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二百五十六章战斗
    林昊也没有着急出来,同时,示意其他弟子埋伏好,毕竟如果正面对上,他们这一方实力与对方相差有些大,只能偷袭一番,只要能够斩杀一些人,才能扳回局势。

    这五百名内门弟子之中,只有区区五名神通境的弟子,而对方,却有一名阴阳境一名金丹境和十名神通境的弟子,在高段战斗力上,已经远远的压制了林昊等人。

    如果正面对上,林昊倒是不怕,但内门弟子却不知会死多少。

    所有的内门弟子心里有些忐忑,他们也看出来双方的差距,但此时,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退路,只能与死亡谷战斗。

    再者,死亡谷与太玄门本就不是同一个阵营,双方也算有着大仇,就算他们投降,对方也绝对不会留下他们的性命。

    并且,他们都是内门弟子,经过一层层的筛选才成为的内门弟子,心智岂会如此脆弱。

    李啸天看着如此情况,冷笑了一声,这东州城,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就算拥有阵法也同样如此,孔道等人显然打算放弃了这个城池,却也不敢毁灭,留下一些内门弟子看能不能守住,抱有侥幸的想法,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堪一击。

    踏踏踏。

    李啸天等人并没有快速走进东州城,在他的眼中,东州城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如何也不可能逃脱他的手掌,索性也不急。

    一步一步,李啸天的动作很慢,仿佛在给东州城的弟子施加压力一般,缓慢的朝着东州城走来。

    没有了阵法守护的东州城,比之凡世间的城池还不如,连城门都没有,只有破旧不堪的城墙。

    李啸天微微一笑,没有一丝一毫的警惕,城墙上的太玄门弟子脸色苍白,满脸绝望,显然没想到他能够破解阵法。

    已经丧失了逃跑的想法了吗?

    李啸天心里暗暗的想着,也不在戏耍太玄门的自己,大手一挥,便带着许多的弟子朝着东州城冲了进去。

    林昊隐藏在暗处,眯了眯双眼,看见李啸天带着死亡谷的弟子冲了进来,冷笑了一声,大手一挥儿,身影一闪而出,顿时朝着天机冲了过去。

    其他的弟子也得到了林昊的示意,纷纷从暗处杀了出来,不给死亡谷任何反应的能力,施展最强的武技,想要第一时间斩杀了对方。

    刀刃上传来寒芒,看上去锋利无比,众多太玄门弟子嘴角冷笑,带着一丝嗜血的气息,快速纵去。

    锵!

    “找死!”李啸天当然也发现了这么一幕,在进入城池的时候,林昊便冲了出来,就算他是傻子,也明白了,这东州城看似虚弱,没有一战之力,但全部都是林昊装出来的,为的就是引诱他们进入城中。

    但就算如此,李啸天也没有惊慌,甚至心里还有一点欣喜,从林昊的这个动作便可看出,东州城的实力并不强,不然也不会埋伏在城内,亲眼看着他们破掉阵法,进而偷袭。

    如果太玄门的实力够强,便可直接杀出来。

    林昊没有理会李啸天,满脸冷色,朝着天机杀了过去,在林昊的眼中,李啸天虽然有金丹境的修为,是天方城如今的掌控者,但威胁还没有天机来的大。

    毕竟,李啸天只是在实力上能够压制林昊,而天机却是能够破掉东州城的阵法,两者的差距便直接显现了出来。

    天机看见林昊朝他冲来,面色惊恐,呆愣的站在原地,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该死的,我怎么也跟着冲了进来!

    虽然天机的实力在阴阳镜,但实际能力并不强,一辈子都在专研阵法,对阵法十分精通,但却并没有经历多少的战斗,显然看着林昊来势汹汹,顿时连如何反应都不知晓。

    李啸天目呲欲裂,全身实力直接爆发出来,朝着林昊冲了过来,也不理会四周突然被偷袭的死亡谷弟子,想要直接保护天机。

    在李啸天的心目中,就算这么多的死亡谷弟子加起来,都没有天机的价值大,万万不能损失了天机。

    林昊撇了一眼,也不理会,手中攻势快速挥出。

    七宗罪之贪婪!

    林昊根本没有任何的试探,直接施展七宗罪的武技,想要一击斩杀天机。

    刷!

    李啸天还未赶到,那股灰色的光芒直接涌入天机的身体之中,顿时,让他充满了怒火,双眸瞪大,朝着林昊看了过来,浑身散发着杀气。

    林昊冷笑了一声,他如今实力达到阴阳境的巅峰,而七宗罪更是灵魂攻击,他可不相信,天机能够躲得过去。

    噗嗤!

    天机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异常苍白,软软的倒在地上,却……居然没有死去?

    林昊瞪大了双眼,他可是拿出了全部的实力,就算是李啸天碰上也要吃一个小亏,但天机居然没有死去!

    李啸天惊讶的看了一番天机,随即快速来到他的身边,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他可不相信,林昊能够当着他的面前,还能击杀天机。

    随即,李啸天扫视了一下四周,面色有些难看,死亡谷的弟子被突然打得措手不及,眨眼之间,便损失了许多的人,虽说如今反应了过来,但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优势。

    而天机,也身受重伤,如果是其他的血魄境弟子,遇见林昊的攻击,显然已经死亡,但天机残存着一口气。

    “如何?”李啸天看了一眼天机,皱了皱眉,开口问道。

    天机此时,虽然虚弱,神情萎缩,但显然只是受了重伤。

    “幸亏这是灵魂攻击,不然这次绝对凶多吉少。”天机回了一句,有些惊骇的看着林昊,没想到林昊能够一击直接重伤与他。

    林昊也听到了这话,顿时暗道了一句失策,天机转眼阵法,灵魂强度不知道比平常人高上多少,而他居然使用七宗罪的武技,显然给予了对方机会。

    如今,有着李啸天的保护,林昊还想在击杀天机,便显得有些难了。

    “好算计,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我的每一步,都被你算计在内,真是让我好生惊恐呢。”李啸天看着林昊,虽然语气平淡,但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忌惮声音。

    由不得李啸天不忌惮,如果林昊没有出现偷袭,他永远也不可能侦查到东州城远远不是表面上的那般。

    “我只不过早做了一些准备而已,孔道离城,虽然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也不可能隐瞒多久,我还不如先透露给你们,而你们肯定回来查探,庆幸的是,你们相信了摆在明面上的事情。”林昊微微一笑。

    李啸天面色阴沉,冷冷的说道:“原来如此,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不过,下次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下次?”林昊微微一笑,随即,脸色冷冽了起来,噬魂枪在手,直接朝我李啸天冲了过去。

    “没有下次了!”

    声音传遍整个东州城,犹如一道怒喝,武技直接施展了出来。

    “哼,得寸进尺,既然如此,那便让你明白,金丹境与阴阳镜的差距!”李啸天满脸冷色,浑身气势迸溅而出,显然也准备拿出实力。

    他们只不过是被埋伏了,却也没有输,再说,林昊想要留住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说,金丹境的强者,岂会如此简单就被困住?

    “落叶刀!”

    血红色大刀忽然斩下,李啸天的身影仿佛瞬移一般,直接来到林昊的眼前。

    林昊眼神一凝,皱了皱眉,噬魂枪抵挡了上去。

    锵。

    火光四溅,两人快速的挥舞手中的法宝,顿时,声音络绎不绝,速度极快,其他人只能看出一点残影。

    恐怖!

    四周的弟子离开了两人战斗的区域,以免被两人误伤。

    奔袭之中,一道道寒芒闪过,林昊手中噬魂枪十分快速,抵挡下来,随即便快速的攻击而去。

    李啸天看着林昊手中的噬魂枪,暗自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法宝不错。”

    话音刚落,血红色长刀一分为三,从不同的方位,向林昊劈来。

    螺旋三刀!

    林昊微微一凝,此时的他,已经抛弃了鬼王枪的武技,在这种境界上,鬼王枪能够带来的伤害已经不大。

    七宗罪之暴怒。

    刷!

    锵。

    两人后退两步,微微有些凝重的看着对方。

    噗嗤!

    就在这时,一名死亡谷弟子的手臂忽然朝着两人区域飞来,眨眼之间,两人再次栖身而上。

    天玄气劲,第四层,五倍之力!

    按照林昊如今的实力,第四层的天玄气劲已经不用蓄力,能够直接迸溅而出,朝着李啸天轰击而去。

    嘭。

    李啸天同样伸出拳头,轰击而下,两人同时后退,势均力敌。

    “暗影刀之奔雷闪!”李啸天冷喝一声,身影眨眼消失,仿佛化成一道闪电,快速袭来。

    林昊心里一惊,太快了,快到连他的肉眼都无法捕捉!

    七宗罪之饕餮!

    吼!

    顿时,饕餮兽型再次降临,遍布全身,朝着李啸天猛然撕咬而去。

    “区区爬虫,休得猖狂!”李啸天冷喝一声。

    堂堂上古妖兽饕餮,在李啸天的眼中,居然成为了小小的爬虫,如果此地有饕餮的存在,绝对会一巴掌拍死李啸天。

    轰!

    四周房舍应声而倒,无数灰尘升起,气浪朝着四周席卷。

    踏踏。

    林昊依旧保持着饕餮的兽型,并没有攻击而去,但心里并不好受,显然李啸天的攻击十分强大。

    “暗影刀之强击!”

    轰隆隆。

    整个长刀散发着血红色,猛然增大,凌厉的刀芒闪过,带着浓厚的炙热之气,快速的轰击而来。

    嘭嘭嘭。

    吼!

    林昊感觉到一丝危及,饕餮怒吼一声,顿时朝着李啸天冲了过去。

    嘭!

    眨眼之间,烟消云散,饕餮根本没有给予李啸天带来多少的伤害,但也成功抵挡了对方的攻击。

    踏踏。

    李啸天双眸闪过一道冷色,随即,闭上双眼,法力飘忽而出,衣袍随风而动,猛然睁开双眼,顿时一道精光闪过。

    “暗影刀之霸绝天下!”

    轰隆隆。

    天空仿佛都震动了起来,一道道轰鸣声响起,好像在为李啸天欢呼,一道道庞大的火红色气息狂喜而下,布满整个刀身。

    就在这时,李啸天的身体也猛然增大,仿佛变成了巨人一般,带着威风凌凌的一刀,朝着林昊劈了过来。

    百丈宽的刀气,散发着炙热而庞大的气浪,让众人都惊呆了,双眸带着惊恐之色,朝着李啸天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