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十四章 路遇仇家
    “今天若不杀你,日后还会有更多的挑战者上门。杀你立威,你倒也死得其所。”林昊淡淡的一语之后,随手将刘管家的尸首扔到那已经呆若木鸡的四个刘管家曾经的跟班身前,“将他好生埋了。”

    四人愣了一下,齐齐反应过来,“是,大管家!”说罢,扛着刘管家的尸体飞似的跑了。

    刘管家这样的厉害人物都死在林昊手中,他们可没胆子继续挑战林昊。

    此一战,彻底奠定了林昊在缥缈仙峰大管家的地位,再也没人觉得林昊不够资格胜任这一职位。

    很快便有奴隶过来打扫战场,给林昊换了门窗以及被打碎的家具等物品。

    接下来两天时间,再无人敢打扰林昊,对于林昊的每一个命令,所有奴隶都非常卖命的去执行,他们可是看到了刘管家的下场,很怕稍有办不好的事情就会惹到林昊。

    林昊这两天一直在熟悉开天之境。

    开天之境后,他的识海中诞生出一股念力,可以感知方圆十米范围的一切事物,随时可以依靠这股念力沟通天地,加持天地之力于己身,让肉身变的更加强大。

    同时精神念力还可以洗涤肉身中的污垢,让肉身变的更加纯粹。

    轰!

    山坡之上,林昊一拳将一块两米高,一米宽的大石轰成了粉碎。

    “我现在一拳之力已有十五万斤之力,相当于一百五十牛之力。这已经是提升到极限了,眼下我应该找一找关于修炼方面的各种入门知识,这样对我日后修行有绝大的好处。比如武技怎么能让人的力量在对等的条件下爆发出去,以弱制强。比如人藏境界突破的基础要点等等。这一切,我都一无所知。”

    林昊收功站立,想了片刻,决定去藏经阁一趟,他手中有方紫衣的藏经阁手令,去藏经阁翻阅一些典籍,问题应该不大。

    带着种种疑惑,林昊通过打听,来到了坐落在名为“易凌峰”上的藏经阁。

    这座山峰立于天元山脉的北部,也是天元山脉的腹地,四周都是高耸入云的山峰,俊俏险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忠厚的侍卫兵。

    燥热的天气,在山峰上留下一道道斜晖,璀璨夺目,余晖落在川流不息的瀑布之上,格外的夺目,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金黄色。

    入夜之际,在天元山的上空,俯视而下,整个山川的布局,是一个大大的“玄”

    此时,正是春季,一场春雨,一场空,易凌峰到处挂满着雨水。

    这场雨,来的恰是时辰,受到了太玄门的弟子热烈欢迎,昨夜将至,渐渐沥沥的雨点,洗刷着山道上的灰尘,仿佛也扫去了修炼者心中那一缕烦躁的思绪。

    作为看管藏经阁的于长老,此时,他的态度认真,严谨。眼前山道之上那道道脚印,留下的黄泥巴,有些不满,却成了那种不可掩饰的愤怒之情。

    几个穿着太玄门道袍的弟子,对着这位白发披肩的于长老恭恭敬敬行了一礼,低声的说道:“尊敬的于长老大人,这是我的藏经阁的手令,我是来借《木灵诀》的,希望长老大人成全!”

    于长老不屑看了一眼这名低声低气的弟子,指了指山道之上的脚印,说道:“山道之上的脚印,清除干净,否则,今天全部给我打扫后山的草木!”

    今天清晨,春雨将至,后山花园,草木凌乱,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但是门主却将这等杂事交代到了于长老身上。

    于是,便有了眼前一幕!

    周围弟子听闻藏经阁长老这般说法,议论纷纷,他们是来修仙的,不是来做杂役的,这等奴隶一般的活计,怎么叫他们放得下身段?

    可于长老虽不是太玄门十大长老中的成员,但也是太玄门的长老,又专门看守藏经阁,手中的权力并不比十大长老小多少,得罪了他,以后来藏经阁可就麻烦了。

    人群中有人开口大声道:“易凌峰海拔两千米有余,山道幽深曲长,纵横交错,这等卑微之事,唯有奴隶才适合去做。长老大人,不妨让我去寻找一些奴隶,前来打扫山道可好?”

    “少废话,今天谁若在此将山道之上的脚印清除干净,我便送给他一本经书《修仙笔记》,是老夫平生的修炼的财富!”

    于长老煞有其事的抛出一个诱惑,好似给他干活并非白干一样。

    但是周围众人听到于长老的话,都捂住嘴引不住低声发笑!

    “于长老的《修仙笔记》可谓是内容丰富,知识深渊,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是呀!于长老的《修仙笔记》是我等望尘莫及,万万不敢触及。”

    人群之中,传来几处议论声音。

    于长老听闻此言,脸色一怒,阴沉着脸道:“老夫的《修仙笔记》虽无法提升你们的修为,却可以扩宽你们的视野,你们这等小辈,何德何能能够理解。老夫这一片苦心。”

    “于长老,你的好心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修炼潜质卑微,无法领略你那本《修仙笔记》博大精深的内容,请于长老莫要见怪!”

    “曾经师父警告过我,于长老的《修仙笔记》,内容博大精深,易扰乱心智,师命之言,不敢违背!”

    “于长老一番苦心,我们心领了,这里想必没有人敢要于长老那本费尽苦心的《修仙笔记》。”

    “……”

    与此同时,周围人都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你们……”于长老面色难看,欲要发怒,最终怒气还是咽了下去。

    来藏经阁观书的弟子都是太玄门的老油条子了,于长老的修仙笔记也就是糊弄一下新来的人还行。

    于长老为人懒散,说白了就是好吃懒做,他的笔记中并无任何一丝修炼心得,全都是关于玄元大陆的一些见闻。

    似问哪个修炼者上山之前不把这些出名的见闻打听清楚?而且哪个修炼者多多少少的都懂得一些修炼上的相关经验。

    故此,一开始他们上了于长老的当后,渐渐的便很少人买账了。

    有的时候有人仍旧会买账,实则不过是为了讨好于长老的欢心罢了。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接下这任务,我倒是希望能够得到于长老的《修仙笔记》”

    这个时候,一道突兀声音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臃肿的人群之中,骚动起来,一个奴隶打扮的少年走了出来,来到了于长老身前,抱拳说道:“于长老,我愿意打扫山道脚印,以换取长老的《修仙笔记》,希望长老成全。”

    到底是人穷志短,在人群中找个奴隶打听了于长老的《修仙笔记》为什么不被人抢着要的原因之后,林昊却是心中大喜,对于他来讲,他现在迫切需要得到关于修仙道路的知识。

    而对于众人鸡肋的于长老《修仙笔记》,在林昊眼中却是他眼前迫切要得到的东西。

    但是人贱命薄,奴隶之命,命比纸薄,这是玄元大陆的现实,没有人在乎一个奴隶的性命。不过,每一个奴隶,背后都站着一个主子,这是极其令人讨厌的角色。

    近之遭人怨,远之惹人恨!

    于长老不愿意和这样的人有过多的交流,但是碍于面子,他还是佯装大义凛然的说道:“老夫说话算话,只要你把易凌峰山道之上的脚印擦拭干净,我的《修仙笔记》就归你所有。”

    “多谢于长老成全!”

    林昊谦恭的说道,于是,默默的退下!

    但是方才林昊的举动,震惊了藏经阁殿前所有的太玄门的弟子,何曾有这般胆大包天的奴隶,竟然公然站在他们前面?

    是胆大,还是轻视?

    无论如何,林昊的举动已经入了这些高贵弟子的法眼里,引起某些人的不满。

    雨后停歇,山道旁。

    雨后的阳光格外的妖艳,直射在青山绿水之中,易凌峰显得格外清晰,山道之旁,有两三颗新发芽的柳树,努力的绽放着。

    这般讨喜的景色,恰恰在山林之中,凸现出来,格外特别!

    不过景色虽好,奈何遭人恨!

    林昊拿着工具,还未彻底走到山下,没有开始打扫,便碰到了两天前刚上山时见到的那名亲传弟子孙远山。

    “呦!这个人面相有点熟,怎么想不起来是谁呢?”孙远山看到林昊停下了脚步,皱了皱眉对身边的人说道。

    这时,旁边之人看了林昊,便在孙远山耳边说道:“主子,这是昨日缥缈峰主人方紫衣新带来的奴隶!”

    “缥缈峰?方紫衣?”

    听到“方紫衣”这个女人的名字之际,孙远山眉头紧皱,顿时,心中升起了一丝怒气。

    这几日,斩鹤杀蝶之事,已经流传了整个太玄门,背后弟子议论纷纷,孙远山的名声,一下子一落千丈。

    本来他是打算到缥缈峰亲自去报仇,但是一想到方紫衣口中的“战斗台”,就十分的忌惮。

    万一这个疯女人,真的决战战斗台,“孙远山”这三个字,就真的“出名”了。

    可是,心中怨恨无处发泄,恰巧碰到了倒霉的林昊了。

    “方紫衣,我收拾不了你,我还收拾不了你的奴隶。”

    孙远山并不惧怕方紫衣敢找他的麻烦,纵然他级别不如方紫衣,但也是亲传弟子,方紫衣绝不敢在门内杀他,更何况只是杀个奴隶罢了。料想方紫衣只会吃下这个闷亏。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