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九十九章遭遇季狂钟
    全身的血色气息疯狂用处,逐渐的汇入血刀之上,使其血刀上当符文越加的明显,整个刀身看上去明亮,邪意。

    方紫衣站在原地,手中没有任何的法器,虚手一抬,战斗台便发生了变化,紫色光芒闪过,随即,光芒大作,战斗台上满是蠕动,慢慢的生长了起来,一朵朵紫色的鲜花和野草出现在战斗台之上。

    紫色,毫无例外,全部都是紫色的,也不知是否方紫衣喜欢紫色,亦或者本来就是如此,顿时整个战斗台有改变了模样,四周长满了鲜花和野草。

    诡异,谐和。

    两者对立的气息出现,看上去却仿佛一切都很平和,相安无事。

    这一切不过是眨眼之间就完成,动了!

    琉璃眼中光芒一闪,随即提着血刀挥然而下,顿时,整个擂台天崩地裂,四周的鲜花和野草直接被摧毁,一团血色的湖泊出现在擂台之上,看上去十分平静。

    就在这时,湖泊顿时发生了改变,平静的血湖上,突然翻滚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其中突破而出。

    轰隆隆!

    无数的血水从血湖之中汹涌而去,落地便腐蚀了起来,血红色的血水落在地面上,一个个小小的湖泊形成。

    方紫衣清冷的双眸透着凝重,显然对琉璃这一招,也十足的重视。

    “血湖降世!”

    琉璃双眼一闪,顿时地动山摇,血湖直接爆发开来,整个战斗台的范围都被笼罩,每一处是安全的,但没有一滴血水滴落在战斗台之外,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琉璃的掌控力。

    除非,方紫衣走下战斗台,不然也会遭受攻击。

    方紫衣冷哼了一声,洁白的玉手伸出,在虚空中轻点了几下,原本被血水枯萎的鲜花突然昂起了透露,顿时,一股股紫色的气体从这些鲜花之中冒了出来,整个战斗台之中,便被紫色的气体包围。

    “睡梦之莲。”

    方紫衣嘴里轻轻吐出这几个字,人影也跟着消失。

    战斗台之外的众人心里暗自焦急,因为战斗台被紫色的气体包围,里面的情况根本看不清楚,也看不见。

    到底谁胜利了?

    从两人的战斗来看,无论是琉璃还是方紫衣,实力都不容小窥,完虐众人,但二人都是人藏二重的实力,想要分出高低,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不多久,战斗台的紫色气息开始缓慢的消散。

    谁胜利了?

    众人纷纷扬起透露,朝着战斗台看去,迫切的想要知道两人到底谁获得了胜利,紫色气体逐渐散去,越来越薄,众人便看见战斗台上的一个模糊影子,但光从影子上看不出谁获得了胜利。

    琉璃?亦或者方紫衣?

    很快,紫色气体消散完毕,人影的模样终于看的清清楚楚,众人面露惊讶,却又仿佛认同。

    方紫衣获得了胜利,平安无事的站在战斗台之上,连衣角都没有凌乱一点,只不过表情有些苍白。

    而琉璃,却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

    难道死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十分惊讶,这可是人藏二重的强者啊,难道就这么死了?

    很快,众人便发现了不同之处,琉璃并没有死去,从他起伏的胸口可以看出,琉璃是睡着了,亦或者昏迷了过去。

    虽然此时琉璃还在战斗台之上,但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就算一个奴隶都能击杀了琉璃,何况还是方紫衣,所以方紫衣获得了胜利。

    好强的实力!

    林昊睁大了双眼,他虽然看过方紫衣出手,并且还是两次,但都没有目前看起来强大!

    这一次,林昊才清楚的了解到方紫衣的实力,鸿沟一般的差距!

    林昊握了握拳头,就算他成为内门弟子又能如何?两人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天差地别,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神通境,果然强悍至斯,比血魄境强上太多了。

    方紫衣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琉璃,身影一闪,直接走下了擂台,回到真传弟子所待的地上。

    虽然方紫衣没有理会琉璃,但也有弟子抬起琉璃走下台,好让弟子们继续接下来的比试。

    十座石墩之上,羽化真人看着方紫衣,满意的点点头,摸了摸长须,满脸的笑意。

    显然,他对方紫衣的实力很满意,毕竟方紫衣可是他的真传弟子,弟子强大,做师尊的也十分满意。

    之后的比试继续进行着,不过有着方紫衣和琉璃的比试,后面的比试就显得有些索然无味,让许多人看上去如同孩童一般打架,瞌睡不已。

    战斗台上比试的人也十分无奈,对此,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之后的比试偶尔会出现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但也并不是很多。

    很快,眨眼之间三天时间便过去,所有的弟子都已经比试完毕,第二轮的一场比试结束,众人便要再次抽签,直到决出最后的前十名为止。

    林昊也走了上去,经过三天的观看,也吸取了许多的经验,虽然没有亲自战斗得到的经验来的多,但也弥补了许多缺陷。

    1号。

    林昊诧异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号数,没想到居然是第一个上场的,也不知道对手到底是谁。

    就在这时,林昊突然感觉到一种被窥视的感觉,转过头去,便看见季狂钟正对着他笑了笑,那笑容,让林昊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1号对2号。

    林昊对季狂钟!

    果然,比试一开始,林昊就看见季狂钟身影直接消失,便来到了战斗台之上。

    林昊转头朝着长老看了过去,对方面色平静,没有在意林昊的目光,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如果没有长老的动手脚,林昊打死都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巧合。

    林昊当然不会退缩,就算他明知道季狂钟会下死手,他也不能退缩,修炼便是逆天,如果此时林昊退缩了,心里便会出现阴影,以后只要看见季狂钟就会想到这件事情,心里就会出现破绽,就算他以后的实力超过了季狂钟,也同样如此。

    不敢面对,心态便会发生改变。

    想必,季狂钟就是打得这个注意,无论林昊战亦或者不战,对他都没有任何的坏处。

    战,他便能随意欺凌林昊,甚至能够‘失手’击杀了林昊,就算是十大长老也不好太过于追究责任,毕竟这是比试,手脚无眼。

    不战,心里便会出现破绽,那林昊就算拥有逆天之姿,也不用放在心上。

    林昊很快就想通了此节,季狂钟果然打得好算盘,看了站在战斗台上的季狂钟,面无表情的走了上去。

    季狂钟看见林昊走上台,脸上带着一股笑容,双眼带着猎人的眼光看向林昊,仿佛林昊已经成为了他的猎物一般,充满了侵略性。

    “真传弟子,季狂钟,人藏二重!”

    “内门弟子,林昊,开天之境!”

    哗。

    二人一开口,众人就惊呆了,一个个瞪大了双眼。

    对于季狂钟处于人藏二重,他们是知晓的,但却不知道林昊只有区区开天之境,原本他们还以为林昊也拥有人藏的实力。当然,这是一大部分的想法,之前林昊虽然战斗也精彩奕奕,但许多人看了如此之多的战斗,谁还记得林昊?

    一个人藏二重,一个开天之境!

    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也许连一个回合都不可能撑住,就会被淘汰。

    “这小子运气太差了,没想到直接抽到了狂神季狂钟,如果是我的话,直接就认输了,还上台干嘛。”

    “我也这么认为,一个开天之境和一个人藏二重,这还能比试?完全是碾压的存在。”

    “万一,万一还有转机呢。”

    “转机?呵呵,什么转机,还期待开天之境凭着侥幸战胜人藏二重的强者?开天之境就连人藏一重的强者都不是对手,更别多人藏二重了。”

    “哼,反正我就相信有转机!”

    战斗台之上,林昊全身绷紧,浑身鸡皮疙瘩跟着冒了出来,仿佛被毒蛇盯上了一般,一股凉气直窜脊梁骨。

    从方紫衣的实力就可以推算出季狂钟的实力,在矿区的实力,方紫衣都有些忌惮季狂钟,那么就代表着季狂钟的实力与方紫衣差不多。

    方紫衣多强?前几天已经看见了。

    所以,林昊心里才打鼓,这是要把他往死里整啊。

    季狂钟看见林昊防御,不屑的笑了笑,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大度,便开口说道:“林师弟才开天之境,而我已经拥有人藏二重的实力,这样比试太不公平,也会被人说成我以大欺小,这样吧,我也不使用法力,就凭着自身的力量于你比试,如何?”

    林昊听到季狂钟的话,嗤之以鼻,就算季狂钟不使用法力,全身的力量也比他强上了太多,这句话听上去仿佛很仁义,不过却是说了当没说。

    不过,季狂钟不会使用法力,林昊也不是不能与之对拼,便开口说道:“既然师兄如此大度,那师弟就却之不恭了。”

    季狂钟语气一顿,随即不在意的笑了笑,他说出先前的那句话不过是调笑林昊,没想到对方却接了下来。就算不使用法力,也同样完虐林昊。

    刷。

    季狂钟的身影突然消失,直接消失在战斗台之上,连身影都看不见,耳朵边也没有感觉到呼啸之声,就这么凭空的消失。

    在哪!?

    林昊紧皱着眉头,朝着四周看了过去,却还是没有发现季狂钟的声音。

    “在找我么?”突然,耳边传来季狂钟的声音,让林昊心里一惊,随即想要防御,却顿时感觉胸口一痛,直接倒飞出去,滚在战斗台之上。

    好快!

    根本防御不了!

    并且,如果季狂钟不在他耳边说话,他也没有发现季狂钟,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还是没有使用法力的季狂钟!

    林昊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体内的伤势并不严重,显然季狂钟并未使用全力,林昊翻身而起,站了起来,继续防备着,双眼扫视着着四周,全身的实力直接使用了出来,展开识海之力,一千牛之力疯狂增长。

    但还是没有看见季狂钟的身影,仿佛这个战斗台,只有林昊一个人站在台上一般。

    “在这!”突然,耳边再次传来一道声音,随即,便再次倒飞了出去。

    半空中,林昊脸上带着苦笑,果然还是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甚至什么时候出现的,季狂钟的速度极快,就算双眼看不见,但只要季狂钟接近他的时候,耳边也能听到风声,可他连风声都没有听到,就这么诡异的出现在他的旁边。

    啪啪啪。

    林昊滚落在地上,再次站立了起来,两次季狂钟都没有使用全力,林昊也明白了过来,季狂钟正在耍他,不然凭他的实力,只需要一击,就能让林昊重伤。

    “在这!”

    “在这!”

    “在这!”

    林昊再次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脸色苍白,额头冒着细汗,林昊感觉视线有些模糊。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许多次,林昊只要站起身来,就会直接倒飞出去,一次接着一次,就算全身拥有庞大的力量,却连季狂钟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战斗台之外,观看的弟子都沉默了起来,皆没有开口说话,双眸带着同情的看着林昊。

    “放弃吧。”

    “放弃比赛吧,你不可能获得胜利的。”

    “是啊,你已经努力了,虽败犹荣,放弃吧。”

    第一道声音出现之后,许许多多的声音直接出现,无一例外,都是劝林昊放弃,他们可是亲眼看着林昊站起来,跌倒,站起来,跌倒。

    李慕白和苏峰也紧张的看着林昊,却没有开口说话,身为朋友,虽然他们也想林昊放弃,但也需要尊重林昊的想法。

    放弃便不会再次受苦,众多弟子也看出来了,季狂钟根本没有使用全力,否则林昊直接就会重伤不起。

    季狂钟站在台上,听到弟子的呼声,看向林昊的声音闪过一道杀机,却随即不见,他并未在最开始就直接出手,施以雷霆之势击杀林昊,就是为了堵住众人的口,毕竟一来就出杀招,显然是为了杀了林昊,此时在动手,也能称之为‘不小心’。

    林昊也听到了众人的话,视线有些模糊,皮青脸肿。随即,眼光朝着方紫衣看了过去,方紫衣清冷的站在地上,满脸平静,仿佛没有在意林昊一般,让林昊心里有些失望,实力太差,果然没有被方紫衣放在心上。

    方紫衣藏在袖群中的玉手握了握,随即,又放松了开来。

    放弃?

    林昊苦笑了一声,怎么可能!

    随即,林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朝着季狂钟看了过去。

    季狂钟冷笑了一声,准备出手直接击杀了林昊,眼睛余光却突然看见石墩上的执事长老都睁开了双眼,心里顿时一惊。

    这么几天下来,除了方紫衣和琉璃的战斗之外,十大长老都是闭着双眼,从未睁开,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林昊,居然连眼睛的睁开了。

    该死的!

    季狂钟暗骂了一声,随即便改变了想法,看见林昊坚定的模样,冷笑了一声,我到要看看你有多么的坚定,本来打算让你死的痛快一点,现在看来,只能慢慢的折磨死你了。

    他从林昊脸上的坚定可以看出,林昊并不打算放弃比试,那么就代表着他还有机会。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