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二百零四章阎罗
    没一会儿,一名中年男子朝着大殿走了进来,神情有些吊儿郎当,衣袍倾斜,有些污渍,走进大殿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个酒葫芦,正往嘴里灌着,看上去没有衣服正形。

    “门主,你找我?”男子的语气十分随意,仿佛面对的不是天妖门的门主,而是普通人一般,像是简单的交谈,并不是上下级的关系。

    奕天也没有在意,他当然了解这人的个性,虽说没个正形,但办起事情来,绝对是手到擒来,无论是什么任务,每次都十分完美的完成。

    “坐。”奕天威严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看上去更有人情味一点,之前他的表情让其他的弟子会产生敬畏,但如今的表情却让他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男子努了努嘴,晃晃悠悠的坐在凳子上,整个身子慵懒的靠着椅子上,也没有开口询问,不停的喝着酒,饱嗝一个个的打了出来,双眼有些迷离,半醉半醒的模样。

    “阎罗,我这次来是让你去办一件事情,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奕天直接了当的说出了目的,一点也没有暗示。

    阎罗闻言,再次喝了一口酒,摆了摆手,开口说道:“什么事?需要多久?如果是荒无人烟的地方,我可不去,没有酒的日子还不如杀了我。”

    奕天也知晓阎罗嗜酒如命,每时每刻都抱着酒葫芦喝酒,如果让他几天不喝酒,绝对比杀了他还难受。

    奕天非但没有厌恶阎罗这个缺点,反而十分欣赏,没有缺点的属下,让人难以掌控。

    “酒,少不了你的,前往望城,带回一个人,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斩杀!”奕天眼中闪过冷色,林昊如此不识好歹,还以为他真的不敢对林昊动手。

    堂堂妖道天妖门,岂能被一本古籍束缚,如果天妖门得不到,他也不希望被其他的宗门知晓,那么,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林昊永远都不能开口说话。

    “谁?”阎罗直接问道,没有去询问奕天为何要杀这人,或者有什么目的,他只有一个纯粹的目的,那就是按照奕天的吩咐去办,任何事情!

    奕天满意的点了点头,也是因为阎罗从不过问原因,只会按照他吩咐的去办,他才会十分信任阎罗,甚至许多事情都会让阎罗参与,在天妖门之中,阎罗这位长老的地位,比其他长老的权势大的太多了。

    “林昊!”

    阎罗听到这话,瞬间抬起头,惊讶的朝着奕天看了过来,眼中满是清冷,之前那半醉半醒的酒意早已消失不见。

    “门主,你确定是林昊?”阎罗皱了皱眉,第一次对奕天产生了疑问,开口问道。

    奕天也不奇怪,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正是此人,此子的天赋无以伦比,就连阴风等人的天赋都不能相比,前不久,此子还斩杀了阴历,让我天妖门损失了一名天才,其罪可诛!”

    阎罗听到这话,叹了叹气,也听出了奕天口中的坚定,不容拒绝的意味。

    “是!”

    阎罗还是答应了下来,虽然这样很容易引发其他的事故,但奕天已经下了决定,他也无法可说。

    奕天看着阎罗的身影离去,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暗暗的说道:“林昊啊林昊,给你机会你却不珍惜,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可不相信,你这次还能从人藏六重的长老手中逃离。”

    人藏六重,风火之境!

    阎罗的修为居然如此强悍至斯,更加让人没想到的,奕天居然会派阎罗前去击杀林昊!

    如果阎罗想要击杀林昊,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手段,只需要轻轻一挥手,就能让林昊神魂破灭,毫无悬念。

    毕竟相差了足足四个境界,根本不是天赋能够弥补的。

    徐州城。

    此时的林昊正盘膝坐在房间之中,此时,距离得到项链已经过去了两天,整个徐州城的百姓全被屠杀,只剩下沈倾城与士兵们,看上去了无人烟。

    徐州城何其之大,虽说此地处于偏远,坐落于大夏王朝边缘处,百姓并无多少,但整个徐州城也拥有十几万的百姓,如今只剩下区区几百上千的士兵,显得太渺小了一些。

    林昊在斩杀了阴历等人之后也没有理会徐州城之内的事情,也并不需要他去理会,他只是负责保卫,但这两天,林昊常常看着沈倾城忙上忙下,显然还打算埋伏阴历等人,却不知,他们早已死在林昊的手中。

    当然,林昊也没有阻止沈倾城,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她为妙。

    大夏王朝也知晓了徐州城的事情,只是派遣了许多的百姓入住徐州城,想要让徐州城快速的恢复人烟,不然这徐州城便真的成为了一座死城。

    虽然两日时间不多,但四面八方牵途而来的百姓,也在徐州城逐渐的恢复了生机。

    林昊运转着太上帝经,游走奇经八脉一圈之后,便吐出一口气。

    林昊睁开双眼,看了看手中的项链,眼中带着一丝震惊之色,这项链的功效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强大,虽然表面带着冷冽的寒霜,实力低下之人,只要触碰,便会冻成冰雕。

    但其中的好处却是巨大的。

    只要这项链在林昊是手中,他便能感觉到一股股清冷的气息传入体内,让他头脑保持冷静,不用担心走火入魔。

    甚至,这项链,还能让抵御邪兵,众所周知,邪兵能让人心里升起杂念,很容易造成走火入魔,但只要有项链的存在,便可无视。

    也就是说,林昊以后倘若遇到幻阵之类能够影响心神的东西,便可不用放在心上。

    这项链看上去又不像是一件法器,因为根本不能祭炼,所以看不出任何的品级。

    林昊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门外,许多士兵防守着城主府,敬忠职守,目不斜视。

    徐州城内,正在慢慢的恢复生机,许多牵途而来的百姓正居住下来,为清冷的徐州城增添了许多的人气。

    ……

    徐州城外,森林内,一位看上去十分落魄的中年男子,手里正拿着一个酒葫芦,歪歪扭扭的朝着徐州城而来,看其醉眼朦胧的模样,仿佛下一刻就会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这人便是从天妖门出发而来的阎罗。

    当年阎罗年少之时,家财万贯,父母都是当地的大财主,吃穿不愁,也因为如此,他挥金如粪土,并且又嗜酒如命,自从父母死后,家里的财帛都被他用来买酒。

    当然,凭他喝酒的速度也不可能如此之快便败光了家里的财帛,但众人都知晓他人傻钱多,纷纷以高价卖他酒,最后家族破落,他也沦为了乞丐,最后被当时还未成为天妖门门主的奕天救下,带回了天妖门之中。

    从此,他的修为便快速的进步,眨眼二十年过去,如今,他已经拥有人藏六重的实力,是为奕天的最忠诚的属下,对奕天的命令毫不犹豫的完成。

    阎罗的手中不知斩杀了多少的仙道弟子,就连天妖门的弟子都被他斩杀了不少,这便是奕天的吩咐。

    他最近也听闻了林昊这个名头,毕竟三番五次的让天妖门受损,门中的两名天才都败在他的手中,甚至一名阴阳境的弟子都因此死掉,在天妖门之中,可谓是人尽皆知。

    踏踏踏。

    没多久,阎罗便看见徐州城的轮廓,嘴角隐约带着一丝笑意,晃晃悠悠的朝着徐州城而去。

    此时,林昊正漫步走在大街上,看着逐渐恢复人气的徐州城,林昊也略为的安心,此次抵挡天妖门的任务,也差不多快完成了。

    只要林昊确定天妖门不会在派遣弟子过来送死,他便能回到太玄门之中。

    虽说天妖门之中也有天才弟子,但属于小一辈的争端,林昊还没有放在心里,除非对方派出老一辈的强者。

    但如果天妖门派出老一辈的强者,就破坏了规矩,甚至会引起仙道大战,这可是仙妖魔三道的默契,谁也不能破坏。

    所以,在林昊的眼中,天妖门肯定会放弃再次进攻太虞城或者徐州城了。

    可是,林昊却不知,奕天已经派出了老一辈的强者,准备强行把他带回天妖门,或者击杀在徐州城。

    毕竟林昊的天赋实在太可怕了,更仿佛天才弟子的终结者一般,无论任何天赋出众的天才弟子,都或死或败在林昊的手中,如果任由林昊成长起来,绝对无法想象。

    阎罗走在大街上,眯了眯眼睛,朝着眼前的一名年轻男子看了过去,撇了撇嘴,他虽然不认识林昊,但这一眼之中,他便能够明白,眼前这人就是林昊。

    阎罗并没有动手,他有一个习惯,在发现了敌人之时,并不会立刻动手,就算对方的实力低下,他也会摸清敌人的实力,然后洗漱一番,干净整洁的动手,唯有如此,才是对敌人最大的尊重。

    阎罗看了一眼,便朝着旁边的客栈走了进去。

    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夕阳西下,温暖的阳光正在缓缓消逝,一缕缕黑暗正逐渐下来。

    房间内,林昊盘膝坐在蒲团上,快速的修炼了起来,修炼之道,此之以恒,如学如逆水行舟,不进者退,所以林昊不能因为如今实力强大,而放弃修炼。

    踏踏踏。

    夜色宁静,整个徐州城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四周只有时而传来的虫鸣之声,让宁静的夜晚显得有些喧嚣。

    阎罗面色冰冷,酒葫芦被他挂在了腰间,轻而易举的溜进了徐州城之中,寻着林昊的气息,便来到他的房门之外。

    阎罗十分确定,林昊就在这间房内,只要他动手,林昊有死无生!

    刷刷!

    阎罗眼中杀意一闪而过,运起法力,悍然出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