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一百九十六章兵临城下
    不是林昊不想出城,而是他根本出不去,这城池阵法不光防止敌人进入,就连城内的人也别想出去,这是双向的。

    如果林昊此时关闭阵法,天妖门的弟子就会从四面八方登入城墙,虽然他们也有士兵防守,但只要有一点疏忽,整个太虞城的百姓都会死于非命。

    他可不相信阴历会十分好心,不会动百姓一根毫毛,这可是足足几十万的百姓,这些人的性命,如今,全部压在了林昊一个人的身上。

    顿时,一股庞大的压力袭来,林昊心里十分气愤,但也不得不忍下这口气。

    “嗯,半分饱,味道还不错,少了一些盐,如果能有些盐,味道想必更加不错。”阴历吃了一些,一脸满意,甚至还点评了急几句,打了打饱嗝,放下了筷子,双眼带着戏谑之色,朝着太虞城看了过去。

    你们不是仙道弟子么?你们不是信仰众生平等么?你们视百姓为子么?

    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群缩头乌龟能够藏多久!

    阴历冷哼了一声,挥了挥手,天妖门的弟子仿佛很懂事一般,几名弟子搬出来一蹲石磨,中央有一处凹槽,在凹槽下方,有一处细小的洞。

    “众位,太虞城即将破开,到时候你们也可以进行的杀戮,释放自己的本性,现在,我为尔等助兴!”阴历大喝了一声,声音清晰的传遍每一个人的耳朵中。

    天妖门的弟子十分兴奋,满脸通红,显然受到了阴历气势的影响,显得有些狂热。

    林昊等人站在城墙上,每一个人都面色如冰,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十分危险。

    他到底又要做什么?

    不光是林昊如此想,就连钟才等人也如此想着,纷纷朝着阴历看了过去,握紧了拳头,恨不得一拳打死阴历。

    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们根本不能出城!

    阴历微微一笑,朝着城墙上看了过去,嘴角露出嘲讽的意味,桀桀一笑,从一名天妖门弟子手中接过婴儿。

    婴儿仿佛也感觉到气氛压抑,让他十分不舒服,在阴历的怀中哇哇的大哭着,声音凄厉,响起在众人的耳朵之中。

    哇哇的哭声,让林昊等人心如刀绞,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在天妖门之中,也有许多人心性并不是特别狠毒,在看见阴历再次抱出一名婴儿之后,少数人心里升起阴测之心,但却都没有开口说话。

    他们不敢,阴历的脾气他们都很清楚,如果惹到阴历,必然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是以,他们根本不敢开口,只能扭过头,闭上了双眼,强迫让自己狠毒起来。

    许多弟子并没有觉得不适,也没有朝着哪些动了阴测之心的人,因为他们也是从这一步过来的,当初也十分苍凉,心里不忍,但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大夏王朝什么不多,就人最多!

    阴历看上去十分妖异,无论是笑容,亦或者平静的脸,看上去都让人心里森寒,全身上下飘散着妖异的气息。

    林昊从阴历的双眸之中看出了暴虐,看出了疯狂,虽然他隐藏的很深,其他人根本发现不了,但这是他的本性,根本隐藏不了。

    如果阴风是需要人类的灵魂和鲜血来练功,或者恢复伤势,那阴历便是极度的残忍,视生命为乐趣。

    阴历看见林昊等人还是没有动静,冷冷一笑,缓缓的朝着石墩走了过去,看了看怀中正在哭泣的婴儿,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忍,甚至,还带着一丝丝兴奋和暴虐。

    阴历把婴儿放进石墩的凹槽之中,随即,从百宝囊内拿出一个瓷瓶,放在石墩下方。

    随后,再次从百宝囊之中拿出一块四四方方方的黑色铁块,被阴历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沉的巨响声。

    嘭!

    四四方方的铁块上沾染了黑色的东西,一股恶臭从铁块上传了出来,这还不算。

    铁块在出现的时候,一些修为低下的弟子神情恍惚,仿佛受到了某种影响一般,脸色苍白。

    林昊朝着铁块看了过去,脸色猛然一变,这铁块上黑色的东西,是干涸的鲜血!

    当然,这并不是让林昊变色的关键,关键是这铁块上带着灵魂攻击,能够影响附近的人。

    噗嗤!

    一些修为较低的天妖门弟子顿时吐出一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坠,看上去仿佛下一刻就会死去一般。

    冤魂!

    林昊终于知晓为什么这铁块上带着灵魂攻击了,因为这铁块不知道杀了多少的人,吸收了多少人的鲜血,久而久之,就算是一件普通的铁块,也带着一股残绕的怨恨,才能影响到其他人。

    这种事情十分正常,比如大夏王朝的侩子手,一般侩子手都是祖传的,所有持有的斩首大刀砍了无数人的脑袋,一代代的传下来,而斩首大刀上也会带有着诡异的怨恨之力。

    阴历微微一笑,并没有在乎被铁块攻击而受伤的弟子,轻轻的把铁块抬了起来,看着石墩内正在哭泣的婴儿,残忍的笑了起来。

    噗嗤!

    卡擦。

    骨头碎裂的声音,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一丝丝殷红的鲜血便从石墩下方的洞口流了出来,完美无缺的流进了瓷瓶之中。

    死了?

    再一次的,一条鲜活的生命消失在林昊等人的眼前,并且是亲眼见证!

    阴历看着石墩内再也没有鲜血流出,便走了过来,拿过石墩下的瓷瓶,随即,一个个的杯子出现在地面上。

    阴历瞅了城墙上的林昊一眼,摇了摇头,吹起了口哨,神情愉悦,显然心情十分美好。

    很快,一个个杯子内倒满了瓷瓶中的鲜血,待瓷瓶内的血液全部倒光之后,阴历才停止了下来,大手一挥,顿时地面上的被子便朝着众人激射而去。

    “纯阳之血,从未受过污染,乃是世界上最纯洁的鲜血,吾便以这纯阳之血为大家助兴!”

    “干!”

    “干!”

    天妖门的弟子看到如此情况,望着手中杯中的血液,一闭眼,一仰头,喝了进去。

    阴历喝了一杯血液之后,擦了擦嘴,嘴边还带着一丝丝殷红,笑了笑,露出被血液染红的牙齿,显得十分嗜血。

    林昊眼中冰冷,什么话也没说,看了阴历一眼,转身走下了城墙,朝着城主府而去。

    他害怕,如果他再待在这里,绝对会让王莽关闭阵法,但如果这样,却也落入了阴历的下怀,到时候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林昊他根本不担心自己的危险,虽然阴历的实力也强大,但也不可能奈何的了他,如果他想走,就算是全部的天妖门弟子一起上,他也不会惧怕。

    但只要他离开,那太虞城也就彻底完了!

    不错,如果此时关闭阵法,他很有机会能够斩杀了阴历,但同样的,付出的代价便是整个太虞城百姓的生命,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林昊也不想关闭阵法。

    王莽等人看见林昊离开,所有的人都闪过一丝无奈,他们也没有办法,如果能够斩杀阴历,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前往,但这风险实在太大。

    城主府之中,林昊面若冰霜的坐在主位上,冷眼的朝着下发的众人看了过去。

    “有谁告诉我,为何太虞城内的百姓越来越多?”林昊虽然在问大家,但眼神却朝着王莽看了过去。

    王莽站了起来,恭敬的对着林昊说道:“在将军离开太虞城之时,许多村落的百姓都朝着太虞城蜂拥而至,当时吾等认为,有将军在,太虞城便可不失,却没想到,将军出去如此之久!”

    许多的百姓朝着太虞城而来,显然是听闻了柳云村的事情,害怕会遇到同样的事情,在举族朝着太虞城而来?

    这里本是偏远之地,一个城池中的百姓也绝对不会达到几十万之多,但此时,太虞城却差点人满为患,一个个满脸惊恐,当他们得知天妖门进攻时,许多人都差点崩溃。

    如果不是城主府内的士兵防守,许多百姓也会趁乱厮杀起来,到时候整个太虞城便会陷入混乱之中。

    此时,太虞城陷入了危及之中。

    就算当初的阴风,也没有让林昊等人感觉如此棘手,就算阴风的实力比阴历强大,但给予林昊压力的,必然是阴历。

    心狠手辣,残忍无道,才让林昊等人顶着巨大的压力。

    “将军,不知是否能像太玄门求援,不然光凭我们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挡天妖门的进攻。”苏峰站了起来,对着林昊建议的说道。

    林昊闻言,敲了敲旁边的木桌,思考了起来,没一会儿,林昊便摇了摇头。

    “就算太玄门同意增援,但远水解不了近渴,等太玄门的弟子前来,太虞城早就被攻破了。”林昊否决了这个建议。

    “按照我说,直接关闭阵法,齐心协力,斩杀天妖门的弟子,只要杀了这些弟子,便可保太虞城无恙。”一名士兵满脸杀气的说道,显然十分不爽天妖门。

    林昊闻言,皱了皱眉,突然说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王莽听到这话,连忙站了起来,急忙说道:“将军,万万不可,如此的话,那整个太虞城的百姓也会被屠戮一空,太虞城也会变成一个死城啊!”

    林昊摆了摆手,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如果吾等没有前来太虞城,届时,你该如何抵挡天妖门?”

    王莽一愣,显然不明白林昊这句话的意思,随即,便毫不犹豫的说了起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