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穹之主 > 第八章 方紫衣
    在方才,刘风第一道剑气挥出之时,林昊便知道这个刘风是一个高手,开天之境,其厉害不单单是以力降力。

    而且刘风可以加持天地之力在身,其力量未必比林昊弱,甚至更强。

    林昊想要打败他,只有更强才可以。

    而林昊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借用他体内残存的青牛五脏精气。

    青牛五脏精气帮助林昊打破了全身穴道,开启了九重脉轮,已经所剩不多,只剩下十分之三不到。

    可是这些精气,若是能够全部加持到身上,必然会形成一道恐怖的轰击。

    我纵然无法借用天地之力,但我可以借用青牛五脏之力。

    林昊的体内,这一刻,残存的不到三分之一的青牛五脏之力在这一瞬间被林昊点燃了。

    精气沸腾,狂涌不息。

    随着青牛五脏精气的爆发,林昊瞬间感觉到自身的七经八脉被加强了,一种难言的力量感涌入心中,甚至在这一刻,林昊感觉到了自己冥冥之中与天地之间的联系。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转瞬而至。

    刹那间,林昊觉得自己的拳头融入了残存的青牛五脏之气,而且在这一瞬间,仿佛天地之间,仿佛周围的山川河流成为了自己身体一部分,源源不断提供力量,加持拳头之上!

    “去死!”

    林昊身影一闪,快速冲击到了刘风身前,带有青牛近三分之一的精气以及他自身的全部力量瞬间爆发了出去。

    气势磅礴,奔流而逝!

    在这时,刘风面目显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想要躲避。

    但是,已经晚了。

    林昊拳头已经到了,金光闪闪,势如破竹!

    咔嚓。

    刘风只是觉得身体瞬间没了知觉,小腹处被击的内部粉碎,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一半。

    “啊!我不甘…不甘啊…”

    刘风仰天嚎叫着,他已经没有任何反击能力了。。

    林昊见此场景,全身不由一阵放松,整个人一下子站不稳,仗剑半跪在地面上,无人敢靠近他分毫。

    即便是与他交好的那些女弟子都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不敢靠近林昊,更不要提那些整日里欺负过他以及和他并不熟悉的矿工们了。

    “父亲,你的仇,孩儿终于要给你报了!”

    林昊心中低语,这一刻,他等了太久了,整整五年,终于等到了。

    艰难的站起身,一步一步的朝着被击飞出去的刘风而去。

    而此时,高空之中,太玄门对抗血蝠来犯的厮杀,仍在继续。但不同的是,在那蝠群之中,出现了一对年轻男女风格迥异的背影。

    女子如谪世仙子,手持玉瓶,每一次掐动玄诀,都会有成群血蝠被收进玉瓶之内。

    男子高大雄伟,手持板斧,气场宏伟,方圆百米之内,无血蝠敢接近半步。

    刘风一眼便认出,这对男女,便是门派内花了大资源培养的未来掌教人选。这个男子,正是他同师兄长,季狂钟!

    “师兄!救我!”刘风对着师兄季狂钟大声呼救。

    “我林昊要杀你,天上地下没人能救得了你!”

    林昊已经出现在了刘风身侧,铁剑一抹,刘风头颅,顿时如雷元的下场一般,横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林昊注意到了刘风衣襟内,镶嵌着的一条金丝软甲,目光不自主的闪烁了起来。这玩意儿,能够挡住青牛精气以及自身三万斤大力的轰击,以至于刘风没有被一瞬间震碎五脏六腑而死,相比应该是件宝物没错了!

    刘风如今已经身死,林昊自然没有顾忌,当下快速扒下这件软甲,穿在自己的身上,成为这条软甲的新任主人。

    “刘风师弟?”高空之中,目睹到了矿场之中,林昊自刘风怀中取出“八宝金蚕甲”这一幕场景后,季狂钟眉头顿时猛地皱起,冲着林昊大呵道:“杀人夺宝?大胆小贼,你知不知道我刘风师弟,是何位长老的弟子?如此胆大,实则该死啊!”

    声如洪钟,单单是吐字音节,就将林昊震得胸口一阵发颤。

    “你是什么东西?我林昊的事情,还容不得你来插手!”林昊丝毫不惧,对着季狂钟仗剑回应。

    此刻他杀气尚存,说话语气自然张狂了许多。

    “目无尊长,还不快给我跪下!”又是一道爆喝之声响起,一股大力压下,林昊双腿微曲,但仍是扶剑挺直了身板。

    “有点意思。我不管你是门派内哪个长老门下弟子,今日杀我同门师弟,就是对我季狂钟大不敬。老实跪下吧,交出‘八百金蚕甲’,而后对我师弟忏悔你的过错!自毁掉脉轮,我便不再追究责任。”

    季狂钟仿似是来了兴致,身形闪烁,便恍然出现了林昊身前。

    “我若是不跪呢?”林昊目光闪烁,此时,他已认定,身前这个男人,修为太过于高深,是他万万不可匹敌的,纵使他如今已顺利晋入人藏秘境,但动手起来,恐怕,对方捏捏手指头便可将他折磨的死去活来。

    可是,宁做人奴,不做跪地之犬。

    这是林昊父亲在世时,唯一教导于林昊的一条做人道理。

    而且,杀父之仇已报,林昊此生别无所求,若是此刻死了,唯有对不住的便是那头青牛了。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能被人羞辱。

    不跪。林昊誓死不跪!

    “那本尊就这样捏死你,岂不是太无趣了一些?”季狂钟讪笑,一条大手自虚空之中演化出来,就要将林昊拍成肉酱。

    “季狂钟,敢杀他,我方紫衣,定当追杀你至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一道女子之声响起,虚空之中,一双如玉纤手演化而出,托起了林昊身形,使得林昊堪堪躲过了这位太玄门未来掌教季狂钟的必杀一击……

    “是她,居然是她。没想到再一次的见面居然是这样的场景。不过,方紫衣的修为高深,远远的超越了我,人藏境界的修炼者果然厉害。”

    林昊在被一团大力包围那一刹那,就感觉到了方紫衣的修为,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深不可测,不愧是人藏境界的强者。

    现在他虽然修炼“太上帝经”,已经打通了九层脉轮,随时可以迈入开天之境,届时就再进一步就能达到人藏境界,但是,看似很近的两步,却是天地之差。

    肉身宝藏,何其浩瀚?每一步都有天地差距的变化,尤其是达到人藏境界之后,每晋级一步,都能超过之前十倍的战斗力。

    “不过,只要我将青牛留给我的太上帝经努力练习,迟早有一天我会超过她的,到那时,我就可以站在她身前……”

    林昊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安静站在了方紫衣的身边。

    虽然得到了方紫衣的保护,但是他仍旧能够感受到,其他人眼中的,不屑,轻视,鄙夷,甚至还有仇恨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这些人都是站在季狂钟身边的人。

    什么门派之人,不得内斗,家族之人,不起纷争,这些不过是偏偏小孩子罢了,在这个权势地位的社会,唯有拳头才是说话的资本,眼前季狂钟之所以这么嚣张,就是因为他是太玄门未来的掌门人,同门师兄弟不敢得罪他,任由他为非作歹。

    这一次,林昊,当着他的面前杀了刘风,折损了他的面子,他定要报复,以维护自己大师兄的面子。

    林昊从小身份奴隶,早已心智成熟,对于季狂钟这种报复行为,心里明白的很。

    “哼!方紫衣,你居然要维护这个下贱的奴隶?“看见方紫衣运用玄功护住了林昊,狂暴的季狂钟的出声喝道。甚至可以看到在他的头上,有一股股的寒气咄咄逼人,冒了出来。

    顿时现场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修为浅薄的人,无法抵抗季狂钟的寒气,瑟瑟发抖,不断后退,一些师兄弟纷纷运功,抵挡这份寒气。

    一方面运功,这些师兄弟的心情,也十分的兴奋,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就会有好戏入场。

    季狂钟开始向方紫衣发难了。

    最好的借口,就是林昊这个下等人。

    “林昊,今日我保定了。”方紫衣目光一瞥季狂钟,绝美而又冰冷的脸上带着极为认真的表情道:“你要战,便战!”

    “哼!”季狂钟冷喝一声,便握紧了拳头,身上那股冰冷刺骨的寒气越发浓重。“刘风身为我的手下,这个贱种不但当众杀人,还越货?千刀万剐也不足以弥补他的罪过,今日,当着大家的面,这个贱种必须要有一个交代,我清理门户,想必圣上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的话,也会杀了这个贱种,方紫衣,你不但不清除败类,还维护这个贱种,我一定禀明圣上。”

    方紫衣却冷冷开口问道:“贱种?你说谁是贱种?”。

    “他,他一个下贱的奴隶不算是贱种吗?”季狂钟指着林昊大声的喊道。

    方紫衣却不慌不忙的说道:“林昊,已经打通了九重脉轮,按照门规已经是我们太玄门的外门弟子,你杀害同门师兄弟,我看你到圣上那里,如何解释此事?”

    “方紫衣!”

    季狂钟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了,双拳握紧了拳头,顿时手中凝聚了一道道的冰色长矛,长矛之上,寒气逼人,一挥手,千里冰封,周围的树木,全部变成了冰色。

    这是人藏境界才能使用的玄术神通。

    轰!

    冰色长矛脱手离去,极限的速度,极致的温度,不断的撕裂着空气,刺向了方紫衣。

    方紫衣目光如炬,随后,右袍轻轻的向空中一抛,袍子便将空中那道冰色的长矛紧紧的包围,随之一道气流从空中轰然而下,带着那根冰色长矛,抛向了远方。

    “九幽掌!”

    方紫衣轻描淡写,道出了三个字。随后,一道紫色的手印,从季狂钟的脚下汹涌而出,迎着烈风,携带翻江倒海之势,倒戈过去。

    咔嚓,咔嚓!

    在气体爆发之际,季狂钟的脚下的地面,全部龟裂。

    这是人藏境界的高手之间的交手,每一招,每一式,都有天崩地裂的势头。

    但是,这么一交手,胜负很显然,方紫衣更胜一筹,而季狂钟,修炼的火候与方紫衣相比,还差一筹。

    林昊站在方紫衣的身后,心惊肉跳,心驰神往,这才是真正的高手,肉身宝藏,玄功奥义,变化多段。

    “方紫衣,我还有许多手段没有施展出来,要不要今日我们好好“交流”下。”季狂钟甩起袖子,怒道。

    “哼!和我战,你也配?”方紫衣轻笑不屑的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