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二百六十九章围住天古城
    进入东洲城,李啸天便率先的查找灵脉的位置,毕竟他没有东洲城的镇府石碑,根本无法开启阵法,除非找到灵脉。

    很快,李啸天在天色就快黑暗下来之时,找到了灵脉所处的位置,随后,便听到一声怒吼!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此时的李啸天面色惨白,仿佛天都塌下来了一般,浑身颤抖,充满了恐惧之色。

    在东洲城外,夕阳的余光正在缓缓的消逝,夜晚,正悄悄的到来,这种情况,让李啸天更加恐惧,甚至无法抑制。

    此时的他,再也无法保持平时的冷静与阴险,剩下的只有彷徨和无助,身影显得十分寂寥。

    突然,李啸天面色狰狞,咬牙切齿的怒吼了起来:“林昊,就算我变成幽魂,也不会放过你的,永生永世诅咒你!”

    声音冲破天际,响彻云霄,任谁都能听出他的怨恨声音,由不得他不愤怒,因为,他此时发现,东洲城的灵脉已经开始流逝,已经无法形成阵法,原本还需要一两天才会消失的阵法,也因为林昊的最后一击,彻底的破坏了东洲城。

    不错,在林昊离开东洲城的时候,林昊便直接摧毁了灵脉,他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攻下天方城,岂会让东洲陈继续存在,虽说只有一两天的灵气补充,但也没有放过。

    仿佛,他都计算好了一切,仿佛,知晓李啸天会逃跑一般,仿佛,知晓李啸天会来到东洲城一般。

    无数的巧合组合在一起,导致了李啸天如今的地步!

    因为,此时,天以黑,没有阵法笼罩的东洲城,绝对会被无数的幽魂肆虐,摧毁一切拥有生命气息的生命,而此时,东洲城也只剩下李啸天一人,死亡谷的弟子已经被全灭。

    他也没有想到,在他无情的抛弃死亡谷弟子之时,他也会遭受同样的事情,仿佛天地之间都把他抛弃了一般,让他有些无助和孤寂。

    黑暗降临,无数的幽魂出现,魑魅魍魉,漂浮在东洲城之上,随后,便朝着狰狞的笑了起来,朝李啸天冲来。

    “啊啊啊啊!”

    寂静的夜晚,东洲城响起一道道的惨叫声,催人泪下,却带着极其怨恨的声音。

    良久,声音才缓缓的停歇,再次回复了以往的清净。

    此时,天方城内,林昊坐在大殿上,虽说只剩下二十几名的弟子,但全部都是精英,兵在精而不在多,拥有这二十几名弟子已经足以守下天方城,除非唐磐等人此时前来攻城,不然绝无可能收回。

    但唐磐此时正在与孔道等人纠缠,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天方城已经被太玄门占领。

    ……

    与此同时,南州城大殿内。

    孔道与燕孤城坐在主位上,在他们的下方,坐着许多实力高强的长老与真传弟子。

    “师兄,林昊传来消息,他已经占领了天方城,斩杀了李啸天,如果让唐磐得知这个消息,绝对会前往天方城,如果按照林昊的实力,绝对无法守住天方城,甚至不是唐磐的对手。”

    在林昊攻下天方城的时候,林昊便通知了孔道,虽然内门弟子全部死亡,只剩下二十几人,但死亡谷更加凄惨,不光弟子死光,就连天方城都没有保下。

    果然,他能够夺下天方城。

    在之前东洲城的时候,林昊夸下海口掠夺天方城,许多人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在他们的心中,林昊能够防守下来,已经是天大的本事了,没想到果然夺下了天方城。

    但这并不是代表林昊就安全了,夺走天方城,绝对会让唐磐升起怒意,如果对这里不闻不问,反而朝着天方城而去,那可就不好了。

    燕孤城听到孔道的话,思考了起来,对于这个才成为真传弟子的林昊,他并不了解多少,甚至还十分陌生,根本不像孔道那般,对林昊知之甚详,不过,此时,林昊能够夺下天方城,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尊上,如果林昊夺走了天方城,是否代表着我们能够撤退,返回东洲城,以免被唐磐等人有机可趁?”一个长老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毕竟,林昊只有区区二十几人,实力也不高,如何能够守下两座城池。

    孔道听到这里,苦笑了一声,开口说道:“东洲城已经没有了,已经被林昊摧毁,而他也占据了天方城。”

    众人听到这话,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暗自称赞林昊的胆子够肥的,居然连城池都敢摧毁,难道不怕业力降临?

    “尊上,如果我们不撤离,前往天方城,光凭林昊的实力,无法守住天方城啊,这可十分不妙。”

    孔道和燕孤城闻言,对视了一眼,也了解这件事情,纷纷考虑了起来。

    “不行!”

    两人同时开口说话,显然是想到一块去了。

    “如果我们撤离,那西洲城就会更加危险,但也绝对不能让唐磐回到天方城,不然也会失去天方城,那么,只能阻挡唐磐离开。”

    听到这话,众人都明白了过来,此时的他们,并不是用来战斗的,而是用来牵制的,便是告诉他们,别乱来,不然没有好果子吃。

    ……

    天古城。

    唐磐独自坐在大殿内,静心的修炼起来,不过,很快,唐磐便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道奇怪之色。

    因为他心里产生了一丝不详的预感,却不知道这预感从何而来。

    随即,唐磐脸色一变,顿时朝着百宝囊内看了过去,随后,一块破碎的玉佩出现在他的手中,让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李啸天死了!

    手中的玉佩便是李啸天的生命玉佩,只有在他死亡之时,这玉佩就会破碎,而此时,却也代表着李啸天已经死了。

    “究竟是谁?”唐磐怒吼了起来,庞大的气势让整个大殿瑟瑟发抖,仿佛随时都会崩塌一般。

    要知道,李啸天可是他的儿子,虽然许多人根本不知晓,但的的确确是他的儿子,如今,儿子却已经死了,这让他如何不会感到愤怒?

    “无论是谁!我唐磐发誓,不杀你,誓不为人!”唐磐咬牙切齿的说道,虽然他不知道天方城的情况如何,但此时,李啸天已经死亡,显然并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让他脸色极其难看。

    翌日。

    太阳缓缓升起,唐磐看着太阳升起,面色铁青,已经开始召集所有的弟子,准备前往天方城,为他儿子报仇。

    在唐磐的身边,站着同样气势强大的中年男子,浑身带着邪意的气息,让人分辨不清到底是男是女。

    “唐长老,如果你此时前往天方城,难道不害怕孔道等人前来进攻,如果到时候天古城也失守,你就会成为死亡谷的罪人。”显然,这人正在劝说唐磐,不想让他离开,虽然他的实力也有人藏九重,但单独对上两名人藏九重的弟子,显然有些托大,甚至很容易被两人联手斩杀。

    唐磐冷哼了一声,面色阴沉,眼中冒着熊熊的怒火,朝着这人看了过去。

    “王邪,这次死的是我的弟子,真传弟子。弟子的死亡,如果我还能无动于衷的话,那我也不可能成为死亡谷的长老。”唐磐冷笑着说道。

    在整个死亡谷,根本没有人知晓李啸天是他的儿子,都只是知晓,李啸天是他的弟子,最为疼爱的一个弟子,而他现在的做法,却十分符合一个师尊的做法。

    王邪看了看唐磐,微微叹息了一声,心里十分惆怅,如果,唐磐离开,对方对决不会放弃攻打天古城的想法,这样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眼看唐磐要离开天古城已经成为了定局,他也只能无奈的答应了下来。

    唐磐看见王邪没有纠缠,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也知晓天古城情势危急,但如果放任杀了他儿子的凶手逍遥法外,他根本做不到,无论如何,都必须斩杀了一名弟子才行。

    唐磐看了看天色,随后便大手一挥,准备让众人出发。

    可就在这时,一名弟子满脸慌张的朝着大殿内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王长老,唐长老,不好了,太玄门的人来了。”

    “什么?”

    两人对视了一眼,唐磐更是不解,他来到此地已经许久,双方根本没有战斗,甚至都十分默契一般,待在城内,却没想到,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太玄门的人居然来了。

    来的还真是时候!

    两人对视了一眼,身影一闪,便直接来到了城墙之上,城外的场景便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孔道与燕孤城带领着所有的弟子前来此地,磨刀赫赫,显然想要攻打天古城的意思。

    怎么可能?

    双方的实力都差不多,就算战斗起来,谁也不会讨得好处,难道太玄门的人吃多了,居然跑到这里来发泄?

    唐磐脸色有些难看,此时的他有些焦急如焚,想要尽快回到天方城,但所有的出路都被太玄门的人挡住,他想要出去,除非强攻。

    但王邪本就不想他离开,岂会助他一臂之力,让他离开天古城?

    孔道和燕孤城两人并没有着急,只是站在城外,静静的等待了起来发,仿佛不像要来进攻一般。

    唐磐看到这种情况,脸色就是一变,他终于知晓,太玄门为何会选择这个时候前来天古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