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二百三十五章形势严峻
    林昊并没有在死海之内待多长的时间,甚至,连十天的时间都不到,但经历的事情,让林昊仿佛过去了许久一般。

    这死亡之海,林昊如今回想起,都依旧心有余悸,稍有不慎,就会死无全尸。

    阴沉的天气让林昊心情十分压抑,不得已,加快了离去的速度,想要远离这个阴沉的地方。

    几日时间转瞬而逝,林昊停下身子,吐出一口浊气,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许多。

    因为此时的林昊已经彻底的离开了重雨城,阴雨绵绵的天色也随之远去,林昊眯了眯双眼,伸出手遮挡了一下阳光,脸上带着微笑。

    出了重雨城的范围,林昊也没有太着急,减缓了速度,他也不着急回到太玄门,毕竟七品莲台已经得到。

    刷刷。

    林昊皱了皱眉,往常虽然进入重雨城的人不多,但绝对没有今天这么稀少,不,应该不能用稀少来说,而是没有一个人前往重雨城。

    从重雨城出来,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了,但林昊从未遇见一个修士,寂寥无声,烟雨朦胧,静悄悄的一片,连虫鸣声都未响起。

    这情况让林昊感觉有些不对,如果是平时,虽说也没有多少人经过这条道路,但也不少,但如此长的时间,连一个人都没有瞧见。

    踏踏。

    林昊身影闪过,纵身之间,数百米距离快速移动,许久,林昊停下了身子,蹲了下来。

    地面上有一道血痕,殷红的鲜血已经干涸,从四周的地形来看,不久之前才经过一场战斗,导致四周凌乱不堪。

    这里怎么会发生战斗?

    难道大夏王朝的修士发生冲突?

    林昊有些奇怪,再次朝着前面而行,但是很快的,却再次停了下来。

    尸体。

    地面上摆放了许多的尸体,有些血肉模糊,有些残肢断臂,死相极其凄惨,林昊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因为在这些尸体之中,他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那就是,这些尸体之内,不光有大夏王朝的尸体,还有太玄门与妖魔两道的尸体。

    林昊捡起一块碎裂的短剑,轻轻的抚摸了一番,一股邪兵所带的气息传入心底,林昊更加确认了起来。

    怎么回事。

    妖魔两道的弟子怎么会出现在此地,要知道,此地虽然不算大夏王朝的内部,但也相差不远。

    嗯?

    林昊抬起头,忽然听见前方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顿时让他警觉了起来,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森林内。

    大树环绕,遮天蔽日,显得有些阴暗,林昊一个闪身来到树上,便朝着下方看了过去。

    数十名妖魔两道的弟子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在这个包围圈之内,有十几名太玄门的自己,一个个身上负伤,警惕的看着四周的妖魔两道的弟子。

    从太玄门弟子的服饰来看,少许人属于内门弟子,大多数都是外门弟子,一个个脸色苍白,眼中冒着凶光,握紧手中的法宝,警惕的看着包围他们的妖魔弟子。

    领头的是一名内门弟子,林昊不认识,清秀的脸庞,此时染满了血污,白质的长袍上也血迹斑斑,脸上十分苍白。

    妖魔两道的弟子包围之下,显得有些苍凉。

    在太玄门弟子的面前,一名长似妖异,脸上鬼画符一般,看上去就像土著,浑身散发着妖气,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就感觉十分不舒服。

    “桀桀,我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吧,难道你认为能够从我们中突围而出吗?”妖异男子猖狂的大笑了起来,根本没有在意此地属于大夏王朝的内部,反而好像在自己宗门内一般。

    “哼,邪魔外道,就算与你等同归于尽,我也不会低头,只是让我十分想不到,你们居然敢贸然进入这里,足足追了我们七天之久,还真是不死心啊!”为首的太玄门弟子冷哼一声,脸上带着执拗,没有一点对生死的惧怕。

    “叶枫师兄,不用跟他们废话,太玄门的弟子没有一个孬种,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了!”

    “是啊是啊,叶枫师兄,干吧!”

    叶枫眼中闪烁光芒,冷然的看着包围他们的妖魔两道弟子。

    妖异男子听到他们激忿填膺的话,不屑的大笑了起来,满脸不屑,开口说道:“哼,太玄门?不过如此,如今妖魔两道结盟,待吾等进入大夏王朝之时,便是你们仙道毁灭之时,如今,你们能有什么办法阻止?别忘记了南方要塞!”

    叶枫闻言,脸色更加难看,南方要塞一直在抵挡着妖魔两道的攻击,却在前不久,因为妖魔两道加大了攻击,仙道的弟子手背不足,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导致全军覆没,也就意味着,整个南方已经失守,被妖魔两道的弟子占据。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哼,别高兴的太早,总有一天,太玄门会为琅邪城数百万的生灵报仇!”叶枫脸色十分冷冽,眼中带着熊熊怒火,他们本就在抵御妖魔两道的进攻,却不想被打得措手不及,领头的战死,而他们却仓皇逃生,想要把这件事情禀告与太玄门,才如此慌不择路的逃跑,没想到还是被追了上来。

    虽然叶枫不怕死,但如此重要的消息,却必须尽快禀告太玄门,才能做出及时的反应,不然,等南方的妖魔两道反应过来,到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可惜,琅邪城几百万的生灵,却被妖魔两道屠戮一空,无论男女老少,就连家禽都没有放过,可谓是鸡犬不留。

    林昊听到这里,忽然凝重了起来,虽然他们的对话并不多,但却透露着一个事实,妖魔两道好像不耐烦了,从以往的蠢蠢欲动,到如今的动手,显然想要开始占领大夏王朝了。

    林昊皱起了眉头,微微叹息了一声,大战即将来临,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生灵涂炭,死在这场危难之中。

    该死的,这些人难道就不能消停一点吗,非要争得你死我活!

    林昊十分气愤,但并不是气愤三方的争斗,而是气愤,在争斗的同时,最为可怜的便是那些无辜的百姓,死于非命。

    原本还只是小打小闹,只不过是双方的低级弟子比斗而已,而此时,经过多年的发展,妖魔两道手中的邪兵已经收集的差不多,想来,也不在惧怕仙道,才贸贸然的开启了这场战争。

    风雨欲来!

    林昊忽然抬头,朝着天空看了过去,一丝丝阴沉的天色,让他心里升起一丝紧迫感。

    这天,似乎就快变了!

    林昊看了看这群人,眼中带着冷色,却没有上前帮忙,虽然妖魔两道看似人数众多,但太玄门的实力也不错,如果连这点危险都过不去,林昊也不打算出手。

    从进入太玄门开始,他的战斗,哪一次不是经历生死,从未有人帮忙,全是靠着他的毅力硬挺过来,在他看来,强者必然要有一个强者的心,无所畏惧。

    如果这群妖魔两道的弟子之中有神通境的修为,他便会直接出手斩杀,但无论是叶枫亦或者妖异男子,都不过血魄境的修为,如果是这样,叶枫还不能战胜对方,岂不是太丢太玄门的脸?

    如果是以前的林昊,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帮忙,但此时,心态发生了改变,虽说没有变得高傲,但却有了一个强者的心,他不屑出手,因为妖异男子的实力太低,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

    嘭!

    说时迟,那时快!

    双方眨眼之间便开始动手,顿时打斗在一起,一个个施展武技,拼命的斩杀对方。

    无论是太玄门的弟子,亦或者妖魔两道,都带着凌厉的气势,四周许多大树直接拦腰而断,一道道漂浮的气息闪过,随即便会带着一条性命。

    叶枫警惕的看着对面的妖异男子,心里充满了忌惮,不错,两人的修为相当,甚至不分上下,但别忘了,妖异男子手中的法宝。

    叶枫并不是忌惮妖异男子,而是忌惮他手中的邪兵,就算是他,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邪兵所带的效果,迷惑心神,在战斗的时候出现愣神,绝对会被对方抓住机会,一击斩杀。

    毕竟,两者的实力都差不多,只要露出一个小小的破绽,都会因此丧掉性命。

    叶枫手中大刀一甩,气势如虹,带着雷霆之势,狂然而落,大刀上带着一丝丝凌厉的气息,锋芒毕露。

    妖异男子微微一笑,手中的圆月弯刀顺势一档,身影快速移动起来,刀刃上带着寒芒,化为几道残影,快速轰击而来。

    锵!

    叶枫后退一步,脸上十分凝重,连忙甩了甩头,警惕的看着妖异男子,显然受到了邪兵的影响,导致神情有些恍惚。

    叶枫大喝一声,快速上前,几个踏步,快速的挥舞了起来。

    “火舞刀!”

    “圆月三闪!”

    耀眼的光芒一闪而过,锵锵的声音震耳欲聋,一道气浪朝着四周掀起,妖异男子眼中光芒一闪,一道诡异的气息从邪兵上散发出来,顿时,叶枫心头仿佛被重击了一般,迷迷糊糊。

    嘭!

    就在这时,妖异男子猛然一脚踢了过来,随后,冷芒一闪,圆月弯刀快速挥舞,哗啦一声,叶枫直接倒飞了出去。

    嘭嘭。

    叶枫落地之后,脸色苍白,胸口一道长长的刀痕,殷红的流着鲜血。

    “卑鄙!”叶枫咬牙切齿的说道。

    妖异男子听到这话,并没有生气,反而邪魅一笑,说道:“卑鄙?感谢你对我的夸赞,卑鄙这个词太适合我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么简单的事情,难道你身为仙道弟子,都不知道吗?无论什么招式,只要能够斩杀敌人,那就是好的招式!”

    邪兵上的效果让叶枫心神受损,导致心神飘忽,才会让妖异男子抓到机会,也是因为如此,叶枫才会骂出卑鄙二字。

    “哼,邪魔外道果然是邪魔外道,尽使些小道尔。”叶枫冷哼了一声。

    林昊看到这里,反而赞赏的看了一眼妖异男子,不错,只要能够战胜对方的招式,就是好招式,根本没有卑鄙不卑鄙这么一说。

    就算是林昊,也使用过邪兵,就连羽化真人都没有指责他,只是怪罪他如此不小心,万一被别人发现。

    从这一点上来看,羽化真人也不排斥林昊使用邪兵,只要林昊的心是向着太玄门,就算化为九天幽魔,羽化真人也不甚在意。

    毕竟,武技亦或者兵器,都只是外在的,只要心属于自己,一切都没有大碍。

    还是太年轻!

    林昊轻微的摇摇头,认为叶枫的想法实在太过于天真,林昊却不曾想到,他也不过双十的年纪,仿佛已经很老了一般。

    嘭!

    两人再次战斗在一起,手中攻击凌厉,只要谁一不小心露出破绽的话,就会被对方找到机会,强势斩杀。

    所以,两人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毕竟,这可是在乎性命,可两人的心性便决定了这次战斗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