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五章 搞掂,收功!
    “还愣着干什么!你们要是想留在这里,那我上去救珍珍!”马小玲一想到要做赔本生意的事,心里就一肚子火气,见王波和况天佑还站在那不动,当即骂了起来。

    况天佑突然对王波说道:“你在这里帮马小姐吧,我一个人上去就行。”

    “笑话,你当我傻啊,马小玲现在这种情形谁敢留下来,那不是贱骨头等着挨骂吗!再说,我还想看看你的僵尸能力呢!”王波心中暗道。

    但他面上却是说道:“我对捉鬼驱魔的事一点都不懂,以小玲的本事相信她一个人能解决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上去救珍珍,毕竟平妈太过古怪,谁也不知道她有多厉害。”

    况天佑不再言语,转身走进大厦。

    两人刚来到罗开平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王珍珍的声音:“平哥,放开我,你们绑住我做什么?”

    王波和况天佑对视一眼,立即贴近房门,现在里面的情况不明,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不过,王波却是暗暗用异能透视术隔着房门往里看。

    只见王珍珍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坐着大厅中,身上穿着罗开平为她做的红色大衣,人倒是没事,只是神色有些惊慌。

    而罗开平则是一身黑色西装,微笑的坐在旁边,他温声安慰道:“珍珍,你先忍忍,很快就结束了。”

    随即便看到平妈拿着一把梳子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到王珍珍身后,边替王珍珍梳着秀发,边说道:“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阿平,你已经长大了,成家立业了,妈照顾不了你多久了。”

    罗开平忙道:“不会的,妈,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但是有很多人想把我们母子两拆散,这我是知道的。”平妈边说着,边走到罗开平和王珍珍对面的椅子坐了下去。

    “妈,我绝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绝不会!”罗开平的语气说得很坚定。

    平妈点点头,道:“你放心,想要拆散我们母子,没那么容易。来,把这个给珍珍戴上。说着,拿出一个金镯子递给罗开平。”

    王珍珍看到金镯子后,神色变得着急起来,忙道:“平哥,不要!不行的,不行的,我一直把你当成哥哥,我们不可能的。”

    罗开平哀求道:“珍珍,帮帮我,我妈这辈子就想看着我成家,你就当哄我妈开心一下,不然我妈死也不会安心的。”

    王珍珍不再说话,只是拼命摇头拒绝。

    罗开平见此,也顾不得王珍珍的感受了,一把抓住她的手,想强自把金镯子套进去。

    王珍珍焦急大喊:“天佑,天佑,快来救我……”

    原来是在强迫王珍珍和罗开平结婚!

    王珍珍是那种温婉善良的传统女性,一旦这场简陋婚礼真的完成,就算这是个闹剧,那她以后也是难以释怀。

    王波侧头看向况天佑,不由一愣,只见况天佑正睁着眼睛盯着房门看,似乎他也能隔着房门看到里面的情况,心想:“难道他也会透视术?”

    正想着,但听况天佑压着声音说道:“情况有变,先冲进去再说。”

    王波道:“好,我撞门,你救人。”

    两人一起后退,王波躬着身体,突然发力冲出去,“砰”的一声,房门被撞开。

    其实以他的高出普通人十倍的力量属性,哪里用得着做出这么这种架势,只需随便一脚就能踹开门,可是为了不让况天佑看出自己的实力罢了。

    “谁?是你!谁让你来的,快给我滚!”罗开平听到王珍珍不停叫着“天佑”两个字就已经恼怒不已,如今看到情敌出现更加愤怒。

    平妈张牙舞爪的扑上去掐况天佑的脖子,口中不住叫骂:“滚,你们这些混蛋,我不会让你们拆散我们一家的。”

    况天佑一把抓住平妈伸过来的手爪,手上运劲一扭,便把平妈的身体反转过来,劝道:“平妈,你已经死了,你再这么做,会把你儿子连累的。”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我怎么做关你什么事,你给我去死!”平妈不停的挣扎,想要挣脱不了况天佑的手。

    况天佑感到平妈的力气很大,要是他不变出僵尸真身,根本无法压制,可是他又不想让自己的身份暴露,只得勉强支撑,转而对罗开平劝道:“平哥,我知道你已经看出你妈已经死了,难道你不想让她安息吗?”

    “我妈没死,你放开我妈!”罗开平大声叫喊,抄起旁边桌子上的剪刀,指着况天佑恶狠狠的说道:“为了我妈,我什么都做得出来,快放了我妈!”冲过去直刺而出。

    况天佑飞起一脚,罗开平惨叫一声,整个人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摔在后面的桌子上,砸个四分五裂。

    “阿平!”平妈惊叫道,“我跟你拼了!”一下子挣脱况天佑的控制,双手成爪,乱自挥舞,双爪所到之处,桌子粉碎、墙壁裂开,木屑灰尘飞散空中。

    王波已经把王珍珍救了出来,站在屋门外面,看着况天佑左躲右闪,心想:“平妈的爪子这么厉害,你难道真的不打算用僵尸能力?”

    王珍珍又是担心又是焦急,不停的说着:“王波,怎么办怎么办,天佑会不会有事,平妈、平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王波道:“平妈其实已经死了,她现在是个活死人,可以说比厉鬼还要厉害,张美倩和pipi就是被她杀死的。要想降服她,只能等小玲上来才行。”

    “啊!小倩和pipi姐是平妈杀死的?怎么会这样?平妈……平妈真的已经死了?那她怎么还好好的?小玲呢?小玲在哪里?为什么要等她上来?不行!我要劝劝平妈和平哥,大家街坊邻居,有什么话为什么不能好好说呢?”说着,王珍珍不顾一切的向屋内冲了进去。

    王波没想到王珍珍为了况天佑竟然变得这么大胆,一时不察,竟让她从身边溜走,等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阻挡了。

    况天佑也是一惊,平妈和罗开平现在已经疯了,这时候王珍珍冲进来,她一个弱女子毫无抵抗躲闪的能力,分分钟会没命。

    他顾不得自己会暴露身份的问题了,低下头在众人看不到的死角中立即变成僵尸状态。这一变身,他的速度、力量、反应能力等等全都比变身前不知提高多少倍,在平妈挥舞的爪影下也不再躲闪,反而迎上前去,以硬碰硬。

    “平妈,平哥,求求你们停手吧,我们都是住一栋楼的街坊,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呢?小倩和pipi姐已经死了,不要再死人了。”王珍珍不顾眼前的危险,苦苦哀求道。

    王波已经跟了进来,听了王珍珍的话直摇头,这个女孩真的是太善良天真了,平妈现在已经钻进死胡同出不来了,罗开平则是愚孝,不知变通,哪里是她能够劝得了的。

    平妈想不明白况天佑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厉害,见儿子罗开平时不时被踢飞,心中又恨又急,而王珍珍又在旁边嗦烦躁,心中恶念陡生,奋力逼退况天佑,举着爪子就向王珍珍冲了过去。

    王波心中冷笑:“还真把我当透明了。”快如闪电的踹出一脚,平妈“啊”的一声倒飞出房屋外面。

    “妈!”罗开平大叫一声,突然奋力从地上跳将起来,不管不顾的跑了出去。

    况天佑见此,当即收起僵尸状态,恢复人身。

    王珍珍小跑过去,担心问道:“天佑,你没事吧?”

    况天佑摇摇头,看了王波一眼,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

    平妈被罗开平扶了起来,不住的咳嗽,过了好半晌才说道:“我没事,他们杀不了我的。”

    罗开平的眼睛充血似的红得吓人,他死死瞪着王波和况天佑,寒声道:“他们要敢伤害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你妈已经死了,用不着我们出手。”马小玲拎着工具箱从楼梯口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欧阳嘉嘉、金姐、金正中等一众街坊。

    “小玲!妈咪!”王珍珍惊喜的跑了过去。

    欧阳嘉嘉从马小玲的口中已经知道平妈的事情,如今见王珍珍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马小玲对王波、况天佑说道:“不错,你们没有让我失望。”

    “……”

    王波和况天佑均都表示无语,什么叫“你们没有让我失望”,难道我们两个大男人在你眼中有那么不堪吗?

    “没有,我妈没有死,她一直都活着!”罗开平声嘶力竭的叫喊着。

    马小玲淡淡道:“平哥,别自己骗自己了,我想你.妈.的事情你比我们要清楚得多,何必再自欺欺人呢!平妈,你已经杀了张美倩和pipi,不要在反抗了,死了就去地狱轮回转生,杀那么多人对你有什么好处?”

    “别提那两个贱/人!”平妈咬牙切齿道:“一个欺负我儿子阿平老实就来我们家偷衣服,一个不知廉耻的妓/女却想勾引我家阿平,她们全都该死!”

    欧阳嘉嘉、金姐、金正中等街坊们哗然,本来她们还不相信马平妈是杀死张美倩和pipi的凶手,可现在亲耳听到平妈承认,全都感到十分震惊。

    “啊,原来是你杀死我的!我要杀了你这个老东西报仇!”张美倩突然现身,不顾一切的朝平妈冲了过去。

    原来她在楼下看到马小玲一个人就把无数的厉鬼恶灵收服,吓得她正要逃跑,可是忽然听到马小玲对欧阳嘉嘉等人说出是平妈杀死了自己和pipi两人,心中大怒,就悄悄跟在众人后面。

    原本她和众人一样都有点怀疑,平妈平时深居简出,跟自己无冤无仇,虽然自己偷了她儿子罗开平一件衣服,但也至于严重到杀人的地步,可现在听到平妈亲口承认,她再也忍不住出手报仇雪恨。

    众街坊看到已经死去的张美倩现身,再次惊声四起,慌忙躲到马小玲身后,看着面前这一鬼一尸打斗。

    马小玲见此,立即从工具箱里取出一瓶黑狗血喷雾剂,窥了个空子朝平妈身上喷了过去。

    “啊……”

    平妈身上突然冒起大火,烧得她不断的惨叫哀嚎,双手不住拍打身上的大火,可这火是专门对付鬼怪的黑狗血所引起,根本拍熄不了,很快她就被烧得痛苦不堪的倒在地上,火苗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一副白骨。

    “妈!”罗开平悲伤欲绝,爬到平妈的白骨旁边,泣不成声。

    突然,白骨中冒出一团黑雾飘在空中,随后黑雾散去,平妈陡然现身,看着众人阴狠大叫:“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伤害我们母子,拆散我们一家,我要你们陪葬!”

    众街坊惊慌大叫,乱作一团。

    马小玲似乎早已经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抬手甩出一个符咒幸运星,双手结印,口中念动法诀咒语:“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一张巨大的金符出现在虚空中,随后一条金色神龙从中钻出来,朝着平妈怒吼一声,迅若闪电的冲了过去。平妈只来得及惨叫一声,随着一道金光闪过就此消失不见,一颗幸运星在空中掉落下来。

    “搞掂,收功!”马小玲伸手接住,呼出一口气,整个人顿时轻松下来,随即想到了什么,马上又变成一张苦瓜脸。

    “妈!”罗开平对着虚空悲叫道:“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痛哭流涕不止。

    众街坊看得亦感心酸不忍,虽然平妈杀死了张美倩和pipi这件事让大家痛恨不已,不过,罗开平的为人大家都很清楚,孝顺、老实、待人和善有礼,众人都明白这事不管怎么说也怪不到他身上。

    “平哥,节哀顺变。”王珍珍再一次善心泛滥,把刚才被平妈和罗开平绑架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罗开平闻言,猛地转过头,那眼神怨毒得令在场众人心中一惊,王珍珍更是被吓得低叫一声,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

    金正中嘟囔道:“杀人绑架还有理了……你拉我做什么!”金姐在后面扯了他一把,不停的使眼色让他别多嘴。

    罗开平朝众人逐一看过去,似乎要把所有人都记在脑中,看完后,他也不说话,也不再痛哭,低着头小心翼翼、一丝不苟的收拾他母亲的尸骨。然后,他站了起来,走到电梯前按了一下。

    “咦,电梯能用了!”众街坊中有人说道。

    众人以为罗开平这是想要去安葬他母亲,当中有人好心劝道:“阿平,现在是深更半夜,明天再办理你妈妈的丧事吧!”

    罗开平置若未闻,自顾自地走进电梯,随后大家看到电梯是往上爬升,均都感到奇怪:“上面是楼顶,他上去做什么?”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