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四章 三破日
    马小玲仔细观察了一会,道:“跟罗开平手上的黑斑印记一模一样,应该都是尸气所致,不过还不能够确定,等晚上让月光照一下,如果真是尸气,那么尸体就会有变化。”

    况天佑想了想,道:“那就等等,如果能够确定,那么就可以证明这两个人的死跟平妈有关系。”

    三人退出太平间,等待晚上的到来。

    王波见场面有些安静,便开口说道:“小玲,你刚才在珍珍家说什么三破日,是什么意思?”

    况天佑闻言也看了过来,马小玲似乎有些不耐烦,但还是闹着性子解释:“三破日是六十年一次的极阴之日。因为地府里的那些冤鬼恶灵无法投胎轮回,又得不到亲人的供奉,怨气得不到缓解,那一天怨气冲天,就连地府的阎王判官牛头马面,甚至是地藏王也无法镇压。”

    “地府见无法控制这些厉鬼恶灵,只能每隔一甲子开放一次鬼门关,让那些怨灵回到阳间了结一些恩怨,减轻它们的怨气,所以在那一天经常是鬼怪横生,百鬼夜行。”

    “在三破日这一天,最忌烧衣烧纸钱,更不能开坛做法,不然就会让群鬼失控,到时就难以收拾了。”

    “唉,我现在担心珍珍无法说服嘉嘉阿姨她们,那个死神棍为了骗点钱肯定不听劝告自以为是的非要开坛,他要是真有点本事,那我也无话可说,可他根本就是在装神弄鬼什么都不懂,到时出了事,肯定不知道怎么收场!”

    况天佑开口说道:“现在急也没用,先搞定这边的事,然后我们尽快赶回去阻止她们。”

    马小玲不再言语,她也知道现在再怎么担心也没有用,只希望时间上赶得及。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月亮也升了起来,三人再次走进停尸间。

    马小玲走到窗户边上,拉开窗帘,让月光照在两具尸体上。

    一阵“嘶嘶”声响,两具尸体刚被月光接触到马上就莫名其妙的冒起白烟,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干尸,

    法医惊骇道:“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变成这样我怎么写报告?”

    王波狂汗,这位警官还真是够敬业的!

    马小玲淡淡道:“你照我说的写,她们身上的黑印不是色素,是尸气,死得越久的人,尸气就越重。可这两人才刚死了两天,尸斑都很少,我敢肯定杀死她们的人身上一定有很严重的尸气,然后渗透进她们的皮肤里面,经过月光照射,尸气激化,尸体被腐蚀,因此变成了干尸。”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杀人凶手是死了很久的死尸?”法医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事太过匪夷所思,他一个普通人何曾经历过。

    “你没听说过生人勿近吗?”马小玲看了法医一眼,就不再理会他,然后对况天佑说道:“上次我曾跟平妈近距离的见过一面,她身上的阴气很重,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确定她身上的阴气和这两具尸体身上的尸气有没有关联,但是罗开平手上也有和这两具尸体身上一模一样的黑斑印记。”

    “因此,我怀疑杀死张美倩和PiPi的凶手跟平妈有关,不过一切都要等我再次见到平妈才能确定。至于平妈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阴气,我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况天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那好,我们马上去嘉嘉大厦找平妈和罗开平问问,顺便劝告街坊们不要在今天晚上开坛。”

    三人坐上敞篷跑车赶回嘉嘉大厦,可是在路上遇到大塞车,等到道路疏通后,时间已经很晚了。

    在即将临近嘉嘉大厦是,王波发现嘉嘉大厦上空阴云密布,甚至出现了一个漩涡形状的乌云。

    “这个死神棍,什么都不懂就知道装神弄鬼骗钱!”马小玲也注意到嘉嘉大厦异常,当即破口大骂,“坐稳了,我要飙车了!”脚下一踩油门,敞篷跑车轰轰作响飞驰而去。

    没过多久就到达嘉嘉大厦,只见欧阳嘉嘉、金姐等一众街坊们全都站在大厦楼底,金正中穿着法师道袍站在一座法坛后面,一手挥着桃木剑,一手摇动铃铛,装模作样的念念有词。

    欧阳嘉嘉见到马小玲、况天佑、王波回来,脸色一喜,道:“小玲、王波、况先生你们也来了!哎呀,真可惜,你们要是来早一点,就可以看到玄武童子的神通了!他随手一指,那些纸人纸车就自动飞起来,真是神奇!”

    随着欧阳嘉嘉的解说,金正中收起铃铛,持剑负手而立,微昂着头,摆出一副我是高人的姿态,淡淡道:“你们快站到后面去,别妨碍本尊做法!”

    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忽然刮起,吹得众街坊睁不开眼,纷纷侧身避让。

    金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抱着双臂来回摩擦,道:“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

    “是啊是啊,你看,连说话都哈出冷气来了!”众街坊纷纷议论起来。

    马小玲面沉如水,冷冷道:“死神棍,三破日烧纸做法事,嫌命长啊!你想死就算了,别拖累大家!”

    金正中虽然性子跳脱、为人不着调,但他小聪明还是有的,马上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可当着众人的面自然不肯承认,硬着脖子强自道:“什么三破日,搞不懂你说什么。街坊们请我做法事是为了嘉嘉大厦的安全,你一个外人胡说些什么。”他说着话的同时,却是偷偷朝一个角落看过去。

    王波默运法力看过去,只见已经死去的张美倩正在旁边做出摊手耸肩的动作,嘴里说着唇语:“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随即,张美倩似乎发觉有人在看她,转头看过去,立即对上王波的视线,她不由一惊,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随即想到了什么,腰杆挺直,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恼恨的瞪着王波,眼珠一转,露出小孩子顽皮的笑容。

    她旋身一转就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王波面前,龇牙咧嘴的做出各种各样的鬼脸,嘴里不停的说:“看不到我,看不到我了吧……”

    王波心中好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当作什么都没不知道。

    马小玲看了张美倩一眼,冷笑道:“怪不得嘉嘉阿姨她们这么相信你,原来有只鬼在帮忙。”

    金正中和张美倩同时一惊,俱都看着马小玲,金正中慌道:“你……你说什么,风太大了,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哼!现在我没时间跟你废话,这笔账我等会再慢慢跟你算!”马小玲不再理会金正中,打开工具箱取出一个喷雾剂,然后对着欧阳嘉嘉等人喷过去。

    “喂,你做什么,拿什么东西喷我们?”众人抹着眼睛,纷纷斥责。

    马小玲面无表情的说道:“牛眼泪。”

    “啊!牛眼泪?听说喷了牛眼泪会看得到鬼的,你给我们喷这种东西做什么?”众街坊对马小玲这种自作主张乱喷脏东西的行为很气愤,嘴里指责个不停。

    马小玲对这些一律无视,边拿出驱魔棒,边冷冷说道:“不是听说,是事实!给你们喷是让你们看清楚点。”

    说着,她对欧阳嘉嘉问道:“嘉嘉阿姨,珍珍呢?”

    欧阳嘉嘉答道:“珍珍刚刚上楼叫阿平去了。小玲,到底出什么事了,你给我们喷牛眼泪想让我们看什么?”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以后再跟你解释。”马小玲眉头紧蹙,王珍珍去找罗开平,她担心会出事,转身对况天佑和王波说道:“你们两个快点上去把珍珍带下来,这里我来解决。”

    这时,地面忽然发生变化,好像海面上的波浪在滚动一般,随即不断有人头冒出来,而且还有一扇大门凭空出现,一大群身影轰然涌了出来。

    众街坊大惊失色:“啊!这……这……他们是什么人?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都是鬼吗?”纷纷上前向金正中这个玄武童子追问。

    金正中也是惊骇不已,他只想骗点钱而已,哪里会想得到会有这么多鬼出现。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朝张美倩看过去。

    张美倩也慌了,她才刚做鬼没几天时间,还没有接触过其它的鬼,现在见到群鬼出现,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见金正中看过来,扔下一句:“抱歉啊,正中,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先走了。”旋身一转便消失了。

    “哗,好香啊,很久没有闻到这种香味了!”

    “看!那边有好多元宝蜡烛,大家快来啊,一会就被抢完了!”

    群鬼一拥而上,路面上一下子就乱了起来,有的鬼去抢元宝蜡烛香,有的去争夺纸人和纸扎的小车小别墅,有的更是去拉正惊恐慌乱的街坊们说是要打麻将。

    马小玲阴沉着脸,这么多鬼,要是平时她肯定欣喜若狂,因为鬼越多生意就越多,赚的钱就更多。

    然而,这次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次捉鬼完全是义务,不仅一分钱赚不到,甚至还会赔本,她捉鬼用的道具法器可都是需要钱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