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三百五十四章玄天机的态度
    “哼!”余罪冷哼了一声,朝着林昊看了过来,显然十分不满。

    果然莽撞了一些!

    林昊以为,有封印的存在,就算奢于炎的实力在强大,也无法威胁他,但没想到,只是一个眼神,便让林昊心神迷惑,如果不是七罪之匙让余罪恢复理智,他绝对无法走出这个地方。

    “多谢前辈教导!”林昊恭敬的看向余罪,其实,在之前,余罪也有机会夺取生命之力,离开此地,可他并没有动手,显然只是想给与林昊一个教训,林昊如何不明白。

    “罢了,个人只有个人的缘法,只不过切记不可在莽撞便成。”余罪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

    随即,余罪看了看林昊,挥了挥手,再次说道:“你说的事情,我答应了,并且,我会配合你,到时候知会一声,我便会行动,你可明白?”

    林昊闻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是!”

    “既然如此,那便离开吧!”

    林昊听到这话,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前辈,待我解决了敖广之事过后,便助你脱离封印!”

    说完这番话,转身朝着八门锁金阵而去,但随即却停下了身子,满脸尴尬的转过头。

    “那个,前辈,我该走那条路?”之前能够进入此地,也是因为七罪之匙的缘故,而此时,七罪之匙可不会在给他找寻出路。

    “死门!”余罪微微看了看八门锁金阵,便直接开口说道。

    林昊闻言,没有一丝犹豫,转身朝着死门而去,显然对余罪充满了信任。

    就在林昊踏入死门的一刹那,背后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其实,就算我破出这个阵法,‘那人’也不会出来阻止的。”

    林昊闻言,身影直接消失在原地,进入了死门之内。

    余罪看向林昊,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脸上带着苦笑。

    “这天狱,便是一处囚牢,不过是别人的囚牢,而我们不过是一个犯人,就算走出了这封印,也走不出天域啊!”

    想到这里,余罪双眸充满了无尽的恨意,咬牙切齿的说道:“天道宗!”

    …………

    玄天机坐在石桌之前,越想越不对劲,此时,林昊进入莲花池内,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虽说莲花池有些巨大,但足足两个时辰,很容易便能走完,而此时,依旧没有看见林昊的身影。

    玄天机感受了一番,池底之下的阵法并未被破坏,所以并未受到感应。

    玄天机来到莲花池上,眼中闪烁着光芒,既然林昊没有前往阵法之处,为何在池底待了两个时辰都未上来。

    难道……

    难道他已经进入了封印之地?

    玄天机想到这里,心里一惊,如果真是这样,那林昊可就危险了,奢于炎的实力,他可是十分清楚,根本不是林昊能够抵挡的,就算是对方一个眼神。

    玄天机想到这里,暗道了一声不好,正要跳进池底,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池内激射而出。

    哗啦啦。

    阴寒的液体四溅,林昊翻身而去,稳稳的落在镇魂殿之内。

    顿时,四目相对。

    林昊愣住了!

    玄天机怎么在这里,难道他知道我进入了封印之地?

    玄天机看向林昊,神色闪烁,随手一挥,一道光束瞬间朝着林昊而来,顿时限制了林昊的身形。

    林昊看见玄天机出手,就已经明白,他的一切行动,都被对方掌控,想必,当时他进入八卦莲花池也在对方的眼中吧。

    “林昊,你可知晓,擅闯封印之地,凭此一条,我就能杀了你,信吗?”玄天机眼中充满了杀机,浑身杀气凝聚,朝着林昊看了过来。

    林昊闻言,心里松了一口气,听见玄天机如此说,他便明白了过来,玄天机根本没有杀他的想法,不然也不会对他浪费口舌,甚至还露出杀气。

    林昊翻了翻白眼,如果不是为了玄天机的性命,他才懒得进入封印之地,如果不是七罪之匙,他连自己的性命都会丢在里面。

    他可是知晓,敖广等待着余罪的暴乱,到时候玄天机镇压的时候,才会进攻龙域,消耗了巨大法力的玄天机,如何是敖广的对手,不得已,林昊才前往封印之地。

    虽然,他也有点私心,想要让玄天机擒住敖广,但也是为了玄天机的性命着想。

    “天机前辈,我有一个消息,绝对能够让你大吃一惊,不知道,你是否给予我说出这个消息的时间呢。”林昊微微一笑,朝着玄天机看了过去。

    林昊的这番话充满了调侃的意味,让玄天机皱了皱眉,冷哼了一声,身影一闪,满脸冷冽,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之上,朝着林昊看了过来,显然在等待着林昊的下文。

    林昊撇了撇嘴,走到玄天机的面前坐了下来。

    “天机前辈,你可知晓,奢于炎究竟是谁?”林昊开口问道。

    玄天机闻言,皱着眉头,瞅了林昊一眼,闪过一丝不耐烦之色,开口说道:“天外邪魔,三百年前被一个大能镇压!”

    林昊闻言,心里有些明悟,果然这玄天机知晓是谁镇压了余罪,并且还派他前来。

    不过,林昊有一丝不解,虽然那位大能封印余罪看似为民除害,但从他的动作来看,对七罪宗充满了恶意,可为什么玄天机还会听他的话,镇守此地?

    “真是如此么?”林昊微微一笑,朝着玄天机看了过来,语气带着不同寻常的味道,让玄天机一愣。

    “休得废话!”玄天机轻喝一声,显然对林昊这种态度十分不满。

    林昊也不在吊胃口,看了看四周,随即,再次看了看玄天机。

    玄天机皱起眉头,有些不解,不过依旧大手一挥,一道光芒闪过,整个镇魂殿被封闭了起来,一只苍蝇都不能飞进来。

    见到如此,林昊才满脸凝重的说道:“天机前辈,你可知晓七罪宗的宗主是谁!?”

    玄天机闻言,心里有些怒气,正想呵斥林昊,突然一愣,仿佛想到了什么似得。

    “你是说,奢于炎是余罪掌教!?”玄天机失声的叫了出来,但随即,却摇了摇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当年那场大战,宗主便已经失踪,怎么可能是奢于炎!”玄天机立刻反驳了起来。

    “哼,天机前辈,你也说了,余罪前辈当年失踪,为什么不可能是奢于炎!?”林昊冷声的说道,朝着玄天机看了过来。

    “这绝对不可能,奢于炎是天外邪魔,而宗主却是一方大能,岂能相比!”玄天机摇了摇头,没有相信林昊的话。

    “天外邪魔究竟是什么,想必天机前辈比我清楚吧!”林昊开口说道。

    玄天机沉默了,不错,他当然知晓,可这仍然难以令人相信,甚至是不愿意相信。

    在玄天机的心里,七罪宗的宗主原罪实力通天,岂是小小天外邪魔便可相比的,犹如神明一般的人,却被镇压在龙域之下,并且还是让他看守,这如何都不会让让他相信。

    “哼,林昊,休要再次胡言,奢于炎绝对不可能是掌教,你这么做到底是和居心?如果还胡言乱语下去,别怪我不客气!”玄天机眼中带着冷冽的杀机,浑身上下充满阴寒的气息,显然这次动了真格。

    林昊一愣,朝着玄天机看了过去,闭上了嘴巴,冷哼了一声,站起身来,转身朝着镇魂殿而去。

    话不投机半句多!

    既然玄天机如此,他也不会热脸去贴冷屁股!

    玄天机看着林昊离开的身影,才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奢于炎果然就是宗主,虽然我早就有如此的猜测,却依然不能释放他出去啊,在这龙域内,至少还能活命,如果一旦那人知晓宗主脱困而出,绝对会给宗主带来生命危险,唉!”

    “天牢,该死的天牢,该死的天道宗!就算为此付出生命,也要保全宗主的性命,任何想要破除封印之人,便是我玄天机的敌人,无论是谁!”玄天机咬牙切齿了起来,双眸猩红,显然恨极了天道宗。

    林昊气愤的从镇魂殿走了出来,在他的预想之内,玄天机听到这个消息应该会欣喜若狂,直接释放余罪而出,可他万万没想到,玄天机居然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