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三章 试探
    王珍珍笑道:“我就知道平哥做衣服的手艺又快又好!”

    罗开平挠挠头,憨笑道:“呵呵,也没什么,就是做熟练了而已。王波,你和马小姐的衣服我都做好了,前两天我还上你家找过你。”

    “是吗?真是不好意思,当时我们去了澳門,让你白跑一趟了。”王波边走进房子,边说道。

    罗开平笑道:“没事,大家上下楼就是多走两步路而已。”

    王珍珍突然说道:“平哥,天佑说想要在你这做两套衣服。”

    罗开平看过去,问道:“哦,况先生想要做什么样式的衣服?”

    况天佑道:“其实我是想替我儿子做两套衣服。”

    罗开平道:“定做衣服最好本人亲自来一趟,不然,我不知道做衣服的准确尺寸。”

    “行,下次我带他过来。”况天佑说着话,眼睛却在打量屋里的环境。

    马小玲自进门后,就趁着大家跟罗开平说话的空间不动声色的搜寻平妈的踪迹,最后在半掩的房门中看到坐在里面的平妈。她和况天佑、王波两人分别对视一眼,示意已经找到平妈。

    王波当即上前说要看看做好的衣服。罗开平不疑有他,转身去拿衣服。马小玲乘机打开工具箱取出化妆盒罗盘。

    这时,罗开平也把做好的衣服拿了出来,从中取出一件大红色的长大衣,笑道:“珍珍,看看我给你做的衣服。”

    王珍珍一看,秀眉蹙了起来,道:“怎么是红色的?我说过我要蓝色的。”

    罗开平见她有些不高兴,急忙解释:“红色也很漂亮啊,我妈也这么说的。”

    王珍珍对衣服的颜色有点不满意,不过,她性格善良,不想让罗开平为难,毕竟衣服已经做好了,也就没说什么,便穿在身上试试。

    她身段修长,而且这件红色大衣是罗开平精心制作,穿在身上顿时让她那玲珑娇躯凸显得更加婀娜多姿,一时间让罗开平看呆了眼。

    王珍珍走到况天佑面前,旋转一圈,那柔美姿势好似一朵艳丽绽放的牡丹花,问道:“天佑,你觉得怎么样?”

    况天佑看了一会,道:“很合身也很漂亮,不过,我觉得衣摆再短一点更好。”

    王珍珍低头看了看,道:“嗯……我也觉得长了点。平哥,麻烦你帮我改小点,谢谢。”

    “啊!哦,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改得更合身好看!”罗开平猛地惊醒,憨厚的脸上微微发红,似乎为自己刚才盯着人看的失态表情感到尴尬、羞愧。

    王波见此,心中暗叹一声:“这妥妥就是个备胎。”摇摇头,侧头向马小玲望去。

    只见马小玲悄然移到正对着平妈所在的房间门口不远处站定,背过身,做出要化妆的姿势,左手平举着化妆盒罗盘,右手拿着一只用黑狗血制成的口红在化妆盒的镜子上画了一道八卦符咒。

    王波默运法力,定睛一看,那道八卦符咒隐隐散发出金色光芒,虽然很微弱,但是清晰可见。当然,这要有一定法力道行的人才能看得出来,像在场的王珍珍、罗开平就感觉不到这一变化。

    他心想:“不知道况天佑能不能看出这道八卦符咒暗藏的法力?”忍不住朝况天佑看了过去,可是况天佑神色淡淡,似乎也是看不出什么问题。

    马小玲把画着八卦符咒的化妆盒罗盘正对向平妈的房间,陡然间,一道金色光芒从镜子上照射而出,快如闪电的飞进房间。

    “砰!”

    一声轻响,房门迅速关上。

    随即平妈的声音响起:“阿平,外面是些什么人?以后不要让这些不三不四的人到我们家,叫他们走!”

    罗开平正站在王珍珍身旁比划衣服,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似乎很生气,忙解释道:“妈,是珍珍他们。”

    “不管是谁,通通让他们滚!”平妈的语气几乎是命令式的厉喝。

    罗开平是个孝子,对他妈妈的话向来是无条件执行,只好歉意的对众人说道:“不好意思,我妈现在心情不好,你们别介意啊。”

    众人点点头头,表示不会放在心上,然后告辞离去。临走前,王珍珍还关心的问了几句平妈的身体状况,这让罗开平很是开心。

    回到王珍珍家里,马小玲趁王珍珍去倒茶水,说道:“经过刚才的试探,我已经确定平妈已经死了很久了!但她为什么能够像普通人那样活着,这让我想不明白?”

    王波道:“上次你说她是活死人,不是行尸,难道这两者有区别?”

    马小玲解释道:“活死人和行尸都是死人。不过,活死人有灵魂的存在,只是被困在身体里,不能上天堂,也不能去地狱轮回;行尸是没有灵魂的,也没有思想,只凭本能行动。”

    “一般来说,人死了,生前为善的,灵魂就会上天堂;生前为恶的,就会下地狱。可是平妈这种活死人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是怎么变的?是不是有人恶意为之?这一切都非常的古怪!”

    “什么古怪?”王珍珍端着托盘走了出来,然后分别放在况天佑、马小玲、王波面前的桌子上。

    马小玲端起茶杯,淡淡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平妈有点怪。”

    王珍珍把托盘放在一旁,然后坐在沙发上,道:“平妈一个人把儿子养大,有点紧张,没什么的。”

    马小玲心中一动,看了况天佑一眼,笑道:“那阿平呢?至少我们都看得出他对你有意思!”

    “怎么可能呢?”王珍珍下意识看了况天佑一眼,道:“我和平哥从小认识,我把他当成哥哥,他也把我当成妹妹,这怎么可能呢?”

    马小玲笑道:“我开玩笑的,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王珍珍没有说话,眉头皱了一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不管怎么说,平妈和平哥都是好人!”

    马小玲没好气的说道:“是是是,我看呐,在你眼里个个都是好人!”

    “小玲!你取笑我!”王珍珍羞恼的扑了过去,两人相互挠痒痒闹作一团。

    王波喝着茶,看着这两个美丽的女孩闹着玩,那清脆甜美的格格笑声让人听了就觉心情愉悦。

    也许是感受道王波的目光,马小玲瞪了他一眼,按住王珍珍,道:“对了,嘉嘉阿姨呢?”

    王珍珍重新坐好,把散落的发丝别在耳后,道:“我妈去金姐那里了,说准备晚上打斋的事。”

    马小玲瞪大了眼睛,道:“三破日打斋?”

    “是啊!”王珍珍端起茶杯抿了一下。

    这时,况天佑的手机响了起来,他道:“对不起,我接个电话。”起身走开接电话去了。

    王珍珍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昨晚大厦发生了很多怪事,金姐和正中说是冤魂作祟!要打一场斋才会没事。怎么了,小玲?”

    马小玲道:“没什么。这事是不是那个装神弄鬼自称是玄武童子名叫金正中的死神棍说的?”

    王珍珍道:“小玲,不要这么说,玄武童子很灵的。前两天我亲眼看见他指着一张凳子念咒语施法,然后凳子就凭空的飞了起来。”

    马小玲不屑道:“哼!就凭他这个死神棍还想施法?肯定是在凳子上做了什么手脚,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这时,况天佑接完电话走了过来,道:“刚刚我有个同事打电话说,放在警察局停尸间里的那两具尸体出现奇怪的事,让我们过去看看。”

    “好,我们这就过去。”马小玲又对王珍珍说道:“珍珍,等下你去告诉他们,今天晚上不能打斋!”

    王珍珍奇怪道:“为什么?”

    “哎呀,一时半会说不明白,等我回来再说。你一定要记住,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不能开坛!”马小玲转头看向王波,道:“你和珍珍一起去跟他们说,一定要阻止他们!”

    王波耸耸肩,道:“这个怎么阻止?我才来没多久,位卑言轻,谁肯听我的。再说,这种事他们又不懂,要是没有事实摆在他们面前,谁能听得进去。”

    马小玲也觉得很无奈,嘉嘉大厦里的人全都被最近发生的怪事搞得惶恐不安,而且那个神棍又在一旁煽风点火,在没有事实证明的情况下,就算她亲自出面,也不会有人愿意听她的话。

    她低头沉思,觉得现在时间还早,晚上赶回来应该还来得及,想着和况天佑先去医院看看再说。

    王波左右无事,也跟了上去。

    三人来到警察局,很快就看到张美倩和PiPi的尸体。

    法医在一旁说道:“我当了那么多年的法医,解剖的尸体比屠夫杀过的猪还多,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事!”

    他指着两具尸体的脖子,“你们看!”

    “咦,她们脖子上怎么变得这么黑?”况天佑有些吃惊。

    王波凑过去看了一眼,只见张美倩和PiPi的脖子上黑如墨汁。

    法医道:“是啊,这样的情形好像是武侠小说里写的中了毒一样。可是我化验过她们的皮下组织,连一点色素都找不到,这真是叫人匪夷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