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一章 心酒
    山本未来神情萎靡的斜靠墙壁,仰头看着王波,眼中并没有怨任何恨之意,她凄然一笑,道:“你要是真能杀死我,那你动手吧!”

    王波一怔,从山本未来的眼神中看得出她是真心求死,收起宝剑,说道:“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你还是拥有不死之身的僵尸,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像你这样长生不老,你难道就这么的想死?”

    “不死之身,长生不老,哈哈……”山本未来仰天长笑,好半天才停下来,道:“那是他们不知道拥有这些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忍受多大的痛苦,一旦他们体会到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相信他们一定也会跟我一样想死!”

    王波默然,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问题,只看到别人好的一面,没有去想别人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

    他想了想,说道:“虽然你是吸血僵尸,但我并不想消灭你。我知道你杀了很多人,不过你杀的都是对你有企图的该死之人。人有好坏,僵尸也有善恶。你本性还是好的,只是有点任性罢了。”

    “这样吧,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如果到时你还是这种想法,那你来嘉嘉大厦找我,我一定成全你。我叫王波,随时等你过来。”说完,也不管山本未来听了他的话会怎么想,转身离开。

    走出巷子,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返回嘉嘉大厦。

    刚才王波已经试出了山本未来的实力,她的实力比想象中要弱得多,就是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其它能力。

    记得有一段剧情,山本未来和碧加打过一次,可是中途被她父亲山本龙一拦阻下来,山本龙一说山本未来不是碧加的对手,可碧加比她强多少却没有细说。

    上次在山本龙一的庄园里碧加被驭剑术削中手臂,也许是她轻敌,加上不清楚对手的能力这才吃了暗亏。

    她施展的幻术很强大,能够封住五感,而她本身又拥有超能力,实力比山本未来至少高出一个等级。按照山本未来的实力来看,王波觉得自己再不济也能和她打个平手。

    至于阿an,嗯,山本龙一平时一直对碧加宠爱有加,虽然其中有着山本龙一把碧加当成山本未来替身的成分,不过按照日本人实力至上的一贯尿性,碧加肯定是她们第三代僵尸中的最强者。那么,若是单打独斗的完全可以碾压他们。

    第三代僵尸的实力基本摸清,只要不是群殴,完全可以无视此等级包括以下的僵尸。然而,按照这个世界的僵尸等级划分,隔代僵尸之间的等级实力完全是天壤之别。

    像况天佑、山本龙一的第二代僵尸,在其等级以下的僵尸眼中就是无敌的存在,就像大人跟三岁小孩的区别,只需动动手指头分分钟秒杀在他们等级以下的僵尸。

    一路上,王波一直想着怎么去试探一下况天佑或者山本龙一,尽早摸清他们的实力,知己知彼,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不知不觉间出租车已经到了嘉嘉大厦,王波正要走进大门,突然一个女子惊呼叫道:“啊!快让开!”

    王波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从大厦里一头撞了出来,他侧身避开,那少女刚好在他避开的位置刹住脚步,他避得及时,不然两人就撞上了。

    那少女拍着胸脯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恼怒的瞪着王波,骂道:“你走路不带眼睛啊,没看到我走出来吗?”

    王波笑道:“你确定你是走出来而不是逃出来?”

    那少女一惊,好似做贼心虚的左右看了看,道:“你胡说什么,我又不是小偷,干嘛要逃?小心我告你诽谤!”

    “阿倩,这就是你不对了!”大厦保安张伯走了过来,“刚才确实是你慌慌张张跑出去,要不是王先生闪得快,肯定被你撞上。”

    那少女恼道:“张伯,你怎么这样?我们可是街坊啊,你怎么能帮外人欺负我?”

    张伯道:“阿倩,什么叫帮外人欺负你,我是实话实说而已。再说王先生也是嘉嘉大厦的住户,他上个月搬来的,我们大家都是街坊邻居,怎么能说是外人呢?”

    那少女脚下一跺,怒道:“我……我不跟你们说了,你们都看不起我!”说完就跑了出去。

    张伯摇摇头,然后对王波笑道:“王先生,阿倩她年纪还小,不懂事,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请你别放在心上。”

    王波笑道:“没什么,就是个小误会而已。张伯,她是?”

    张伯道:“哦,她叫张美倩,唉,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她父母在她小时候就离异了,是她妈妈独自把她抚养大,她妈妈整天为生计忙碌,对她疏于管教,这才搞成她性格乖张、没大没小……”

    王波静静听着,时不时点点头,脑中却想起是现实世界里的小太妹翟霜霜,这两个少女都是缺乏父母管教的可怜女孩,不过翟霜霜比起张美倩要好得多,目前不仅有他的照顾,而且她父亲临死前还留了一笔丰厚的抚养金,以后的生活倒也不用担心。

    张伯唉声叹气的又说了几句,然后就走开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王波也不放在心上,走进电梯上楼回家休息。

    第二天,王波以为马小玲会继续过来调查平妈的事,可是等了一整天也不见她过来,只好自己一个人暗中观察。

    不过,平妈也没出现什么异状,一直呆在家里没出来,这一天倒是平安无事。

    很快太阳下山,观察了一个白天一无所得,王波在大厦里呆了一整天有些气闷,也懒得自己煮东西吃,便坐电梯下楼准备随便买了个快餐解决晚餐。

    可是电梯在罗开平住的楼层停了下来,很快,电梯打开,一个身影迅速闪了进来。

    王波看清来人,原来是在夜总会做舞女的PiPi,不由笑道:“PiPi,你做了什么事啊偷偷摸摸的?”

    PiPi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怕被平妈看到,她对我印象不好,免得让她见着惹她生气。”

    王波摇摇头,道:“唉,老太太年纪大了,脾气是古怪点,这倒是难为你了。”

    PiPi举起手把散落在眼帘的几缕波浪长发别在耳后,道:“没什么,其实我和平妈也很少能见到面。我在夜总会上班一般都是很晚才回来,白天都在家休息睡觉,只是偶尔上街买点柴米油盐而已,平时很少出门。”

    王波道:“熬夜很辛苦的,工作归工作,你平时要多注意身体。”

    PiPi笑了笑,道:“谢谢。不过也办法呀,我读书少没有文凭,也没有手艺,为了两餐,劳碌命,注定了。”

    不一会儿,电梯到了一楼,两人边说边走出大门,然后相互告别。

    吃罢晚餐,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千家万户都亮起了灯。

    王波吃饱喝足,在嘉嘉大厦附近的街道上随意而走,散步消食。

    突然看到一间酒吧,门口上横挂着一块闪着彩灯的牌子,上面写着“WaitingBar”的英语字母。

    王波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心想:“没想到白蛇青蛇这么快就出现,那么法海也快要来了,得做好准备才行。”

    正想着,酒吧里走出一个提着小木牌的女子,看上去大约二十来岁,一身青衣、短发、长相清秀。

    她看到站在门口的王波,便微笑道:“您好,先生。今天我们酒吧新开张,未来三天酒水一律半价,您要不进来坐坐?”

    王波略微沉吟,点头笑道:“真的是酒水一律半价?这么优惠那我要进去喝上两杯。”

    “当然了,你看我们都把牌挂出来了。”那女子指着放在一旁的小木牌说道,“您请进!我叫白青青,您可以叫我青青或者小青,我是房地产经纪人,这间酒吧是我姐姐开的,我只是偶尔过来帮帮忙。怎么称呼您?”

    王波边走进去,边笑道:“你太客气了,左一句您右一句您,让我受宠若惊啊!我叫王波,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白青青掩嘴笑道:“你是顾客嘛,还是第一个来我们酒店的人,我自然要好好招待你了。”

    王波道:“我是第一个来你们酒店的顾客?那你要免费请我喝酒才行,开张大吉嘛!”

    白青青瞟了王波一眼,那眼神很妩媚,颇为勾人。她笑道:“好,就借你这句开张大吉,今天晚上你的酒水我包了!”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已经走进了酒吧。

    酒吧面积不大,最多五十来个平方,摆放着五六张桌子,最里间靠墙的是长长的吧台,后面是摆满酒水的架子,整体环境布置得颇为优雅,倒也算是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

    白青青高声喊道:“姐姐,有客人来了。”

    这一句让王波觉得有些异样感觉,好像古代逛窑子一样,妈妈桑见到有个人来马上喊小姐出来接客。

    “来了!”

    王波转头看去,只见吧台右边的通道里走出一个白衣女子,年约二十五六岁,容貌秀美,虽然王波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终究还是觉得有点失望:“唉,这个白娘子比赵雅之演的白娘子要逊色得多了。”

    白青青介绍道:“这是我姐姐白素素,也是这里的老板。姐姐,这位先生叫王波。”

    白素素伸出一只手,微笑道:“你好,王先生,你可以叫我素素。”

    王波伸手握了一下,道:“你好,素素,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

    白青青道:“姐姐,王波是我们酒店开张的第一个顾客,我已经跟他做了保证,今晚请他免费喝酒,你不会拒绝拆我台子吧?”

    白素素笑道:“你也是这间酒店的股东,你想请谁喝酒就请谁喝酒,反正到最后亏本也不止我一个人。”

    “耶!姐姐,你太好了,真是我的好姐姐!”白青青举手欢呼。

    白素素笑了笑,对王波说道:“王波,为了欢迎你的到来,我也请你喝杯我特别调配出来的酒。”说着,转身调酒去了。

    白青青笑道:“你有口福了,我姐姐调配的酒非常特别,名字也很特别,叫‘心酒’。喝起来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感觉!”

    王波笑道:“是吗?那我要好好品尝一下。”

    不一会儿,白素素端来一个脉动瓶盖大小、有食指那么高的小玻璃杯,里面装着的酒液呈乳白色,上面还冒着屡屡白色烟雾。

    “请!”她把玻璃杯放在王波面前的吧台上,伸手示意。

    王波拿起酒杯,不烫不冰,他知道白素素这杯酒绝无歹意,当即毫不犹豫的仰头一口喝完。

    白青青拍手道:“好酒量!”

    王波放下酒杯,细细回味一会,了对白素素笑道:“谢谢,酒很好,也很特别,经过你这个老板娘特别调配,果然与众不……”

    说着说着,王波只觉眼前微笑着的白素素越来越迷糊,脑袋也变得昏沉沉,用力甩甩头,好让自己清醒一下。

    但听白素素柔和的声音传进耳中:“要是累了的话,想睡就睡吧,好好睡一下,醒来就会舒服多了……”

    王波觉得她的声音好像带有催人入眠的魔力一般,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不觉中就趴在吧台上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王波突然听到有人在耳边轻轻唤道:“王大哥,醒醒,醒醒!”

    王波缓缓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然是陆佳茜!而且自己的头部还枕在陆佳茜的大腿上!

    他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问道:“茜茜,怎么是你啊?我这是在哪?”环顾四周,这是一个房间,自己正躺在床上。

    陆佳茜红着脸,说道:“王大哥,这是你家啊,你忘了,是你请我来的。”

    这时,一个女子走了过来,是东方依依!

    她嫣然笑道:“你醒了。外面都布置好了,婚礼马上就开始。”

    王波一愣,“婚礼?什么婚礼?谁结婚了?”

    “整是个猪木头!当然是我们呀!”

    又进来一个女子,是慕青!

    王波瞪大了眼睛,“慕青!你怎么也在这?你是说我们……我们两个结婚?”

    “还有我、小芸和表姐呢!”

    只见程乔薇、方小芸、薛月琴手挽手走了进来。

    “啊,你们……你们也来了!”王波惊得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突然,眼角余光看到有一个倩影倚靠在左边的墙壁上,那双笔直绷紧的大长腿格外吸引人,是翟霜霜!

    但听她冷冷说道:“你给我记住,一定要把大圈帮的刘木盛和那几个捉我的人给找出来!”

    “好了,人都到齐了吧?那快点把婚礼办完,等下我还要出任务!”

    王波转头,只见一身警服的女刑警俞睿雅从一张椅子上站了起来,“啪”的一下,他下巴掉了下来,“俞……俞警官,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等一下!等一下!”

    “嗒嗒嗒……”身穿空姐服装的关璇璇和一声OL套装打扮的冉璐婷踩着高跟鞋飞快跑来。

    “不好意思啊王波,我航班误点了。”

    “都怪公司的主管,整天要我加班,王波,你是东方集团的股东,你要帮我换一份轻松点工作!”

    王波:“……”

    他朝场上的所有女孩都逐一看过去,陆佳茜、东方依依、慕青、程乔薇、方小芸、薛月琴、翟霜霜、俞睿雅、关璇璇、冉璐婷,只见她们个个笑靥如花,说不尽的娇美妩媚,道不尽的温柔冷艳。

    王波有些失神恍惚了,你说东方依依、程乔薇、方小芸、关璇璇出现在这里他是能接受的,毕竟他们之间或多或少都有些关系,哪怕是慕青、陆佳茜、俞睿雅、冉璐婷也勉强说得过去,可翟霜霜、薛月琴也在这他就傻眼了。

    翟霜霜的父亲是被他亲手杀死的,虽然翟霜霜和她父亲关系不好,可两人终究是血缘关系,正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两人可以说是势同水火的仇人怎么可能会结婚呢!

    薛月琴更说不通,只见过两次面,还都是在危险环境下见的面,话都没好好说过几句,怎么也出现在这里,难道就因为她是个成熟知性的美妇给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

    王波傻傻问道:“你们……你们这是都要和我结婚?”

    “当然了!”众女异口同声的应道,然后全都格格的笑了起来。

    王波一下子就激动得泪流满面,哗,这么多美女,全都嫁给我了,夫复何求,夫复何求啊!

    “王大哥……你难道把我们忘了吗?”

    突然,王波眼前一晃,众女全都消失不见,身处的场景也变了,自己正站在阵阵迷雾当中,慢慢的迷雾散去,霍然间,对面竟然站着傅清风和傅月池两姐妹!

    王波一惊,看着她们两姐妹哀怨、凄苦无比的眼神,心中一痛,叫道:“清风、月池!没有,没有,王大哥一直都没忘记你们!”拔腿跑了过去。

    可是傅清风和傅月池两人虽然站立不动,但是身体却飞快后退,速度奇快,越来越远。

    王波大叫一声:“清风、月池,别走……”随即他一下弹了起来,定睛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还在WaitingBar酒吧里!

    “你醒了,是不是做梦了?”白素素走了过来,微笑问道。

    王波明白了,是刚才那杯酒有问题!幸好,白素素和白青青不是敌人,不然在他浑浑噩噩的时候动手,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想到这,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后背尽湿。

    他稳了稳心神,冷冷道:“是这杯酒搞得鬼,是不是?”

    白素素道:“不管是酒的问题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只要喝得尽兴那就行了,不是吗?”

    王波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损失,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而且还是个让人垂涎若滴、打心里想完成的美梦,便笑了笑,道:“你说的不错,只要能够尽兴,管它是什么酒。”

    “王波,你终于醒了!”白青青快步跑了过来,兴奋道:“我姐姐的酒很特别吧?对了,你到底梦到了什么?说说嘛!”

    王波摇摇头,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好了,美酒虽好,但不可贪杯。谢谢你们的酒,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白青青看着王波消失的背影,不满道:“真小气,只是让你说说做了什么梦而已,这也不肯说。哼!花心大萝卜,竟然叫了十二个女人的名字,现在又不是封建古代,太夸张了!姐姐,你说他梦到的是不是真的?”

    白素素好笑道:“相由心生,真真假假谁能够说得清楚。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秘密,你以后别老是追问别人不想回答的问题!”

    白青青撇嘴道:“谁有空管他了,我只是觉得一个人若是能有一个情投意合的伴侣相伴一生那就是菩萨保佑了。哪像他这个花心大萝卜,一下子就是十二个,有他这么一对比,许仙就是个圣……人。”

    说到最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声音越来越小,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白素素一眼。

    白素素笑容收起,面无表情的说道:“这里你看着,我有点累了,进去休息一下。”转身走了。

    白青青吐了吐舌头,然后叹了一声:“唉,姐姐还是忘不了那个人啊!”随即她变得恼怒起来:“都怪王波这个花心大萝卜,要不是他,我也不会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哼!下次要让我见到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

    王波自然不知道自己躺着也中枪,回到家先洗了个澡,盘腿坐在床上练了一会道家心法,这才熄灯睡觉。

    次日,马小玲又没有来嘉嘉大厦,王波心里揣着恶意的猜测:“马小玲是个财迷,常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别跟我谈兴趣,谈钱!可见是个没有好处就不会出手的人。她会不会一直等到嘉嘉大厦出事,有人出钱去请她这才出手?”

    很快一天的时间又在无聊的盯哨中过去,傍晚王波走下楼去买快餐,在大厦门口正要左转,身后突然传来马小玲的声音:“王波!”