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二百二十章重雨城
    刑法殿。

    董博坐于蒲团上,紧闭着双眼,浑身气势迸溅,正处于突破之中,良久,董博才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气,眼中闪过一道失望,显然这次尝试突破,却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踏踏踏。

    一名弟子快速的走了进来,恭敬的站在董博的面前,开口说道:“董长老,属下得知林昊私自出了太玄门,不知从去往何处,会不会惧怕长老的实力,背叛太玄门了?”

    “出了太玄门?”董博凝神而望,皱起眉头,随即便舒展开来,脸上带着冷意。

    “不用在意,如果他敢判出太玄门,正好落入的下怀,甚至不用我动手,自然会有人清理门户,凭他小小神通境的修为,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逃脱不了太玄门的追捕。”董博开口说道,如果林昊判出太玄门,他便会更加高兴,实力越高,身份越高,更清楚太玄门的实力,只要林昊做出这件事,他敢保证,林昊活不过三个月的时间。

    来人闻言,皱起了眉头,试探的说道:“长老,此时林昊出了太玄门,我们是否可以派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他?”

    董博听到这话,倒是有些意动,不过细想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我虽然没有把林昊放在眼里,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不错,你们去找他的麻烦,也会落入鹏儿的后程,反正他也没有多长的时间可活,不必惹是生非。”董博开口说道。

    距离两人的比试,只有短短一个月时间,在他看来,林昊必死无疑,此时在派人去埋伏林昊,显然没有必要。

    甚至,如果他派人暗杀林昊这件事情被太玄门知晓,万一再次引起其他的风波,到时候便对他有些不利。

    “不用理会。”

    “是!”

    董博在看见弟子离开之后,嘴角带着残忍的笑容,暗暗的说道:“鹏儿,你放心,你不会孤单的,我会让林昊为你陪葬的。”

    ……

    太玄门距离死海的距离一共三万里,如果是骑马,一天便能行走一千里,但林昊如今的实力在神通境,全力施展开来,速度奇快无比,远不是普通的马匹能够比拟的。

    林昊化为一道道幻影,快速的朝着死海而去,期间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给予他的时间并不多,他不知道能否在半月之内找到七品莲台,让噬魂枪修复。

    但也只能试一试,只要修复了噬魂枪,他对付董博的几率就会提高了许多。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判出太玄门,可也只是想想罢了,判出太玄门绝对有死无生,他才不傻。

    五日之后,林昊一身风尘仆仆,距离死海的位置也十分相近,这五日之中,林昊没有一丝的停留,施展法力全力赶路,法力枯竭之后便会使用通天葫芦之中的灵液,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如此之快来到此地。

    天气有些阴沉,看上去十分暗淡,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空气之中极其湿润,仿佛不久之后就会下雨。

    林昊没有在意,虽然天色会影响心情,但此时,他根本无心关注天气,只能竭尽全力赶路。

    死海,全名叫做死亡之海,埋骨之地,葬身在死海之中的修士比比皆是,数都数不清楚。

    是以,死亡之海让所有的修士都闻风丧胆,但就算如此,也有无数的修士趋之如骛,不要命的朝着死亡之海而去。

    因为,危险与机遇并存,死亡之海虽然恐怖,但其中蕴含的宝物也数不胜数,一般的修士,只要在死亡之海内得到任何一件宝物,带出来也能引起轩然大波,也是因为如此,才有如此之多的修士前赴后继。

    林昊越往死海的位置而去,天色便越加的阴沉,仿佛天都会在下一刻塌下来,让人心头沉闷。

    许久,林昊看见远处的一角轮廓,暗自舒了一口气,终于快到了目的地。

    远处,是一座城池,蹲墙残破,琳琳洒洒的小洞,看上去残破不堪,林昊能够闻到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

    城墙虽然残破,但却带着一股古朴的气势,高达十几丈的城墙显得异常威武,坚强的屹立在原地,为整个城池遮风挡雨。

    这座城池不大,但也不小,比不上定方城,但比天鼎城打了一些,属于中等城池,占地方圆百里,城内修士比比皆是,全是一群要钱不要命的狠角色。

    林昊走进城池,只见城墙上书写几个锈迹斑斑的大字,显然经过风吹雨打,早已破败不堪。

    重雨城!

    根据林昊从修仙笔记上的了解,重雨城之所以取这名,也是因为四周的天气,死海附近,三天之中,有两天半都在下雨,这雨水却不是寻常那般的无根水。而是带着些许的重量,落在人的身上,仿佛冰雹一般。

    但就算如此,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甚至以这雨水取名,而是因为这重雨之中,带着腐蚀性,敦厚的城墙便是因为这重雨,才腐蚀的残破不堪。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林昊接近城门的时候,一场大雨哗啦啦的落了下来,林昊皱起了眉头,朝着白色的长袍看了过去。

    一道白色的烟气瞬间而去,肩膀仿佛沉重了一些,一个个细小的洞出现。

    “这雨水果然带着腐蚀之力,虽然并不强,真是奇怪。”林昊暗道了一声,身影眨眼消失,朝着重雨城而去。

    这雨水只是覆盖死海附近方圆五千里之内,谁也不知道这雨水为何带着腐蚀性,但也没有人去追根问底。

    城内,远不是林昊在城外看见的那般,甚至城内的景象让林昊有些惊讶。

    在他的想象之中,重雨城城内十分破败,许多的房屋被雨水破坏,根本不能住人,并且人烟稀少,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长时间见不到人,却不想,这城内的情况根本与他想象的不一样。

    重雨城中,并未受到雨水腐蚀的影响,因为林昊进入城池之后,便看见天空中有一道蓝色的光幕,覆盖整个重雨城,而重雨城内,异常的繁华,许多的修士腰间带着兵器。当然,这些修士的修为并不高,毕竟连百宝囊都未拥有。

    进入城中,林昊便感觉到嗜杀之气扑面而来,其中混杂着许多难以言明的气势,显得有些矛盾,混杂不堪。

    对于林昊,许多的修士根本没有在意,直径的从林昊身边走过,只不过许多人心里都带着不屑或者鄙夷。

    因为,从林昊的年纪来看,实在太年轻了,如此年纪,便想来死海发一笔横财,虽然重雨城经常也有许多年轻之辈前来,但大部分都死在了死海之中,在他们的眼中,林昊的下场也会跟他们一样。

    林昊没有在意,眼睛四处眺望,很快便找到一处客栈,虽然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前往死海,但他对死海的了解全从修仙笔记上了解到的,而客栈,却是打听情况的最好去处。

    走进客栈,小二便走了上来,看见林昊,热情的说道:“这位客官,有什么需要?”

    “准备几个小菜和一壶好酒,对了,二楼可有位置。”林昊笑着说道。

    小二连忙低头哈腰,热情的说道:“有的,但是,客官,此地并不收黄白之物,只收灵石。”

    林昊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也不是很奇怪,毕竟这里的天色复杂,普通人根本无法生存,这也导致,此地的黄白之物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小二把林昊迎上二楼,转身便朝着厨房而去,摇了摇头,暗自叹息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唉,又是一个不怕死的年轻人。”

    按照林昊的修为,当然轻而易举的听到小二的话,哑口无言的笑了笑,却并未在意。

    二楼,许多修士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吃着菜喝着酒,肆意交谈着,语气猖狂,开口闭口就是谁死了谁活下来了的话,十分凶恶。

    在林昊不远处的座位上,一名中年汉子少了一只手臂,脸上也被大火烧伤了一般,说起话来,仿佛一条条蜈蚣在脸上流动,甚是骇人。

    中年汉子大口大口的吃着菜,一只脚踏在凳子上,张口就是两排大黄牙,黄牙上还贴着一片绿色的菜叶,正声情并茂的说着。

    而他对面,另外一名汉子却没有丝毫的不耐,专注的倾听。

    “哼,说起来你还不信,当年老子年轻之时,风度翩翩,细枝颜玉,可惜,就进入了一次死海,导致一条手臂被妖兽直接咬断,差点落入海中,幸亏当时我反应快速,只是让海水溅在了脸上,导致如今模样,我告诉你,死海之所以叫死海,那是因为其中死掉的修士,都可以填平整个重雨城!”

    林昊专心倾听,十分震惊,死掉的修士,可以填平整个重雨城?

    这可要多少人才能填平?十万?百万?

    林昊捏住酒杯,都忘记往嘴里送,继续听了起来。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可没人去死海了,就算实力再强,也不能去,不然绝对有死无生。”蜈蚣脸继续说道。

    “为何这段时间不能前往,凭我血魄境的修为,难道还会有危险?”坐在对面的中年汉子,仿佛也是第一次来重雨城,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好奇。

    “血魄境?噗哧!”蜈蚣脸噗笑了一声,带着不屑,开口说道:“两年前,也有人不信邪,当初那位前辈拥有人藏四重,金丹境的修为,是不是很强大?照样死在了死海之内,甚至连一百里的范围都没走出,就被死海无情吞噬。”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不光汉子惊呼了起来,就连林昊也惊呼了起来,这也太恐怖了一些,金丹境的强者都无法在死海之内生存?甚至连一百里的范围都没有走出?

    蜈蚣脸听到林昊的惊呼,也没在意林昊偷听,只是瞥了林昊一眼,大口喝下大碗中的酒,才徐徐道来。

    “哼,如果是平时,死海风平浪静,危险便会大大降低,虽然同样九死一生,但也不会十死无生。众所周知,死海的海水带着强烈的腐蚀性,我的脸也是因为如此才毁容,每年的这个时候,死海就会掀起风浪,暴风雨来袭,到时候死海翻江倒海,任你神通盖天,在死海内,也没有任何存活的几率,在我想来,除非你能达到人藏九重,才能安稳的生存下来,但绝对会受伤。”

    一场暴风雨,居然如此强悍至斯?

    林昊瞪大了眼睛,他又不是没有见过暴风雨,就算大海掀起浪花,对血魄境的修士,都没有多大的妨碍。

    但林昊转眼一想,便明白了过来,死海之中拥有恐怖的妖兽,甚至死海带着强烈的腐蚀性,到时候海浪一起,无论是谁,都不能避免被海水沾染,也是因为如此,连金丹境的强者都会饮恨于此。

    “那这场暴风雨会持续多久?”中年汉子皱了皱眉,开口问道。

    “多久?”蜈蚣脸笑了笑,顿了顿,继续说道:“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

    林昊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变,十分铁青,短则一个月,等死海风平浪静,他与董博的生死战也已经开始了,根本没有机会。

    但他不管暴风雨?直接闯入死海?林昊想到这里,瞬间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连金丹境的强者都不能存活下来,他进去,同样死无葬身之地,还不如自杀来的痛快。

    想到这里,林昊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看来不能贸然进入死海了。

    不过,林昊也没打算此时回到太玄门,他不知道蜈蚣脸的话是否真实,他需要在重雨城呆几天,到底是不是这样,自然会揭晓。

    林昊听到这个坏消息,看着桌上的饭菜也索然无味,扔下灵石,便让小二准备一间上房。

    细雨绵绵,一滴滴细雨飘落而下,仿佛无休无止一般,如果不是重雨城上方的光幕,这座城池也会笼罩在雨夜之中。

    来到重雨城中的修士,每日都在刀口上生活,十分放纵,甚至一句话不合,便会大打出手,林昊来到重雨城一天时间不到,已经见到了数十场争斗。

    由此可见,此处的民风如何彪悍。

    由于此处天气恶劣,没有百姓生存,就连客栈的小二,都拥有脉轮境的修为,所以能在重雨城的人,基本上都属于修士。

    更是因为没有百姓,虽在大夏王朝境内,但重雨城也没有城主府,根本无人管理,所以才会如此无法无天。

    转眼时间,三天时间转眼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