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二章 出事
    王波转过身,只见马小玲正从一辆敞篷跑车上下来,而另一边的副驾驶座上则是王珍珍。

    他调头走了过去,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马小玲却已经板着脸说道:“你去哪?我叫你做的事是不是当耳边风了?”

    王波顿觉有些头疼,一见面就咄咄逼人,还真被当成跟班看待了。无奈道:“你让我做的事这两天我一直在盯着,现在我只是因为肚子饿了正要去快餐店打包。”说完,他跟王珍珍打了个招呼。

    王珍珍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算是作了回应。

    王波见她一副落落寡欢的模样,有些奇怪,向马小玲小声的问道:“珍珍怎么了?”

    马小玲气道:“都是那个臭警察,竟然留了个空号给珍珍,这不是糊弄人吗?要是对人没感觉那就直说,用这种卑劣的手法捉弄人算什么!”

    王波摸摸鼻子,没有接这个话茬,心里却道:“人家对珍珍没兴趣,没有当面拒绝已经留了面子,这种婉拒的方法已经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你还想怎么样!”

    “小玲,别说了。”王珍珍做了个深呼吸,振奋了一下心神,对王波微笑道:“王波,你别去吃快餐了,妈咪今晚煲了靓汤,还做了红烧肉,我请你来我家吃饭!”

    王波看了马小玲一眼,正要说话,马小玲抢先说道:“珍珍,你先上楼,我和他去买两只烧鹅,空手上门太没礼貌了。”

    王珍珍点点头,走进大厦。

    马小玲直到王珍珍看不见了,这才开口:“你跟我说说平妈这两天都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有什么人跟她接触?”

    王波道:“这两天我一直在暗中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她一般在晚上才出来散散步,或者在嘉嘉大厦附近的小公园坐一会,其余时间都呆在家里不出来。她在家里做了什么,这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还有,她似乎跟街坊们的关系不怎么好,平时除了她儿子罗开平就没有其他人接触她了。这位老太太生活似乎很有规律,白天宅在家,晚上出来溜溜弯,要是不知道的话,她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马小玲听了也没做什么表示,蹙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王波继续说道:“其实,我觉得罗开平这个人看起来性格木讷老实,不过却是个大智若愚之人,我猜他应该早就看出他妈妈的异常,可他是个孝子,这种事情哪里肯跟别人说。”

    马小玲抬起头,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自作聪明!还不快去买只烧鹅回来!”

    王波眉毛挑了一下,我忍!暗暗做了个深呼吸,道:“这附近有很多家烧味店,我不知道嘉嘉阿姨和珍珍喜欢哪一家的口味。”

    马小玲斜睨了他一眼,冷冷道:“做点小事都做不好,还要我亲自走一趟,哼!”把头一昂,迈步就走。

    王波觉得非常憋屈,只觉胸口憋着一股气,呼之不出咽之不下,看着马小玲两条雪白长腿上面的大屁股,真想冲过去按住就是啪啪一通乱打,以他的武力值马小玲根本反抗不了,可是为了早已经定下的计划,只好强自忍了下来。

    买好烧鹅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来到王珍珍家门口,马小玲按响门铃,很快门开了。

    “小玲,你们回来了!”王珍珍看起来很激动高兴,小脸红扑扑的,跟刚才落寞的模样判若两人。

    马小玲笑道:“看你这么开心,肯定不是因为我买了烧鹅回来,跟我说说,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王波听了,心里颇感不忿:“什么叫你买了烧鹅回来?明明是我出的钱!”

    王珍珍变得有些害羞了,小声说道:“天佑来了!”

    马小玲柳眉一竖,“那个臭警察来了?看我帮你教训教训他!”

    王珍珍赶紧拉着马小玲,急道:“小玲,你听我说!电话号码的事不是天佑的错,他之前是因为要搬家,电话报停了,所以电话号码就成了空号。”

    马小玲回过头,一脸促狭的看着王珍珍,道:“咦?你干嘛这么着急的替他解释?”

    “哪有!”王珍珍脸色更红了,羞恼道:“哎呀,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马小玲好笑的摇摇头,道:“好好好,我不说了。嘉嘉阿姨做好饭没有,这两天都在忙工作,还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

    王珍珍忙道:“早就做好了,就等你们回来。王波,快请进。”

    王波走进去,只见况天佑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正和欧阳嘉嘉聊着天,在他旁边坐着的是他儿子况复生。

    况复生睁着一双黑白分明大眼睛,两只小手老老实实一本正经的放在双腿之间,胖嘟嘟的脸蛋又萌又可爱。

    突然,他看到走进来的马小玲,眼睛一亮,盯着马小玲的雪白大长腿猛看,表情变成跃跃欲试的模样,似乎想向马小玲凑过去。可是他忽然又看到后面进来的王波,不由一惊,连忙缩到况天佑身边,正襟危坐,一动也不敢动。

    王波看到他这副可爱的举动,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心想:“况复生都已经六十多岁,可是有时候行为举止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嗯,其实我也差不多,心理年龄都近百岁了,可有时候思想也还是不够成熟。或许是平时为了掩人耳目,装着装着就习惯了。”

    况天佑、欧阳嘉嘉看到马小玲和王波走进来时已经站了起来。

    欧阳嘉嘉笑道:“小玲,王波,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况天佑况先生,这是他儿子况复生,他们今晚刚搬过来。况先生,这是马小玲、王波。对了,王波也是刚搬到我们嘉嘉大厦不久,就住在你楼上,以后你们就是上下楼的街坊邻居了。”

    王波笑道:“天佑,我说的没错吧,你看我们又见面了。”

    况天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算是做了回应,可他心里却在疑惑,第一次在香江街巷里王波说他们很快就会再次见面,第二次是在東京机场大门前,第三次是在温泉酒店,连续三次都被王波说中,难道他会未卜先知?

    欧阳嘉嘉疑惑道:“你们……认识?”

    马小玲冷冷道:“嘉嘉阿姨,我们在東京就见过面了。不过,这个可爱的小男子汉却没有见过?”她弯下腰,笑盈盈的对况复生问道:“告诉姐姐,你多大了?读几年级?”

    况复生喜出望外,他正想找借口过去呢!当即扑过去给了马小玲一个大大的抱抱,随即又在她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大口,然后就抓住她的手不再松开,手中小动作不停的揉捏抚摸,嘴里却奶声奶气的答着话。

    况天佑瞪大了眼睛看着况复生一系列的揩油动作,却又不好说什么,暗暗摇摇头,转过视线,他实在受不了况复生这个好色小老头装可爱的举动。

    王波看着况复生一会在马小玲身上揩油,一会有去吃王珍珍的豆腐,心里感慨万分:“这就是装嫩的好处啊!”

    几人说了一会话,况天佑就提出告辞,欧阳嘉嘉很热情的请况天佑、况复生父子留下来吃饭,况天佑、况复生是僵尸,一吃凡间东西就拉肚子,自然不会答应,借口说已经吃过饭婉拒了。

    欧阳嘉嘉只好拿上钥匙带他们上楼找定下来的房子,王珍珍表现的很热情很亢奋,她性格单纯,喜形于色,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她对况天佑有好感。

    这让欧阳嘉嘉觉得有些愧对王波,一直以来她都极力想着把王珍珍和王波凑成一对,可是现在情况变成这样,她都不好意思面对王波了。

    吃罢晚饭,王波和马小玲一起离开的时候,王波问她什么时候把平妈的事解决掉,免得夜长梦多。马小玲说平妈的事太过诡异,况且也没有具体证据,等调查清楚再说。

    王波只好住口不说,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还提前泄露天机,可是马小玲不放在心上,他也没办法。

    马小玲斜睨他一眼,道:“看你这么落力帮我做事,这样吧,我接了澳門几单生意,给你个机会见见世面,你去不去?”

    “去!当然去了!”王波没有丝毫犹豫,想了想,又道:“俗话说,杀鸡焉用牛刀。要不,你把召唤神龙的九字真言教给我,你是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的第四十代掌门,这种小事哪用得着你亲自出手!”

    马小玲嘲讽道:“不是我看低你,别以为会几下拳脚功夫就天下无敌。驱魔跟功夫是两码事,你连最基本的道术心法都没学过,就想学九字真言!哼,还不会爬就想飞天,做白日梦吧你!再说,我有说过要教你学法术吗?还真是顺杆子就往上爬!”说罢,扭头走开。

    王波无奈,这事急不来,还是从长计议吧!

    在澳門忙了三四天,王波全程打下手,被马小玲当长工使唤来使唤去,这期间不仅没有酬劳,而且学法术的事都没有提过一个字。

    王波暗暗腹诽:“马小玲这个财迷,简直比周扒皮还更加一毛不拔。”这话也只能在心里骂骂而已。

    回到嘉嘉大厦,立即感受到人心惶惶的气氛。

    王波心中一凛:“难道平妈已经魔化了?”找王珍珍询问:“珍珍,最近出什么事了,街坊们好像都在害怕什么?”

    王珍珍小声道:“嘉嘉大厦最近出了两件命案,张美倩和pipi姐被人杀死了,凶手不知道是谁,警察到现在也找不到任何线索!而且,最近大厦里还经常出现很多怪事,搞得大家都担惊受怕,惶恐不安。”

    王波听到张美倩和pipi被人杀死立即就知道是平妈下的毒手,想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赶紧打电话告诉马小玲。

    “喂,小玲,嘉嘉大厦出事了!”

    “知道了,你照顾好嘉嘉阿姨和珍珍,我很快就会过去。”

    挂了电话,王波心想:“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马小玲应该会把平妈的事给解决的了。”

    到了下午,马小玲和况天佑一起来到嘉嘉大厦。

    王波心想:“我说呢,这次来得这么爽快,原来是况天佑亲自去请。难道他们两个勾/搭上了?”

    “天佑!”王珍珍欢喜了迎上前去,然后又道:“小玲,你也来了!”

    “什么叫我也来了?是不是不欢迎我啊?哼!”马小玲佯怒道,但眼中却全是促狭取笑的意味。

    王珍珍脸色微红,抱住马小玲的手臂来回摇晃,撒娇道:“小玲!”

    “好啦好啦,人都快被你摇散架了。”马小玲宠溺的说了几句,转而对王波问道:“没出什么异状吧?”

    王波道:“没有,我一直都盯着。是不是现在动手?”

    马小玲摇摇头,道:“虽然我也认为她有问题,但是还缺少一些证据,我需要弄清楚一些事情,才能下定论。”

    况天佑点头附和:“对,一定要把证据全都找齐,我们不能冤枉无辜,也不会放过任何犯罪嫌疑人。”

    王波道:“好吧,不过,这件事一定要尽快解决。不然,事情就无法收拾了。”

    马小玲瞪眼道:“我知道怎么做,要你说!”

    王波苦笑,又没有说什么,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

    王珍珍睁着一双大眼睛,不明白他们三个在说什么,问道:“你们说什么呀,神神秘秘的?”

    马小玲笑道:“没什么,就是一些工作上的事。对了,我上次和王波在罗开平那里订做了几套衣服,正好这次过来,我上去问问他做好没有。”

    况天佑道:“这里有裁缝做衣服吗?我正想替复生做两套衣服,我跟你们去看看。”

    王珍珍高兴道:“你们也在平哥那做衣服了?真巧,我也定做了一件外套,走,我们一起上去!”

    四人一起来到罗开平家门口。

    王珍珍上前按响门铃。

    很快,门打开了。

    罗开平看到站在门口王波、况天佑、马小玲、王珍珍四人不由一愣,随即笑道:“珍珍,你们怎么来了?”

    王珍珍嫣然说道:“平哥,我们来看看在你这定的衣服做好没有?”

    罗开平笑道:“做好了,正想通知你。快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