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一百九十一章本尊叫做宿鹰
    从这山洞的挖槽来看,显然是刚挖掘没多久,显然这石壁以往并没有山洞,只不过在阴风到来之后,才挖掘而出。

    空气中还透着一丝丝的清香,从四处的石壁之中散发而出。

    踏踏踏。

    山洞的隧道有些长,贴在许阎身上的林昊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的怒气,全身气息凝聚,绷紧了身子,犹如火药桶一般,稍有不慎就会爆炸。

    林昊乐于见到如此,依然小心翼翼的屏蔽的着气息,以免被发现。

    很快,许阎便走出了隧道,一处宽广的山洞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巨大的空间石壁上镶嵌了许多的夜明珠,让整个空间透亮,看的清清楚楚。

    随即,林昊便闻到一股腥臭的血腥味。

    林昊顺着山洞腹部看了过去,中央有一处巨大的血池,血腥味便是从血池之中散发而出,而阴风,此时便全身赤果的坐在血池之中。

    林昊看到这一幕,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怒火瞬间升腾。

    嗯?

    阴风睁开了双眼,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没有一丝血色,疑惑的看着许阎看了过来,他刚才,从许阎的身上感觉到了林昊的气息,但这气息转瞬而逝,随即便消失不见。

    阴风双眸阴冷,看向许阎,随即才移开了眼神,许阎的气息并没有不同,显然不是林昊假扮的,难道之前的是错觉?

    被林昊两次重伤,心里都有点疑神疑鬼了起来,阴风自嘲的想着。

    林昊之所以生气,也是看见了血池中的东西,才会不小心的暴露出一丝气息,幸亏他反应及时,快速的收了起来,并没有让阴风察觉。

    在血池之中,翻着许多的白肚皮,这些白肚皮居然是一个人,但并不是成人,而是一个个婴儿,这些婴儿脸色苍白,没有气息,胸口的鲜血流了出来。

    这巨大的血池之中,全是婴儿的尸体漂浮在血水之上,从这里,林昊便能知道,这血池里的血水,全是婴儿的鲜血。

    这可是要多少的婴儿才能填满这个池子,阴风到底斩杀了多少的婴儿?

    “我不是告诉你,没有要紧事别来此地吗?”阴风看着许阎,语气十分不客气,根本没有在意对方是蚩尤宗的宗主。

    在阴风看来,许阎这个宗主根本不值得炫耀,如果可以的话,凭他的实力,也可以建立一个宗门。并且,他一个人的实力,就能让整个蚩尤宗灭门,也是因为如此,才没有在意许阎。

    原本还打算找阴风理论的许阎,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怒火冲天,好歹我也是堂堂蚩尤宗的宗主,居然用对属下说话的语气说话?

    “林昊死了!”许阎双眼紧盯着阴风,开口说道。

    阴风听到这话,原本并没有觉得什么,但突然反应了过来,瞪大了双眼,从血池之中站了起来,满脸震惊,瞪大了双眼,开口说道:“什,什么?林昊死了?”

    “对,你可要记得,当初答应我事情。”许阎的眼睛并未离开阴风,依旧紧紧的盯着对方。

    阴风听到暗自冷笑了一声,随即满脸笑容,保证的说道:“放心,吾答应的事情绝对不会忘记,待我伤势恢复,便带着林昊的头颅回到天妖门,如实向门主禀明,好处绝对少不了你的。”

    随即,阴风顿了顿,紧紧的盯着许阎,开口问道:“林昊的头颅呢?”

    许阎听到这句话,心里充满了嘲讽,可笑的看着阴风,说道:“阴风,我怎么听说,门主十分在意林昊,还特意下令,无论如何都不能斩杀林昊,你说,如果我斩杀了林昊,门主会如何对我?是奖励我呢?还是灭我满门呢?”

    阴风闻言,顿时一愣,随即不解的看着许阎,他怎么会知晓?阴风皱了皱眉,听出了许阎话语中的味道,脸色铁青了起来,双眸阴冷:“你戏耍我?”

    许阎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即阴森的看着阴风,说道:“我戏耍你?你怎么不先说说,你利用我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连你都不敢斩杀林昊,却让我来做?你就能逃避责任?可笑至极!”

    “找死!”阴风冷哼一声,他堂堂天妖门的天才弟子,居然被一个小宗门戏耍,随手一招,长剑便出现在他的手中,猛然一挥,一道剑气朝着许阎而来。

    踏踏踏。

    许阎早就有所准备,既然与阴风翻脸,他当然不会客气,就算他今天不斩杀阴风,到时候等阴风伤势恢复,阴风也会找蚩尤宗的麻烦,事到如今,还不如解决了阴风再说。

    随即,许阎手持两柄大锤朝着阴风轰击而来,一力降十会,每一击都带着雷霆之势,荡然至极。

    踏踏踏。

    两人的攻击,让四周墙壁的石块快速的落下,整个山洞变得凌乱不堪。

    轰隆隆!

    随着两人的战斗,山洞也出现了裂痕,看上去随时都会崩塌。

    血魄长空!

    当天一击!

    卡擦。

    顿时,山洞一道裂缝闪过,随即,无数的石块乱飞,整个山洞轰然倒塌,阴风冷哼了一声,手中长剑并不迟疑,快速的朝着前面轰去。

    轰隆隆。

    林昊贴在许阎的衣服上,看着两人的战斗,由于山洞的倒塌,两人一飞而上,踩着跌落的石块,顿时从山洞之中跃了出来。

    整个大山像是地震了一般,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两人各自站在山巅之上,看着对方。

    咳咳。

    阴风咳嗽了一声,显然伤势并未恢复,强行动用法力的缘故,脸色看上去更加的苍白。

    此时,阴风已经穿上了衣袍,手持长剑,随手一划,一道剑气透体而出。

    许阎满脸凝重,他还是低估了阴风,没想到对方身受重伤之下,还有如此的战力,手中的大锤扔出一只,顿时击破了剑气。

    但他手中的法宝品级不高,也因为这么一击,直接破碎。

    踏踏踏。

    阴风阴冷的看着许阎,如果不是因为伤势,斩杀许阎,根本不需要废这么多的功夫。

    轰隆!

    血魄长空!

    刷!

    当天一击!

    光芒闪过,两人快速的交战,随即,阴风身影一闪而过,眨眼便来到许阎的身边。

    林昊顿时感觉到危险,直接离开了许阎的范围,朝着远方飞去。

    三才剑阵!

    噗嗤!

    许阎满脸不敢相信,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随即,许阎满脸不甘的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息,先前的那一道剑气,直接让他的整个身子切成了两截。

    噗嗤!

    阴风也紧跟着吐出一口鲜血,半跪在地上,原本没有恢复的伤势,也因为动用法力,再次受到伤害。

    阴风朝着巨大的坑洞看了过去,血池已经被石块堵住,根本不能使用。

    “该死的,收集如此之多的婴儿,却因为许阎,导致功亏一篑,哼,看来只能继续收集婴儿恢复伤势了!”阴风心里暗暗的想着,他修炼的功法,邪恶至极,不光需要灵魂,身体的伤势更需要婴儿先天之血才能恢复。

    当然,寻常调息也能恢复,但阴风嫌太慢,根本不想如此恢复。

    就在这时,阴风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接近,眉头直跳,想也不想的直接离开。

    轰隆隆!

    阴风所站立的位置顿时被强大的攻击击碎,整个山巅出现了一个大坑,所有的石块消失的无影无踪。

    刷。

    “林昊!”阴风看着此人,咬牙切齿了起来,十分震惊。

    因为,林昊的气息增加了,显然实力有所进步,并且从林昊的气息来看,根本没有伤势,显然全部恢复了过来。

    这怎么可能?

    林昊的恢复速度怎么这么快,如今他还重伤,而林昊居然恢复了?

    忌惮!

    阴风充满了忌惮,从林昊的气息来看,与他全盛时期差不多,而他此时已经重伤,如何是林昊的对手。

    “你还真是泥鳅,滑不溜手,想找到你可真不容易。”林昊看着阴风,开口说道。

    阴风面色阴沉,他怎么也想不通,林昊为何会发现他藏身于此,其实,阴风却不知道,如果不是他吩咐许阎去击杀林昊,导致许阎如此兴师动众,林昊也不会猜到阴风藏在蚩尤宗之内,更加不会利用许阎来找到阴风。

    对于许阎的死,林昊根本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许阎属于妖道,而他属于仙道,两人天生就是敌对。

    林昊挽了一个枪花,鬼王枪施展了出来,快速的朝着阴风攻击而去。

    此时,林昊的实力更为强大,施展的鬼王枪更加厉害,隐隐让阴风感觉到不可抵挡的威势。

    鬼门关!

    鬼打墙!

    忡忡忡!

    阴风根本不敢去抵挡,这突然冒出来的阴森巨门,让他感觉到胆寒。

    噗嗤!

    阴风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倒飞了出去。

    林昊摇了摇头,受伤的阴风根本没有与他再战之力,连鬼王枪都不能抵挡,更别说天玄气劲和七宗罪的武技了。

    踏踏踏。

    林昊一道幻影,直接来到阴风的身边。

    “等等……”阴风看到林昊就要动手,急忙开口,脸色十分苍白,惊恐至极!

    林昊却不闻所动,手中的噬魂枪带着强大的威势朝着阴风刺了过去。

    迟则生变!

    林昊十分相信这句话,所以,根本不理会阴风的话语,想要把阴风直接斩杀于此。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气息降临,天空都仿佛暗淡了下来,庞大的气势笼罩在林昊的身上,顿时,让他行动一缓,阴风也趁着这个机会,快速的逃离。

    林昊看见阴风逃离,暗道了一句,可惜!

    随即,林昊满脸凝重的朝着天空看了过去,一道身影快速的朝着这边飘了过来,眨眼便来到阴风的不远处。

    黑长的头发随意飘扬,嘴边带着唏嘘的胡渣子,整个脸颊看起来有些瘦弱,看年纪大约四十几岁,距离林昊有些遥远,他都能闻到对方身上那带着一丝恶臭的味道,显然许久没有清洁过身体,手脸都带着黑色斑痕,显然是污垢。

    阴风也皱起了眉头,显然也受不了对方身上的味道,但却没有开口说话。

    中年男子来到此地,看了看旁边脸色苍白的阴风,在看了看林昊,随即,转过头,对着阴风说道:“废物!”

    阴风闻言,脸色十分难看,心里冷笑了起来,却没有开口反驳。

    林昊十分凝重,因为眼前这人传出来的威势,让他有一种不可力敌的想法,绝对是阴阳境的高手!

    中年男子十分不爽阴风,甚至隐隐之中带着嫉妒,他如今已经四十四岁了,却只是阴阳境,但阴风却才二十岁左右,已经拥有神通境巅峰的实力,要不了多久就会进入阴阳境。

    两人的对比,显然一个是天才,一个资质平常,这也是中年男子十分嫉妒阴风的缘故。

    但门主亲自下令,让他前来捉拿林昊,甚至保住阴风的性命,不然,他也不会在林昊即将斩杀阴风的时候动手。

    中年男子朝着林昊看了过来,随意大量了一番,脸色也十分难看,他十分讨厌天才,甚至更加讨厌妖孽一般的天才,很明显,林昊比阴风还要年轻一些,却也同样神通境巅峰的实力,这也是他讨厌的目的。

    “如果不是门主亲自下令,必须活捉你,不然凭你的天赋,我很想现在就把你斩杀在此地!”中年男子面色阴沉。

    “哼,谁杀谁还不一定,我从不杀无名之辈,看来今天要破例了!”林昊反唇相讥的说道。

    “记住,本尊叫做宿鹰,阴阳镜巅峰修为!”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