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二百五十九章李啸天的阳谋
    “只能如此了么?”林昊朝着花雨田望去。

    “是的,师兄!”

    林昊闻言,点了点头,眼中闪过冷光,林昊虽然年纪不大,但经历的事情太多,大风大浪已经走过,虽然没有失去仁慈之心,但只要危及到他的性命,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铲除,无论是谁!

    “好,就依你之言!”

    如果林昊伤势恢复,就算这些太玄门弟子闹起来,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担忧,再者,如果他心狠一些,直接斩杀了这些太玄门弟子,也不会弄得如此情况。

    但林昊根本不可能出手击杀这些人,除非他们先动手,虽说林昊的心肠有些狠,但对太玄门的弟子,还至于会直接出手击杀。

    当然,如今是非常时期,林昊只也能找几个人来当鸡,杀鸡儆猴,让这些弟子的浮躁心思给收起来。

    李啸天到是打的好算盘,无论林昊如何解决这件事情,都会在内门弟子的心中留下一道坎,如果林昊处理不好,就会爆发出来。

    这些事情林昊并没有亲自处理,交给了花雨田来搞定,他相信,心肠比较狠的花雨田能够很快速的完成这个任务。

    眨眼,两天的时间转瞬而逝。

    果然,花雨田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好,迅速果决的斩杀了几人之后,虽然众多的内门弟子心里更加暴虐,也更加有怨言,但也开始畏惧了起来,就算心里如何不满,也没有表现出来。

    这个时候,容不得林昊心软,只有心狠手辣,才能从天域之中存活,才能回到太玄门之中。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天时间,但众多弟子的态度与之前全然不同,沉默不语,敢怒不敢言,气氛及其压抑。

    只要在出现一个导火索,就会导致这个炸药桶爆炸。

    林昊坐在大殿内,皱起了眉头,他可不相信李啸天不会有其他的动作,着实让人头疼。

    如今,他的伤势并未全部恢复,只能日积月累之下,才能缓慢的恢复过来,但李啸天会给他这个机会么?

    踏踏踏。

    就在林昊思考的时候,花雨田的身影快速的从大殿外走了进来,看见林昊正在沉思,眼中闪过一道光芒,随即快速说道:“师兄,死亡谷又有动作了。”

    “嗯?”林昊眉头一凝,仿佛带着煞气一般,朝着花雨田扫了过来,直接让花雨田打了打寒颤。

    “说!”

    花雨田心里一惊,仿佛全身上下都被看穿了一般,惊骇不已,同时,对林昊的敬畏加重了起来。

    想到这里,花雨田也不敢怠慢,连忙从百宝囊之中拿出一块帛书,递给了林昊。

    林昊有些奇怪,结果帛书,朝着上面看了过去,顿时面色铁青,猛然之下,把帛书拍在了桌上,帛书上的大字便露了出来,让花雨田也看到了,顿时,心里一惊。

    “十日后午时三刻,东洲城北山,吾等待林兄的到来,过时不候,但却会为林兄奉送上一份珍贵的礼物,区区一百多名太玄门弟子的性命,想必林兄不会不在意吧?”

    林昊脸色铁青,没想到最后被李啸天掳去的一百多名内门弟子居然被当成了货物一般,以此来威胁林昊。

    如果林昊在十日后没有赶往,那么,李啸天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斩杀这些内门弟子。

    林昊揉了揉头,才想着李啸天会不会有下一步动作,没想到却来的这么快,就算给他十天的时间,他也不可能全部恢复过来,如果真的前往北山,到时候绝对无法逃回来,难道让他在一次的使用神通来吓退李啸天?

    这怎么可能!

    同样的事情,李啸天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的错误。

    花雨田看到这里,眼中闪过冷芒,随即,走到林昊的面前,轻轻拿起帛书,不留痕迹的收进百宝囊之中,随即才笑着说道:“师兄,我来此的目的,是请示您,如今,太玄门的弟子已经稳定了下来,不用师兄费心,师兄便有机会慢慢修炼。”

    林昊当然看见了花雨田的动作,眼中闪过一道光芒,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花雨田,皱起了眉头。

    “原来如此,你做的很不错,没人知晓吧?”林昊笑着说道,凝重而诡异的气氛突然一变,两人仿佛在拉家常一般,让人奇怪不已。

    但两人心里犹如明镜,谁也没有点透罢了。

    “师兄请放心!”花雨田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林昊点了点头,心里闪过一丝不忍,花雨田直接把帛书收起来,并且不留痕迹的转移话题,显然想当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他也没有把帛书带到大殿,林昊也没有看见帛书。

    林昊正在纠结的时候,花雨田就帮林昊下了决定,放弃那一百多名的血魄境的弟子,不去赴约。

    在自己的性命与内门弟子的性命上来相比,还是自己的性命比较重要,他不可能为了太玄门的弟子,前往北山,甚至有很大的可能,会死在北山。

    如果林昊有把握对付李啸天,他到也无所谓,但问题是,他的修为根本打不过对方,除非他能够突破金丹境,不然绝对不是李啸天的对手,前往北山,无异于是找死的行为。

    林昊满意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花雨田出去。

    花雨田恭敬的点了点头,缓慢的后退,在转过身的一刹那,嘴角扯出一个笑容,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一般。

    林昊看着花雨田的身影,微微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你傻,还是说你聪明呢?”

    花雨田的小动作,当然瞒不过他的眼睛,却依然用如此拙劣的计谋,这算是太小看林昊了吗?

    林昊轻微的摇了摇头,他成为东洲城的主人,许多弟子都十分不满,他何德何能?就凭着有阴阳镜的修为,就能掌控如此之多的弟子,甚至掌控东洲城?

    这不用其他人说,林昊都能明白,这几百名的内门弟子,大多数对他都十分不服气。

    毕竟,能够进入天域的弟子,最少也是内门弟子,而他,虽然是真传弟子,但修为却还是太低,如何能够服众,最典型的,便是花雨田。

    虽然,看似花雨田都在为林昊着想,却在不知不觉之间算计林昊。

    林昊不用猜想,也能够明白,花雨田也想成为这座城池的主人,能够破掉东洲城阵法的天机已经死亡,而死亡谷的实力并不高强,只有李啸天的实力最高,虽然单打独斗打不过,但只要龟缩在东洲城,便能高枕无忧。

    林昊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花雨田啊花雨田,你的算计不错,但别忘了,李啸天绝对不可能只有一手准备的,也许,你今天的做法,会为你带来不可想象的麻烦。”

    虽然林昊知晓花雨田的心思诡诈,但他也不能直接对花雨田动手,先不说对方拥有神通境的修为,并且没有一丝一毫做出想要算计林昊的动作,如果林昊贸然动手,绝对会引起所有弟子的反抗。

    林昊微微摇了摇头,身影便消失在大殿之中,继续回到灵脉恢复伤势去了。

    于此同时。

    天方城,死亡谷。

    李啸天坐在大殿之内,听着属下的禀告,微微一笑,随即,良久,才开口说道:“十日后,让所有的弟子带着太玄门的奴隶前往北山。”

    大殿下,死亡谷弟子闻言,顿时点了点头,突然开口询问道:“那师兄您呢?”

    “我?”李啸天脸上洋溢着笑容,冷哼一声,说道:“当然是前往东洲城一趟了,不然林昊怎么可能会出城。”

    这一番话,让死亡谷的弟子十分不解,难道林昊并不在乎一百多名弟子的性命,龟缩在城内?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李啸天亲自前往,难道有办法让林昊出城?

    转眼,时间便过去五天,林昊无时无刻都在恢复着伤势,犹如有灵脉的缘故,伤势也在逐渐的恢复,只要在给他十天的时间,绝对能够全部恢复过来,这一次的受伤,也让他感觉到了机会,突破金丹境的机会。

    这一切,只需要时间就能突破,但如今,林昊最为缺少的便是时间了。

    林昊算了算时间,想了想,喃喃自语的说道:“五天的时间已经过去,李啸天想必已经准备好第二招了,是时候出去一次了。”

    第二招?

    如果花雨田在这里,绝对会惊骇莫名,他绝对没有想到李啸天还有第二招动作,但林昊却知晓,仿佛还明白李啸天的第二招到底是什么?

    林昊与李啸天并未见面,但仿佛拥有默契一般,知晓对方怎么想的,花雨田要知道这些,绝对会后悔算计林昊,当然,花雨田并不知晓。

    林昊身影一闪,便直接出现在大殿之中。

    随即,便走出了大殿,此时的东洲城,由于孔道带走许多人,并且死了一些,显然有些萧条,并没有多少人。

    许多内门弟子看见林昊出来,眼中闪过一道敬畏和不满,连招呼也没有打一个,便直接离开。

    林昊也没有在意,直径朝着城墙而去,按照他的推算,这个时辰,李啸天最有机会来到东洲城,因为这是符合阳谋的必要条件。

    不错,在李啸天的帛书送到林昊手中的时候,他就明白了李啸天的一切动作,为何要挑起天玄门弟子对他的不满。

    也是为了之后的阳谋而做准备,林昊虽然十分明白,但却不能阻止。

    站在城墙上的内门弟子看见林昊的到来,都十分不解,不知道林昊为什么会出现在城墙上。

    虽然许多的内门弟子不解,但却依然恭敬的说道:“林昊师兄。”

    林昊微微点头,开口询问道:“有什么动静没有?”

    动静?

    几个内门弟子细细一想,都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什么动静,前不久师兄才吓退李啸天,难道他还有胆子进攻东洲城吗?”

    林昊闻言,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双手撑在城墙上,朝着城外看了过去,说道:“这可不一定。”

    这几个内门弟子便更加不解了,林昊的这番话,好像知晓李啸天会来一般。

    站在城墙上,时间缓缓过去,林昊并未开口说话,静静的等待着,由于林昊站在城墙上,几名内门弟子也没有敢偷懒,专注的看着城外。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朝着东洲城而来,眨眼之间,便来到东洲城的城外,赫然便是李啸天的身影。

    此时的李啸天,只身一人,并没有携带死亡谷的弟子,可谓是胆大至极。

    李啸天看到林昊站在城墙上,眼中闪过一道惊讶之色,难道他发现了这个计策?

    不过,随即,李啸天便摇了摇头,暗笑了一声,就算林昊明白这个计策又能如何,之所以是阳谋,就是让你明知道是阴谋,却还必须走进来的计策。

    “没想到林兄居然再次等我,还真是让我好生吃惊呢。”李啸天笑着说道。

    林昊看见李啸天,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前几日,你引起众多的内门弟子对我不满,如今,你来此,又想做什么?”

    李啸天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不知道林昊对我的提议,考虑的如何?”

    林昊闻言,顿时一愣,不解的看着李啸天,开口问道:“什么提议?”

    李啸天闻言,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早就知晓,林昊并不会前往北山,如果他不前往北山,必然不会让所有的内门弟子都知晓这件事情,也是如此,他才会来到东洲城,也是想要把这件事情当面说出来,到时候让整个东洲城的太玄门弟子都知晓此事,到那时,就算林昊想要隐瞒,也已经不行了,如若不想引起太玄门弟子的造反,就必然要前往北山。

    这便是他的阳谋,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林昊却没有办法,如果他不前往北山,就会让东洲城的弟子知晓,林昊不想前往北山营救那一百多名的内门弟子,到时候,这些弟子发起威来,想必,就连林昊也会头疼。

    但如果林昊前往北山,虽然缓解了这些弟子的猜忌,但却落入了他的陷阱之中,只要林昊敢来,定叫他有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