,最终成功了,却依然发现,内门弟子比外门弟子的身份高贵了许多,并且人藏境以下皆是蝼蚁,便为成为人藏而奋斗。

    一步步走过来,如今已经人藏六重风火境,远不是当初懵懂无知的小子可以相提并论了,但仍然处于底层。

    林昊微微叹了叹气,稳了稳心神,这么长时间下来,遇见的事情超乎了他的想象,给他带来更加广阔的眼界,却让他的心受了一些打击。

    很快,林昊便调整了心态。

    方紫衣的期望,自己的野心,都不允许自己倒下,他还记得,成为玄元大陆为数不多的绝世强者,风光的迎娶方紫衣进门!

    夕阳西下,无限美好。

    林昊朝着远方望去,一缕缕夕阳缓缓的落下,为龙域这片世外桃源添加了些许的生机,看上去更加的美好。

    林昊眯了眯双眼,原本,他打算让奢于炎配合,别再这段时间闹事,以免让敖广找到机会,可如今,他还希望余罪暴乱,这样才能释放而出。

    但如果真的这样做,先不说余罪不可能答应,就连林昊都不希望发生。

    如果真是如此,那玄天机便会死在敖广的手中。

    还真是两难之境啊!

    林昊想到这里,身影消失在山巅之上。

    转眼,距离瘦子死亡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有余,龙域的修士都绷紧了神经,这半月的平静,并未让他们有任何的懈怠,反而更加警惕,一股凝重的气息飘散而来。

    风雨欲来啊!

    看似平静的龙域,却暗流涌动,都在等待敖广的到来。

    而玄天机自从上次谈过话之后,便在也没有见过林昊,一直待在镇魂殿之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太阳缓缓升起,一缕缕阳光从远方照射而来,不得不说,这龙域处于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就算夜晚,也没有幽魂的存在,也许是那位大能害怕余罪吸收幽魂的能量,破除封印,所以才阻隔了幽魂进入龙域。

    林昊站在一颗桃树之下,脚边的野草上滴落一粒露水,林昊朝着野草看了过去,脸色越加的凝重了起来。

    蹭蹭蹭。

    四周,无数的野草上,露水陡然而落,整个地面出现了微弱的颤抖,一滴滴露水从野草上滑落。

    地面的颤抖虽然并不强烈,但却能够让林昊明显的感觉到。

    终于来了!

    林昊双眸闪过一道凶光,身影一闪,便来到山巅之上,朝着远方看了过去。

    四面八方,包围龙域的弥天阵突然颤抖了起来,随着一道轰隆的声响,猛然破碎。

    哗啦啦。

    尘雾缓缓消散,代表着弥天阵被别人破掉!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尘雾内走了出来,一身黄色蟒袍,袖肩雕琢金色龙纹,黑丝垂下,无可匹敌的气势从身上飘散而出。

    来人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赫然便是敖广。

    一、二、三!

    蟒袍上雕琢三条金龙,便是玄天机口中述说的龙三!

    就在敖广出现之时,身后密密麻麻走出数千名清虚宗弟子,他们的表情之中,充满了兴奋之意。

    “这便是龙域,封印天外邪魔奢于炎之地,因为时间太久,这封印就快消失,吾等清虚宗身为堂堂仙道大宗门,在大夏王朝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绝对不任何的邪魔外道出现,众位,今日,我们突破阵法,便是为了释放奢于炎,趁机斩杀。”

    “三百年前,奢于炎便屠戮仙魔妖三道的弟子,今日,我们便为民除害,虽然封印即将破碎,但如此长的时间下来,奢于炎的实力已经降低到人藏九重,只要释放而出,便能斩杀于此,以便于日后突破封印,祸害修士!”

    “清虚宗的弟子,听令!”

    “是!”

    敖广激昂的声音响彻整个龙域,十分满意清虚宗的态度,猛然喝到:“凡是阻挡清虚宗斩杀奢于炎之人,便是吾等的敌人,不可留守,必定鸡犬不留,因为……阻挡吾等消灭天外邪魔之人,心智早就被天外邪魔蒙蔽,不必留手!”

    “是!”

    敖广说道这里,身形一闪,便朝着龙域而来。

    林昊眯了眯双眼,站在山巅没有任何的动手,双手负于背后,微风袭来,长袍吹风,看上去十分出尘,却有十分冷冽。

    “好本事!”林昊语气冰寒,犹如冰雪降临一般,如果有人待在林昊旁边,绝对会因为这番话而打了打寒颤。

    敖广这一番话便把自己放在了至高点,仿佛代表着正道。

    难怪清虚宗会跟着他来龙域,原来是这个打算。

    敖广借着斩杀奢于炎的苗头想要释放奢于炎,就算事后败露,也不会影响什么,因为敖广根本就没有在乎着几千名弟子的性命,只要能够释放奢于炎,不虚敖广动手,奢于炎便会主动帮他抹除这些人的性命。

    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密!

    好狠的心!

    林昊暗暗的想到,敖广居然对本宗的弟子都能下如此的狠手,不得不说,的确是一个人物。

    咚咚咚!

    龙域内震天动地身影响起,一道怒吼从地下传来。

    “哈哈哈,玄天机,待今日本尊破处封印,必定取你狗命!”余罪的声音从地底传来,仿佛带着无边的杀意,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阴寒。

    话音刚落,整个龙域的封印散发光芒,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忽然响起,朝着四周震慑而去。

    显然是余罪正在攻击封印。

    余罪动手了!

    林昊看到如此情况,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只有在敖广出现之时,产生暴乱才能让敖广十分确信,才会毫无顾忌的朝着龙域杀来。

    而这一切不过是余罪与林昊商量好的,做出来给敖广看的。

    “玄天机不能死,余罪也必须释放,不过并不是在此时,如今,只有先捉住敖广再说。”林昊微微一笑,随即身影快速消失在原地,朝着被破坏的弥天阵而去。

    如今,龙域四周的弥天阵都被敖广破坏,龙域也彻底的暴露在天域之内,林昊此时如果想要走出龙域,轻而易举。

    林昊来到弥天阵所出的位置,嘴角微微一笑,大手一挥,无数块灵石从通天葫芦内散发而出,朝着四周分散而去,随即,从通天葫芦内拿出三柄长帆,呼啸一声,朝着四周落去。

    林昊看到这里,双手快速的掐动了起来,玄奥的手印出现在林昊的手中,随即,林昊大喝一声:“凝!”

    眨眼时间,无数的灵石与三柄长帆消失无影无踪,遁入地下,一缕缕尘雾从四面八方升起。

    林昊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瘫软的坐在地上,这些动作不过是玄天机交于他的,他根本不懂任何的阵法,就连阵基也是依靠玄天机炼制,便是之前那三柄长帆。

    原本,弥天阵被敖广破坏,而如今,依靠着三柄长帆,能够修补弥天阵,当然,弥天阵如此强大,根本不是三柄长帆就能修补的。

    三百桃树,三百修士,精气神,三才之阵,组合在一起,才能布置弥天阵。

    而林昊如今,只不过是暂时布置了一个弥天阵,并不需要太高的阵法天赋,因为此处原本就是弥天阵,只需几件阵眼便可。

    “三天,这弥天阵还能坚持三天的时间!”林昊微微估算了一下,便转身离开此地。

    从敖广斩杀瘦子开始,便让林昊与玄天机明白,对方绝对会破坏阵法,是以,玄天机才做出这阵眼,避免在大战的时候,让敖广等人逃去。

    林昊的这一番动作,虽然没有被敖广看见,但却发现了四周突然升起的尘雾,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一丝不详从心底传来。

    “是谁!”敖广皱着眉头,脸色十分难看,没想到破坏的弥天阵居然能够修复。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回头路可走,再说了,只要能够释放奢于炎,就算付出这几千名弟子又能如何,而区区的弥天阵,虽然能够挡住清虚宗的弟子,却不能抵挡他。

    只要释放出奢于炎,整个龙域的修士,包括玄天机,都会死在这里,想到这里,敖广也没有任何的停留,朝着镇魂殿方位纵去,身后几千名弟子紧随其后。

    村外。

    几百名修士站在村口,面色没有任何的惧怕,视死如归的模样。

    “在这监狱内待了这么长的时间,永远都不可能走出去,活着与死了有什么区别,怕他个卵!”

    “哼,不错,如果让他释放奢于炎,我们绝对不能活下来,与其被奢于炎斩杀,还不如尽力一拼!”

    一个个修士群体激愤,朝着从远处飘忽而来的敖广等人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