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三百五十三章七罪宗宗主
    开什么玩笑!

    冰龙项链带着冰寒的气息,而奢于炎便是炙热的气息,这两种能量本就是想对的,冰龙项链能够治疗奢于炎?

    就算任何人听见这个事情都不会相信,但的的确确发现在林昊的眼前。

    就在这时,奢于炎突然睁开双眼,一双犹如死鱼眸子一般的眼睛,看上去充满了邪意,让林昊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

    奢于炎并未理会林昊,朝着冰龙项链看了过去,微微一挥手,冰龙项链便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缓缓的停留在奢于炎的手中。

    但就在此时,两种能量的矛盾顿时在奢于炎的手中爆发,两种能量正在对抗。

    林昊站在原地,并未上前。

    他可是知晓,玄天机说过,他的生命之力可是能够让奢于炎突破封印的。

    虽然奢于炎被困在封印之中,不能脱困而出,但仍然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你来了。”奢于炎朝着林昊看了过来,死鱼眸子的双眼没有任何的情绪,仿佛看待死人一般,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林昊还未回话,奢于炎再次开口说了起来。

    “没想到再次恢复理智过后,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还真是物是人非呢。”奢于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朝着手中的冰龙项链看了过去,眼中带着一丝丝的留恋,仿佛见到了多年之前的东西一般。

    林昊微微有些一愣,似乎,此时的奢于炎气息有些不对。

    一种自相矛盾的气息在奢于炎的身上徘徊,看上去有些不同。

    之前奢于炎的分身,便是暴露出无尽的邪恶与毁灭之意,而此时的奢于炎,虽然依旧带着邪恶的气息,但却多了一种道不清说不清的感觉。

    仿佛,此时的奢于炎换了一个人一般,让林昊心里的猜测更加坚信了起来。

    “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奢于炎朝着林昊看了过来,语气并不是之前那般阴测测的,仿佛一名老者一般。

    林昊朝着奢于炎看了过来,依旧充满了警惕,缓缓开口说道:“目的?我的目的不就是释放你出去么。”

    奢于炎闻言,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站起身,背后的光束耸动,瞬间就把他压制了下去,无法动弹。

    “哼!”奢于炎不满的冷哼了一声,显然被光束束缚让他感觉十分不爽。

    “释放我出去?当我三岁小孩?明知道你的生命之力能够让我破出封印,依然敢来到此地,想必你对我有所求,那么,告诉我,你的目的。”奢于炎朝着林昊看了过来。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只是一个照面,林昊的目的便被他猜测出来,让他有些惊讶。

    “不错,我来此是有事所求!”林昊也没有再次否认,承认了下来,他千辛万苦来到此地,可不光光是来看奢于炎的,而是另有目的。

    “唔。”奢于炎朝着林昊看了过来,死鱼一般的眸子露出一丝睿智的光芒。

    “虽然我被封印在这龙域之下,但也并不是什么都不了解,那人能够封印我的行动,却不能封印我的心神,你的目的,也是与最近的事情有关吧,你要求我不要动手?”奢于炎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笑着说道。

    嗯?

    林昊瞪大了双眼,没想到奢于炎直接猜出了他的目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好恐怖的直觉。

    不过,既然奢于炎已经猜了出来,林昊也没有否认,大方的承认了下来。

    “不错,我希望你能够答应!”

    敖广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要趁着奢于炎暴乱的时候,进攻龙域,释放奢于炎。

    而林昊的目的便是让奢于炎配合他,迷惑敖广,到时候就能够为瘦子报仇!

    “哈哈哈,你是来消遣我的?”奢于炎露出讥讽的笑容,仿佛看傻子一般的看向林昊。

    “我没听错?虽然我不知道谁想要释放我,但对我没有任何的坏处,反而能够突破封印,离开龙域,如此好的机会,你居然让我配合你?凭什么?凭你区区风火境的修为?嗯?”奢于炎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这也很正常,任谁听到林昊这番话,都会露出可笑的表情,还是林昊太过于天真。

    林昊摇了摇头,朝着奢于炎看了过去,开口说道:“你认为,凭敖广能够救你出去?”

    奢于炎沉默了,眼中闪烁着光芒。

    不错,他本就对敖广就没有抱什么希望,如果敖广能够释放他出去,这几百年来,也不会一直被封印在龙域之中,他只不过想要给玄天机制造麻烦罢了。

    “可笑,只要玄天机一死,我就能突破封印,如何不能离开此地?”奢于炎冷笑了一番。

    林昊看见奢于炎如此模样,顿时摇了摇头,说道:“可笑的想法,自欺欺人!”

    “你找死!”奢于炎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眼中闪烁着怒火,浑身恐怖的气息迸溅而出,但对林昊并没有任何的影响,任何的气势都被封印抵挡,让奢于炎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难受之极。

    “前辈,我不知道你是否,是否真的是天外邪魔,但我明白,你想要破出封印,无异于痴人说梦。”林昊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嗯?

    奢于炎眯了眯眼,朝着林昊望了过来,没有开口说话,收回了自身的气势,有封印的存在,就算他如何释放气势,都不能对林昊伤害分毫,也不会在浪费这气力。

    “前辈的实力如此强大,我能够感觉到,玄天机虽然能够镇压与你,但也是依靠阵法的缘故,如果真面对上,玄天机不是你一合之敌,瞬间就会被斩杀!”林昊凝重的说道。

    不错,光从奢于炎的气势便让林昊明白,玄天机根本不是奢于炎的对手,甚至,连成为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奢于炎点了点头,仿佛充满了兴趣一般,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而您,如此强大,不消说在天域内,就是放在天域外,也是一个震慑一方的绝世强者,却为何被封印在天域之中,长达几百年之久呢。”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件事情绝对不同寻常,虽然传言中你是被仙魔妖三道的修士联手封印,但如此看来,根本不可能,因为仙魔妖三道无法布下如此恐怖的大阵,显然,便是另有其人!”

    “从玄天机与你口中都在述说‘那人’,显然封印你的‘那人’实力也强大无比,在实力上应该能够碾压你,或者与你想当。不杀你,无外乎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对方杀不了你。第二,你还有其他的作用。”

    “既然是有人布下如此恐怖的阵法封印你,并且‘潜派’玄天机来镇守,显然绝对不会给予你机会逃出去,‘那人’的实力连你都能封印,区区敖广,必然不可能释放你出来,显然,敖广便会无功而返!”

    啪啪啪。

    奢于炎拍了拍手掌,赞赏的看了一眼林昊,开口说道:“既然知晓敖广无法释放我,你还来此处求我,难道是来看本尊的笑话吗?嗯?”

    林昊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虽然我相信敖广并不能释放你,但却能给予龙域造成强大的损失,甚至整个龙域的人都会死掉,也是因为如此,我才会请求前辈配合,以免龙域遭受损失,并且能够为瘦子报仇!”

    说到这里,林昊眼中带着一丝恨意,显然对瘦子的死亡,十分不满。

    “你就这么确信,我能够答应?”奢于炎好奇的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解之色。

    林昊闻言,轻笑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能确信,但我在第一眼看见前辈的时候,我就有了百分九十的把握!”

    “哦?为何?”奢于炎惊讶的问道。

    林昊神秘一笑,朝着奢于炎手中的冰龙项链看了过去,开口说道:“我应该称呼前辈为天外邪魔奢于炎呢,还是七宗罪宗主余罪呢。”

    什么!?

    奢于炎满脸震惊的朝着林昊看了过来,满脸不可思议。

    “你口中的‘那人’果然好本事,不光封印了前辈,并且还派遣了一名七宗罪的弟子前来镇压!”林昊微微摇了摇头,有些心有余悸,不知这人到底是谁,心肠居然如此狠毒,镇压七宗罪的宗主,却派遣七宗罪的弟子镇压。

    “你是如何发现的?”奢于炎朝着林昊看了过来,眼中闪烁着光芒。

    林昊微微摇摇头,说道:“猜的!”

    “虽然有一些蛛丝马迹,但并不能表明你的身份,能够表明你身份的便是这冰龙项链,也是因为冰龙项链,才让我得知了你的真实身份。”林昊开口说道。

    奢于炎听到此话,才恍然大悟了起来,看了看手中的冰龙项链,失笑的摇了摇头。

    “这项链有一个名字,叫做七罪之匙,是七罪宗的重要之物!”奢于炎淡淡的说出这番话,随即,直接把冰龙项链扔给了林昊。

    七罪之匙?

    林昊想到那座大殿,点了点头。

    “不过,晚辈有一事不明,前辈想必早就知晓玄天机属于七罪宗的弟子,为何还会想要斩杀玄天机?”林昊奇怪的问道。

    这么长的时间下来,他也略微有些了解,暴怒的奢于炎十分恨玄天机,恨不得立刻斩杀了对方,却不知道为何。

    奢于炎闻言,嘴角带着苦笑,微微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你说的那是奢于炎,并不是我余罪!”

    “嗯?”林昊不解的看向奢于炎,他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当年,我遭受天外邪魔的侵袭,虽然关键时刻反击过来,但也被奢于炎占据身躯,在你没有来到此地之时,便是奢于炎作为主导,是以,才会如此!”奢于炎开口说道。

    林昊闻言,顿时恍然大悟,难怪先前七罪之匙释放冰寒气息,果然是在治疗奢于炎,与其说治疗奢于炎,还不如说是在除掉奢于炎。

    七罪之匙有一个特殊的能力,便是对幻境拥有强大的抵御能力,无论在死海亦或者李啸天的黑雾之中,都是林昊亲身尝试过的。

    而奢于炎,虽然强大,但也是依靠余罪的实力,才会如此强大,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天外邪魔,一个心魔!

    而七罪之匙,便是心魔幻境的克星,也是因为七罪之匙的缘故,在余罪的掌控之下,才消灭了奢于炎。

    林昊满脸不可相信,没想到让无数人忌惮的奢于炎,居然就如此轻易被消灭了?

    就在这时,余罪朝着林昊看了过来,开口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七罪之匙的缘故,贸然来到这里,就算我被封印,依然能够夺取你的生命之力,破出封印而出,你可知晓这是如何的莽撞?”

    嗯?

    林昊微微一愣,心里却不相信,被如此强大封印镇压,难道还能威胁他不成?

    余罪看见林昊这表情,微微叹息了一声,行事莽撞,不顾后果,如果不是七罪之匙,让他恢复理智,林昊必然会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随即,一个眼神朝着林昊看了过来。

    顿时,林昊浑身一震,双眸迷茫,缓缓的朝着余罪走了过来,表情呆滞,仿佛被迷惑了心神一般。

    随即,林昊猛然回过神来,睁大了双眼,连忙后退两步,心有余悸的看着余罪。

    因为此时,他已经站在余罪的面前。

    一个眼神,区区一个眼神,便让他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七罪宗宗主的实力,果然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