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一百六十二章表白
    林昊握了握手,真传弟子的身份终于到手了,此时他的心情十分激动,但并不是因为获得真传弟子身份的缘故,而是其他的原因。

    让他激动的原因便是此时的他,与方紫衣的身份对等,不在低人一等,拥有同样的身份,门当户对。

    早在以往,林昊前往天妖门的时候,奕天就答应他,给予他真传弟子的身份,甚至被收为徒弟,虽然奕天的话不可信,但林昊毫不犹豫拒绝了,并不是林昊看不起天妖门,而是在太玄门之中,有一个他思念的身影。

    也是这个身影,让他毫不犹豫的拒绝,甚至冒着生死危险,完成着太玄门的任务,也就是不想与方紫衣拉开距离。

    此时,无数的艰难险阻过去,林昊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真传弟子的身份,不再是方紫衣从矿区带回来的小小奴隶。

    林昊站在天都峰,朝着悬崖下忘了过去,徐徐袅袅,白色的腾云四处飘扬,微风吹过,林昊暗自下了决定,转身离去。

    终于到了这一刻,林昊已经等不下去了。

    飘渺仙峰,林昊站在山口,朝着山脉看了过去,一种熟悉至极的感觉升起,他便是从飘渺仙峰出来的,对飘渺仙峰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

    刚进入飘渺仙峰,就有奴仆发现了他的身影,看见是林昊,奴仆心里一惊,随即满脸恭敬。

    这名奴仆也是老人,当初林昊还是管家的时候,便在飘渺仙峰上,所以看见林昊,立刻就认了出来。

    “拜见上君。”奴仆连忙开口说道,盖因为他只是太玄门的奴仆,却也不是林昊的奴仆,并不能称呼为主人,也不能称之为师兄,只能使用尊称。

    林昊点了点头,朝着奴仆望了过去,心里有些紧张,握了握拳,努力的平静下来,开口问道:“方师姐在仙峰内没?”

    奴仆当然知道林昊问的是谁,也没有盘问林昊来仙峰的目的,毕竟林昊当时便是飘渺仙峰的管家,如今,更是亲传弟子。

    如果是其他太玄门的弟子要进入飘渺仙峰,他也必须禀报如今的管家,但林昊根本不需要。

    这名奴仆并不知道林昊已经成为真传弟子,毕竟羽化真人才宣布,除了十大长老之外,其他人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真传弟子,还以为是亲传弟子。

    “主人正在仙峰中,上君如果找主人有事,尽管前往。”奴仆可不敢多问,他们的生命毫无价值,就算被斩杀了,也没处伸冤,也是因为如此,一般奴仆都不会出各自的仙峰,以免被斩杀。

    林昊点了点头,也没有在理会奴仆,朝着仙峰上走了过去。

    方紫衣身为真传弟子,整个飘渺仙峰的奴仆数不胜数,根本不是太昊仙峰可比,这些奴仆之中,有些熟面孔,也有许多的生面孔。

    认识林昊的人,都恭敬的叫了一句‘上君’,而其他的人虽然不认识,但也跟着叫道。

    “他是谁啊?”吴征是新来的奴隶,看着林昊离开的身影,好奇的对旁边的奴仆问道。

    老人看了一眼吴征,双眸带着几分嘲弄的微笑,随即崇拜的说道:“这人叫做林昊,在不久前,也是飘渺仙峰的大管家。”

    吴征闻言,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没想到也是一个奴隶,往我还对他恭恭敬敬,哼。”

    老人闻言,脸色一惊,连忙捂住吴征的嘴巴,四处的张望了起来,随即才松了一口气。

    “你找死啊?那只是以往,如今他已经是亲传弟子了,知不知道,凭你这句话,让许多的外门弟子知晓,绝对会把你大卸八块,上君如今是外门弟子们的偶像,你还敢埋汰上君。”

    吴征一愣,随即满脸惊恐,心里也火热了起来,眼中冒着精光,他以前也是奴隶,既然能够成为亲传弟子,我也能!甚至比他爬的还高,还远!

    但吴征却不知晓,太玄门的奴仆何其多,能够成为外门弟子的寥寥无几,方紫衣虽然对奴仆不会苛刻,就算飘渺仙峰有人会得到外门弟子考核的任务,也轮不到吴征,只因为他才进入飘渺仙峰不久,根本轮不到他。

    飘渺仙峰顶,一重重高耸的建筑出现,奴仆的数量也越来越多,林昊对此地也十分熟悉,根本不需要其他人的带路。

    “林昊师兄……”突然一道娇声传来,随即,一抹白色的影子飘若而来,站在林昊的面前。

    林昊看到来人,微微一笑,便是当初矿区认识的白玉,如今是飘渺仙峰的大管家,为了这个位置,放弃了外门弟子的身份。

    “白玉,好久不见。”林昊微微一笑,带着几分亲近的口气招呼道。

    白玉也有些感慨,当初她让林昊选了一个门派任务,本想与林昊一同完成任务,结果林昊自己去完成了。最后回来时,已经成为了内门弟子,而此时,更是已经成为了亲传弟子。

    “是啊!”白玉感叹道:“师兄现在可是名震太玄门的红人,还以为这么久不见,林昊师兄会将我忘了。哦对了,你现在是亲传弟子,我应该叫你一声上君的。”

    林昊听到这称呼,皱了皱眉,说道:“还是称呼我师兄便成,方师姐如今在什么地方?”

    按照两人的交情,白玉称林昊为上君,显得有些过了。

    “方姐姐在修炼室闭关,需要我通报一声吗?”白玉感激的看了一眼林昊,随即说道。

    林昊诧异的看着白玉,没想到白玉居然不像其他奴仆那般称方紫衣为主人,而是叫做方姐姐,从此,便可看出两人的关系。

    林昊摆了摆手,脸上有一丝不好意思,连忙说道:“不用,不用,我知道路,你先去忙吧。”

    白玉闻言,哦了一声之后,奇怪的看了一眼林昊,似乎林昊今天有些怪异啊?

    白玉离开之后,林昊搓了搓手,才朝着闭关室走去。

    旧景再临,林昊来到闭关室之后,闭关室的大门是开着的,大门两边还站着两只灵鹤,也是当初的那两只。

    林昊朝着闭关室望了过去,一道紫色的倩影便出现在林昊的眼前,让他心神便是一荡。

    林昊并未隐藏气息,方紫衣也发现了林昊,睁开双眼,发现是林昊,眼中闪过一道疑惑。

    “林师弟,你来此地有何贵干?”方紫衣虽然奇怪,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清冷的模样盯了林昊一眼。

    林昊看到方紫衣的模样,带着一丝兴奋之意,开口说道:“方师姐,我如今也成为真传弟子了,马上就会通报宗门上下了。”

    方紫衣闻言,脸上并未诧异,她也不是笨蛋,无论是林昊的实力,还是对太玄门的贡献,足够成为了真传弟子。

    “恭喜林师弟,终于如愿以偿了,却是不知,你来此是为何?”方紫衣奇怪的看着林昊,难道林昊来飘渺仙峰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她,林昊成为了真传弟子?

    既然已经开口,林昊便豁出去了,走进了闭关室,坐在了方紫衣对面,朝着两只灵鹤撇了一眼,两只灵鹤仿佛读懂了林昊想让它们离开一般。

    林昊以前就是这里的大管家,这两只灵鹤和他也算熟悉,知道他不会做对方紫衣不利的事情,便顶着硕大的脑袋离开了此地。

    方紫衣平静的看着林昊,虽然不解林昊为何要支开两只灵鹤,但也没有担心林昊会伤害她,清冷的眸子看着林昊,等待着他的下文。

    “说吧!”方紫衣淡淡的开口说道。

    林昊坐在那低着头,沉吟了片刻,抬起头来,目光勇敢的直视方紫衣,但整个人浑身绷紧,显得非常的紧张。

    不过林昊的目光很快就坚定起来,神情更是流露出豁出去的神态。

    “想当初,我不过是一个挖掘灵矿的矿工,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死去,亦或者一辈子都呆在灵矿中,日以继夜,苟且偷生。当时还以为脉轮九层就能获得外门弟子的身份,所以便猖狂至极,如果不是方师姐,当初我就已经死了。”

    当日,如果不是方紫衣最后到来,林昊极有可能已经被季狂钟斩杀,哪还有如今成为太玄门真传弟子的林昊。

    方紫衣闻言,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眼中却闪烁了起来,仿佛猜到了林昊此行的目的一般。

    “不用介意,你当初在天元山脉中救我一命,我不过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方紫衣开口说道,肤白的脸上神色平静,没有任何表情,黑色清澈的眸子没有与林昊对视,而是平视前方,盯着林昊的鼻梁。

    林昊坐在那里摇了摇头,继续说着:“如果只是这般,我也会这么想,可你救我太多次了。第一次踏入太玄门,进入飘渺仙峰,我行事莽撞,如果不是你在背后为我撑腰,我怎会还活着。如果不是你,我如何能够成为外门弟子,如果有如今的身份。若是没有你,我纵然拜入太玄门,不过也只是区区一个奴隶罢了。”

    “至于你说的应该的做的事情,实际上是指我对你的救命之恩,你没有明说而已。但你在把我从季狂钟手下救回来之时,便已经偿还了。”林昊说道这里,脸上带着十分认真的表情,语气未顿,显然还有话要说,而且接下来的话明显是非常严肃和隆重的。

    “让我有机会得到外门弟子考核,是你用一千贡献度换来的,以往也许我不知晓,但如今我却知道,一千贡献度的作用,如果不是你,当初在顶撞孙远山的时候我就会受到太玄门的惩罚。如果不是你,在我回到太玄门之时,便被孙远山偷袭致死。如果不是你,给予我冰龙符,在天鼎城我就已经死掉了。”

    “这一切的一切,让我铭刻,让我深记于心,当时,我就在心里立誓,我会拥有于你同样的身份,实力。我会有一天从你背后站出来,来到你的面前,谁敢欺负你,我就会杀了他。我要这一生保护着你,让你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谁敢动你一根头发,我发誓,必会灭他满门,禁锢他的灵魂,让他永生永世不可磨灭,承受火烛之苦,让他万劫不复!”

    方紫衣听到这里,眼中闪过一道感动,却又随即消失不见,一脸清冷,平平静静的看着林昊。

    此时,林昊脸上带着一丝回忆,一丝美好,朝着方紫衣看了过去。

    “我愿翻遍十座大山,不为寻找出路,只为找到你,上穷碧落下黄泉,至死不渝!”

    林昊眼睛盯着方紫衣,无他,林昊已经表明了心意,期待的看着方紫衣。

    如今,他的实力、身份,都跟方紫衣相差不大,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表明心意。

    闭关室中,沉静了下来,方紫衣就这么看着林昊,良久,轻灵的声音穿了出来。

    “对不起。”只有三个字,却代表了方紫衣语气之中的坚决,仿佛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一般,直接拒绝了林昊。

    林昊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方紫衣,他如何也没有想到,方紫衣拒绝了他,这么长的时间接触,林昊也知道方紫衣并不排斥他,原本以为拥有十足把握,最后却得来这个结果,让他不可置信,不敢相信。

    寂寥,孤寂。

    林昊双眸透出一丝哀伤,心里犹如针扎一般,突然感觉眼前的世界都变得灰白了起来,难以呼吸。

    他从未有如此的感觉,无论是生死一线,还是如何,都从未有如此难受的一刻,此时,他终于感觉到这刻骨铭心的痛楚。

    林昊忍住心里的难受之意,不想在方紫衣面前表露出来,这唯一的一丝懦弱,他面对危险,从不退缩,从不畏惧。但此时,他却有些害怕了。

    “为……什么?”林昊强硬的让自己的语气平稳,却还是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表达出了他此时悲伤的心境。

    方紫衣看着林昊,充满灵韵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苦意,虽然不想如此对待林昊,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后两人都不会好过,长痛不如短痛,早日打散林昊的想法,对谁都好。

    “你认为天地有多大?大夏王朝如何?太玄门如何?”方紫衣开口问道。

    林昊一愣,不知道方紫衣此时问这些没用的问题干嘛,随即,便毫不犹豫的说道:“天地很大,我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大。但我们大夏王朝应该是玄元大陆最为强大的王朝,太玄门贵为大夏王朝千万个门派中的十大仙道宗门,俯瞰天下,震慑四方。”

    方紫衣闻言,轻轻的摇了摇头,朱唇轻启道:“你错了,错的很离谱。”

    林昊一愣,满脸不解的看着方紫衣,他什么地方错了?而且这个问题和拒绝他有什么直接联系?

    “玄元大陆很大,大到你不可想象,你得到了于长老的修仙笔记,应该可以知晓一二。而大夏王朝在玄元大陆上,其实很小,真的很小。如果玄元大陆是一片海洋,那么大夏王朝不过是一条小溪。在这个大陆上,并未只有一个大夏王朝,四周还有其他的王朝。甚至,整个大夏王朝也不是在玄元大陆的中心位置。至于太玄门,看似在大夏王朝贵为仙道十派中第三,实则在整个玄元大陆的门派之中,它连前1万名都未必能够排进去。而你我更不过是沧海一粟,扔在人堆里掀不起一丝浪花。你觉得我们实力如何?”方紫衣的话语比平时多了很多,最后更是又扔出了一个问题。

    林昊听的很震撼,修仙笔记上的确记录了很多未知的东西,但林昊并没有仔细的去www.yuehuatai.com

    此刻从方紫衣口中了解到玄元大陆的一些信息,不由感觉到天地真的是太大了。可是又有些不明白方紫衣口中的意思,便回答道:“无论在大夏王朝,亦或者其他的宗门,只要上一辈的修炼者不出来,我们的实力强大无比,按照我如今的修为,无论是魔门或者妖道,亦或者仙道,在我这个年纪能达到如此境界的弟子,少之又少,就算有达到的,也不能相提并论。”

    林昊的话语中透露着一股傲气,自豪。

    方紫衣闻言,点了点头,清冷的说道:“没错。”随即,顿了顿,继续说道:“你的实力放在太玄门绝对是翘楚,但放在大夏王朝,如同你这般修为的人,数不胜数,如果硬要比喻,就如同此时太玄门奴仆这么多。更不要说在整个玄元大陆。”

    “什么?”林昊仿佛听错了一般,震惊的说道,如果他这般实力的人数不胜数?

    “整个玄元大陆广阔无垠,共有八百王国,各自为政,大夏王朝不过是其中之一。大夏王朝是很强大,疆域百万里,三十六郡,三十六个主城,数百个中等城市,而天元山脉不过是大夏王朝最大的山脉之一,方圆才十万里,其中连一座主城都没有。你可知这八百王国中有多少修士,有多少强大的修炼者?”方紫衣眼中带着光芒,朝林昊望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林昊震惊的看着方紫衣,原本因为境界提升,身份提升,徒然升起的骄傲感也荡然无存,原来他不过是一直井底之蛙,还一直沾沾自喜,认为天下之大,都可去得,可事实却残酷的告诉他,他这种实力的修士,数不胜数,根本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从方紫衣这番话之中,林昊听出,太玄门并不是他想象之中那般强大,只是在大夏王朝内作威作福。不,应该是在天元山脉内作威作福。

    林昊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呆愣的看着方紫衣。

    方紫衣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跟林昊说这些,会不会让他接受不了,但也只能如此。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只是让你知晓,男儿应志在四方,成为天下强者,而不是只想儿女私情,怠慢了修炼。”方紫衣想了想,开口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