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二百零八章灵米
    “不可能,就算搭上老奴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你们得逞,你们死了这条心吧。”福伯没有丝毫退让,气势迸溅而出,紧紧的盯着领头之人。

    领头之人冷笑一声,虽然他的实力也不高,甚至比福伯还低,但福伯的年纪老迈,十成的实力只能发挥出六成,甚至连六成的实力都不能发挥出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领头之人冷哼了一声,挥了挥手,众人朝着福伯缓慢的走了过去,满脸凶狠。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瞬间想起,随即,一道身影直接飘进大殿之中,来人穿着雪白的长袍,面色平静,朝着福伯身后的小女孩看了过去。

    钟才进入大殿之后,随即便发现小女孩的身影,心里暗暗的想着,这小女孩应该就是徐方的妹妹,徐沫了。

    领头之人看见钟才身上的衣袍,脸色一变,瞬间便苍白了起来。

    “敢问尊上何人?”此时,领头之人也没有之前那般气势,他只是一名奴仆,而钟才却是一名内门弟子,根本不是他能够反抗的,在他身后的众人,也神情退缩,显然有些畏惧的看着钟才。

    钟才没有理会他的话,毕竟只是一名奴仆,还不值得钟才在意,朝着小女孩看了过去。

    “你就是徐沫?”钟才挑了挑眉,开口问道。

    小女孩听见钟才的话,害怕的退了退,躲在福伯的身后,显然有些怕生。

    福伯皱着眉头,这人并不是桑炎,他根本不认识此人,但此人却穿着内门弟子的服饰,心里闪过一丝悲哀,此时桑炎都还未来,却又来了一名内门弟子,这是要把他们逼上绝路啊。

    显然,福伯把钟才当成了桑炎的人。

    “哼,尊上身份高贵,何必为难一名小孩呢,还请尊上大人大量,放过小姐一条生路吧。”福伯满脸祈求的说道。

    钟才闻言,皱了皱眉,心里十分不满福伯的态度,如果这件事情不是林昊传音告知他,他也不会急冲冲的前来。不过,想到此人是徐方的妹妹,心里的不满也随之消散。

    钟才了无痕迹的看了福伯一眼,随即开口说道:“收起你的小心思,我来此地并不是为难尔等,在问一遍,他是否是徐沫?”

    虽然小女孩没有承认,但钟才心里也十分确认,这小女孩就是徐沫,但他并没有直接带小女孩离开,他这是第一次听从林昊的吩咐,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岂不是辜负林昊的信任。

    所以,他必须百分之百确认,此人就是徐沫,才会带着徐沫离开。

    福伯还未开口说话,而那领头之人以为钟才便是桑炎的人,眼睛就是一亮,快速的开口:“尊上,没错,那小女孩就是徐沫,尊上快动手抓住她,别让他逃了。”

    “舌燥!”钟才闻言,冷哼了一声,随手一挥,领头之人直接倒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陷入了昏迷之中。

    钟才此时确认了小女孩就是徐沫,便点了点头,身影一闪,直接来到小女孩的身边。

    “小姐,小心!”福伯心里一惊,快速的挡在徐沫的身旁,虽然钟才是内门弟子的身份,他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奴隶,但徐方在世之时,对他有救命之恩,就算舍下这条老命,也要保住徐沫的性命。

    钟才眼睛一眯,伸出手,快速的在福伯的身上连点了几下,顿时,福伯的身子立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

    “哼,如果不是看在你忠心耿耿的份上,你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放心吧,我不会对徐沫不利。”钟才开口说道。

    在钟才的眼中,根本没有把福伯放在眼里,就算对方的年纪较大,白发苍苍,再这实力至上的世界,身份也同样重要,福伯只是一名奴隶,却贸然冲撞内门弟子,如果是其他人,福伯早就死了。

    就像当年的林昊那般,只不过冲撞了孙远山,却被孙远山下了死手,当然,最后孙远山也付出了代价,很重的代价。

    “桀桀,我到是谁呢,原来是钟才啊,怎么?只是一同出了一次任务,现在就来此地护犊子了?”这时,一名面色有些苍白的男子走了进来,全身气息仿佛毒蛇一般,十分阴沉。

    “桑炎!”钟才眯了眯双眼,他并不知道桑炎会来这里,但想到林昊的传音,也明白了过来。

    林昊让他立即前往方沫山峰,保护徐沫,当时他还纳闷,以为是奴隶想要造反,没想到居然是桑炎。

    其实,太玄门之中,真传弟子八十一名,亲传弟子数千,内门弟子数十万,外门弟子数百万,奴隶上千万,如此庞大的基数,就算同在太玄门之中,有可能一辈子,两名内门弟子都不会认识。

    但钟才却认识桑炎,也是因为他桀骜的作风和阴沉的气息,让他十分不舒服。

    “怎么?为了一名小女孩,得罪我,你确定值得?”桑炎微笑的看着钟才,虽然两人同为血魄境的弟子,但他已经到达巅峰,而钟才却差不多还在中期左右,根本不是其对手,所以桑炎才会如此毫无顾忌。

    钟才面色不变,虽然他不是桑炎的对手,但同为内门弟子,岂能随便对上,并且,就算打不过桑炎,对方也不敢击杀与他。

    “哼,徐方已经死亡,何必难为一名小女孩,虽然我打不过你,但你敢杀我吗?”钟才笑着说道。

    桑炎撇了撇嘴,点点头,说道:“不错,我是不敢杀你,但重伤你也是可以的,当然,你如果不服,不如我们前往天都峰战斗台来一次生死决斗,如何?”

    钟才面色难看,他这是第一次接受林昊的吩咐,相当于投名状,必须完成,不然在林昊的眼中便会留下办事不力的印象,到时候可就不好了。

    “桑炎,莫要欺人太甚,这徐沫,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带走,如果你给我一分薄面,到时候我必然重礼奉上。”钟才开口说道。

    “哈哈哈。”桑炎听到这话,猖狂的笑了起来,一脸不屑的看着钟才,鄙夷的说道:“欺人太甚?重礼奉上?我今天就想欺人,你又能奈我何?我奉劝你一句,惹不起的事情最好别惹,如果此时,你转身离开,我就当你没来过,不然,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钟才面色十分难看,没想到桑炎连他的面子都不给,如此猖狂。

    “桑炎,如果你真的要这么做,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徐沫可不是你能动的。”钟才也冷笑了起来,既然你如此强逼,看来只能把林昊的身份透露出来了。

    “哈哈哈,我不能动?就凭她死去的哥哥?还是剩下的一个小小老奴?我到要看看,今天谁能阻止我!”桑炎好笑的看着钟才,摇了摇头。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一道掌声响了起来,一名年轻男子从大殿外走了进来,面色平静,双手正拍着掌。

    “好好好,气量不错,只不过有些猖狂,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也想看看,你是如何在我手中杀了徐沫的。”年轻人快速的走进大殿,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十分平静的阐述这番话。

    钟才看见这名年轻人到来之时,瞬间松了一口气,连忙来到年轻人的面前,恭敬的说道:“林昊师兄。”

    刷!

    桑炎听到钟才的称呼,脸色一变,眼睛瞬间朝着林昊看了过去,眼中闪过一丝畏惧。

    林昊。

    在太玄门之中可谓是如日中天,威望十足,修为也十分强大,并且已经成为了真传弟子的身份。

    “林昊师兄,些许小事,这不过是我跟徐方的恩怨,难道你也要插手吗?”桑炎猖狂的表情消失不见,面对林昊,他可不敢在保持猖狂。

    林昊微微一笑,说道:“你跟徐方的恩怨我不管,但我只知道,徐方救了我的命,那他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你如果敢动徐沫,我便让你死在这里。”

    林昊语气十分温和,仿佛在诉说一件平常的事情一般,但却让桑炎心里一寒,从林昊身上表现出来的嗜血之气便让他明白,林昊说的话,不是假的。

    但就这么让他离开,心里十分不甘,假装强硬的说道:“林昊师兄,就算你是真传弟子,也不敢击杀我,不然你也犯了太玄门的门规。”

    林昊努了努嘴,点点头,说道:“不错,就算我斩杀了你会犯下门规,但你认为,身为真传弟子的我,会有多大的惩罚?在退一步说,除非你永远呆在太玄门之中,不然,你绝对有死无生!”

    突然,林昊脸色一变,冷眼的看着桑炎:“哼,给你脸不要脸,谁敢动徐沫,就是与我林昊作对,现在还不给我滚?难道真想让我出手?”

    “你……”桑炎闻言,脸色变得铁青,何时有人这么对他说过这话,顿时想要反驳,但话还未说出头,一股强悍至极的气势瞬间笼罩在他的头上,顿时,桑炎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更加苍白。

    林昊十分不屑的看着桑炎,区区血魄境的实力,他斩杀了不知多少,所以根本不在意桑炎,如果对方不是拥有内门弟子的身份,他二话不说,就会把桑炎斩杀于此。

    桑炎恨恨的看了一眼钟才,随即,快速的跑出了大殿。

    他根本不敢对林昊有什么不满,毕竟林昊是真传弟子,实力比他高上太多,与林昊比起来,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再者,他也害怕林昊真的把他斩杀在这里,虽然门规上表明,真传弟子不能斩杀内门弟子,但真传弟子何其高贵,太玄门内,一共只有区区的八十一名。

    而内门弟子呢,数十万,杀了一名小小的内门弟子,林昊虽然会受到惩罚,但绝对不会严重。

    看见桑炎离开之后,林昊朝着徐沫看了过去,对方躲在福伯的身后,眼神闪闪躲躲,显然有些怕生。

    林昊看见这模样,脸色带着笑容,如沫春风,果然与徐方有些相像,林昊缓慢的走到小女孩的面前,笑着说道:“别怕,以后没人能够欺负你,凡是敢欺负你的人,必死无疑!”

    徐沫看了看林昊,有些怯懦,慢慢的从福伯的身子后面走了出来,睁大了眼睛,盯着林昊。

    林昊微微一笑,正要伸出手摸摸徐方的小脑门,但徐沫仿佛惊弓之鸟一般,迅速躲在福伯的身后。

    林昊有些尴尬,随即笑了笑,看着福伯如同木桩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责怪的看了一眼钟才,随即挥了挥手,福伯才恢复了动作。

    “多谢尊上的救命之恩,老奴没齿难忘。”福伯脸上恭敬的说道,真传弟子啊,他成为太玄门的奴隶这么多年,从未见过,此时一名活生生的真传弟子站在身前,让他浑身颤抖了起来。

    林昊面色平静的点点头,没有在意,直接开口说道:“这一次任务之中,徐方救过我的性命,此时,徐方已经身亡,徐沫孤苦伶仃,是以,我便要带走徐沫。”

    虽然语气仿佛是在商量,但却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直接宣布的说道。

    福伯闻言,连忙点头,对于徐沫的去处,他也十分头疼,毕竟徐方已经死亡,如果能够进入太昊仙峰,便是他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如何不会答应。

    “还请尊上等待一段时间,待老奴准备小姐所需之物过后,在出发,如何?”福伯看着林昊,开口问道。

    林昊皱了皱眉,显然有些不耐烦,方沫山峰难道还有什么宝物不成,在他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福伯也看出了林昊的不耐烦,连忙说道:“尊上,小姐从小体弱多病,静脉堵塞,岂止为今,小姐都未开始修炼,每日必须服食灵米洗涤自身杂质,才能进行修炼。”

    灵米?

    林昊闻言,点了点头,示意让福伯离去,随即便坐在了大殿的主位之中。

    太昊仙峰何其庞大,也有许多的灵田与药圃,但都并未种植,林昊的身份提升很快,如今已经真传弟子,并且随时都在外面做任务,出战,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这些。

    不论是唐玄亦或者如今的李泽,都没有机会告知林昊,林昊也没有闲工夫这种植这些灵米、灵药或者灵树之内的东西,所以才听到福伯的话之后,思索了起来。

    目前,他的实力已经陷入了瓶颈,也不需要他再次出战,并且全身充斥着嗜血之气,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静养,自从加入太玄门之后,便忙的上气不接下气,从未有一丝休息的时间。

    想到这里,林昊点了点头,这灵米并不便宜,徐方只是内门弟子的身份,就算拥有灵米,想必数量也不会多,而徐沫却需要灵米进食,也不能坐吃山空,看来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便利用贡献度来兑换一些灵米种植吧。

    没多久,福伯便带着徐沫走了进来,双手空空,但林昊知道,东西已经全部放在了百宝囊之中,随时都可以出发。

    林昊也没有在意福伯会跟着他一起前往太昊仙峰,多一个人不多,少一个人不少。

    此时,钟才早已离去,林昊看了看大殿,便直接带着徐沫离开了大殿,方沫山峰中,所有的奴隶都十分惶恐,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在看见林昊带着徐沫离开之后,一个个四目相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