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十六章千钧一发
    孙远山将目光落到了旁处,眼睛里闪过一道冷冽目光,示意自己的手下,杀了此人!

    几个人自然明白主子的用意,于是,握紧拳头,一步一步走到林昊面前。

    杀机四起!

    就在这时,林昊的拳头微微一僵。

    山道之上上空传来一道哀鸣……

    山道之上,并没有密林遮蔽,沐浴在最后的暮光之中,温暖如斯,极其舒服,但是此刻,却染上了一层血红。

    有风穿行在刚刚染上嫩芽的柳林间,呼啸而至,惊起一片鸟鸣。

    像是在哭泣,但更多像鬼魂的嘶鸣。

    林昊皱着眉头,望着山道之上的上空,仔细倾听,察觉到了声音来源之处,忽然皱紧眉头,感觉危机来临。

    哀鸣之中,夹带着一丝血红之色,山道之上终于出现了真相,一道玄剑呼啸而至,直接射向孙远山的额头前!

    压抑!

    诡异的压抑!

    所有人都停止了脚步,不敢向前再走一步。

    一记沉闷的声响,就像是夜半突兀响起钟鸣声,让人忌惮,令人害怕!

    那柄玄剑,自天外飞射而来,直接插在了孙远山的脚前!

    在林昊察觉危机那一刻起,修为高深的孙远山便迅速做出了反应,在玄剑到来之际,急忙向后撤退一步,这才惊险的躲避了一击。

    玄剑立于前面,那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里。

    “有危险!”

    “保护主人!”

    “寻找危机来源!”

    奴隶们察觉到主人危机之时,便立刻做出了反应,震怒声音急促而起。

    “一群废物,都给我退下。”孙远山皱起眉头,强制压着体内的伤势,震声怒道:“如果那人想要杀我,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了。”

    奴隶们面面相觑,但是不敢违背主子的话,于是都退到一旁,等待主子的吩咐。

    孙远山注视面前立于地上的玄剑,玄剑之上,寒气逼人,即便是在这春季之际,玄剑剑尖插在地面那一部分,周围都笼罩着一层冰霜。

    此时,孙远山身受重伤,无法抵御玄剑之上的寒气,再一次向后撤退了两步,冲着山道之外的空中喊道:“不知道哪位前辈,请赐教!”

    “无知小辈,易凌仙峰,岂是你撒野的地方,给我滚!”一道悠远的声音自远方传来,声音掠过之境,惊起一片鸟鸣!

    孙远山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冷冽的目光扫过青石之上林昊,为了教训一个奴隶,不但受伤还得罪了高人,运气差极了。

    “多有打扰,还请前辈莫要见怪,晚辈现在就离去。”孙远山抱拳客气的说道,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法教训眼前这个奴隶,孙远山也就放弃了,不过,这个人他早晚都要杀的,谁让林昊已经给了孙远山危机感。

    于是,孙远山带着一众奴隶,还未上山,便离开了这处山道。

    “人蔵境界?我早晚都会踏上那步的……”

    在林昊的认识里,孙远山这种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人,决计不会轻易放弃今日之事,日后只要给他机会,肯定加倍报复。

    但是林昊不会因为得罪一位血魄境界的高手就会感到害怕,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我不欺人,而人却来欺。忍无可忍,当无需再忍。只有一个杀字!

    见到孙运行走远之后,林昊忍着剧痛从青石之上勉强跳下来,脸色发白,不顾伤势的抱拳冲着空荡荡的山道说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林昊感激不尽。”

    “你这个臭小子,让你打扫山道,你却跑这里打架,实在该打!”

    穿着灰白色的衣服的老者,自空中飞驰下来。

    老者,留着一头长发,林昊正眼一看,这不是山上坐在藏经阁前的于长老。

    见到是于长老救了自己的性命,林昊心中感激不尽,如若不是他及时赶来,恐怕现在他真的就要“身死道消”了。

    “该打?”

    林昊拖着残破的身子来到了于长老面前,每走一步,都会牵动身上的流血伤口,异常痛苦,可林昊却生生的忍住了,道:“小子,辜负了长老大人的重托,还请长老大人责罚!”

    “你这个臭小子,胆子倒是不小,你是哪座山峰的人?”

    先前林昊和孙远山对峙,藏经阁前于长老就察觉到了,于是,就飞身来到了山道的上空,将所发状况尽收眼底。

    令他惊讶的是,林昊一个奴隶的身份,竟然敢和太玄门亲传弟子叫板,要知道,在玄元大陆,尊卑等级制度十分严格,甚至可以讲,是一种苛刻。

    奴隶,某种意义上,算不上一个人,只是主人的私有财富,听之任之,不能反抗,如若反抗,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亡。

    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林昊不但敢反抗主人级人物孙远山,而是是率先出手,凭借打开九重脉轮便于人蔵境界的高手战斗。

    即便是一开始失利,也硬生生的要从孙远山脚下站起,即便是要输,也要给敌人还以最强大的伤害。

    这般强大坚毅的战斗意志,心性,都令于长老刮目相看。所以才有,最后在林昊危机之际,出手相处。

    林昊此时既是小心,又是恭敬的回道:“小子是飘渺仙峰的人!”

    “是方紫衣那小妮子的人,难怪这般硬气。”于长老略为意外的看了看林翰,笑着说道:“哈哈,你小子真争气,虽然没赢,但只是你实力不够罢了,同级,未必你会输。孙远山赢了你也不光彩,这次我要看看他师父火灵真人,还有什么面子在我面前吹牛,弟子都被人揍了,他该去闭关了!”

    林昊和孙运行的这场战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关乎于飘渺仙峰和火灵仙峰颜面的,当那些大人物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本事之后,就失去了争斗之心,但是争取自家颜面之事就落在了自己的弟子的身上,如果有兴趣关心门派内的山川柳树之时,无论是那野草生命力再怎么顽强,顽强拼命地活着,都势必遭受到野火焚烧,即便是春风滋润,野草在也不会像从前那般生长茂盛。

    这就是大人物之间的争斗,很会玩。

    于长老一辈子在太玄门内,为了躲避清净,不喜争斗,才弄了一个闲职且又十分重要的职位,藏经阁管事。

    不过在太玄门待了这么久,他早都习惯了门派内各长老,弟子,甚至是奴隶之间的争斗,所以当孙远山和林昊战斗之际,他并没有出来第一时间阻止!

    因为修仙本来就是一条荆棘的道路,如果没有面对死亡的勇气,是无法在这条道路上走的长远的。

    而飘渺仙峰和火灵仙峰早有恩怨,两百年前,火灵真人和羽化真人都同为太玄门的亲传弟子,二人结伴下山修炼,但是命运给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二人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为此,两名天才少年,为了心爱的女人,争斗数十年,直至后来出现了“皇朝大战”,心爱的女人身死道消,两名天才少年一夜白了头发,才肯罢斗!

    但是火灵真人依旧无法接受事实,即便成为了太玄门的长老,依旧暗地里处处寻找飘渺仙峰的麻烦。

    只可惜,这一次火灵仙峰栽了一个跟头,亲传弟子孙远山虽然资质上佳,但比起缥缈仙峰的方紫衣还差上许多。

    在于长老眼中,甚至这个不知姓名的小奴隶,都不比孙远山差,他已经嗅到了一场风波的味道,这味道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

    “火灵真人,那可是咱们太玄门的大人物,我可不敢得罪。”林昊心有余悸的说道:“我只是一个等待成为太玄门外门弟子的下等人,能够安心的生存,已经是我最大心愿了。”

    “下等人?”

    于长老眉宇一黑,这个小子太能装了,纵然身上穿着奴隶的衣服,可一个能和太玄门亲传弟子战斗的人,即便是失败,但能鼓起勇气与之拼死一战的人,能永远是下等人?

    于长老正准备厉声痛骂喝问之时,突然想到了方紫衣那倔强的面孔,一下子全都明白了,飘渺仙峰的人,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样,倔强,隐忍,坚强!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火灵仙峰处处寻找缥缈仙峰的麻烦却没有占到任何好处。

    此时的天空,又陆陆续续下了雨,天气十分的冷清。

    林昊深吸了一口气,牵动的伤口有些痛,其实今天他只要跪地服软,孙远山未尝不会放过他,但林昊骨子里的自尊,不允许任何人踩在自己的头上,即便是战死,也不能屈辱的任人宰割。

    此时的他,正在整理伤口,望着山道之上不停冲刷的雨水,想着自从修炼之后所遇到的各种麻烦,心情有些烦躁,天气微冷,下意识用手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襟。

    虽说现在已经修炼到了九重脉轮开天之境,但是在太玄门,这点实力,根本微不足道,仅仅一个亲传弟子,自己就要花费所有底牌对付,而且还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太上帝经非常霸道,可以让他在同级中几乎无敌,可是面对高一个层次的修炼者,他就会彻底被打回原形。

    而且,如果今日面对的是季狂钟,该怎么办?只怕于长老出手,其结果,也只有死亡。

    想到了这点,林昊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修仙虽好,但步履薄冰。

    雨水打湿了衣衫,同时打乱了林昊的心。

    站在一旁的于长老,始终都在察言观色,看到林昊心不在焉,大声的喝道:“臭小子,你答应老夫要打扫山道,现在怎么坐在那里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